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万松白此刻敢来来府,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如果他是杀害“十六白骑”的元凶,这岂不是自投罗网!再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万松白率众前来,与宋钦摊牌!不过,照来钦看来,这后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因为他明知来府防卫森严,而且了尚大师、雷天风和了空大师正在府里。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宋钦的身上。

  宋钦双手负在背后,凝思片刻,猛然措首冲报信的管事道:“传我的话,有请万掌门!”

  管事扭身出去,冲前方喊道:“有请方掌门……”

  “有请万掌门……”

  “有请万掌门……”

  不大会儿功夫,万松白跟随宋府的管家急步走人大厅的前院,身后还有两人,其中一个是万松白的独子万宗辉,另一人身材瘦小,年纪在五旬上下,此人在洛阳还是头一次露面。

  这阵势简直像天子传召大臣上殷进见。万松白似乎并不在乎,信步穿过前院三层守卫和大厅门前少林罗汉堂十人弟子形成的排阵,走入大客厅。

  大厅之内,正中央负手站立着来钦,左边是了尚、了空、雷天风、宋姣姣和陈江月,右边是崔四杀、胡岳和孟夕,一个个神色冷峻,十八只眼睛盯着跨门而人的万松白。

  猛然看见这不大友好的迎客阵势,万松白先是一怔,随即双手一拱,道:“宋帮主,原来大师与崔前辈也都在这里,正好,万某正有要事与诸位商议。”

  宋钦微微笑道:“万掌门是宋府的稀客,请坐!”转身冲家人道:“给万掌门看座!”

  家人搬来三张大椅,一张夹在崔四杀与胡岳之间,另外两张则放在了两椅边座的最后。

  其实这样排列万松白还挑不着什么,无论如何,宋钦总不能将崔四杀的座子让给他,再说崔四杀也不能干。

  众人坐定,都不说话,眼睛盯着万松白,想听听他说些什么。

  这一下把万松白看得发毛,浑身这个不自在。

  崔四杀忍不住了,道:“我说小万子!你到底想说什么,总不是来这喝酒的吧?!”

  万松白又征了一下,方道:“宋掌门,我刚刚听说,今天早上城北有二十余人被杀,宋帮主的‘十六白骑’也惨遭不幸,但不知是何人所为?”

  宋钦冷笑道:“万掌门所言不差,是有这么当于事儿。至于凶手是谁,宋某目下正在追查!”

  万松白皱了皱眉头,又道:“久闻来帮主的‘十六白骑’神勇无匹,凶手既能得手,足见不是寻常人物,能是谁呢……”

  崔四杀眼珠一瞪,大声道:“嘿!我说小万子,江湖上讲的就是敢做敢当!你小子在这儿摇头叹气的装什么糊涂,这些露脸的事不他妈都是你小子干的!”

  万松白闻听此话,即刻就翻了脸,冲崔四杀不客气道:“崔四杀!你这话是何意?!说我万某杀了‘十六白骑’,你有何证据?!”

  “霍,霍!”崔四杀站了起来,扯着嗓子冲万松白道:“你小子要造反是怎么着!老夫拧你师父屁股的时候,你小于还光着屁股满街转悠呢!哟哟,你瞪眼,瞪眼……”

  万松自当众受辱,这脸哪挂得住,“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刚想说什么……

  投等他说什么,崔四杀一个跨步上来,“砰”地一把揪伤了万松白的脖颈儿,轮起右手就是一掌!

  万松白冷哼一声,右手猛然一扣对手的左手手腕,一挫、一翻。

  崔四杀右掌还在半空,人已经飞了出去,“砰”物一声倒在了尚大师的怀里。

  宋钦急忙上前阻拦。崔四杀吼道:“这小子还真有股子蛮劲儿!好!老夫今晚倒要领教领教!”说着,甩开来钦,再次扑了上去。

  这下万松白倒难了,真和他动手自然不要,今后传出去也不好听,可不动手又不行,凭崔四杀的功力,若是硬挨,他一掌便能将自己打个半残!

  一愣之际,崔四杀已然扑至近前!

  万松白当机立断,身子陡然向后一滑,右手猛然探出,食指中指一并,刺向对手的“幽门”穴,意在制住对手,又不造成重伤。谁料,崔四杀今晚在清河坊吃得过量,肚子撑得走了形,原本刺向“幽门”的手指,刚好杆在崔四杀的胃上!

  “哇……”

  崔四杀大嘴一张,在清河坊吃了多少,现在吐出来多少。万松白不防,“一桌”酒菜全数浇在万松白那件名贵的紫色缎袍上!

