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陈江月一掌逼退蒙面人,不但使蒙面人大吃-惊,就连熟知她的崔四杀和来姣姣也感到无比惊异,凭陈江月的武功,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蒙面人的武功,十招之内便可制服崔四杀,虽说崔四杀酒未全醒,武功至少打了四分折扣,但崔四杀和朱姣姣都清楚,即便他崔四杀滴滴未沾,也未必能从对手身上占到便宜。也就是说,蒙面人的武功绝对在普通一流高手之上!

  至于陈江月的武功,没有人比来姣姣更清楚,去年冬天陈江月落难赵家湾,还是她宋姣姣击败了辛化堂,救了陈江月。即便这几个月她跟雷大哥勤学苦练,也绝不可能发生眼下这种事情!

  一愣过后,蒙面人上下打量陈江月一眼,道:“姑娘,你是何人?”

  他没有用“丫头”,而用“姑娘”,明显表示出他对陈江月的重视。

  陈江月柳眉一场,道:“此话我正要问你!你是何人,为何要在此行凶?!”

  蒙面人点首冷笑道:“也好,你我都不必报出姓名……”

  “怎么,你不敢?”

  “不是不敢,是不便!”

  “哼!其实是一回事,看来你是作贼心虚!”

  蒙面人道:“姑娘,你不必拿话激我,待你躺在地上,我自会告诉你!”

  陈江月冷声道:“这种大话谁都会说!既然如此,你为何连本姑娘普普通通的一招都不敢接!”

  蒙面人心头一凛,对方这句话恰恰说中了要害!适才陈江月所用的一把掌法,看上去平平常常,无玄妙可言,可蒙面人是武学行家,当他出手反击的一刹间,却突然察觉出不对,自己无论使什么手法,从何处下手,对方都可以从容回击,抢到先手,正因如此,他手到半空,不得不陡然撤回。

  蒙面人片刻沉默,无言以对,崔四杀和宋姣姣却暗中称奇。

  在宋姣妓眼里,陈江月似乎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人,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姑娘,”蒙面人终于开口道:“你刚才这一格的确称得上不俗,但也未必无懈可击!”

  “哦?是真的?”

  “当然!倘若我的右掌在途中突然改变方向,避实就虚,你的这一招岂不不攻自破!”

  陈江月冷笑道:“如果象你所说的那样简单,本姑娘苦练十年的‘迷离太空掌’岂不成了一张窗户纸,一捅即破!”

  “‘迷离太空拳’?”蒙面人暗自忖道:“武林虽大,但各派成名的举法不过二三十种,怎么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套‘迷离太空掌’……莫非真是自己孤陋寡闻,对中原后起各门派的武学路数缺乏了解……”

  正在他苦思冥想之际,只听陈江月侃侃道:“你不必猜了。‘迷离太空掌’已失传两百多年,不用说是你,就是少林寺的了尚大师,武当派掌门长风道长,恐怕也不曾听说过这种稀世武学……”

  “哦!这么一说,姑娘便是这世上深藏不露,隐姓埋名的高人噗!”

  “你可以这么说!”

  “好!敝人不才,想再领教领教!”

  “可以!”陈江月轻蔑道:“不过,你要想好了再出手,请吧!”

  蒙面人拉开了架势,两眼紧盯着对方,看来他极为慎重。

  突然,蒙面人身子一动,两掌一分、一合,凶狠地击向对手的中路。

  陈江月两臂盘在胸前,一丝不动,眼看对手掌到,身子陡然微侧,两臂乍然一分、一屈、一卷,无比怪异地抓向对手!

  蒙面人又是一惊,急忙撤掌:倒飞五尺,目光摆然,盯着对手。”

  崔四杀呆了,宋姣姣愣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如果说陈江月偷袭蒙面人的第一招是侥幸唬住了对手,那么这一次又作何解释?!

  陈江月扬眉一笑,道:“‘迷离太空掌’,乃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又岂是你这类凡夫俗子所能破解!不过你还算机灵,否则早已两臂双残!试问,你若攻我中路,无论你怎样变幻手法,我右手下垂七寸,伤你‘内关’,食指上屈五寸,伤你‘灵道’,四抬回扣,岂不刚好制住你的‘阳谷’!”

  蒙面人暗暗吃惊,又有些后怕,他知道,对手所言丝毫不差,不然自己也不会撒手。无奈他心中诚服,却是嘴硬,道:“即便如此,敝人还有右手!”

