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宋钦打量了这位挑头阵的中年汉子一眼,问道:“请问壮士来自何派?”

  中年汉子朗声道:“在下屈虎,来自长安‘山神堡’,本堡堡主因病不能前来,特请屈某代劳了!”

  在场的众人,几乎无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山神堡”,一时间议论纷纷。

  这时,擂台下有人朗声道:“屈壮士,郭力不才,想向屈壮士讨教讨教!”

  “嗖!”

  一个高大的蓝衣汉子身轻如燕,掠上了擂台,在场的夕都知道此人,他便是“胶家二虎”中的郭力,在黄河帮中也算得上是号人物。适才郭强在门外被宗昆打伤,柯青山便派郭力来接这头一阵,足见黄河帮的人夺印心切。

  这位姓屈的汉子听说过郭力,知道他手上不弱,冲郭力一拱双拳:“访请,阁下便是‘胶东二虎’中的郭力?”

  “正是!”

  “好,本人名叫屈虎,看来这二虎相争……”

  “当然必有一伤!”

  屈虎冷冷一笑,不再多话,突然拉了个马步,两臂前后一分,摆出一副隐势待发的姿态。

  郭力嘿嘿一笑:“原来阁下使的是俗到家的‘蟹形拳’!”双举一抖,“呼”地打了过去。

  屈虎未动,郭力的双拳已离他的面门不及半尺。

  “唰!”

  屈虎左脚突地后移,两拳呈钳形一合,要去夹对手的右拳。

  郭力早已料到对手会来这一手,右拳陡然一垂,一拳打在屈虎的前胸上。

  “砰!”

  一声闷响,屈虎的身子只是晃了两晃,而郭力却被震得“通通通”向后连退三步,好是没坐在擂台上。

  台下为屈虎一阵喝彩,原来屈虎意修成了“铁布衫”这一门上乘的护体功夫。

  郭力一声大吼,再次扑了上来,屈虎也不含糊,挥双拳与对方斗在一处。

  二人交手十几个回合,擂台下不时传来众人的一阵阵喝彩声。

  突然,屈虎“啊”地一声惨叫,身子向后连退几步,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台下的众人一愣,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从刚才二人交手的情况看,屈虎明明占了上风,懂行的人都看出,用不了十个回合,郭力便会败下擂台,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占尽上成的屈虎却突然败下阵来,实令在场众人大感惊异。

  郭力这一手瞒过了绝大多数人,可瞒不过在主持台上的几位。

  “无量寿佛!”长风道长高颂一声道号,手指郭力道:“郭施主,既然是比武,就该光明正大才是,可你为何用暗器伤人,胜之不公!”

  郭力冷冷道:“道长,郭某与他是公平交手,怎么说是用了暗器?”

  长风微微一笑:“郭施主用暗器,贫道相信在场的人中至少有二十人看得清清楚楚!郭施主,何不将你右手袖中的‘袖中飞龙’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郭力脸色一白,回头望着柯青山。

  柯青山一阵阴笑,冲长风道长道:“道长好快的眼睛,柯某佩服片用手一指郭力:“一点儿不错,郭力适才确实用的是‘袖中飞龙’!可柯某倒要问道长一句,在刚才宣布的比武规则中,可谈到过不准使用暗器?”

  长风一怔,不由将目光转向宋钦。

  宋钦轻轻摇头,柯青山间的不错,适才江松林确实没讲过比武中不得使用暗器。

  柯青山嘿嘿一阵冷笑。

  笑声未尽,台下有人突然大吼一声:“他奶奶的,老子就不信邪!”

  随着话声,一位身高过丈的巨人从人群头上飞过,巨灵神一般自天而降,双足落在擂台上,竟没一点声响,足见此人轻功不俗。

  台下不少人拍手叫好。

  面对这高出自己两头的巨人,郭力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在此人面前,自己就像是站在老虎面前的狐狸,太惨啦。

  巨人用手掌“啪啪”拍了拍胸膛:“老子姓高,叫高大大!姓郭的,有什么本事你尽管如老子身上使,我接着!”说完,巨拿一伸,便要揪郭力的头发。

  郭力急忙闪身,顺势一记“兔子援鹰”,双脚狠狠地端在了对手的肚子上。

  巨人高大大附牙一笑,突然一收腹,竟将郭力的双脚夹在了腹中。

  郭力一惊,还未及袖身,高大大抬起右掌,只听“咔”地一声,郭力的两脚竟被对手活生生切了下来,脚在对手腹中,身子却平摔在地上。

  一声令人撕心裂肺的惨嚎,郭力下身鲜血四溅,顿时昏死过去。

  柯青山大惊失色,旋即目放凶光,双足点地,飞身上了擂台。

  郭力被黄河帮的人抬下擂台,全场人乱哄哄地议论起来,有人说郭力这是罪有应得,有人则怪高大大出手过于凶狠。

  柯青山咬了咬牙,阴声道:“姓高的,咱们黄河帮与你何冤何仇,你竟下如此死手?”

