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食太婆活劈了穿黑夹的大汉。

  紫衣人先是一愕,旋即一声长啸,两掌顿时变紫,身子一纵,顷刻间满天掌影,泻向食人婆。

  “砰!”

  食人婆袍袖一抖,掌影骤息,紫衣人被一股强大的气流震退一丈,被身后的两名黑衣人扶住。

  抹了一把嘴角渗出的鲜血,紫衣人寒声道:“七弟、八弟,这老婆子太厉害,咱们赶快离开这儿!”

  三道人影冲天而起,掠向树林。

  食人婆根本没有在意三人逃走,她要杀的是万松白、邵力杰和典刀。

  万松白没有走,因为也走不了。

  “方大侠,”万松白回身冲方纯白道:“眼前这位,便是‘赤眼食人婆婆’,她还不认识你,方大侠现在要走还来得及!”

  这一席话不失一派掌门的风范,实则是在用激将法,万松白深知,以方纯白的性格,绝不会当着自己的面临阵进走。

  方纯白冷冷一笑:“万掌门放心,你我算不上朋友,但此人却是你我的敌人!”

  “好!”万松白闻听此话,信心大振,用手一指食人婆:“咱们四人联手,我万松白就不相信杀不了这个魔头!”

  食人婆阴森一笑:“小兔崽子!说什么大话?!那天若不是有人救你,你小兔崽子连根骨头都别想剩下!今天老婆子我先吃了你!”

  语毕,食人婆藤杖一抬,“嗖嗖”两声,两粒黄色的毒九疾射万松白。

  万松白腾身纵起,避开毒器。

  食人婆枯瘦的身躯也随之飘起,活像一个幽灵,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贴向万松白。

  几乎与此同时,方纯白、邵力杰和典刀三人也有了反应,两白一黑,有如离弦之箭,射向食人婆。

  五人在空中!司时汇成一点,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巨响。 拳掌柜台!

  剑杖相击!

  掌肉相击!

  五人乍合乍分,又同时落在地上。

  万松白的胸前被食人婆的利爪断开,露出巴拿大小的一块血肉;

  典刀的鼻孔里淌着鲜血,

  邵力杰剑仍在手,雪白的长衣洒下一缕殷红的鲜血,血淌自肩头;

  方纯白面色苍白,他的胸部被对方用技首撞击了一下,手中抓着一大把灰白的毛发。

  再看自太婆,更是狼狈不堪,左臂裸露,袖子被典刀撕去!右腿划出一道三寸血口,那是邵力来的杰作;脖子肿了起来,是因为中了万松白的一记“回手掌”;最最令人惨不忍睹的还是她的头,食人婆原本就头发稀硫,此刻左半边头毛已皆数落人方纯白手中,部分头皮被撕去,头上红一块青一块,如果说食人婆原先是三分份人,七分像鬼,现在便成了十足的恶鬼!

  方纯白本来是想刺瞎对方,可食人婆躲得极快,结果方纯白出手偏上,灵机一动,揪住了对方的头发。

  万松白笑了,笑得那么开心。

  邵力杰和典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纯白丢掉手中的头发,也随之笑了起来,自己这一生,还是头一次去揪女人的头发,这简直就像是井市泼好之间的厮斗,哪里还谈得上丝毫武林人的尊严?

  突然,食人婆也笑了。

  “嘎嘎……咔咔……”

  这笑声时而仿佛是夜桑哀鸣,时而有如劈柴时发出的断裂声。

  万松白等四人笑声骤敛,浑身上下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怪笑声突逝,食人婆两只红眼一张,狰狞道:“你们四个小兔崽子听着,今天,老婆子我要活剥了你们的皮!嚼拦你们的骨头……”

  话突然断了,因为食人婆的目光中出现一个人,一个自己最不愿见到的人。

  从万松白身后的小溪岸边走过三个人,正是雷天风、霍云婷和蔡镖头。

  方纯白首先开口道:“原来是两位镖头和霍小姐?”

