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黑抱老者要杀人灭口,凌空一掌,劈向万花红。

  万花红知道已无退路,一声娇喝。身子“呼”地一族,打出一把“七步丧魂针”。这种毒器是蜀中唐门的独门晴器,当初万花红暗算雷天风,使的便是这种暗器!

  黑抱老者早有防范,右手炮袖一抖,万花红射出的二十四投毒针,顿时如泥牛入海,杏无回音。

  “臭丫头!老夫倒要看看,你身上还有多少暗器?”老者一边骂着,抬手又是两掌。

  万花红轻功不错,两记纵跃,避开掌风,同时两手陡然一扬。将身上所剩的十六根毒针,二十根毒钉,二十二颗索命珠同时打出,这六十八件毒器如众蜂出果,铺天益地形成一张大同,呼啸着如黑衣老者打来。

  孤注一掷的一击!

  老者冷笑一声,身子突地一转,有如急旋的陀螺。疾飞的毒器撞在高速旋转的气流上,就像一时叶小丹被卷进了强大的漩涡,竟随之转动起来,而且越转越快,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啸。

  蓦地,老者身子一定,几十件毒器又呼啸着朝四面人方射去。

  “哈哈……”老者得意大笑,他刚才有意露了这招“万物归宗”,确实令人眼花缭乱,在接打暗器的各类功夫中,“万物归宗”堪称颠技,难怪池如此得意。

  突然,老者笑声一敛,他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已不是万花红,而是一位白衣少女。

  万花红倒在地上,已然断气,白衣少女右手提剑,剑尖上淌着鲜血。很显然,正是这位白衣少女一剑杀了万花红。

  白衣少女正是霍云婷。

  霍云婷并不认识这位老者,而老者却认识霍云婷。当初唐然在海棠书院刺杀霍云婷,他便躲在暗处,后来后然被雷天风和方纯白截在院里,还是靠他搭救出去的。不过,直到现在,雷天风都没能找出此人。

  云婷见他止住笑声,问道:“老人家,你为何追杀她?莫非,你与万花红有仇?”

  老者见她似乎不是冲着自己怀中的这只龙王印来的,嘿嘿一笑,手指万花红的尸首碎道:“这个臭丫头助纣为虐,帮着食人婆残害武林,该杀!”

  云婷点点头,又道:“老人家刚才使的这招‘万物归宗’,乃是武林中罕见的绝技,想必,老人家是位名震武林的大人物了?”

  老者干笑一声,后悔刚才自己锋芒过露,让这小丫头看出了破绽,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这丫头一起干掉算了!

  主意打定,老者冲云婷微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云婷道:“我姓霍,叫霍云婷。”

  “哦?”老者放作震惊道:“原来,姑娘便是‘水上飞’霍兄的那位独生女儿?”

  “怎么,您与我爹相识?”

  “哎,何止相识!我和你爹还有过一段过命的交情哩!”

  云婷一喜,忙道:“慨然如此,我一定听说过您!我娘在世时,常常向我提起爹爹以前的那些好友。”

  老者咧嘴一乐,向前凑了两步,他知道,霍云婷的武功与三弟唐然相差无几,一旦一击不能得手,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噢?老人家,”云婷手指对方的胸口道:“这块红布,是什么东西?”

  老者一怔,低头一看,原来是包印的红布露出了一块,连忙朝里塞了塞,笑了笑道:“没什么,这是……暗器……嘿嘿……暗器。”

  “哦?老人家会使暗器?可我记得,在爹认识的要好朋友中,没有哪一个擅使暗器的……”

  老者眼珠一转,道:“霍小姐也许不知,我这暗器可不同一般,来来,大叔让你见识见识……”

  霍云婷不等他说完,突然手指远方道:“看,他来了!”

  老者本来就心虚,急忙回头观瞧。

  霍云婷猛地飞起右脚,“砰”地一声,踢在老者的左肋上,老者身子一晃,霍云婷又飞身补上一掌,只见“拍”他一声,老者脸上挨了一掴,被掴得跃出一丈多余,左脸肿起老高,像是在腮帮子贴了块肉饼。

  这一脚一拳够个“狠”字,一时将一向自认为老谋深算的对手打了个蒙头转向。幸亏霍云婷没用剑,否则,对手就得模尸当场。

  “你……你怎么敢……”

  “我打得就是你!”云婷用手一指对方,厉声道:“老东西!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者沉脸道:“霍云婷,你怎么敢对长辈如此讲话?!更何况,老夫是你爹的……”

  “呸!瞅瞅你这副模样,我爹就是瞎了眼,也没胆子交你这样的朋友!”