  高大大呵呵一笑:“我这两下子,也是跟姓郭的这小子学的。请问你是何人?”

  柯青山嘿嘿一阵冷笑:“可怜啊可怜!你小子死到临头,竟连老夫是谁都不知道,嘿嘿,告诉你,老夫姓柯!”

  “姓柯?高大大一惊:“莫非,阁下便是黄河帮的当家子,‘镇黄河’柯青山?”

  “算你眼睛没瞎!”

  高大大向后退了半步,迟疑片刻道:“柯当家的.高某自知不是对手,认输便……”

  他本想退出比武,可柯青山岂容他地,高大大话未说完,柯青山一记欺身,手中的铁杆铜头烟枪已递了过来。

  “啪!啪!”

  高大大避闪不及,小腹和前胸已挨了两烟枪。若早换了别人,恐怕早就趴在地上,然而高大大是个经打之人,见对方不放自己,牙关一咳,迎着打来的烟枪打了上去。

  论力气,高大大足可与柯青山一斗,但若论武功,高大大与对手相差太远。

  柯青山左飘右闪,手中的烟枪却始终不离对方的全身要害。高大大前扑后抓,有如笼中困兽,转眼间全身已挨了对手三十几台。

  在人群中观战鲍雷天风眉头紧皱,心中暗想:“这个柯青山也太狠了!他是想把对方浑身上下的骨头全都敲碎,最后再取对手的性命!倘若不是身份不便,自己本应出头教训这个老东西一番!”

  高大大上身的骨头已有十几处被击碎,但他是刚烈之人,仍咬牙硬挺着。

  “柯帮主住手!对手已败,快住手!”宋钦起身高喊道。

  柯青山一声狞笑,喊道:“老夫这就饶过他!”手起枪落,烟枪的钢头狠狠砸在高大大的天灵上,“啪”地一声,高大大被砸了个脑浆溺裂,一声未吭,庞大的身躯像一座倒塌的宝塔,轰然砸向擂台下的人群。

  高大大当场身亡。

  全场一阵哗然。

  宋钦“呼”地站起身来,沉声道:“柯帮主!你太过份了!”

  “嘿嘿,”柯青山冷笑道:“宋帮主不是说,‘能者为主’吗?谁有本事,不妨冲我柯某使出来!”

  场下窜出一人,乃是河北“螳螂拳”掌门人秦守义,通过姓名,秦柯二人便动了手,结果三十几个回合,秦守义被柯青山一枪击中左肩头,断臂摔在了擂台下。

  紧接着,济南“洪武门”掌门项措山和安徽“小武堡”堡主刘之焕先后败在柯青山手下,皆是重伤而归。

  形势急转之下,只要柯青山再胜一场,龙王印便归黄河帮所有。

  宗昆站起身来,他知道,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

  然而就在这时,眼前白影一闪,一个人身如飞鹤,飘然落在了擂台上。

  这个人便是长白派的三尊之首,“白雪尊者”邵力杰。

  全场先是一静,随即便是一阵喝彩声。

  此刻在场的绝大多数人似乎已忘记了邵力杰本不属于中原武林,只要能打败这位可恶的柯青山,至少能出出心中的这口闷气!

  邵力杰身着一袭雪白的长在,腰横玉扣金丝带,手待长到,两道飞人望发的剑眉轻轻一跳,眼神中透着威严。微风扫过。衣角被轻轻荡起,仿佛是一尊白玉雕成的人像,欺露傲雪,神圣不可侵犯。

  与这样的人物站在一起,不用说打,柯青山自觉已矮了半截。

  雷天风身后的连英堂喝彩道:“好一个‘白雪尊者’!果然是名家风范户

  另一个中年汉子道:“邵力杰名气虽大,可‘镇黄河’柯老爷子也不白给,倘若邵力杰输给了柯青山,这龙王印可就归了黄河帮!”