  突然,大厅中一道黑影闪过,崔四杀的左侧闪过一人,手腕一挥,“砰”地一下揪住崔四杀的左腕,冷冷道:“姓崔的,你当众羞辱我主,恐怕今晚你也得在这现现丑,此事才能拉平!”

  崔四杀一看,原来是万松白身后跟来的那位瘦小黑衣人,于是嘿嘿一笑道:“怎么扯千?”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件三十年未曾换过的外罩道:“你老兄若看着这件袍子合适,尽管拿去给小万子换上,若不是冲着他师父,我还真有些不忍呢……”

  黑衣人阴笑一声,点首道:“好,我要!”

  “要”字方出,黑衣人左手猛然拾起,看样子是要去撕崔四杀的衣服……

  “砰”!

  从黑衣人身后飘过一只铁手,钳子般将其手腕扣住。

  黑衣人的左手伸在了高崔四杀的“天突”命穴仅三寸之处!

  “阁下!手未免太狠了吧!”说话之人是雷天风。

  黑衣人上下打量着这位目光逼人,气度非凡的蓝衣青年,心中纳闷,自打进入客厅后,他并未注意到此人,可刚才此人扣住自己手腕这一招,既快又奇,分明是武功不弱,与自己相去不远,于是冷声问道:“阁下也是个练家子,能拦住典某的,天下并不多见!”

  “哦?这么说你就是典刀?”雷天风已收了手,神色泰然地问道。

  黑衣人一怔,道:“我是谁你怎么知道?!”

  “也是才听人说。”

  “是吗!”黑衣人冷笑道:“不知你还听说什么?”

  雷天风淡淡一笑,道:“典刀,乃‘长白三尊’中的老三,人称‘青山尊者’,就这些。”

  黑衣人道:“你已经知道的不少!”

  雷天风道:“可我还有兴趣再知道点儿。”

  典刀冷然一笑,两眼一眯:“你是想向我请教请教?”

  “可以这么说。”

  “可典刀并不轻易与人交手,除非值得技样做!”

  “我看值得。”

  典刀鼻孔中轻“哼”一声,道:“阁下的姓名!”

  “雷天风。”语气平平。

  “哦!”典刀又是一怔,随后点头道:“看来典刀适才有些失言。既然是雷天风,典某不敢托大,就算是你我切磋吧!”

  眼看二人就要动手,奇怪,在场的人中,竟无一人出面阻拦。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态,每个人都想在这二人身上见出高低。

  典刀身子一转,一记平滑,双足飘落在大厅的中央,背后是一根两人合抱粗细的楠木立柱。

  这一记飘移的轻功,使得干净漂亮。显然,典刀是想先声夺人。

  雷天风不动声色,信步走到大厅中央,与典刀相距两丈站定。

  对于武功超凡的高手来说,两丈之适应是二人发动攻势的最佳距离。

  见雪天风未用轻功,典刀的脸上浮出一丝冷笑,心中暗忖:“你雷天风不用轻功,分明是轻看我典某!哼,不管弥愿意不愿意,今晚我倒要见识见识你雷天风到底有何本领,凭什么得到‘中原武林第一态’的称号!”

  想到这里,典刀丹田提气,瘦小的身躯宛若一团浮云,悠悠直升四尺,旋即两臂一展,凌空的身子一记倒飞,“啪”地一声,好似一只顾大的黑蝙蝠,背帖楠木立技,一动不动。

  “好!好轻功!”了尚大师点首赞道。

  其实不光是了尚一人,在场的其他人,包括来钦,也不得不对典刀的这一手诚服。

  万松白早已脱去长袍、此刻侧目看着雷天风,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胡岳仍在微笑,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崔四杀咽着唾沫,两眼盯着雷光风。

  宋姣姣和陈江月对望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焦急的神色。

  典刀适才这一手其实包括了三个动作:“玉女升天”、倒飞“浮云东海”和“吸壁大法”。这三个动作无一不是上乘的轻功绝技,其中难度最大的,要数“浮云东海”,典刀是凌空倒飞,因此难度又高出几倍。难怪了尚大师开口叫好,少林寺弟子过千,高手如云。但真正能够将上述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者,却绝不会超过三个!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雷天风身上,这目光中所包含的寓意,雷天风自然清楚。

  微微一笑,雷天风舅子突然离地五寸,旋即“嗖”地一下,向后平滑一丈,背贴另一根搞水立柱,身子一提,飘升五尺,与典刀相距三丈悬立!