  陈江月点首道:“不错,你是有右手,不过在本姑娘看来,它却形同虚设!”

  “此话怎讲?!”

  “很简单!我左手一出,便刚好位于你的右手‘阳溪’之上,‘阳溪’被制,你前胸的‘华盖’。‘玉堂’、‘膻中’、‘中庭’四穴便暴露无遗,接下来的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

  蒙面人目光一缓,这一下他真有点儿泄了气,对手既然能将这来龙去脉明白点出,当然便可从容做到,眼下,他还真想不出破解对方招式的办法。

  宋姣姣一阵兴奋,以为陈江月真有制服蒙面人的办法。

  其实她哪里知道,陈江月的这两招是前不久刚刚从雷天风那儿学的,充其量只练会一个架子,不过,雷天风所讲的武学道理,陈江月却背了个烂熟。这套掌法,是雷天风根据“神龙天霸划法”十七招自己改创的,也有十七招,而陈江月只学过其中两招,而且只涉及皮毛。这套掌法叫什么,雷天风还未定,哪里来的“迷离太空掌”,那不过是她临时想起了“迷离谷”,抬眼看见了夜空,于是就编出了这么一个“迷离太空掌”,还真将对手唬得不轻。

  陈江月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拖延时间,给崔四杀以恢复的机会。她清楚,自己的这两下唬人招式,迟早会露馅,而唯一有机会制服蒙面人,也只有崔四杀一人。到现在为止,她的表演可以说十分精彩逼真,甚至瞒过了崔四杀和宋姣姣。

  此时,如果崔四杀再度与蒙面人交手,只要陈江月站在一分,蒙面人十有八九会落败,因为他的确摸不清她的武功到底有多深,从心理上已落了下风。

  谁知崔四杀没有悟出其中的奥妙,见江月占了上风,哈哈一笑道:“我说大侄女,你这两招都使玄了,是不是刚刚踉天风学的?”

  陈江月一愣,想阻止崔四杀已来不及,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蒙面人闻听,心中一动,瞅了一眼崔四杀。突然悟出了什么,冲陈江月嘿嘿一阵狞关,道:“姑娘,敝人听了崔老头儿的话,还想与姑娘比划比划!”

  陈江月心里发虚,可事到临头,还真不能服软,于是硬着头皮道:“如果你愿意,本姑娘当然奉陪!不过你要小心,本姑娘这次出手,决不会再留情面!”

  蒙面人不再搭话,两臂一展,拉开架式。尽管他已从崔四杀的口中听出陈江月适才有诈,不过对手刚刚使出的两招的确太过立奇,因此绝不敢大意。

  二人相持片刻,蒙面人大吼一声,身子一抖,挥掌扑了上来。

  几乎与此同时,陈江月一声娇喝;脚下前移三尺,两掌一抬、一屈、一卷,迎了上去。这一动作与适才二人交手时她防范对手用的那套动作完全一样。

  蒙面人冷哼一声,身子一个急转,又连出三掌。分别去向对手的中路三处要穴:“期门”、“珠财’和“膻中”!

  内行人一看便知,蒙面人这三掌实中带虚,分明是试探对手的武功路数。

  陈江月见对手出招迅捷,变幻莫测,不免有些慌了手脚,一时想不出如何对付,干脆来个故伎重演,将自己仅会的两招反复使出。

  宋妓姣心中一寒,顿时醒悟,敢清江月就会这两招!

  崔四杀急了,例嘴喊道:“大侄女儿!招数不能使老!快换换样!”

  陈江月心中气道:“若不是你说走了嘴,对方恐怕根本不敢再动手!让我换招,我怎么换,还没学呢……”

  七八把一过,蒙面人突然撤掌住手,哈哈一阵狂笑,道:“丫头!程咬金是个草包,尚且会三板斧,而你只会这两下子

  “呸!”陈江月华道:“本姑娘就会这两把,你又能怎样!”

  蒙面人狰狞笑道:“敝人是传香惜玉,才不忍杀你,你若是再不识相,就不能怪敝人心黑手很啦!”

  一旁的宋姣妓冲崔四杀低声道:“三叔,江月姐绝非此人对手,咱们一起上吧!”

  崔四杀绿眼珠一翻,挺胸道:“我说二侄儿,以三叔的身份,与这小子单打独斗都嫌掉身份,若是靠群殴胜了他,将来若说出去,叫三叔的脸往哪儿摆?”

