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陈江月听霍云婷说出‘一指天禅’四个字,心头不由一震,冲蒙面人厉声道:“如此说来,洛阳城北小路上的二十七人也是你杀的?”

  蒙面人冷笑道:“为什么说‘也是’?实说了吧,那二十七个人确实是本人杀的,这只能怪他们太不中用!至于‘水上飞’霍老三的死,与本人无关!”

  霍云婷道:“普天之下,会使‘一指天禅’的人只有你一人!你休要抵赖!”

  蒙面人道:“丫头,这本是露脸的事,老子想揽还来不及呢!再说,反正你们俩今夜要死在这里,有什么事还值得瞒你们?”

  霍云婷“呸’了一声,叱道:“你少放狂言,今晚谁躺在这儿还不一定呢!”

  话音刚落,她娇躯一科,两臂一展,使出了自己的绝技“千佛手”,一声怒喝,有如一团白色的旋风,层层掌花将蒙面人登在其中。

  一旁的陈江月只看见一团“白云”与一团“黑云”缠绕在一起,本想上前帮云婷一把,但又无从下手。

  蓦地,耳畔中传来‘啪!啪!啪!”三声脆响,黑白乍分,云婷向后跌路几步,晃了两下方自立稳,脸色掺白,嘴角上接着鲜血。

  “三妹!你受了伤?!”江月急道,一记纵身扑了过去。

  蒙面人见江月冲向云婷,狞笑一声,身子一动,左手抓向飞奔的江月。

  “姐姐小心!”云婷惊呼一声,身躯再次纵起,右手以掌代剑,狠命地刺向蒙面人的右助!蒙面人已然尝到了云婷的厉害,不敢怠慢,急忙撤掌转身,扑向云婷。

  “嘶嘶!”

  西道犀利的指风先行而至,霍云婷急忙一记侧飘,她已然知道,自己的“千佛手”绝对挡不住对手的“一指天禅”!’刚才她曾吃了大亏。

  一招占先,蒙四人步步紧逼,霍云婷靠着超人的轻功连连躲闪,却不敢出手反击。

  江月急了,也顾不得什么“一指天禅”,一声娇喝,从侧面扑了上去,右臂轮开,五指并齐,切向蒙面人的后耳根,这正是“颅息’大的位置,若是切上,蒙面人当时就得瘫在地上。

  蒙面人大怒,回手一拂,江月只觉一股强劲的旋风扑面而来,想闪身已来不及,身于被震的一斜,“通通”向后倒退两步,仰面坐倒在地上!霍云婷抓住对手分神的这一刹那,右手电射击出,拍向蒙面人的小腹!“砰!”

  一声闷响,蒙面人被震飞出去!江月坐在地上,刚要喊“好”,岂料蒙面人倒飞的身子凌空一卷,双足轻轻点地,“呼”地一下又扑了回来!显然,霍云婷适才的那一掌虽然力猛,却没伤着对手,蒙面人肯定练过“十三太保横练’、“铁皮功”、“金钟罩”之类的护体硬功,否则休想挺过霍云婷这千钧一掌!江月大惊,照她看来,云婷必然会再次躲闪,然而这次她错了,只见雷云婷微微一例,右手猛然翻出,一卷、一屈、一挂,竟硬碰硬地抓向对手的右手!这一回轮到蒙面人大吃一惊,见对手抓向自己,竟未敢接招,右手疾撤,身子退后半步,左掌疾翻刺出,直指霍云婷的心口!霍云婷的右手正在半空,见蒙面人手到,突然将右手当空一转、一屈、一扣,再次抓向对手!蒙面人一声惊呼,身子一抖,斜飘一丈,目光中充满着惊惑。

  其实最感震惊的并非是蒙面人,而是一旁的陈江月。原因很简单,霍云婷用来破敌的那两招,竟是自己刚刚向她示范过一遍的“迷离太空掌”中的那两招!——霍云婷竟有过目不忘,无师自通的本领!蒙面人上下打量了霍云婷两眼,沉声问道:“霍丫头!据我所知,你师父‘如梦神尼’并不会这旁门左道的玩艺儿!莫非……你另投过师门?”

  云婷冷笑道:“可以这么说!”