  连英堂道:“听说邵力杰的剑法出众,在关外堪为第一人……”

  中年人一阵冷笑:“这可难说,听说不久前邵力杰与雷天风曾斗过三刻,可邵力杰输了……”

  “此话纯属讹传!”雷天风截口道:“雷天风的剑法,并不一定比邵力杰高明!”

  中年汉子一听,顿时火了,道:“雷天风的剑法乃‘四方居士’亲传,怎么会不如邵力杰?”

  宋姣姣和霍云婷见二人争了起来,不由对望一眼,暗中发笑。

  雷天风道:“你我不用再争,这二人就要动手,我敢肯定,柯青山三招内必败!”

  话刚说完,柯青山与邵力杰已动了手。

  “唰唰唰!”

  柯青山为夺先机,出手便是杀招,三枪一气呵成,分点邵力杰的“肩并”、‘冲庭”和“天突”三个重穴。

  邵力杰身子一科,让过对手的头一台,双足轻点,宛如一只击翅腾飞的白鹤,直冲天空。

  柯青山知道他要使出杀招,不敢怠慢,手中烟枪当空一转,打向对手的膝盖。只要沾上,邵力杰就休想再爬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邵力杰陡然出剑。

  “唰!”

  银剑宛如一道破空划出的闪电,几乎无人看清楚邵力杰是如何出剑的,但有一点却是有目共睹:柯青山手中的烟枪已断为三截。

  邵力杰一剑,便将对手的烟枪削为三截!

  这简直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

  全场众人一下子得住了。

  柯青山手里握着五寸长的烟抢断头,呆若水鸡,他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倘若邵力杰此刻抬创,可以轻易地杀死对手,以柯青山刚才的所作所为,就算被杀,也绝不会有人同情。

  然而,邵力杰就是邵力杰。

  “柯帮主,你输了。”邵力杰平声道。

  “啊?”柯青山拾头望着对方。

  “柯帮主,你输了。’邵力杰又重复一遍。

  柯青山张了张嘴,低头望了望手中的断烟枪,突然仰天一阵凄笑。

  这时台下有人高喊:“邵大侠,杀了这个不仁不义的老东西!”“对!杀了他!”

  “杀了他!”

  然而邵力杰未动,眼见着柯青山灰溜溜地走下了擂台。

  此刻,台下最最紧张的要算是宗昆和雷天风二人。

  刚才邵力杰这一击,宗昆看清楚了,可他还未发现邵力杰的破绽。宗昆虽说生性狂傲,但却有自知之明,他十分明白,邵力杰的剑法,绝不在自己之下,假如自己能在邵力杰与别人交手时看出他的破绽,自己便有把握取胜,否则,自己便很难战胜对手。

  雷天风已经明白,在场众人中,眼下能阻止邵力杰夺印的,只剩下宗昆一人,但从宗昆的表情中他已看出,宗昆信心不足,因为他尚不知道邵力杰的弱点何在。

  此刻,也许没有人注意到,在看台的角落里,正坐着一位极不起眼的干瘦者头儿,黑袍裹身,头上一项发黑的破草帽压得低低的。此人的目光中永远透着杀机,两只眼睛一会儿瞅瞅台上的邵力杰,一会儿又在人群中搜寻着什么,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柯青山败下擂台,江松林走到台前朗声道:“诸位,长白派的邵力杰已胜一阵,有哪位愿挑这第二阵?”

  无声。

  “有哪位愿排这第二阵?”

  仍旧无声。

  江松林回头看了看宋钦。

  宋钦想了想道:“江松林,请再说一遍,倘若无人响应,今天的比武就告分晓!”

  话音刚落,从头排站起一人,二十多岁的年纪,身穿锦服,气宇轩昂,冲宋钦一掘双拳,洪声道:“宋帮主,纪天龙不才,愿挑这第二阵!”

  人群又立刻活跃起来。

  纪天龙乃是“中原三秀”中的头一位,手中一柄“金虹剑”,在中原武林同辈人中少有敌手。

  邵力杰曾听说过纪天龙此人,知道他也擅使长剑,不敢大意,二人见礼后,纪天龙首先发动了攻击,一连七剑,剑剑皆是杀招,邵力杰则是谨慎防守,两眼注视着对手的每一细微动作。

  纪天龙人快剑快,然而剑法仍嫩,待到第八招时,被对手看出了破绽。

  邵力杰身子微侧,右手挥到疾刺对方的小腹,纪天龙急忙用剑去磕,然而,邵力杰的剑尖不知道何时竟猾到了自己的左肩。

  “哧——”

  一声帛裂,纪天龙的左肩被姚破,留下了一道二寸长的血口。

  这一剑,邵力态剑下留情,否则纪天龙的左臂不保!

