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超味大霸主-->第二十三章 血、劫、凶残手
第二十三章 血、劫、凶残手

  天快亮了,早起的人已经起来干活。

  在五龙楼大批爪牙赶到刑室之前,常亮领着四位劫后余生的幸存者撤离了安家大院。

  四人中,庄韵秋受的伤害最重,腿股上多了五个洞,根本就无法行走,因此一路上她一直就是让常亮抱着走。

  五更过了,道上己有行人来往,不宜施展轻功惊世骇俗,所以常亮不疾不徐地领着修罗仙子等人向城内赶。

  常亮将计就计,不但杀了五龙楼五龙中的两龙,发现了五龙楼的秘巢,而且无意中救出了被暗算遭劫的修罗仙子和庄韵秋等四人,但他们心情很不愉快。

  他在担心,昨天晚上象修罗仙子她们一样遭劫的五蝠血令成员,是不是有很多,毕竟,他们的仇家无一弱者,全都是神通广大,好手如云,眼线遍布。

  “亮哥哥,受刑的时候,我自始至终,没哼叫一声,没乱说一个字。”庄韵秋在他怀里诉说,“可……可是,现……现在好象有点痛了!”

  庄韵秋的轻声,打断了常亮的思索,他爱怜地将她紧了紧,柔声道:“秋儿,现在你服了药,你的对抗意思消失了,当然感到痛了,不过不要紧,痛楚不久就会消失,相信我的灵丹妙药,没错。”

  一旁,修罗仙子边走边道:“令主,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落在那儿的?”

  “救了你们,全是意外的收获,也说明你们命大福大,造化大。”常亮轻松地笑了笑道:“我也是落在五龙楼的手中,是在探李子雄他们那一组的情况时中计被擒的,不是将计就计,原本打算挖出他们的根,没想到会大有收获。”

  “令主,李子雄他难道背叛了组织?谋害令主?”那位胸部受伤的杀手惊问。

  “没有!”常亮语气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李子雄他们四个全部都是铁血男儿,巾帼英雄。都是我们五蝠血令的优秀成员,他们遇到了万家七鬼七个魔王,一个个受尽折磨而死,死得非常惨烈,自始至终,他们没向敌人吐露半个字。”

  “令主,我们一定要替他们报仇!”那位最幸运而没受到半点伤害的杀手恨恨地道。

  “直接的凶手我已经全部斩杀,但间接的指挥者,我们一个也不会放过。”常亮断然说。

  “宰了魔龙和妖龙,五龙还有青龙、翼龙、毒龙,令主,八月初一的会晤,我们是不是公开与他们一决?”修罗仙子道。

  “还不到时候,目前我们还不能公开。”常亮若有所思地道:“欧阳大姐,你马上传令下去,要所有的人全到雅园隐身,地煞行动暂时中止,一切行动待八月初一之后再说。”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快接近府城了。

  “曹雷曹霆,你们两个与欧阳执法一起去,一切小心!”常亮对那位杀手道。

  他们受的刑并不重,无关紧要,因此常亮分配他俩任务。

  “是,令主。”曹雷曹霆兄弟俩恭声回答。

  “令主,我这就去传讯。”修罗仙子道。

  “大姐,一切小心!千万不可再出差错。”常亮郑重地说。

  “多谢令主关心,我知道怎么做。”修罗仙子说完转身领着曹家兄弟分道而行。

  修罗仙子三人背影已成了三个小黑点,常亮收回视线,继续抱着庄韵秋泰然而行。

  这时,距西城门还有半里路,大官道又宽又平又直,一眼望去,城门遥遥在望,道上行人也越来越多了,天,已经泛鱼肚白了。

  “秋儿,现在是不是好些了?”他问怀中的小可人。

  “亮哥哥,你的药真的很灵。”庄韵秋娇声道。

  “秋儿,你在受苦的时想到我了么?”他柔声问。

  “想到了,亮哥哥。”庄韵秋点头道:“当时我心中不住地在祈祷,我在告诉我自己,亮哥哥一定会感应到的,一定会来救我,于是我依照我们老令主传授我的度厄大法,生死关头,不要介意生死,我收住心神调和呼吸,进入你我两忘的境界,我果然忘了痛苦,忘了他们是我的生死大敌,忘了鞭打,刀剌,指掌加身,直到亮哥哥你赶到,当时我几疑自己是在做梦。我……”