  “娃子!你这是胡闹!”

  云婷冷笑道:“算了吧!你骗不了我!”

  “骗你?老夫如何骗你啦?”

  “你眼睛贼溜溜的,不敢报出姓名,还偷偷摸摸地向我跟前凑,分明是想偷袭本!”娘!”

  见云婷已然说破,老者阴森一笑,点点头道:“霍小姐果然聪明,难怪能做雷天风的朋友!也好,老夫把话挑明了吧,今天你我当中,总有一人将躺在这里……”

  语尤未了,云婷又朝远方一指,道:“看!他真的来了!”

  老者狞笑道:“丫头,谎话说多了,可就不灵了!”

  云婷扬眉道:“好哇,那你就等死吧!”

  老者见她神态坦然,不像是说笑,于是偷偷侧目观瞧,不由吓了一跳!

  一道黑影自远处的山坡上电射过来,仅凭此人的轻功,老者便知来人绝不好惹,于是二话不说,身子一纵而起,朝废墟的另一侧逃去。

  片刻,雷天风掠亚霍云婷近前,瞅见地上万花红的尸体,冲云停道:“霍小组,人是你杀的?”

  霍云婷点点头:“我总算为雷大哥报了仇!”

  雷天风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云涛一眼,又道:“她身上可有什么东西?”

  云婷摇摇头:“除了一把一把的暗器毒器,我看她什么都没有。田镖头,你问这干吗?”

  雷天风沉吟片刻,抬头问道:“除你之外,刚才这里可有其他人?”

  “有一个。”云婷用手一指废墟的另一侧:“洲才有个老家伙曾与万花红交手,后来看见你来,他便从这儿跑了。”

  雷天风心头一沉,暗道不好,自己原先的计划,有可能就此落空!

  “田镖头,出了什么事?”

  “噢,没什么。”

  “你来这儿似乎与那逃跑之人有关?”

  “不,我不认识他,但很想知道他是谁。”

  云婷想了想,筋着手指头缓缓道:“那家伙看上去有五六十……不,有七八十岁,个子不高,瘦瘦的,还有点儿驼背,下巴尖尖,留着山羊胡,对了,他一边脸胖,一边脸瘦,活像嘴里塞了个大馒头。”

  雷长风觉得奇怪,问道:“莫非,他脸上生了瘤子?”

  云婷狡黠一笑,开心道:“那倒不是,刚才,我轻轻打了他一记耳光。”

  雷天风笑道:“只是轻轻一记耳光,脸上就能生个瘤子?对了,既然你能对付他,怎么还让他给跑了?”

  云婷道:“我是偷袭了他一下,真要动起手来,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哦?既然你们没动手,你怎么会知道不是他的对手?”

  云好望了一眼地上的万花红,道:例才我来时,见他正与万花红动手,万花红打不过他,便使出了一把暗器,你猜那老家伙用什么手法接住了万花红的暗器?”

  “用‘如来大撒手’?”

  “不对,他用的是顶顶上乘的‘万物归宗’!”

  “什么?他会谈‘万物归宗’?”

  “一点不错!以前我学艺时,曾听师祖讲过,在接打暗器的武功中,‘万物归宗’才是最高境界,江湖上会用者屈指可数,没有四五十年的修为,休想练就此功。田镖头猜想,这老家伙既然会‘万物归宗’,其他武功也绝对差不了,所以,我才没和他硬拼。”

  雷天风点头道:“你说的一点不错,这家伙的确是个危险人物,以后你见了他,还要格外小心才是。”

  “田镖头,你现在打算去哪儿?”

  “回镖局。走吧。”

  傍晚,“神武镖局”门口出现了一位面孔清秀的弱冠少年,身穿一件雪白的缎袍,腰横玉带,看上去像是位豪门富户的公子。

  看门的护卫一见此人来头不小,忙客气地问道:“公子可是要找人?”

  白衣公子点头道:“我要找田镖头。”

  护卫的脸刚得更开,笑道:“田镖头在,在,公子是田镖头的……”

  “堂弟。”

  “啊!原来是田公子,那与咱们镖局可是一家人啦!请请,我给您老带路。”

  白衣公子点点头,随这名护卫走进了院内。他是头一次来这儿,四处环顾一下,问护卫道:“这位大哥,田镖头住在什么地方?”