  蒙面人冷哼一声,道:“崔四杀,你以为你是谁?!别看你是‘四方居士’的同门师弟,你和他差得远!若是陈子烨在这儿,你就是借敝人两个胆子,我也不敢与他动手,因为那无异于自杀!可偏偏你不是陈子烨,在我看来,你姓雀的不过是一个酒囊饭袋,用裹脚布缠着的大草包……”

  “啊呸!啊呸!呸!”崔四杀真怒啦,胡子倒撅,二目圆睁,骂道:“小兔……兔崽子!老子要活剥了你的皮!”

  “皮”字刚落,崔四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怪啸,挥掌扑向蒙面人!

  “砰!砰!”

  两记沉闷的交掌声,二人乍分又合。

  宋姣姣冲陈江月点了点头,两位少女一声娇喝,同时扑了上去。

  没出三个回合,只听一声脆响,两位少女被震出一丈之外,紧跟着又是“轰”地一声,崔四杀被震退三步,蒙面人退后一步站住。

  就在这时,众人背后突然传来两声惨嚎,蒙面人心头一震,急忙侧目,只见自己的两名亲随已不在原处,其中一位正骑在道边一堵丈高的青砖墙上,另一位则趴在一座二层小楼的楼顶斜檐上。

  再往街当间看,一此刻正站立一人,身材魁伟,身穿蓝衣,双手负在背后,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由于光线较暗,蒙面人一时还看不清来人的面孔。

  蒙面人心里纳闷儿:“刚才未曾听到自己的属下与此人交手,怎么会上了房?莫非……是被此人一手一个扔了上去……”看来也只有这一种解释。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宋姣校和陈江月同时喊道:“雷大哥……”

  两位少女同时小鸟儿般地“飞”。了过去,一边一个,拉住了来人,蒙面人心头“呼”地一沉:“雷大哥?难道……此人便是雷天风?!”

  崔四杀哈哈一笑,挺胸杨头,手指蒙面人道:“小兔崽子!正点子来啦,你小子有威风冲他耍去!”扭头冲雷天风喊道:“天风侄儿,这小子欺负你师叔喝多了酒,还敢辱骂你师父,说我是酒囊饭袋,用裹脚布缠着的大草包!天风,你就能忍受?!”

  崔四杀记性还真不错,刚才蒙面人说他的话,此时一字不漏地复述给雷天风。

  雷天风微微一笑,道:“师叔,这是真的吗?”

  “那还有假!”崔四杀用手一指蒙面人,大声道:“不信你问问这小子!你瞧你瞧,是不是,这小子理届,连个屁都不敢放!”

  蒙面人嘴唇蠕动半晌,终于蹦出了三个字:“你放屁!”

  “哈哈,屁总算放出来啦!”崔四杀乐道。

  雷天风走到蒙面人面前,沉声道:“阁下武功不错,雷某全看到了。”

  蒙面人冷哼一声道:“雷天风,我知道你厉害,可敝人并不惧怕你!今晚你们人多,我还不想吃这份眼前亏!”

  雷天风点头道:“好,我们可以改日再会,你走吧!”

  崔四杀急道:“我说天风!就算他骂的是你师叔,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雷天风道:“师叔,我之所以不与他计较,是因为他刚才手下留情,没有伤害江月和姣姣!”

  “就算如此,也总该弄清这小子是何人指使,咱们也算知道冤家是准!”

  崔四杀此话不无道理。

  谁料雷天风摇头道:“我既然放他,就不想附带条件。再说,他是为别人卖命,我料定他宁愿死去,也不会吐露主人是谁。”

  蒙面人默默点首,暗自佩服雷天风的为人坦荡,胸襟似海,冲雷天风一拱双拳,郎声道:“阁下作事,本人佩服!不过我话说在头里,两兵相斗,各为其主。今晚敞人并非是冲你来的,但逢有那么一天,敝人也是身不由己。告辞啦!”