  蔡镖头笑道:“方大侠,霍小姐如今已是神武镖局的女镖头啦!”

  万松白好奇道:“怎么,你们也认识?”

  方纯白清楚万松白这个“也”字的含意,微微一笑道:“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实不相瞒,方某前不久,曾经打劫过蔡镖头和田镖头护送的一趟镖,虽说当时动手伤了和气,也算是结识了蔡、田二位镖头。”

  万松白“噢”了一声,突然想起什么,回首一看,不知何时,食人婆已经悄悄不见了。

  雷天风道:“万掌门怎么又和她碰上了!”

  万松白轻叹一声:“看来是冤家路窄,这个老魔头算是盯住万某了!上一次,还多亏了田镖头出手相救。”

  雷天风道:“这件事万掌门不必总接在嘴上,上一次,若非万掌门等与她搏斗在先,耗去她不少气力,田某也万万不敢接那一掌。”

  万松白还想说什么,霍云婷抢道:“我大叔现在可能就在山上,田镖头,蔡镖头,咱们赶快去找他。”

  三人刚要动身,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声音判断,不下十几匹马。

  在场众人一怔。

  万松白道:“看样子,这些人也是冲着霍展来的!”

  雷天风道:“明天便是关林比武夺印的日子,而霍前辈是目前唯一能识别龙王印真假之人,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一行人应该来自宋府!”

  话音刚落,山林中突然传出一声令人毛骨皆惊的怪啸,理得满山林木枝叶乱额。

  马蹄声止,远处传来了阵阵厮杀之声。

  雷天风道:“看来,宋府的人遇上了麻烦。”

  云婷道:“会不会又是那个食太婆?”

  “不,不是她!”万松白冷冷一笑:“对宋钦来说,此人恐怕比那食人婆还要难缠!”

  云婷担心自己的二姐宋姣姣也在其中,急忙问道:“万掌门可知来者何人?”

  “‘大漠干尸’黄风笑!”万松白道。

  雷天风心头一凛,他相信万松白的判断,因为黄风笑与万松白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这件事在他心中,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

  云婷道:“不行,我得去看看,也许我姣姣姐也在里面!”

  蔡镖头银声道:“霍镖头,如今你既是咱‘神武镖局’的人,我和田老弟岂能不管?走,咱们一起去!”

  “等一等!”万松白沉声道:“宋帮主对我万松白有思,我此番决定出手!”转身冲邵力杰与典刀道:“咱们也去!”

  山谷之中,正在进行着一场拼死搏杀。

  “大漠干尸”黄风笑,正在与宋钦、了尚大师和长风道长三人打在一起,周围站着了空、胡岳、宋妓姣、孟夕和七八个白风帮的人。

  宋钦已下令,白风帮的人不得擅自加入战圈,因为这无疑是白白送死。

  “大漠干尸”浑身是毒,沾上必死,就是了尚、长风和宋钦出手,也都使上了兵刃。

  了尚使的是一串佛珠;

  长风使的是武当派的镇山之剑:“紫银太岁剑”!

  而宋钦则使一副雕龙金技。

  面对武林两大门派掌门和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黄风笑使出浑身解术,几十个照面,四个人打得难解难分。

  论功力,了尚、长风和宋钦均不在对手之下,但三人无不畏惧黄风笑的掌毒,因此交手时难以尽情发挥自己的优势,双方激战半晌,仍旧处于僵持局面。

  黄风笑久战不下,突然一声大吼,抱柏一抖,而出一股黄色的烟雾。

  了空大惊道:“小心!”

  三人几乎同时飞掠出去,烟雾所至,树叶顿卷,溪水也变成了褐色!

  “大漠干尸”一声长啸,直扑宋饮。

  此刻了尚和长风二人是掠向相反的方向,要想回授已然不及。

  黄风笑扑到,十指如钩,抓向宋钦的双肩!