  典刀适才是先升后移,而雷天风却是先移后升,从难度上讲,二人难分钟伯!唯一不同之处是,典刀的身子是紧贴在立柱之上,而雪天风的后背离立柱尚距二寸,没有丝毫借力之处!

  “阿弥陀佛!”了尚洪声道:“雷施主所使的‘飘游凌霄大罗神功’,比起典施主的‘吸壁大法’,自然要技高一筹!”

  这头一回合的较量,实际已分出高低:况.巳,这裁判是出自少林掌门之四,不由他典刀不认。

  宋钦等人舒心微笑。

  万松白面沉似水,两眼盯着典刀。

  蓦地,典刀的身子离开立柱,弹射出去,两臂猿舒,有如一只扑向猎物的黑雕!

  几乎与此同时,雷天风也作出反应,身子一动,一记平飘迎了上去。

  一黑一蓝,在大厅的半空中乍然相撞!

  奇怪!这看似凶狠的凌空交手,竟在无声无息中摔然结束,二人乍合乍分,双双飘落于地,又是相距两丈相对站立。

  “呼”地一声,了尚大师猛然起身,两眼望望典刀,又瞅瞅雷天风,目光中充满了惊奇。

  除了雷天风和典刀,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了尚大师一人看清了雷、典二人的交手经过,当然,也只有了尚才能告知大家这场比武的结果。

  众人的目光此刻齐刷刷地落在了尚的脸上,希望尽快知道比武的结果。

  崔四杀又忍不住了,不耐烦地道:“我说和尚,别吊大伙胃口好不好!”

  “无量寿佛!”了尚合什洪声道:“崔老施主不必见怪,只因雷施主与典施主的此番交手太过立奇,实乃贫僧罕见!”

  “到底谁赢了?!”崔四杀急道。

  “崔老施主不必着急。”了尚接道:“此番比武,他二人并非意在胜负,而是只分技艺高低,因此适才的空中交手,诸位并没有看见他二人交掌斗力……”

  “和尚,你别馋大伙好不好!”崔四杀喊道。

  其实众人也有同感,因为了尚说了半天,大家的心还在悬着呢。

  了尚点首道:“也好,贫僧这就说出结果!”用手一指二人,道:“他二人刚才相触瞬间,共出手十二次,其中雷施主七次,典施主五次!”

  “嗡……”

  大厅中众人纷纷议论片刻,旋即静下来,望着了尚。

  了尚继续道:“雷施主出手七次,点中对方的‘天突’。‘俞府’、‘膻中’、‘期门’、‘天来’、‘中庭’和‘渊腋’七处穴道!典施主出手五次,点中对方的‘鸠尾’、‘云门’、‘少海’和‘巨闻’,其中第三指点空,落在对方的。‘璇玑’与‘俞府’之间!”抬眼看着交手二人,洪声道:“雷施主、典施主,贫僧适才的评判可有差误?”

  雷天风道:“大师慧眼,所言丝毫不差,雷天风深表敬佩!”

  典刀道:“典共同感!大师,典某因何第王指点空,还望指教。”

  能看出出手的结果,业已相当不易,若问其中某一把闪失的原因,无异于刁难。此时了尚即便答不上来,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谁想,了尚微微-笑,朗声道:“取之于意,失之于神,一旦分神,出手必有所失!”

  典刀的两道横眉略微抖动一下,又造:“大师所言,典某似懂非懂。”

  了尚道:“三月的洛阳,正值百花争妍之子,宋府的牡丹,更是其中一绝。”

  这句话说得众人莫名其妙,典刀问的是比武,而了尚却谈什么牡丹,这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可典刀不这么看,听了尚此言,典刀扬眉道:“大师是说,典某的这招失手,与洛阳的牡丹有关?!”

  了尚点点头,道:“正是!洛阳的牡丹招来采花的蜜蜂,这宋家花园自不例外……”

  “大师不必说了!”典刀截口道:“大师目力超人,典某领教了。一点不错,典某第三指失手,因为刚好有一只蜜蜂从典某眼前飞过!”停顿片刻,冲霄天风道:“今晚你我头次交手,典某认输,希望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雷天风道:“我相信不会!”

  宋钦朗声道:“今晚二位比武切磋,宋某大开眼界,相信诸位也有同感。二位请四座。”转身冲万松白与崔四杀道:“但愿崔前辈与万掌门刚才是一场误会。万掌门,你适才的话似乎还未讲完?”