  “秋儿,一个人如果知道她是在作梦,那他一定不是在梦中。”常亮柔声道:“秋儿,冥冥中,我好象真的感应到你在受苫,真的,我真的有这种感觉。我就是靠这种感觉找到了你们,在千钧一发之际找到了你们。”

  “亮哥哥,我……”

  “秋儿,你一直就在忍爱,在忍耐,所以,现在,你可以哭了,你只是个小姑娘,经历了生死关头,受到了那么大的折磨,真应该好好的大哭一场,哭过之后,你一定会忘掉那场噩梦。”

  “秋儿不哭……”

  “别说傻话,女人,该哭的时候一定要哭,这样,你才不会变成一个性情难测的小怪物,咦,该死的,真是冤家路窄。”

  “亮哥哥,又遇上仇家了?”

  “大概是的,不过他们这时最好不要找我的麻烦,否则他们就会太不幸了。”

  距我们还有百余步,视线开阔,相向而行的人远在半里外便可看出熟识的人是谁,道上行人虽不少,但并不多,这些早起的,大多是谋生计,赶工的本地村民。

  “亮哥哥,他们是……”

  “白道上的狗熊。”常亮的语气一冷,“那天与武当山的杂毛一起到雅园来的人中就有这三个家伙。”

  “惊神笔他们吗?”

  “是的,另外还多了两上生面孔。”

  “亮哥哥,我会妨碍你……”

  “不许你说这种话,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们就象一个整体。”

  “可是……”

  “秋儿,你现在唯一所做的事就是闭上你这可爱的小嘴,天塌下来也有我去顶着,乖!听话。”

  “嗯,秋儿听话。”

  “这才是我的乖乖小宝贝,这些该杀的狗杂种。”

  对面,惊神笔查天雄与四位同伴正边走边谈,并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常亮,待他们发觉到对面而来的人影是他们的生死大仇煞星常亮时,双方相距已不足五丈。“不是冤家不聚头,小辈,怎么,云大爷每回见你,你怀里总有个女人。”那天那位云老弟以言相讥,口气相当不友善,而那天没有机会和常亮一决,一直耿耿于怀。

  五个人,四男一女,一见面便一字排开,摆出了阵式,显然,他们怕定这位煞星了,不敢轻敌大意。

  他从容不迫,轻轻将庄韵秋放在道旁一株榆树下倚树坐好,探手拔出斩妖剑。

  “哪一个狗养的杂种这个时候敢向我煞星动刀动剑,我一定在这里替他分尸。”他粗野地骂道:“要是有一个狗杂种留有全尸,算我煞星常亮栽了。”

  斩妖剑尖锥直指向前面两丈处,那位拔雁翎刀正准备扑上去的云老弟。

  雁翎刀宽刃厚背,比寻常单刀长出三寸,属沉重的重兵刃,属军用刀具,最适合在千军万马中砍杀,使用它的人两臂没有千斤神力,最好不要佩上唬人。

  斩妖剑所指处,尖锥迸射闪出寒芒,可怕的剑身也流露出晶莹的光彩,无形的罡气激荡着清晨的清凉空气,象是阴风乍起。

  云老弟远在两丈外,竟然气馁地退了两步,似被罡气和斩妖剑的恐怖情形与寒光所摄,心中发虚,信心和勇气迅速下降。

  常亮象一尊浑身透着阴寒煞气的地狱魔神,身形徐转,斩妖剑也在随身右移,气势磅礴,似乎涌起阵阵寒涛阴浪。接近的人保证感到毛骨悚然,心底生寒。

  “我等你们送死,如果你们想动手的话。”他那种阴沉冷酷,直憾心脉的声音,完全具有令人心往下沉的威力。

  至少,右面那位正在打算拔剑的年轻美丽的姑娘就有这种感觉。这位风华绝代的少女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似乎斩妖剑已经伸到了她面前,心中一虚,也退了两步。

  步声急促,城门方向,两道人影如飞而至,是宇内双邪。

  常亮昨晚一夜未回雅园,急坏了几个姑娘,她们都吵着要外出寻找。但玉箫炼魂剑怕她们出意外,所以一个也不许她们出雅园,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让宇内双邪两个老江湖出去打探消息,是以,一大早,两个老怪物便四处打探消息。

  “哈哈!小兄弟,你是不是被这几个混蛋堵在这里呆了一整晚?”八荒邪神怪笑道:“你一晚没回,可把那几个姑奶奶急坏了,现在我们赶紧打发走这几个混蛋,我和乐老邪也好回去对那几个姑奶奶交差。”

  “八邪神你这张鸟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惊神笔沉声道:“是不是一大早起来,你忘了漱漱口?”