  “哦?你师父是谁?”

  “哼!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蒙面人一惊,急忙四下环顾,找了半晌,回首阴森森等道:“丫头!你不用唬我!这里只有你我她三人。嘿嘿,你师父在哪儿?”

  云婷用手一指江月,道:“我师父就是我大姐!这回你知道了?”

  蒙面人龇开一笑,不屑地道:“你不用骗我!”用手一指江月,又道:“她那两下子,打条瘸腿傻狗都嫌费劲,她能是你师父?”

  江月气得咬牙,真想冲上去咬他一口才解气。

  云婷“哗”了一声,道:“你休得放屁!我姐姐是什么人?她是不稀罕跟你这个无赖动手罢啦!就凭你那两下子,你得意什么?”

  此时的江月,羞愧和感激交织在一起,默默地看着霍云婷。

  蒙面人恼羞成怒,一声怪啸,使出十成气力,扑向霍云婷。

  霍云婷未退,依旧使出刚才用过的那两招进行反击。

  开始,蒙面人是见招避开,不敢硬来,可七八招一道,见霍云婷只会用这两招,并不变化,胆子开始放大,而云婷招式已然用老,不免露出破绽,很快就落了下风,没过多会儿,便只剩下招架躲闪之力了。

  “哈哈!”蒙面人狂笑道:“搞了半天,原来你只会这两下子!哈哈……”

  蒙面人一招快过一把,云婷有些支持不住了,心中一急,竟喊了出来:“姐姐!下面的几招怎么使?!”

  江月急得快哭出来,跺脚道:“三妹!下面的招式……我还没学呢!”

  云婷心头一沉,脚下不由稍慢半步,只听“味”他一声,云婷的右肩头被对手戳破!江月急了,可自知上去也没有用,突然心生一计,大声道:“三妹!你等着,我去找雷大哥来收拾这家伙!”

  “家伙”二字刚出,她人已朝前院奔去。

  这一下蒙面人急了,今晚的事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于是丢下霍云婷,转身去追陈江月。

  江月慌头慌脑,人刚冲到月亮门,“砰”地一声撞到一个人的怀里,身子一仰,却被那人扶住,定睛一看,不由“哇”地放声大哭,一下子扑到来人的怀中。

  蒙面人也愣住了,眼睛直盯着从月亮小门走进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魁伟,穿着蓝色布衫,下面是黑鞋青袜,此人身后还有一人,瘦长的身材,一袭胜雪的白饱,看样子像个书生。他不认识这两个人,可凭陈江月刚才的举动,他猜到此人便是自己久闻其名的雷天风,至于那白衣人,蒙面人却无从猜起。

  他能不错,蓝衣人正是雷天风,而那位白农人,则是方纯白。

  雷天风轻轻推开怀中的陈江月,抬首看了一眼白裙上接着血渍的霍云婷,眉头微皱,冲蒙面人道:“阁下来得好快!这的确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片

  蒙面人冷冷道:“看来,你就是雷天风?”

  “不错,你是谁?”

  “嘿嘿,无可奉告!”

  雷天风微微一笑,道:“这不要紧,我会让你开口!”

  霍云婷道:“雷大哥,这个家伙用的是‘一指天禅’,他承认洛阳城北的命案,就是他干的!”

  “哦?”雷天风与方纯白对望一眼,又转首冲蒙面人道:“真巧,我正在找你!”

  蒙面人偷眼看了看身后的霍云婷,又看了看眼前的三个人,突然仰面哈哈一阵狂笑,道:“真没想到,号称‘中原武林第一杰’的雷天风,什么时候竟学会了群殴?”

  方纯白森森一笑,道:“小子!你太抬举自己啦!”

  蒙面人一怔,随即骂道:“你他妈的一个桌酸书生!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

  方纯白眼睛一眯,冰冷道:“小子,等一会儿便会知道,我这个书生不但会写字,更善于干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拧下你的脑袋!”

  蒙面人的脸抽动了一下,似乎从方纯自的森森杀机中看出些什么。一个书生,绝对不会有这种杀气!这种杀气不是一个人能装出的,只有杀人不眨眼的人,只有对血腥视若无睹的杀手,才会有这种杀气!蒙面人本人便是这样一种杀手,他突然发现对面这位白衣人很像自己的同行,而且他身上所带的杀气,竟比自己大有过之!“你是谁?”蒙面人沉声道。

  “有这个必要吗?”