  万松白此刻正两眼盯着雷天风,不知想些什么,听来钦冲自己问话,先是得了一下,随即应道:“宋帮主,各位,万某此来确有要事相商,无奈有些人信不过我万松白,否则也不会有此误会……”

  语犹未了,崔四杀再次截道:“小万子,你是说我崔四杀冤枉了你?”

  “不错,崔前辈不论青红皂白,硬说我万松白杀害了来帮主的‘十六日骑’,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我万松白不得不喊声冤枉!”话到这里,万松白起身走到儿子万宗辉面前,伸出右手,“哧”地一下,将万宗辉的衣领扯开,朗声道:“诸位请看!”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了万宗辉的左肩头,只见他的肩轴之处印有一个蚕豆大小的红点,红点的中心已然泛紫……

  “怎么,又是‘一指天禅’!”了尚大师惊道。

  “大师好眼力!”万松白道:“辉儿肩上中的这一指,正是江湖上绝迹已久的‘一指天弹’!试问崔前辈,如果说是我万松白下手杀了“十六白驹’,那辉儿肩上的这一指又当作何解释?”

  崔四杀一时没了话,砸了砸嘴,眨了眨眼,突然灵机一动,嘿嘿笑道:“我说小万子,三国的时候出了个周瑜打黄盖,谁知道这一指头是不是你戳的?”

  万松白气得直翻白眼,刚要反驳,只听胡岳哈哈笑道:“崔前辈一句玩笑话,万掌门不必介意。”

  万松白的话咽了回去。

  胡岳继续道:“万掌门,宗辉年纪轻轻,却有如此高超的武功,可喜可贺啊……”

  “胡先生,”万松白冷声道:“你的话,万某怎么听不太明白?”

  其实何止万松白,在场的大多数人也都听得糊里糊徐。

  胡岳故作一怔,随后道:“万掌门千万不要误会,胡某的意思是,‘一指天禅’乃佛门至极无上的神功,可见行凶之人乃当今武林罕见的高手!今天上午,洛阳城北发现二十余武林好手全数死于‘一指天禅’,足以证明这一点。而宗辉与此人遭遇,虽肩中一指,却能将凶手逼退,足见宗辉武功修为并不在凶手之下!万掌门有此少杰传人,岂不该贺?”

  在场众人闻听此话无不心头一震!

  胡岳此话表面听起来是恭维万松自,而其中的真正寓意却并非如此:“你万宗辉的武功怎样大家心里清楚,凶手既然能在洛阳城北同时击毙三派二十七位高手,你万宗辉又何以幸免?!”

  万松白心中暗骂胡岳这只老狐狸,但脸上却是泰然自若,微微一笑,道:“胡先生谬奖,小儿宗辉虽说自幼跟随万某学枪弄棍,会个三拳两脚,但就凭这两下子着想在‘一指天禅’下逃生纯属非分之想!”

  胡岳笑道:“如此一说,宗辉少侠虎口脱险,是另有原因喽?”

  “正是!”万松白用手一指典刀,道:“若非典刀及时援手,辉儿岂有命在!”

  这一句话将胡易的嘴暂时堵住。

  的确,凭典刀适才展露的武功,如果说他帮助万宗辉击退凶手,任何人都挑不出什么。

  “无量寿佛!”了空大师朗声道:“典施主,你可看清凶手是何人?”

  典刀望了望这位少林戒律院主持,没有立即回话,而是回首看了一眼万松白。

  “典刀,你只管说出真情!”万松白道。

  典刀点了点头,冲了空道:“大师,各位,事情是这样,半个时辰前,典某陪公子自城东回店,半路遇上一蒙面人,欲伤害万公子。当时,万公子并不知道此人便是今晨在城北行凶之人,使首先与他交上了手。岂料,对手武功奇高,只两个回合,公子便落了下风,尽管典某及时出手相接,但仍慢了一点儿,公子肩部挨了一指,幸好没伤着要穴……”

  雷天风心中暗讨道:“半个时辰前?那不正好是师叔与江月、姣姣在城南遭到截杀的时候吗?奇怪……凶手似乎对洛阳城中各派人物的行踪极为清楚,莫非……对手在各派中安排了眼线……”

  正在他忖思之际,只听宋钦朗声道:“听典大侠如此一说,这个蒙面人的武功之高,绝不在典大侠之下?”

  典刀微微点首,道:“典某并非谦虚之人,不过平心而论,典某确实比此人技逊一筹,即便与万公子联手,也绝讨不到丝毫的便宜!”

  “哦?”胡岳手捋长须道:“既然连典大侠都难敌此人,他怎么会轻易放过万公子?”

  典刀冷冷一笑,道:“说来也许诸位不信,万公于与典某此番得以脱身,还多亏了一位素不相识的姑娘!”