  “哇!乐老邪这老家伙好凶,我好怕,真的好怕,你可要帮我。”八荒邪神演技一流,表情十分逼真。

  “叶老邪,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这种下三流的角色,你也会被他几句大话吓住,我看你是越混胆子越小了。”白发银眉一唱一和。

  “乐老怪,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何况这种凶狠的老家伙是江湖上大名鼎鼎惊神笔。”八荒邪神苦着脸说。

  “哪个惊神笔?我怎么不知道?”白发银眉装糊涂。

  “乐老怪,你怎么见识越来越浅,你连江湖上列位洪荒九绝的惊神笔查狗熊都不知道?”八荒邪神怪叫。

  “惊神笔查狗熊?哦,真有这么一个人,嗨!瞧我这记性。”白发银眉拍了拍脑门道:“叶老邪怕狗熊干什么?”

  “狗熊当然可怕,力大无穷。”

  “但却是有眼无珠,所以又叫熊瞎子。”

  宇内双邪这一唱一合,一顿冷嘲热讽,简直把惊神笔脸部气绿了。

  “宇内双邪你们两个老狗贼是不是想找死?”惊神笔怒叱道。

  “查老狗,你用不在这里充人王。”常亮沉声道:“要动手,冲我来,不然,你们几个马上从我视线消失,因为我要你去传信给武当杂毛,我煞星常亮不将他们武当派杀得片甲不留,从此再不在江湖上现世。”

  常亮脸上的神态,任何人看得出他不是开玩笑说大话。惊神笔被常亮那种凌厉的杀机惊得心中生寒。

  常亮的气势逼真了,他己无形中养出了一种逼人的霸气,那种比杀气更霸道的煞气。

  “那我们在武当山再一算旧帐。”惊神笔找台阶下台,讲了一句场面话,然后五个人两面一分从常亮两旁擦身而过,灰溜溜地向城郊赶去。

  安家大院后院室的惨变,吓坏了五龙楼的杀手们,没有一个人能说得出这场大屠杀是谁干的,前前后后一共死了二十四人,其中包括二、三位龙头在内,这太恐怖了,直到有人发现了几乎象个老太婆的九阴鬼女惨死的尸体,于是有人开始怀疑是煞星常亮干的了。

  消息传到五龙楼大龙头毒龙向百龙的耳中,他几乎把传信的人都给杀了。

  与五蝠血令的会晤在即,可是这火烧眉头的关头,他却失去了两个得力臂膀,还失去了四名特级杀手,他又怎能不惊,如何不怒。

  可是惊恐归惊恐,事实总是事实,作为一个枭中之雄,他就办须有承受打击的勇气。

  凶手究竟是不是常亮,没有人肯定,因为凡是见到常亮的人,全都被他杀了。从九阴鬼女的死状,毒龙他对凶手是不是煞星常亮打个了大大的问号,根据对他煞星常亮所掌握的资料,煞星常亮是江湖上的好色之徒,对一个象九阴鬼女这样的美女,煞星常亮应该不会下那么残忍的手,要知他向来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可是,不是煞星常亮,又有谁有这么高的功力?

  魔龙与妖龙死亡的现场,告诉毒龙他们是死在同一个人手中,而且死的时候他们俩显然不是孤军奋战,四位超级杀手与八名功力一流的杀手全死在一起,这个凶手未免太可怕了。

  从多方面的现象判断,毒龙作出了一个结论,凶手绝不止一个人,因为他认为江湖上没有人具备那样高的可怕功力,无形中,他也低估了煞星常亮的真实功力,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虽然不会比煞星常亮强,但最低限度他不会比常亮弱。

