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山海楼。

  大门是紧闭着的。万松白早已不在这里。大约一个时辰前,他已领着典刀和儿子万宗辉去了宋府。万松白十分清楚,留在山海楼无异于等死!与其坐在这里等死,不如去宋钦那里撞撞运气。就目前来说;这是挽救自己和长白派的唯一机会。眼下,也只有宋钦可以制止这场即将降临的杀戮。

  眼下坐阵山海楼钩是欧阳剑。以欧阳剑的力,他无法驾驭局势的发展,迄一点万松白深知,可事情迫在眉睫,万松自己无其他选择。万宗辉或许比欧阳刻更合适,可万松白不敢将他留下,因为身在山海楼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永远躺在这里。

  欧阳剑站在花各的门口,目光焦急地望着大门,不知道万松白何时归来。

  在他的两边,是“长白七豪”中的其他六位以及二十几位本门精选出的高手。

  七豪的服装极具特色,按照七人排列的顺序,所穿的长衣也分为七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欧阳划排位居首,穿的是一身火红的细缎长袍,腰间来着一条金黄色的丝带。

  七豪中的其他六位分别是:罗远、蒋标、王长太、何天杰、肖林和安子南。

  其中除了欧阳剑、肖林和安子南用剑外,罗远使的是一根三尺七寸长的金戟,蒋标用一根长棍,王长太和何大杰则是徒手。

  洛阳武林各派要围攻山海楼的消息早就传到这里,欧阳剑当然清楚这里将要发生什么。在这里站得愈久,他愈觉紧张,不由回身问蒋标:“蒋兄,当家的走了有多久啦?”

  蒋标道:“欧阳兄,你晕怎么啦?当家的走了大约一个时辰,这你刚刚问过。”

  欧阳剑轻轻摇了摇头,左手又一次不知不觉地摸向自己腰间的宝剑。

  欧阳剑侧头西望,太阳刚刚落山,可要大全黑下来,至少还育一个时辰。

  突然,远处似乎飘来一阵滚雷之声。

  欧阳剑竖耳倾听,不由颜色更变!

  这哪里是雷声,雷声再长,终会过去,可这声音却愈来愈响,愈来愈近,有如铺天盖地而来的海啸之声。

  欧阳剑双眉倒竖,右手一抬,“呛嘟”一声拔出宝剑,朗声道:“他们终于来啦!弟兄们,当家的平日对大家不薄,今日拼上一死,也不能给当家的丢脸!走,到前院候着他们去!”

  “慢着!”蒋标一声喝喊。

  “蒋标!你想干什么?!”欧阳剑回身问道,面沉似水,口气极不客气。

  “欧阳见,”蒋标沉声问道:“当家的临走时,是怎么嘱咐你的?”

  欧阳剑冷笑道:“我忘啦!”

  “好,那我再提醒你一下!当家的临走时,给我们七人留下了四个字:“能拖且拖’!”

  欧阳剑冷哼一声,道:“那只是当家的一厢情愿!眼下这种局面,对方只想要我们兄弟的脑袋!”

  罗远点头道:“欧阳兄说的有道理。蒋兄,事到如今,怕也没用!”

  欧阳剑一挥宝剑:“跟我走!”

  众人纷纷拥向前院。

  蒋标长叹一声,喃喃道:“看来长白派劫数已尽!劫数已尽啦……”

  “咚!”

  前院传来巨木撞击大门的轰鸣声。

  “咚!”

  又是一声巨响。欧阳剑的手下纷纷亮出兵刃,几十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门。

  “咚!哗啦!”

  随着第三声巨响,三寸厚的木制大门被巨木撞得粉碎,门外的人像潮水般涌了进来,硕大的前院立即被人挤满,连四周的墙上、屋顶上,都站满了手持各式兵刃的大汉。欧阳剑这三十几个人,已被团团围在当中。

  欧阳剑什么阵势没见过,可眼下的情形真好似一盆冰水挠头,使他从头谅到了脚根!

  “完啦!全完啦!”欧阳剑暗自道,回身看看自己的手下,多数面带惊恐之色。

  遇到此种阵势,又有几个人真能保持镇静?

  站在人群最前列的是三位风华绝代的少女,中间是来姣姣,两旁是陈江月和霍云婷。

  江月用剑一指欧阳刻,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欧阳剑已逐渐恢复平静,打量了一眼江月,道:“本人欧阳剑!”