  宋钦听到风声,知道对手迫近,手中金杖倒打出去,一摄“仙人指路”,直捅黄风笑的小腹。

  黄风笑伸手去拍金权。

  “唰!”

  金杖一闪,宋饮的身子凌空一个急转,金杖当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突地变桶为拍,一记“斜阳射无门”,万道金光有如残阳破雾,章向黄风笑!

  黄风笑—声怪吼,双手一分,竟迎着金光扑了上去。

  “啪!”

  一声巨响,金杖被黄风笑一掌震得粉碎,顿时,山谷小溪畔漫天金雨,令人眩目。

  黄风笑被震退三步。

  宋钦倒退五步,左御“扑哧”一声陷到溪边的泥里。

  宋姣姣一见父亲万分危险,一声惊呼,手中金鞭一扬,就要冲上去营救父亲。了空大师伸手拦住她,旋即双足一点,扑向黄风笑。

  黄风笑起身扑向宋钦,突见了空冲了过来,急忙空中一个折身,袖中飞出一串蓝汪汪的责钉,了空知道厉害,饱抽一挥,将毒器皆数去飞!

  了空止步。

  黄风笑由于了空的出手,也稍微迟顿了一下。

  而就在这时,树林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笛声平缓悠长,仿佛是优美的牧歌。

  黄风笑一怔,睁大眼睛巡视着四周,神情似乎有些紧张。

  片刻,笛声转急,开始仿佛是山涧清瀑缓泻,随后有如万马奔腾……

  黄风笑的嘴开始张大,随着笛声转急,他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浑身剧烈地颠抖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不解,这笛声听起来并无任何异处,偏偏黄风笑似乎怕得要死,那神情仿佛是夜行人撞上了无头鬼。

  蓦地,黄民笑一声哀嚎,身子一长,冲天掠起,转眼没入林中,再看他原来站立之处,脚下的卵石仅被碾成粉屑,入地七分!

  一声长笑,万松白阔步从树林中走出,手中拿着一只金笛。

  九寸短笛。

  在他的身后,紧跟着邵力杰和典刀,再往后是霍云婷、方纯白、雷天风和蔡镖头。

  见到万松白手中的金笛,宋钦顿时明白了一切,拱手道:“原来是万掌门出手相助!”

  “哈哈……”

  万松白一阵得意的朗笑,拱手道:“宋帮主英谈‘相助’二字,区区小事,不足接齿,哈哈……”一边笑着,一边用手轻抚金笛。

  谁都看得出,万松白此时内心十分得意,这是自打他来洛阳后,头一次当众如此露脸,你宋钦不是曾放过我万松白一马吗?怎么样,如今我万松白当着众多高手的面赶走了“大漠干尸”,对你宋钦,我从今不再欠你什么!

  白风帮信阳分堂堂主刘业是个心里拥不住事情的人,见万松自如此得意,冷笑道:“真没料到,像‘大漠干尸’这符人,竟会害怕区区一支笛子!”

  万松白一愣。

  刘业又道:“只可借,这笛子只能吓跑黄风笑,却不能杀了他!”

  典刀流脸道:“刘堂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刘业扬眉道:“倘若阁下不来凑这个热闹,也许那黄风笑现在早已……”

  “住口!”宋钦怒喝道:“刘业,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还不给我退下!”

  刘业哼了一声,悻悻退至一旁。

  宋饮转身冲万松白道:“万掌门来挑花构,恐怕是要找一个人吧?”

  “不错。”万松白收起了金笛,用手一指身后的几人:“不但是万某,连‘神武镖局’的三位镖头都来了!”

  “镖头?”家饮好奇地打量着云婷。

  “爹,”宋姣姣道:“三妹孤身一人,正愁没地方去,听说‘神武镖局’正在招募新人,便投奔了镖局,谁知才去几日,就当上了镖头。”

  蔡镖头笑道:“不瞒来帮主,霍镖头虽说年纪轻轻,可武功之高,连蔡某都自愧不如……”

  “蔡镖头,”云婷截口道:“咱们还有正事,走,找我大叔去。”

  宋铁本来还有话问雷天风,听云婷这么一说,急忙道:“霍小姐慢走,宋某刚好有一件要事,要与霍老先生当面请教,咱们不如同去如何?”