  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强,这也是人的劣根性之一。

  任何一个低估他的对手的人,失败对他而言是必然的结果。

  毒龙向百龙犯了个错误,所以他注定要失败,注定了五龙楼瓦解于常亮手中的厄运,也注定了常亮能成为当今天下最年青杰出的江湖霸主。

  凶手不能肯定下来,五龙楼的报复行动自然不会顺利进行。

  就算他们肯定了那煞星常亮的杰作,目前他们也没有精力和人手去对付这个大煞星,因为还有一个在他们眼中比煞星常亮更可怕的大敌要应付——五蝠血令。

  天下事总是人所难以料及的。

  此时此刻,又会有谁去将煞星常亮与五蝠血令联系在一起?打破毒龙向百龙这位五龙楼首席大龙头的头,他也想不到煞星会是当前五蝠血令的令主。

  识知己不知彼,失败是必然的。所以毒龙向百龙注定会失败,而江湖人的失败,往往也就意味着死亡。

  自从森罗院被煞星瓦解,可怕的神秘杀手群在城内外展开恐怖大屠杀之后,镇江府城的治安恢复了原样。

  对煞星常亮的恐惧,只怕谁也不会比一直隐身不露面的三尊府强烈。

  目前的林家大院,象一座兵临城下的城池,是一座严密防守的堡垒。

  三更天,全宅一片漆黑,与往常没有两样。

  内堂大厅中,门窗皆掩上了厚厚的窗帘,是以厅内虽是灯火通明,但却没有一丝光外泄。

  闷热的气氛,人还受得了,受不了的,是那种心中的焦灼。

  三尊府的首脑又在举行会议。

  他们的消息相当灵,所以一直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因为他们没有把握,不敢轻举动。

  煞星常亮先是逼走少林派,昆仑派,然后瓦解了森罗院,现在五龙楼又被人如此打击,虽然还没有人肯出面对这次大屠杀负责,但魔尊他却敢肯定是常亮干的,他认为只有常亮,才有这份功力。

  “煞星常亮的实力越来越强大,老大,我认为我们长期住在这里不是个办法,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在此地绝对奈何不了煞星常亮,以煞星与我们之间的过节,我们不会放过他,他也不会轻饶我们,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撤回魔天岭,到府内设下层层埋伏,坐候煞星找上门来,然后关门打狗,将他干掉,”毒尊老谋深算地道。

  “这个想法我也有过,但我认为我们就如此虎头蛇尾地撤回摩天岭,总有点不甘心。”魔尊不甘心地道。

  “老大,那我们就等五龙楼与五蝠血令会晤后再撤。”毒尊道:“我估计八月初一之后,形势定会十分乱,我们趁机干掉几拔人再走,反正目前的江湖人物,基本上都是我们三尊府的仇家。”

  “这样嘛,行,老二,就这么干。”魔尊断然道:“以打击白道人物为主,煞星那家,我们无需冒险去动他。”

  “老大,十绝神君这个老狗不知在搞什么名堂,自上回来这示威之后,就不见他们不归岛有何动静,我们是不是干脆去端掉他们的老窝?”煞尊忽然开口道。

  “不归岛目前也在全力图谋对付煞星,他们也好象被煞星的实力吓怕了,当然无暇再来动我们,不过这样嘛,也算得上一次打落水狗的机会。”魔尊阴声道。

  “老大,只怕白道狗熊他们也是如此,少林昆仑这一走,武当三仙死了二个,洪荒九绝中也死了好几个,他们的元气可以是说大伤,也正是我们打落水狗的良机。”毒尊奸笑道。

  “那我们得好好策划一番屠狗计划,哈哈哈哈……”魔尊笑道。

  人闷久了,难免会发牢骚,三尊府的那帮手下们,长久以来便一直呆在此地不准外出,除了警戒,还是警戒。

  内堂对面的东厢房和厢廊下,此刻就有两个黑影在发牢骚。

  这座院子很大很宽,所有的花树盆栽全被清除,目的是不让入侵的人有隐身的饰物,因此视线很开阔,任何高明的夜行人,绝难过过这两个黑影的耳目。

  “我真不明白,府宗他们为何不全力一搏,整天呆在此地,真让人受不了。”右边那个黑影低声向同伴说:“煞星那小辈也不过一个人而已,我不信咱们这么多人就奈何不了他?一人一泡尿,淹都可以淹死他我真不明白府宗他们是怎么搞的。”

  “你,你最好乖乖的闭上你这没遮掩的嘴,让堂主听到了,我也要跟你倒霉。”另一个黑影道:“煞星常亮出道不到半年,但不知有多少成名武林人物在他手上下丧生,本府可以说是好手如云,声威如日中天,江湖群雄无人敢对本府不敬,但却一再栽在煞星手中,如果你知道歼击堂和狙杀堂还有泣血堂的三十六铁骑是如何个惨败法,你就不会说还种话了,你听说一个人一次杀三四百人连眼都不眨吗?煞星这家伙就有这么狠,我们真的要破釜沉舟与他一拼,你知知道我们会损失多少弟兄?”