  纪天龙当然知道这一点,急忙收剑道:“‘白雪尊者’果真是名不虚传,纪天龙自愧不如。”

  邵力杰剑垂右手,指手道:“承让。”

  纪天龙转身下了擂台。

  “嗖!”

  黄衣一闪,又有一人拣上了擂台,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华山派第二代俗家弟子项杰明。此人的剑法得华山派真传,其实力尤在纪天龙之上。

  二人见礼,旋即项杰明身子科开,将华山派的正宗剑法施展得淋漓尽致,斗到十七个回合,项杰明手中长剑被对方击飞,拱手认输,退下擂台。

  郡力杰连胜三阵,凭的是实力,胜得光明正大,令在场之人深深叹服。

  雷天风心中明白,正因邵力杰为人光明,纪天龙和项态明才敢挑擂,这二人明知不是邵力杰的敌手,无非是要借此机会与‘白雪尊者”会一会,大凡武林新秀,皆有此心态,不足为怪。

  雷天风转眼望着宗昆。

  宗昆未动,似乎仍在等待时机。

  “云婷,”雷天风回身道:“借我剑用一下。”

  宋姣姣和霍云婷皆是一惊。

  雷天风道:“我知道此事不妥,可我既然答应了他,也只能如此。”

  姣姣和云婷当然清楚,雷天风所讲的“他”是何人。她们深知雷天风的性格,凡是他答应下来的事,他一定会去做,绝无食言。

  云婷不情愿地从腰间搞下宝剑,递给了雷天风。

  婷姣轻声道:“倘若你胜了他,又当如何?”

  雷天风道:“我自有办法。”

  语毕,雷天风手提长剑,走上擂台。

  “嗡——”

  全场顿时热闹起来。

  “喂,这人是谁?”

  “不知道。”

  “咦?这不是新到神武镖局的那位田镖头吗?”

  “镖头?哈哈,一个镖头也敢凑这个热闹!”

  “那也未必,听说此人身手不错,连秦仪堂都敬他三分哩!”

  “霍!是真的?”

  “……”

  邵力杰见雷天风提剑走了上来,微微一笑道:“田镖头,我知道你会来。”

  雷天风点点头:“我必须来。”

  邵力杰道:“田镖头,你的武功远在我之上,可为了长白派,就算是螳臂挡车,我也只有一战。”

  “邵大侠此活差矣。”雷天风道:“论功力,你不如我,论剑法,我也许不如你。”

  “那你为何不徒手上来,这样我舍弃剑,与你徒手一搏。”邵力杰问道。

  台下的万松白一阵紧张,他见过这位田镖头在龙门石窟的宾阳洞内与食人婆力拼内功,倘若邵力杰与他徒手相播,取胜根本无望!

  雷天风淡淡一笑,用手摸了摸剑鞘,缓缓道:“今天,我只想与你在到上分出输赢。”

  二人在擂台上说着,主持台的几位也没闲着。

  了空和了尚二人对望一眼,心照不宣。

  宋钦和长风二人正在低语,议论著眼前的局势。

  胡岳面含微笑,静静地看着播台上的二人,那神态似乎是在欣赏一出有趣儿的戏。

  崔四杀仿佛并不关心眼前发生的事情,正在津津有味地啃着鹅腿上仅余的几根肉丝。

  突然,离擂台较近的人几乎同时静了下来。

  台上冒天风与邵力杰相持未动。

  台下的人却感到了一丝迫人的寒意!

  那是到气。

  剑未发而气已发,雷天风已决定在此不使师传到法,因此在剑法上定居下风,只有用内功,方能弥补与邵力杰在到法上的差距。

  剑气更浓!

  邵力杰已注意到,对手平握的宝剑,剑身已由银白色变成了淡蓝色。

  空气似乎在凝聚,令人窒息。

  一片树叶被微风吹落在擂台上,翩翩起舞,发出一阵“啪啪”轻响。

  “当!当!”

  不知什么时候,交手二人已出了两招,当人们回过味儿时,二人已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

  又相持半晌,邵力杰脚下突地一动,顿时银光暴起,身子离对方七尺,而银光剑影却罩在了对手的前后左右。

  “啊!‘三星罩天魔’!”宋钦险些喊了出来。

  这一招正是“鹿仙”文天国“三星剑法”中的精髓,但宋钦并不知道,邵力杰正是文天国的独传弟子。也只有遇上真正的强敌时,邵力杰才舍得使出自己的看家剑法!