  江月冷哼一声,道:“无名鼠辈!快去叫你们的掌门万松白来!”

  “呸!”欧阳剑被激怒了。喝道:“哪来的黄毛丫头,竟敢在我欧阳剑面前吐此狂言!”

  蒋标马上把话接了过来:“欧阳兄,你可知这位姑娘是何人?”

  “不知道!”

  蒋标嘿嘿一笑,又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与你说话的这位姑娘,便是‘四方居士’的女儿陈江月!”

  “哦?”欧阳剑一怔。

  蒋标手指宋姣姣接道:“中间这位姑娘,想必就是宋钦的千金宋姣姣!”

  欧阳剑又把目光转向宋姣姣。

  “至于这位姑娘吗……”蒋标打量着霍云婷缓缓道:“一个时辰前洛阳城才传出消息,说是‘水上飞’霍老三死后还留下一个女儿,今年方十七岁。我猜想,这位白衣姑娘一定便是那位霍小姐啦。”

  宋姣姣看了看这位身材不高,白净的股庞,面带微笑,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橙袍中年人,道:“看来眼力不差!

  长白门中人材济济,似乎不是虚传!”

  蒋标微笑道:“那是宋小姐过奖。其实,与宋帮主的自风帮相比,我长白门……”

  “你不用说了!”宋姣姣截口道:“你可知道今日我们大家的来意?”

  蒋标故作一怔,道:“莫非……是为了外面流传的那件事情?”

  “不错!长白门用鄙卑的手段晴害了雷大侠,我们今天来这儿,就是要替雷大挟讨还公道!快把万松白和万花红叫出来!”

  蒋标委屈道:“宋小组,你可不要轻信外面的讹传言!”

  雷大侠与我长白门无冤无仇,我们怎能干出此事?再说,雷大侠是武林一代宗须陈老前辈的传人,不但是诸位,就连我们也是深深拆服!”扭头看了看欧阳勤和其他五人,问道:

  “欧阳兄,诸位兄弟,我蒋某说的是实话吧?”

  欧阳剑瞪了他一眼,暗中骂道:“蒋标!你他妈的就给咱们长白派丢人现眼吧!”

  王长大首先明白了蒋标的用心,忙道:“蒋兄说的对,我们兄弟对雷太快佩服得五体接地。不用说让我们害他,就是有人想害他,我们兄弟第一个不答应!”

  “没错!我们不答应!”安子南应道。

  “我这辈子,最最遗憾的一件事便是没能一睹雷大侠的英容。”肖林补充道。

  “是啊!”何天杰点头道:“我们兄弟在关外便听说了雷大侠人品一流,武功益世。这次来洛阳,就是想……”

  语尤未了,人群中炸出一声霹雷:“放屁!”

  不少人吓得一打哆嗦,七个胆子小的“扑通”一声坐在了砖地上。

  人群中闪出一个巨人,身高过文,身穿黑衣,脑袋比常人大伤足足三号,一双虎目不怒而威。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丰顺楼内欲杀“中原浪子”金多的焦杀。

  七豪并不认识焦杀,可就凭此人的身材、相貌和刚才这一吼,便知道来者不善。

  “宋小姐!”焦杀用手一指七豪:“这几个家伙在此胡言乱语,分明是拖延时间,乘这会儿功夫,万松白和万花红不定躲哪儿去啦!”

  宋姣姣微微一笑,道:“这一点焦大侠尽管放心,我已将十二门派的人安排在外围,他们跑不了!”

  “那咱们就赶紧去喽!”焦杀迫不及待道。

  蒋标忙道:“宋小姐,诸位要进府,我们兄弟不敢拦着,不过,假如我告诉小姐,本门当家的并不在此处,而是在宋府,你信不信?”

  宋姣姣一惊。

  全场之人无不为之一愕!

  ──这怎么可能?谁不知道雷天风与宋钦的关系?万松白这种时候去找宋钦,那岂不是拿自己的脑袋往老虎嘴里送?

  陈江月冷哼一声,道:“二妹!此人的话不能轻信!”

  回身冲焦杀和众人道:“大家分头去按,不要放跑了凶手!”

  焦杀洪声道:“焦杀听小姐的!”冲大伙一挥手:“走!去抓凶手!”

  蒋标一闪身,道:“诸位请便!”