  “这……”

  “周方,铲除煞星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但不是现在,本府不会忘了深仇大恨,煞星也同样不会放过我们,早晚我们会同他作彻底了断,你等好了,不怕没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张勇,这一天要等多久,这种日子再呆几天,我人都要发疯了,想当年……什么……”

  张勇身后出现一个人,他毫无知觉地,周方出声喝问,张勇也毫无反应,显然早被人制住了,周方也仅仅说出了什么人,三个字,便只觉得咽喉被一只大手扼住了,再也不能出声了。喝声不大,并没惊动其他人,其实他根本就没机会示警,因为他看到人影刚想出声之际,咽喉便被那只手勒住了,“什么人”三个字喊是喊出来了,但哪声音却低得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听在别人耳中还以为他在继续与同伴胡扯。

  周方简直吓傻了,在高手八方埋伏,警戒森严之中,入侵的人竟然毫无阻碍地深入中枢要害,如不是来人想找人问口供,他们这些自命好流的刑堂行刑手竟没有一个有发现,来人如果要抽冷子杀了,老天,他简直不敢想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你……你是……”扼住咽喉的手稍稍一松,周方可以勉强地发出声音,他出声问。

  “煞星常亮。”

  “老天,你想干什么?”周方惊问。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才还在与同伴谈论煞星,现在煞星竟到了身旁,周方怎能不惊。

  “我要口供。”

  “常老兄,我劝你是最好放手,远走高飞。”周方一听对方要口供,知道暂时是不会为难他,恐惧之意迅速消退,生死关头,他居然机警地利用机会晓以厉害:“你斗不过我们的,我们三尊府有的是高手,你一个人即算三头六臂,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放手吧,留着这条有用的生命,你还年轻,还有前……”

  “正因为我还年轻,有前途,所以我不想死,而我如想好好地活下去,就必须除掉你们这些对我有害的人,这样才能一劳永逸,我如果就此放手,那我这些日子以来的所作所为岂不白废了,你们三尊府再强,绝对不会超过森罗脘,不会比少林昆仑强。”

  “你……”

  “现在,我问你,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你们三尊府不来找我报仇?”

  “我不知道……”

  “你们在玩什么花样?”

  “我不知道……”

  “你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你对我已经失去了意义,你没用了,去找你的同伴。”

  “常老兄,请听……”

  周方已无法再说下去,因为扼住他咽喉的大手突然出手,喉管央骨顿时一团糟。

  四更天了,已不再是夜行人活动的最佳时间,所有的暗哨以为不会再有人来入侵了,他们都有意无意地放松戒备,这一来可就方便了常亮。

  几方的人他都接触了,目前只有三尊的人一直龟缩此地,他不喜欢这种敌暗我明的形势,所以他打算逼他们出来。

  直到五更将近,一处警哨隐身地传出的一声凄厉惨叫划破沉寂,惊动了全宅所有人。

  接着,一阵震天狂笑传来:“应培修,你们三尊府太没种了,是不是被我杀怕了?你们不来找我,我便来找你们,每晚杀几个,直到把你们杀光!”声音逐渐远去。

  十一处暗哨全部被挑,一共死了二十二个人,当其他人闻声纷纷打着火把,亮着灯笼,提刀持剑地怒叱奔出,除了不断有人发现自己的人的尸体在增加,其他一无所获。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不心惊胆战的,精神都要崩溃了。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一连三天中,林家大宅被可怕的入侵者光临,三天中,一共死了近七十余人。报复之惨烈,手段之狠毒,让这三尊府的黑道人士一个个心胆惧寒。死亡的恐怖把这些准备趁机打落水狗捡便宜的三尊府好汉逼疯了,天一黑,简直是人人自危,分配到外围警戒的人,没有哪一个不是心惊胆跳的,如上法场。