  “叮叮……”

  一阵急促的金铁交鸣之声,雷天风身处剑光之中,动作快而不乱,剑路柔而不迟,竟将对手狂风骤雨般的六六三十六剑统统挡了回去。

  刚才曾与邵力杰交手的华山派俗家弟子项杰明脱目惊呼道:“这……这不是咱们华山派的‘落雁剑法’吗?!”

  身边另一位华山派高徒道:“不错,正是‘落雁划法’!可这人是谁……”

  “不!不完全是!”项杰明截口道:“此人在‘落雁剑法’中,似乎略带崆峒派的‘五符剑法’!”

  项杰明所说一点不差,雷天风此刻所用的正是华山派的“落雁剑法”,这种剑法的特点是优美而快捷,动作极为干净漂亮,但要抵御邵力杰的“三星剑法”,尚欠一个“奇”字,崆峒派的“五符剑法”,以“奇”、“缓”、“柔”为长,刚好弥补了华山派剑法中的不足,因而他才将这两种剑法并用,实战之中,果有奇效,令在场的行家大开眼界,赞叹不已。

  当初,雷天风跟“四方居士”阵子样学艺时,师父为使其能傅百家之长,除了本门的武功外,曾将武林各主要门派的武功粗授给他,雷天风对武功的悟性极好,再加根基深厚,因此方能触类旁通,将各派的武功融汇贯通,达到随心所欲,运用肩如的境界。

  一阵惊讶过后,全场众人发出了一片热烈的喝彩声。

  ——这才叫比武!

  宗昆眉头紧锁,此刻,他不清楚该注意谁才好。邵力杰使的是正宗的“三星剑法”,剑法犀利、明快而多变,而这位田镖头似乎武学极杂,七十几招之内,他已用上了华山、峻烟、点苍、天山、和武当等五个门派的剑法,其动作之连贯,使用之精妙,简直可以另立一派!

  宗员是个极聪明的人,他似乎已经感觉到,这位田镖头的武功绝不止此,也许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不愿使出自己的师传之技!

  果真如此,这个田镖头使比邵力杰更加可怕!

  主持台上,几位主持人正聚精会神地欣赏这场武林中罕见的斗剑。

  崔四杀突然哈哈一笑,用手中的鹅腿一指雷大风:“这小子武功杂而精,倒有几分像我那世侄雷天风!”

  宋钦一惊:“崔老前辈,你说什么?”

  崔四杀刚要开口,场上形势奕奕。

  “呼!”

  邵力杰一记“白鹤展翅”,冲天而起,右手一展,使出了“三屋剑法’冷最具威力的杀招“星光灿烂”,顿时剑气四溢,银屋满天!

  几乎与此同时,雷天风长身而起,宝剑破空划出,划出一个硕大的银盘。

  “嘶!嘶!”

  剑气先至,撞在一处,发出了刺耳的呼啸声,三丈之内,人人可领略到这森森的寒气、杀气!

  “星光灿烂”,一招三式,一式三击,共九击,九击连成一线,就像从山崖上悬空直下的飞瀑,势不可当!

  雷天风则是以柔克刚,使出了昆仑派的“梅花戏雪”,一招五式,每式两击,除了阻拦对手的九击外,这第十击刚好用来反击。

  蓦然,场上风云再变!

  雷天风凭其“听风辨位”的耳功,发现有三种不同的暗器正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同时朝自己打来!

  雷天风的剑突然向身后扫去,同时身子陡地一提,凌空又拔高七尺,疾飞出去。!

  “唰!”

  邵力来到已到,“星光灿烂”本是一气呵成,剑已出,便不可收!

  雪天风一记”上天梯”,本可躲过三方暗器,果真如此,从他身后飞来的暗器刚好会打中邵力杰,因此他折剑后击。

  “哧!”

  一声帛裂,雷天风小腹被划尖刺破,与此同时,他身后疾飞而来的两只粹毒指镖被他一到斩为四截!

  雷天风落地,手捂小腹,跪在了地上。

  邵力态大惊,弃创跑了过去。

  突然,一声震人耳鼓的任啸自天而降,众人大措,一抬头,只见一切黑色的旋风划破长空,扑向邵力杰!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