  护卫忙道:“不远不远,穿过两座小门便到了。”

  白衣公子道:“听这位大哥的口气,似乎与我堂兄很熟悉……”

  “不敢不敢。”护卫连忙摆手道:“在下姓孙,在镖局里连个趟子手都没混上,岂敢和田镖头相攀?田镖头,嘿!那可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刚一进咱镖局,便立了大功,听说,他还会用双指夹住飞剑呢!还有人告诉我,就连蔡镖头这样的人物,都在背后夸田镖头哩!”

  白衣公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二人又拐过一座小院,冲前一指:“田公子,到了,海棠树后的那间房子,便是田镖头的住处。”

  白衣公子道:“多谢这位大哥引路。”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小块五两重的银锭,放在护卫的手中。

  “哟哟……这怎么使得?”护卫口中推辞,两手却接过银子。

  屋内的雷天风听到有人说话,推门走了出来。护卫一见,急忙瑞好银子,冲这位“田镖头”躬身道:“田爷,您老的堂弟来找您,是小人将他带到这里。”

  雷天风乍见白衣公子一怔,旋即反应了过来,冲护卫道:“辛苦你了,你回去吧。”

  护卫应声离去。

  雷天风冲白衣公子道:“堂弟,屋里请!”

  二人进屋,白衣公子突然扑到雷天风的怀中,柔声道:“雷大哥,我好想你……”

  雷天风用力拥了拥对方,随后手扶对方的肩头,问道:“姣姣,你今天来找我,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白衣公子正是宋姣姣所扮。她深深望了对方一眼,点头道:“雷大哥,姣姣此来,确实有事情要告诉你。”

  雷天风格她扶坐在椅子上,自己往床头一坐,问道:“是府里出了事?”

  “嗯。自从昨天洛阳城传出有关龙王印的事,我爹便设法暗中查明此事。据说,当初见过‘水上飞’手中龙王印的人只有三人,除了‘水上飞’自己,还有古秋阳和霍展。古秋阳早死了十几年,可霍展还活着,我爹想找到霍展,这样,在几天后的关林比武夺印大会上就不至出什么差错。”

  “对,这倒是个好主意。”

  “从昨夜起,我爹派人去四处寻找霍展,可今天中午才知道,派出去的二十个人,只回来十二个,有八人竟奇怪地失综了。我爹很着急,立即派了十几个人沿着这八个人原先的路线去找,结果,连个尸首都没找到!”

  雷天风沉思片刻,突然抬头问道:“开始便知道此事的,一共有几个人?”

  “五人,除了我爹,还有少林派的两位大师,武当的长风道长以及胡先生。”

  雷天风道:“毫无疑问,问题仍出在这位胡先生身上!”

  宋姣姣想了想道:“我也是这样想。不过……昨天夜里,并无人出府。二更以后,胡先生一直陪着我爹下棋,二人一直唤到四更。”

  雷无风冷笑道:“这倒奇怪了,我发觉胡先生十分会选择时间!”

  “雷大哥,你是说上一次……”

  “正是。上一次我在洛阳城西小黄庄遭到“黑风七星’的伏击,事前肯定有人通风报信。记得在头一天晚上,胡岳也是守在你爹那里,直到四更。姣姣,你不觉得,这样的巧合有些奇怪吗?”

  姣姣凝思片刻,道:“雷大哥,你是说,胡先生是有意做给我爹看的?”

  雷天风笑了笑,道:“有时候,一件事物过于完美,反而会失其自然。胡岳这人太聪明,凡事绝不让人抓到把桥,这样,他凡事总想做得天衣无缝,也难免失其自然。”

  姣姣担心道:“如果雷大哥猜得不错,我可真为我爹招心。”

  “我还是那句话,凭直感,我的判断决不会错!”略顿片刻,接道:“而且我敢肯定,胡岳在宋府不可能是孤军作战,他一定还有帮手,狡猾的帮手!”

  “你是说那个李老头?”

  “不,李老头我已试过,他根本不去武功,除非……”

  “除非怎样?”

  “除非,他的武功已达到返扑归真的境界!果真如此,这将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对手!”

  宋姣姣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道:“雷大哥,我倒有一个办法,也许能把他们引出来!”

  雷天风“哦”了一声,问道:“什么办法?”