  后天,才是五龙楼与五蝠血令的会晤之期,可是三尊府的人已经等不到后天了,煞星的手段太可怕了,恐惧超过了愤怒,魔尊那条屠狗大计胎死腹中,损失太大了,他决定连夜撤离镇江,逃回摩天岭老窝。

  三尊府的逃走,倒是大出常亮意外。他原打算激三尊出来与他了断,没想到他们如此没有胆地逃回摩天岭老巢去了,不过这样也好,暂时少了一批强劲的对手,对打击五龙楼与不归岛以及白道人物极为有利,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等镇江事了,再打到摩天岭去。

  明天,便是八月初一。

  一连几天的狙杀行动,常亮也略感疲劳。今晚他一定要好好享受。

  救回庄韵秋之后,盼望四女知道她们的闺房之中,又多了一个逗人爱的小妹妹,当然了,高兴中尤以冷寒雪最欣慰,因为她素来最喜欢这个师妹,如今能成为同室姐妹,共事一夫,那当然是最好不过。

  这几天来,庄韵秋的创伤已好转,腿上的伤口都己合口,但她心中的舒服和欣慰,远比伤势恢复要强烈得多。

  女人,一生中最幸运的事,便是能嫁给一个她爱的他,同时他也爱她的男人。

  欢乐,本是件很奇怪的东西、绝不会因为你分给了别人而减少,相反,有时候你分给别人的越多自己得到的越多。

  楚秋莹,冷寒雪,云怡红,卓如霜还有新来的庄韵秋,她们正是这样想的。

  谁说女人善嫉,至少,在楚秋莹、冷寒雪、卓如霜、云怡红还有庄韵秋的思维中,就没有这个字。

  要爱一个人,就一定要也要爱这个人所爱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人。

  这个道理,五位美丽的姑娘都明白。

  谁说男人艳福大,麻烦就多?至少常亮就不这么认为。

  今晚,似乎楚秋莹、冷寒雪、卓如霜、云怡红四个人之间,取得了某种默契,她们都不让常亮进她们的卧房,有意将常亮让进庄韵秋的房间。

  庄韵秋穿一件雪白的睡衣,在床上斜倚着,脸上红红的,只听她自语道:“不害臊,亏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竟想那种事。”

  她将身子又坐直了一点,然后望着窗外出神,过了一会儿,她又喃喃地道:“我在想他他也在想我吗?不会的,他这时一定没时间在想我,他一定在和哪位姐姐中的一个在……”

  这时,她的脸又发红,红得好艳好艳:“人面桃花似火红”正是她的写照。

  也许,有情人之间,真的存在着一种奇妙的感应关系,那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微妙感应,谈过恋爱的人,一定会有这种体会。

  “笃!笃!笃!”三声叩门轻响。

  “秋儿,我可以进来吗?”门外,那种极具磁性的声音,对庄韵秋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不过了。

  “呷!是亮哥哥,他知道我在想他,所以他……”她的心怦怦直跳,她不敢往下想,因为她害羞,有些事,那些云英未嫁的大闺女是想要,却不敢想的。

  “秋儿,你睡了吗?”门外,常亮的轻声再次传来。

  芳心直跳,庄韵秋悄声道:“亮哥哥,你不去陪姐姐们,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秋儿,让我进来好不好,进来我再告诉你。”

  “亮哥哥,门没上栓。”

  房门轻响,常亮从门外进来,托上门,然后拴上本末拴上的门拴。

  庄韵秋望着拴门的动作,马上便想起常亮想干什么,一想到那件事,她的芳心如一只小鹿在乱跳,但心里感受却是甜滋滋的。

  少女们,能把自己的初夜奉献给烛们心爱的男人,都心甘情愿而且感到十分甜蜜。

  走到床边,常亮用手轻握她的一只柔荑,柔声道:“秋儿,让我们今晚在这过夜,好不好?”

  庄韵秋脸上的红晕更显得更鲜艳了,而且蔓延到耳后颈间,仿佛那温柔似玉的肌肤正往外蒸发少女的体香,妯将娇躯微微一转侧,然后娇小可人地靠在他怀中,轻轻地道:“亮哥哥,你的要求,秋儿从不会不答应。”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