  众人闻之无不一怔。

  胡岳侧目晰了一眼万松白,见他对此毫无反应,使猜定他已然知道此事,于是微微一笑,冲典刀道:“典大侠是说,是这位姑娘出手相援,才使典大侠与万公子脱离危险?”

  “也可以这么说!”

  “典大侠为何说‘也可以’,而不说‘是’?’”

  “因为这位姑娘根本就没出手!”

  胡岳扭头看了看宋钦,又着了着众人,转首冲典刀微笑道:“看来典大侠的话将大家都弄糊涂了。那蒙面人既然不惧典大快与万公子联手,其武功之高,我想在座的诸位谁都心中有数。以此人的武功,又何惧一位姑娘?”

  典刃道:“这其中的道理,我也说不清楚。当时我与万公子同蒙面人交手三十容个回合,仍无法脱身,正在这时,街口处飘来一位白衣女子,借灯光看去,此女年龄二十多岁,貌若无仙,但却冰冷无情。那蒙面人乍见此女,先是一愣,随后身子急转,纵跃而起,转阻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崔四杀奇道:“如此一说,那蒙面人是被那女娃子吓跑的?”

  典刀道:“从蒙面人仓俊窜逃,可以肯定,那蒙面人是惧怕这白衣姑娘!”

  “那你们俩儿在干什么?”崔四杀又道。

  典刀道:“当时,我与万公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弄愣住了,只是呆呆看这位白衣女子,还以为是见到了鬼。那女子冲我们望了一眼,并没讲话,转身飘离而去。”

  大厅中出现了片刻的沉寂。恐怕每个人的脑子里都呈现出这么一位白衣女子,此女若不是夜鬼,便是武功高得可怕的奇女!

  雷天风还记得,就在今天中午,自己与“四指白衣”方纯白在柳派后曾谈论过长白派的“三尊。”刚才自己与典刀一番较量,方知方纯白所言绝非夸大其词,典刀的武功在中原武林中已是少见,而蒙面人的武功又在典刀之上,这已然是令人震惊,如今又出现这么一位近乎神话传奇的白衣女子,此刻的雷天风有如坠入云雾之中,这短短的一天中所发生的一件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它们之间又存在着什么必然的联系?蒙面人是谁?白衣女子又是何人……

  雷天风的脑海里此刻出现一个个线头,但又无法将它们一一联接起来。

  其实岂止雷天风,就连对武林黑白道各类人物颇为了解的宋钦,对各派武学见识极广的了尚大师,以及老谋深算,料事如神的胡岳,此刻都陷入沉思。

  半晌,还是万松白首先开了口:“宋帮主,大师,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武林中竟发生如此多的怪事,虽说万某身在关外,可事关自己,我万松白即便想置身于事外,恐怕也是由不得自己啦……”

  宋钦微微点首道:“但不知万掌门对此事作何打算?”

  万松白道:“当然是查出元凶,为无辜受害的武林同道讨还公道!”

  宋钦道:“说来不怕万掌门笑话,虽说来某痛失‘十六白骑’,但凶手到底是何人,宋钦眼下还毫无线索!”

  依来钦本意,是不想将江松林生还之事告诉万松白,因为直到现在,他仍旧不相信万松白。

  谁料崔四杀嘴快,宋钦话音刚落,他便接道:“宋帮主,那江堂主不是还活着,此事何不问问他?”

  宋钦一怔。

  万松白也是一怔,随即道:“这么说,江堂主知道凶手是谁?”

  宋饮摇头道:“江堂主虽说幸免遇害,但他已说过,截杀他们的七个人,他从未见过。”

  万松自想了想又道:“干这种事情,凶手绝不会轻易放过一人,江堂主是如何逃脱的?”

  宋软米及开口,崔四杀道:“看来江堂主逃脱不易,人虽回来,但却中了截杀之久的暗器,好是没有丧命……”

  “暗器?”万松白眼珠一亮,道:“是什么暗器?”

  宋钦知道再瞒不过,于是道:“是三只两寸长的金剑!”

  “金剑!这金剑在何处?”万松白急问道。

  宋钦冲雷天风点了点头,雷天风自怀中掏出那三只金剑,冲万松白道:“这便是!”

  万松白起身来到雷大风面前,拿过一只金剑,在灯光下翻来覆去看了片刻,不由面色更变,扭身将金到交给了尚,道:“大师可认得此物?”

  了尚大师接过金剑,定睛一看,不禁失声道:“怎么!竟会是他们!”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