  宋姣姣道:“雷大哥,你抓住的那个了觉,如今还关在府里。这两大武林多事,了尚大师还来不及处理他。我想,如果咱们能设法计少林派将了觉押往少林寺,胡岳若真与他同伙,必然会设法营救,到那时,咱们便可以抓住这只狐狸的尾巴!”

  雷天风点头道:“好主意!只是……用什么方法,才能使少林派将了觉押送少林寺呢……”

  语尤未完,突然门帝一跳,从门外走进一位白衣少女,正是霍云婷。

  雷天风与宋姣姣均是一愣。

  霍云婷眼望雪天风,突然哇地一声发声大哭道:“雷大哥……你没死……你骗我……”

  雷天风一时不知如何向她解释。

  宋姣姣急忙将云婷揽在怀里,柔声道:“三妹,雷大哥没骗你,他真的……”

  “不!你在骗我!”云婷一把推开姣姣,哭道:“二姐,你和雷大哥一起骗我……”

  “云婷,”雷人风沉声道:“我确实死过一次,也确实是被万花红暗算的。后来,我被人救醒,便打算独自一人把凶手找出,并在暗中帮助宋帮主。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只将此事告诉了方纯白,我相信,这些日子,他一直同你和江月几人在一起,是不是?”

  云婷止住了哭声,默默点点头。

  雷天风又道:“就在前天,姣姣认出了我,是我让她保守这个秘密的。”

  霍云婷何等聪明,立刻明白了一切,眼睛里噬着泪水,突然又笑了起来,本想扑到雷天风的怀中,猛然觉得不大对劲,身子一转,扑到宋姣姣怀中,又哭又笑,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片刻,姣姣笑道:“三妹,刚才我们讲的,你都听到了?”

  “不,只听到几句。”云婷道:“你管雷大哥出的主意,全被我听去了。”

  雷天风哈哈一笑,道:“云婷这一来,我倒真想出一个法子!”

  云婷一喜,忙道:“雷大哥,你是说,这一次行动,让我也一起去?”

  “当然,否则,你又会偷偷盯上我。”

  “呸!”云婷脸一红,没好气道:“人家今天一心为了给你报仇,谁想大哥不但还活着,还投装成什么田镖头来哄我,哼。”

  姣姣笑道:“看来,这回又是二姐我的不是啦,谁让我介绍你来镖局呢?”

  云婷“扑哧”一乐,拉住姣姣的手道:“二姐千万别生气,事到如今,三妹谢都来不及呢,怎会怨二姐?”

  姣姣一点她的脑门:“谁让我有你这么一个比鬼都精的三妹……”

  云婷截口道:“既然比鬼都机灵,怎么还挨了人家的骗?”

  雷、宋二人一听,对望一眼,随后三人一阵开心的欢笑。

  三更刚过,宋家花园。

  “紫威堂”,距离了尚、了空二位少林高僧的住处只隔着一道矮墙,被雷大风掳来的了觉,眼下就关在这里,由十几名少林派“悟”字辈弟子轮流看守着。

  堂前的院子里点燃着十几盏灯笼,堂门是开着的,了觉躺在一张木板床上,身边是两位少林弟子悟空和悟净。由于被制住了穴道,了觉只能上身移动,手和脚却丝毫动弹不得,吃饭都是由身边的值班和尚喂的。

  除了堂内的悟空和倍净,堂外院子里还站着四人,即悟通、俗果、悟禅和悟正。

  在少林派的第二代弟子中,当属“罗汉堂”的十八弟子武功最高,从中任意选出一人,便可与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一争高低。如果由这十八弟子摆出“十八罗汉阵”,不用说其他人,就是“四方居士”陈子桦在世,要破此阵也绝非易事。平心而论,让六名弟子分批看守一个了觉,是够令人放心的,可了尚和了空为了绝对安全,将了觉关在了自己的隔壁。

  两天来,紫威堂太平无事,连只猫都未曾见过,但由于师父严令在先,守卫紫威堂的六个年青和尚谁都不敢大意。

  眼下,堂外的四八位立在院子的正中央,背对背形成一个圆圈,面向东、西、南、北四方,这样,任何人进入院内,都不可能不会被其中的某一人发觉,除非,来人是生了翅膀,从天而降。

  然而这并非神话!