  “站住!”欧阳剑一记跨步,横在通向花厅的门前,宝剑横在胸前。

  蒋标一看要坏事,急忙道:“欧阳兄,你这是何必?当家的既然不在,就让他们搜一搜又有何妨?”

  欧阳剑冷笑道:“蒋标!眼下在山海楼,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当然是欧阳兄说了算!”

  “那好!从现在起,我让你闭嘴!”

  “欧阳兄!你……”

  “闭嘴!”

  “‘欧阳兄!刚才我告诉你的话,你难道忘了不成?”

  “呸!蒋标,咱们长白门的尊严,都让你给丢尽了!你若想求生,可以从这大门出去,就凭你刚才那几句讨好雷天风的话,他们绝不会拦你!你走吧!”

  蒋标一声长叹,摇了摇头。

  他本想为长白门保存一些实力,可欧阳剑的这一番话,一切都化为乌有!

  焦杀向前跨了两步,手指欧阳剑道:“姓欧的……”

  “本人复姓欧阳!”

  “呸!我管你是欧阳还是阳欧!你小子敢在这挡路,老子第一个做了你!”

  欧阳剑牌脯一挺,朗声道:“中原武林名声够响,现在看来不过是一群以多欺少的乌合之众:“用剑一点跟前的众人,又道:“你们有多少人,尽管都上,若是欧阳剑眨一眨眼皮,就不算是长白门的人!”

  这句话可激怒了中原武林各派群雄。

  宋姣姣有心稳住大局,但为时已晚!

  “嗖!嗖!”

  开封天地门的两位高手第一个捻了出来,一左一右,两把钢刀迎风一展,宛如两道间电,劈向欧阳刻!

  欧阳剑一声冷笑,持勤未动。

  “当!当!”

  两声清脆的金铁交鸥,火花进出丈外!

  天地门的两位高手人与刀同时因飞出去,摔落在人群之中!

  “他们死了!”

  不知是谁惊呼一声,众人一阵骚乱,仰首看着欧阳剑身边的两个人:肖林和安子南。

  肖林和安子南手持钢剑,剑尖上还接着一缕殷红的血丝!适才这二人出手,只一剑便刺穿了对手的咽喉:可以这么说,在场的几百人中,真正看清楚肖、安二人是如何杀死对手的人,恐怕不会超过十人!一直未曾开口的济南“星月门”掌门俞千树摇了摇头,冲宋姣姣道:“‘长白七豪’,看来名不虚传!若单打独斗,我们必吃大亏!”

  一旁的一位黑脸少年道:“朗然是诛杀凶手,为雷天风讨还公道,还讲什么江湖规矩?大伙一起上,把这几个家伙剁了水就完了?!”

  不少人随之响应。

  宋姣较回头看了一服这位黑脸少年,见此人个头不高,说起话来有些姑娘气,竟觉得有些眼熟。

  黑脸少年冲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宋姣姣还想再打量此人一番,只听焦杀洪声道:“各位朋友!咱们中原武林的人,做事不能让后人笑话!今天焦某就让长白门的人看看,就是单打独斗,咱们照样接着:“转身一指欧阳剑,沉声道:“姓欧的!今几个焦某就挑你,有种儿的你站出来!”

  欧阳剑一阵冷笑,点头道:“姓焦的!算你有种儿!我今天就成全了你!”

  “唰!”

  一道银弧破空击出,众人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欧阳剑的长剑已斜劈在焦杀的左臂上,左臂齐肩轴飞落于地!

  焦杀一声未吭。就在对手宝剑劈在自己左臂的一瞬间,焦杀右臂猛地一抖,一只巨掌“呼”地拍向对手的天灵!焦杀的这一掌足以断金碎石,若是给他拍上,欧阳剑就算是练过“金钟罩”,脑袋也得被砸个稀烂!

  但众人面前的对手是“长白七豪”,面焦杀的对手,又是七豪之首的欧阳剑,因此,焦杀注定下场悲惨。

  “嗖!”

  一记转身后飘,欧阳剑极巧妙地森过了焦杀以一只左臂换来的致命一击。

  “唰!”

  欧阳剑身子尚未落地,突然背身出剑,一记极为漂亮的“天河倒泻”,银光闪处,血光崩现,焦杀那只巨大的右臂开时被切了下来!

  众人一阵惊呼!