  “我很想知道!”

  方纯白冷冷一笑,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这是一只只有四个手指的手!“啊!”蒙面人倒吸一口凉气。如果说刚才见到雷天风时蒙面人的心里凉了半截,那么此时他的心已经全凉了。

  一个霍云婷已经够他对付,眼下又面对两个煞星,他心里又怎能不凉?硬拼?无异于送死!逃走?谈何容易!雷天风的轻功师承“四方居上”陈于样,而雷天风的轻功已直追其师,纵横宇内,有此轻功者绝不会超过三人,这其中当然不包括自己。

  蒙面人正在付思脱身之计,只听方纯白冷声道:“小子;你是不是想留下什么话?”

  蒙面人冷笑道:“姓方的,你真以为老子怕你?”

  方纯白道:“能对我方某说这种话的,想必也是个人物!”用手一指对手,接道:“你脸上接的这个玩艺儿,是打算自己搞呢,还是让方某替你摘?!”‘

  蒙面人哈哈一笑,刚要说话,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一转,盯着院墙处的一探海棠树。

  雷天风和方纯白也仿佛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细微而奇怪的声音,像是山谷中吹过的疾风,又似用柳叶吹出的声音……

  就在众人分神的这一瞬间,蒙面人身子一动,陡地冲天而起,朝众人目光相反的方向飞掠出去!他料到雷天风会追上自己,不过却未料到雷天风会如此之快地抓到自己!一道蓝影自蒙面人头顶掠过,雷天风已然抓住了对手的发给!蒙面人头一甩,只听“嘶”地一声,雷天风手中只剩下一副发套,傀发上接着那张罩住眼眶的黑布,对手从自己下方滑了过去。

  原来蒙面人竟是个和尚!这和尚在地上翻滚了两下,一团白色的旋风已然赶到,那无疑是方纯白。

  “砰!”

  一声闷响,黑衣和尚飞了出去,有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撞向三丈之外的院墙!蓦地,一道黑影幽灵般的自墙头飘落下来,刚好挡在黑衣和尚面前。幽灵再次闪动了一下,旋即消失,黑衣和尚也不见了!雷天风和方纯白对视一眼,二人同时纵身而起,跃出墙外!院外是一条长长的小街,沿街是纵横交错的窄巷,无论逃跑人钻入哪一条小巷,都可以轻易地脱身,因为小巷无灯,几步之外便看不到人,再加上路径曲折复杂,在这种环境下欲寻找两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雷天风与方纯白在小街上寻视片刻,知道寻找无望,返身回到“海棠书院”。

  江月和云婷迎了上来。见雷天风和方纯自回来的样子,便知他们一无所获。

  “雷大哥,”云婷安慰道:“这家伙已受了重伤,跑了就跑了吧,反正他们不敢再来这儿找麻烦!”

  方纯白道:“霍小姐,你错啦。那和尚并非受伤,至少是伤得不重!”

  云婷想了起来,道:“你是说,那和尚练有护体功夫?

  可你刚才那掌看上去很重!”

  方纯白点点头,道:“不错,若是换了旁人,连骨头都怕是碎了!可那和尚练的是‘铁骨功’,这是一种童子功,没有二三十年的磨练休想修成?一般的掌功根本伤不了他,除非……”回首看了一眼雷天风,接道:“除非是用雷兄的‘阴阳玄气功!”

  见雷天风陷入沉思,方纯白道:“雷兄,你是不是在捉摸刚才搭救和尚的那个人?”

  雷天风微微点首,道:“刚才那和尚自知退路已绝,而就在这时,不知何处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正是听到声音,和尚才逃走的!”

  “雷兄是说和尚知道这声音的寓意,并且知道是谁发出的这声音?”

  “嗯,他肯定知道!方兄,据你看搭救和尚的那人武功如何?”

  方纯白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此人的轻功绝对在和尚之上!”

  雷天风转首问云停道:“云婷,那天夜里与典刀和万宗辉动手的蒙面人,是不是这位和尚?”