  云婷道:“这么多人一起去,还不把我大叔吓跑?”

  宋钦想了想,转身冲万松白道:“我看这样吧,咱们各派只选两个人前去,其余人留在这里。”

  万松白点头同意,回身道:“力杰,你随我去,典刀先留在这里。”

  宋钦送了胡岳。

  霍云婷则不在限制之列,雷天风与蔡镖头与她同去。

  除此之外,还有了尚、了空和长风道长三人。

  这几个人刚要动身,云婷突然转身跑到宋姣姣的面前,一技她的手道:“二姐,咱们一起走。”

  大约用了两袋烟的功夫,宋钦一行人到了后山的小木屋前。

  屋前木桌上的酒尚未喝完,屋门大做,却不见霍展的踪影。

  “霍老先生!”宋钦冲屋内喊了一声,听听没有任何动静,便独自走进小屋。

  屋内空空,哪有霍展的人影?

  ——也许,霍展听到了山下打斗的声音,知道有人来找,便躲到了什么地方?

  突然,小屋后面的草丛中传来了霍展的声音:“是宋帮主来了吗?”

  宋钦一喜,忙道:“霍老先生,正是宋钦来访。”

  一随着一阵“哗啦啦”草响,从小屋后缓缓走出~位老者,满头白发,身穿一件灰施,正是霍展。

  “宋帮主,”霍展用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土,笑道:“老朽不知何人前来,因此这才……哈哈……”

  云婷一见自己的大叔,就要上前亲热一番,被一旁的雷天风一把拉住:“霍镖头,你没看来帮主有正事,咱们一会见再过去不迟。”

  云婷“嗯”了一声,就站在雷天风和宋姣姣身边。

  宋钦道:“霍老先生,今日来钦有一事相烦,这件事,也只有霍老先生……”

  “哈哈……”霍展一阵朗笑:“宋帮主不必客气,老朽知道,来帮主是为了龙王印而来。”

  “哦?这么说……”

  “嗯,这件事洛阳内外已无人不知,而老朽的耳朵本来就长吗!哈哈……”

  宋钦也是一阵朗笑,点头道:“那么就请霍老先生来验证一下这龙王印的真伪!”说完,回身冲了空大师点了点头。

  原来,宋钦为了龙王印的绝对安全,将谈印放在了空手中,适才黄风笑为夺印而来,目标却对准了宋钦,这一招移花接木的计策,还是临行前胡岳出的,看来果然高明。

  了空白怀中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红布包,众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这红布包上。

  宋钦的心紧缩起来。

  ——倘若这龙王印是伪,那么明天关林比武大会上,自己该如何向中原武林的数千位英雄交待?

  随着了空的走近,宋钦的心情愈加沉重,适才与霍展初见时的喜悦,已被过分的压抑与忧虑所取代。

  了空神色坦然,在龙王印这件事上,少林派毕竟是局外之人。

  “阿弥陀佛,”了空左手托印,右手伸在胸前,微微垂首道:“霍老施主,贫僧手中之物,便是明日关林盛会上所用的龙王印。”

  霍展缓缓点首:“好,大师不妨将印拿来让老朽一观。”

  了空伸手去解红包。

  突然,霍展的双目变得狰狞,趁了空低头解包的一霎间,陡然一指右手,十几根淡蓝色的丧门打射向身在咫足的了空!

  “扑扑……”

  猝着剧毒的丧门何管数钉入了空的前胸!

  “砰!”

  就在了空身中毒钉的同时,他的右脚已然飞出,目中对方的小腹,霍展的身子有如一只须大的灰布包,倒飞一丈,掉落在小木屋前。

  这一突如奇来的变故,使宋钦惊呆了,众人也惊呆了!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