  焦杀一声未吭,因为他不能给中原武林丢脸。

  欧阳剑飘然落地,背对焦杀,脸上接着一丝轻蔑且得意的微笑。──对手太不禁打,像焦杀这种人,本来就不值得自己亲自出手。

  然而他却不知道,焦杀身上,真正令人生畏的,不是他的那双巨手,而是他的一双铁腿!

  焦杀的右臂落地,双脚却同时离地。

  欧阳剑是何等耳力,听到风声,便知身后有变,身子一个疾转,手中的宝剑也顺势一记横扫。

  “咔嚓!”

  焦杀的右腿自膝盖处被斩为两段,而焦杀的左腿却结结实实地印在了欧阳剑的胸口!

  “呃──”

  欧阳剑一声低沉的惨嚎,身子倒飞出去,一柱血箭自口中狂喷而出,仿佛当空划出一条鲜红的彩练。

  焦杀的一脚可踢碎七寸厚的石碑,可踢折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欧阳刻是人,血肉之躯!焦杀的这一脚将他的前胸赐扁了三寸,八根被踢碎韵肋骨,深深地刺入了他的胸腔,欧阳剑必死。

  焦杀用两手一腿换取了欧阳剑的性命。

  他仰在地上,身体被鲜血浸泡着,可池的脸上,却浮出了胜利的微笑。

  ──他总算没给中原武林丢脸!

  欧阳剑还没断气,被手一下人扶住。他的手中还握着宝剜,两眼瞪得大大的,盯着倒在血泊中的焦杀,那目光似乎是在自问:“他是怎么杀的我……我欧阳剑难道就这样死了……他是谁?是谁杀的我……”

  焦杀的两个兄弟扑了上来,焦石扑向血泊中的焦杀,焦铁扑向欧阳剑。

  欧阳剑切上了双眼,他死了。

  焦铁扑到,被守在欧阳剑身边的安子南一剑便扫回了原处。

  焦铁也受了重伤。

  对阵双方的眼都红了,就像一座积蓄已久,即将爆发的火山。

  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焦大侠死的壮烈!替焦大侠报仇!”

  其实焦杀并没有死;宋姣姣回头一看,喊话的又是那位黑脸少年。

  “轰──”

  人群像炸了蜂窝,呐喊着,狂呼着,有如汹涌的海浪,排山倒海般压了上来!

  顷刻间,七豪身边的二十几位高手已被众人乱刃分尸,其状惨不忍睹。

  欧阳剑已死,七豪还剥下六人。论武功,这六个人个个称得上一流高手,可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眼下是几百人对几个人,就算这六个人浑身长满了手,也难敌百倍于自己的敌人。

  三个姑娘站着未动,默默地看着这场丝毫谈不上公平的杀戮。

  ──这哪里是为雷大哥讨还公道?分明是本乡人在杀外乡人!

  可另一方面,她们也无意制止这场杀戮。不管怎么说,是长白门为争霸中原,为了龙王印,用极为鄙卑的手段暗害了他们的雷大哥!一想到这一层,她们又觉得长白门的人确实该杀。

  “啊”

  一声惨嚎,王长太身体中剑倒了下去,紧蹬着便是一阵切、刺、劈肉发出的“扑哧”声。

  王长太死了。

  其余五人也豁出去了;他们明知无生还的可能,眼下只想死前多嫌几个垫背的。

  五个人都受了伤,有的是重伤,但绝不能倒下,他们清楚倒下将意味着什么!

  落标使的是长棍,在众人的围攻面前,长棍似乎比剑、教和其他短兵刃更易保护自己,因为对手难以近身。即便如此,他已七处受伤。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已坚持不了多久,只要体力不支,棍法稍乱,就得落个乱刃分尸的下场。于是,他将目光转到了宋姣姣身上,只要能扶住此人,就有可能出现转机!眼下,这三个少女身后只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人,因此他决定一试。

  假如他知道这位白衣人就是中原第一杀手,“四指白衣”方纯白,也许他宁愿死在众人的刀剑下。然而他并不知道,因此他向来姣姣出了手。

  长根四下“呼”地一抖,众人稍退,蒋标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扑向三丈外的来姣姣,宋姣姣一怔,但身子却未动,因为蒋标的长棍已被刚才还在自己身后的方纯白击飞出去,而蒋标的脖子,却被方纯白死死掐使。

  蒋标看着方纯白,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中原武林除了雷天风和几个大派的掌门,谁能有如此身手?