  云婷点点头:“就是他介 雷术风冲方纯白道:“典刀的武功我见识过,云婷的武功我也领教过,那和尚的武功在典刀与云婷之上,应该算得上少有的高手,而搭救和尚之人的武功如何,方兄心里自然有数。如此稀世高手,我相信在中原绝不会超过十人,可我们刚才竞同时碰见两个,并且不知道他们是谁,方兄不觉得奇怪吗?”

  方纯白凝思片刻,缓缓道:“若论起来,这十人中雷兄当算一个,还有少林的了尚、武当的长风,‘大悲庵’的‘如梦神尼’,如果紫灵真人未死,当算一个……”

  雷天风截口道:“还有他的徒弟宗昆。方兄不必过谦,你也是其中一人。江湖之中,总有深藏不露的高人隐士,这其余几人,应该在他们之中。”

  一旁的江月好奇道:“雷大哥的意思,这两个家伙便是那高人隐士噗?”

  “那倒未必。”雷天风道:“我是说,假如再把时间推前二十年,又当如何?”

  方纯白道:“你是说……死人?”

  雷天风点点头:“方兄可曾记得?我师父‘四方居士’和‘血魔’武圣天不也是死后二十一年重现江湖的吗?”

  方纯白笑了笑,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不错,江湖上却有死人突然复活,失踪人忽然再现的事情!”想了想道:

  韶除了‘四万居上’和‘血魔’,我知道的至少还有四人,‘水上飞’霍老三、‘沙漠之狐’古秋阳、‘雪剑’童展和‘鹿仙’文天国。”

  雷天风道:“还应该加上三人,少林寺逐出的了觉……”

  “嗯,我怎么将他忘啦?办方纯白截口道:“了觉是少林派‘了’字辈中最小的一个,自从十五年前被少林寺上代方丈咸和大师逐出门去,至今没有消息。那另外两人呢?”

  “‘黑水十三寨’的总瓢把子云森和采花大盗‘蜜蜂’曾为雨。’詹天风道。

  方纯白点了点头,道:“五年前‘黑水十三寨’起了内哄,听说云森是在睡觉时被自己的爱萎‘小豆腐’所杀,此女也随后失踪。曾为雨我见过,‘那还是在九年前。听说有一回他潜入皇宫作案,被潜伏在那里的锦衣卫抓获。由于案情关系到皇族内眷。不宜公开,因此曾为雨在那以后便再没有下落。”

  云婷好奇道:“可锦衣卫如何知道‘蜜蜂’要去皇宫作案?莫非有人……”

  方纯白摇头道:“这件事恐怕永远是个谜!因为‘蜜蜂’早已死了。”

  江月道:“你们刚才说了那么多人,怎么却漏掉两个最熟悉的人?”

  雷天风一怔,道:“是谁?”

  江月道:“雷大哥,你怎么啦?我是说‘血蜘蛛’和‘大漠干尸,黄风笑。这两个家伙中了胡岳的计,在宋家祠堂一场厮杀,却没有死……”

  雷天风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等江月说完,摆手截道:

  “等一等,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江月道。

  雷天风转身冲方纯白道:方兄,我要马上回来府一趟。”

  随后冲江月和云婷道:“你们走回去休息,有方兄在这儿,今夜不会有事,明日一早,我们另换个地方。”

  云婷担心道:“雷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尽快吧。”雷天风说完,身子一纵,跃出院墙。

  方纯白知道香天风此去的用意,见他人已离去,转身冲两个少女道:“他不会去很久,你们去睡吧。”

  “那你呢?”云婷道。她并不认识方纯白,不过,在她心中,此人既然是雷大哥的朋友,一定是好人。

  江月低首不语。 方纯白知道江月心里仍忘不了去年自己干的那件事,苦笑一声,道:“我方纯白既然交了雷天风,就绝不会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你们尽管去休息,今夜我就站在这里。”

  云婷道:“那怎么可以!前院有客房,你不妨先……”