  三更的梆鼓刚刚响过,一道黑影划空而过,从四人头顶七八丈高的空中,无声无息地直落下来,刚好落在了四位少林弟子围成的保护圈内。

  悟禅首先发觉身后不对,刚想回头,突然觉得腰间一麻,翻身倒地。

  其余三人反应极快,悟禅的身体尚未着地,三个人已同时朝三个不同的方向掠出。

  “有刺……”

  悟通不禁高声喊了起来,本想喊“有刺客!”可惜,“客”字未及出口,已被背后之人点倒在地。

  几乎与此同时,又有一道黑影掠墙而过,纤细的身材宛如一只小鹿,两即在地上轻轻一点,无比快捷地扑向堂门,显然冲着堂内的了觉。

  堂内的悟净和悟空猛见冲进来一个蒙面之人,二话不成,悟净护住床上的了觉,悟空一声大吼,挥掌迎了上去,与来人打在一起。

  床上的了觉一阵惊喜,以为是有人来救自己,身子“呼”地一挺,坐了起来。

  黑衣蒙面人与悟空交手五个回合,突然双手一屈、一摆、一挂,一把极为怪异的手法。

  悟空从未见到过这种拳法,稍愣之际,对手的右掌突地一长,已点中他的“章门穴”。

  悟空倒地,悟净又扑了上来。

  堂外的战斗已经结束,悟正利悟果与蒙面黑衣人的武功相差太远,两个人只在对方面前走了三招,使被点倒在地上。

  突然,隔壁院子里传来了呐喊,八九名少林派“悟”字辈的弟子,飞墙而过,扑向院内的黑衣蒙面人,紧跟着,了尚和了空二人也出现在院子里。

  堂内的战斗刚刚结束,悟静被蒙面人点倒,蒙面人扑向了觉。

  “快救我出去!”了觉喊道。

  “啪!”蒙面人择手给了了觉一记耳光,压低声音道:“快说!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了觉一愕,蒙头道:“什……什么东西?”

  蒙面人不跟他废话,一把抓起了觉,刚要往外走,突见了空大师领着人冲了过来,急忙将了觉往地上一扔,身子一抖,跳到了院子里。

  院中的蒙面人正与六七个和尚打在一处,见同伴飞身出来,说道:“他们人多,快走!”一接同伴的手,二人同时拔地飞起,跃上了大堂的屋顶。

  几名少林弟子想去追赶,被了空大师止住。

  再看堂顶,两名蒙面人已经消失。

  两名刺客刚走,宋钦、胡岳以及宋姣姣一于人赶到,院子里顿时灯火通明,拥挤着三四十人。

  宋钦走到了尚和了空二人面前,问道:“二位大师,这里出了什么事?”

  “阿弥陀佛!”了尚大师合什道:“宋帮主,适才来了两位蒙面之人,打伤了本派六名弟子,本欲进堂寺人,幸亏贫僧与了空师弟及时赶到,那二人见势不妙,使跃培逃之夭夭!”

  宋钦脸色一沉,回身冲益夕道:“今夜是谁当的班,怎么府里进来两个人,他们竟丝毫不知?”

  了空大师微微一笑:道:“宋帮主不必责怪孟堂主。那两个蒙面人的武功奇高,不用说是守门的护卫,就是本派引以为荣的十八弟子,也不明不白地败在这二人手里。好在他们没能得手,以后多加防范便是了。”

  宋钦沉吟半晌,吩咐府内外加强巡逻,然后与了尚和了空告辞。

  紫威堂又恢复了宁静,院子里只剩下了尚与了空二人。

  “师弟,”了尚问道:“刚才你不让追赶那两个蒙面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了空微微一笑,缓缓道:“师兄,莫非你没有看出,这两个人根本不想劫走了觉。”

  “哦?”了尚一任,问道:“师弟因何知道?”

  了空悠悠道:“我已经注意到,悟空他们六人都是被对手点穴倒地,师兄猜想,这二人在宋府劫人,是最担心的是什么?是害怕惊动作我,带领众弟子赶来帮忙。果真如此,他们就必须抢在你我到来之前将人抢走,可是,靠点穴制服对手是要多花费时间的!”

  了尚猛然醒悟,点首道:“不错,这二人若真想抢人,凭他们的武功,完全可以迅速杀死恬静他们六人,在我们到来之前将人抢走!”

  了空凝思片刻,转首道:“师兄,眼下只有一件事我还想不大通,既然他们不想抢人,那么,真正的企图又是什么呢?”

  了尚看了师弟一眼,随后沉思不语。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