  蒋标的穴道已被方纯白制住,丝毫动弹不得,他的眼珠渐渐外突,并且清晰地听到了自己颈骨发出的轻微错位声。

  他的眼睛盯着宋姣姣,充满了绝望。

  “方大哥,放了他!”宋姣嫌突然道:

  方纯白看了宋姣姣一眼,冷冷道:“宋小姐,刚才他是想要你的命!”

  宋姣姣微微摇了摇头,凄笑道:“真正的凶手还未见到,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做得过绝。”

  方纯白轻轻“嗯”了一声,右手一松,蒋标顿时瘫倒在地上。

  几十个汉子“呼啦”一声围了上来,手举兵刃,就要剁了丧失抵抗力的蒋标。

  “慢!”方纯白一拍手:“这个人宋小姐留下啦!”

  一个蓝胡子大汉道:“此人是长白门的人,凡是万松白手下的人,都他娘的该杀!”

  方纯白冷冷地瞅了大汉一眼,没有说话。

  蓝胡子大汉被他的轻蔑目光激怒,用手一指方纯白:

  “你是何人?竟敢护着凶手?!”

  宋姣姣忙道:“这位壮上千万不要误会,人是我留下的,我留他有用!”

  蓝胡子大汉朗声道:“宋小姐这么说,在下江洪三不杀此人便是!”用手一指方纯白:“这人太可恶,今天我想摘下此人的两只招子,江某见了他就不舒服!”

  宋姣嫉忙道:“江壮士不可乱来!他……”

  语尤末了,江洪三右手突地一探,真地抓向方纯白的眼睛。 “咔!”

  方纯白左手轻描谈写地当空一划,像是驱赶眼前的飞蝇,而江洪三的右手却断了。

  江洪三疾退,抬右臂一看,脸色骤变!自己的右手有如一根断藕,直垂下来,手与小臂之间只连着一层被拉长的黄皮。

  手确实断了!可他不知道自己的手是如何断的,连周围的几十个汉子也感到惊异。但坐在地上,蒋标却看得清清楚楚。他是行家。正因为他是行家,才更感震惊!方纯白适才这轻描淡写的一招,竟是江湖上极为罕见的“摘星指”,普天下武林,能用此技者绝不会超过三人!

  ──这白衣人究竟是谁?!

  江洪三瞪着方纯白。

  方纯白淡淡一笑:“安阳‘蓝须小霸王”江洪三武功尚还可以,只是有一个令人讨厌的毛病,今天我方纯白替你治一治这个用手指人的毛病,你本应感谢我才是!” “方纯白”三字一出,江洪三目光一黯。他今天没有丧命,已是万幸!

  蒋标则是全身一震,他早就听到过关于“四指白衣”的传说,可万万没想到,自己来中原后的第一成,便撞上这位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同时他又暗自庆幸,假如不是自己适才的一席话取得宋姣姣的好感,从而制止了方纯白,自己会死得很惨很惨。

  突然,人群之中又传来一声撕人。已肺的惨叫,是何天杰倒了下去。

  何天杰此时已身中七枪,九刀二十一剑,早已变成了一个血人。这第二十一剑刺中了他的大腿,主筋被挑断,因此何天杰终于倒了下去。

  众人一声呐喊,举兵刃扑了上去。

  蒋标与何天杰平日交情最深,见何天杰就要被乱刃分尸,不由仰天一声长叹,切上了双眼。

  蓦然,一道白影划破长空,无比快捷地落入围杀何天杰的人群之中。

  顿时,银芒暴射,人们发出一片惊呼之声。

  “嗖!”

  白影复射起来,宛如冲天而起的自鹤,跃过惊呆了的人群,稳稳飘落在宋姣姣几人的面前。在场颇杀的所有人都停下手来。

  来人是邵力杰。他左腋下挟着已然昏死过去的何天杰。

  邵力杰面如白纸,看了看三位少女,三位少女垂首,又看了看双手负背而立的方纯白,方纯白冷冷吐出了几个字:“邵力杰,我在等你。”

  邵力杰微微点首,回头看了看满地的死尸和几个依然活着记全身已惨不忍睹的本门兄弟,突然转身冲方纯白和宋姣姣道:“我只想让你们答应我一件事。”

  宋姣姣点头道:“邵大侠请讲!”

  邵力杰手腕一翻,用宝剑顶住了自己的心口,傲然道:

  “邵力杰死,放过本门的其他人!”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