  “不必说了。”方纯白截道。

  云婷一怔,本想再说些什么,身旁的江月拉了她一下,扭头冲方纯白道:“方大哥,多谢啦。”说完,拉着云婷回到自己的卧室。

  方纯白嘴角动了动,暗忖:“陈江月头一次称我方大哥……不知这丫头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真能原谅我……”

  “邦!邦邦……”远处传来三更的梆子声。一片薄云遮住了月亮,海棠书院显得更加朦胧。

  雷天风心中有事,脚下也就格外地快,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宋府。

  同往常一样,宋府内外设三道守卫,昼夜巡逻。时值三更。刚好是守卫换班的时间。守大门的共十二人,领班的头领叫华七,与雷天风认识。

  “哟!是雷大侠?”华七走下石阶,上前招呼道:“雷大侠,都这么晚了,你老还出门?”

  雷天风道:“夜里没事,出去和朋友喝了几杯,这不,好在还没醉。”二人哈哈一笑,雷天风压低声音道:“华七,今夜……你值的哪一班?”

  华七道:“回大快,是上半夜。”

  雷天风奇怪道:“刚才已响过三更鼓,按理说也该换班啦……”

  华七苦笑道:“谁说不是!嗨,该我华七倒霉,下一班的任头领病了,还得让我替他一班,看来今夜是别指望有觉睡唆!”

  雷天风笑道:“如果你果真挺不住,我这倒有壶烧酒,也许能提提神?”

  华七脸色一变,忙道:“雷大侠莫要玩笑!值班喝酒,按帮规是要受鞭罚的!我华七就是有两个胆子,也绝不敢犯了帮规!”

  雷天风点了点头,道:“华七,二更以后,这里可有人出过?”

  华七认真想了想,道:“回大侠,据在下所知,今晚二更之后,只有一人出人宋府。”

  “哦?是谁?”

  “后院的李老头。”

  李老头是宋府的老家人,足足愿了宋钦三十条年。宋钦有个毛病,每天的三更时分,总要吃一顿夜宵,而且大都是洛阳城南“何家汤圆”做的配饭,这样,李老头十夜有几夜要去“何家汤圆”取饭,风雨无阻。

  雷天风不再多问,转身走进宋府。

  宋府很大,但为了安全起见,每个主要的院落中都悬挂着灯笼,不时有巡逻的护卫穿院而过。

  雷天风径直来到后院。所谓后院,其实并非一个院子,宋府的家眷和家人都住在这里,而李老头则住在左后院内一个极辟静的角落,这是一间砖木结构的小屋,李老头已在这里住了近三十年。

  离李老头的小屋尚有十几步远,雷天风便听到了李老头那苍老的喘咳声,凭经验,雷天风知道李老头已躺在了床上,一个人站着喘咳不会是这种声音。

  雷天风停下了脚步,迟疑片刻,转身走出左后院。

  刚才在海棠书院,他突然间产生一种直觉,那个黑衣和尚和神秘人极可能与宋府的某个人有关!可眼下他似乎有些失望,华七提供的情况没有一丝价值。他可以怀疑宋府内的每一个人,但不能怀疑李老头,他是宋家的两代老仆。

  宋钦卧室的灯亮着,显然,他正在吃夜宵。

  院内守卫着几名“白风帮”精选出的武功高手,是随宋钦多年的亲信。

  院墙上接着两盏灯笼,当雷天风出现在月亮门前时,这些守卫便认了出来,有一位转身要去通察,被雷天风摆手止住。

  能够不经通禀直接进宋钦卧室见他的只有三人,即胡岳、宋姣姣和雷天风。既然雷天风示意不必通报,守卫也只能服从。

  雷天风冲一位守卫招了招手,那人走了过来。”

  “雷大侠,您有何吩咐?”守卫轻声道。

  雷天风道:“宋帮主在吃夜宵?”

  “是的。”

  “就他一个人?”

  “不,还有胡先生。”

  “哦?”雷天风忖思了片刻,又问道:.“胡先生是才来?”

  守卫摇头道:“不,胡先生自晚饭之后便一直在这里,开始时还有少林掌门了尚大师,大约在半个时辰前,了尚走了。”

  雷天风轻轻“嗯”了一声,心情显得有些沉重,看来今晚自己的估计全错了。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雷天风熟悉这脚步声,来人一定是宋姣姣。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