  说完,蒙面人带着两名刚从房上下来的亲随,大步北去,片刻消失在夜色中。

  宋家花园。

  大客厅内,了尚大师与胡岳正侃侃而谈,宋钦微皱眉头,了尚与胡岳聊些什么,他根本没听见。

  雷天风迟迟未归,江松林率领的“十六白骑”,至今没有消息,宋钦心情怎能不沉重。他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雷大风路上一定遇上了麻烦,不过他相信雷天风的武功,即便真有人向他下手,相信也不致有太大的危险;至于江松林和“十六白骑”……莫非对手已向自己下手了?“十六白骑”神勇无,真遇上敌人,也绝不可能全数被吃掉……

  正在宋钦忧心忡忡,苦思冥想的时候,女儿宋姣姣风尘仆仆跑进了大厅。

  “嗲!我们回来啦!”姣姣扑到了宋钦身边,用手指了指大厅门口。

  雷天风、崔四杀和陈江月出现在大厅门口。

  宋钦眉头一展,起身朝三人走了过去。

  了空大师认得雷天风三人,自然也起身迎上前去。

  以了尚大师的少林掌门身份,当然不必起身这雷天风,但崔四杀也这儿,了尚又必须起身,不管怎么说,崔四杀比自己要长上一辈。

  “无量寿怫!”了尚合什颂道:“贫僧当是何人,原来是崔老施主!四十余年未见,老施主一向平安?”

  崔四杀开怀一笑,道:“如此一说,老和尚你原来就是当年在少林寺扫禅房的小沙弥了尚。哈哈!瞅瞅,记得和尚你当年瘦得像只狼,如今却壮得像只虎,变啦!变啦!哈哈哈……”

  了尚是十分讲身份的高僧,听崔四杀将自己形容成虎狼,心里不是滋味,脸上自己显得有些难堪,但对崔四杀又不好多说什么。

  宋钦看在眼里,急忙冲了尚道:“大师,这两位便是适才宋钦向大师提起的雷天风和陈江月。”

  雷天风和陈江月急忙上前给了尚恭敬施礼。

  了尚只是微微点首,并未多话。

  雷天风的传说他听了不少,不过有些传说近乎神话,了尚对此反倒有些反感。说到根子上,这位名震武林的少林掌门对雪天风并不看得很重。

  雷天风并不计较,回身与了空和孟夕寒喧,总算将气氛缓解。

  片刻,宋钦招呼大家重新落座,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宋府家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冲来钦道:“帮主!江堂主一个人回来啦!”

  宋钦一愕,忙道:“他人在何处?”

  家人道:“就在门外!”

  宋钦二话没说,起身便往门外走。然而他未到门口,江松林已被两个家人搀扶送来。

  江松林面色惨白,嘴唇泛青,人刚进门槛,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宋钦赶上两步,一把拉起江松林,道:“松林,你……你怎么啦?!”

  江松林两眼望着来钦,嘴唇蠕动了几下,半晌道:“帮主,江松林我……我该死!”

  宋钦目光一缓,立即明白了八九,缓缓道:“这么说,你的‘十六白骑’……”

  下面的话他没敢说,因为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江松林颤声道:“帮主,‘十六白骑’……和二十四名弟兄……全完啦!”

  宋钦只觉脑袋一大,眼前立刻一片空白。

  在场的众人闻听此话,无不为之一愕,随即纷纷围拢上来。

  宋钦用牙咬了咬嘴唇,又道:“松林,你别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松林的脸部肌肉颤抖了几下,道:“离洛阳十五里,我们遇上了拦截,对方一共七人,我们……交了手,弟兄们……不是……不是他们的对手……”

  话到这里,江松林全身猛然一阵剧烈的抽搐,身子向前一顿,“哇”地一声,一柱血箭狂喷而出!

  雷天民惊道:“来帮主,他的背后中了暗器!”说着,雷天风用手在江松林背后一抹,手上多了三只两寸长的金剑。“还好!封上无毒!”雷天风看着手中的金剑道。

  江松林大端了几口气,从宋钦手上挣脱出来,继续道:“帮主,这七个人,我从未见过……”

  “松林,”宋钦道:“你先下去治伤,有话以后再说……”

  江松林摇首道:“弟兄们都去了,唯我生还,我对不起他们,也无颜再见帮主……”

  “松林,不许你这样说!先去治伤!”宋钦回头冲家人道:“快扶江堂主下去治伤!”

  江松林被扶了下去。

  朱钦回到座位,半晌无语。

  雷天风深知,宋钦乃是重情之人,“十六白骑”本是他一手培养,如今突然全数离去,给他心灵带来的创伤有多深,可想而知。但他也知道,在目前这种场合下,还轮不到自己去安慰来钦。

  了尚大师望了一眼众人,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自然明白这目光中的含意,于是合什领道:“阿弥阳佛,太平世界,乾坤朗朗,‘十六白骑’无端被害,我少林寺与‘白风帮’情同手足,岂能坐视!不管凶手是谁,贫增愿与武林同道携手,追出元凶,为‘白风帮’讨还公道,也算是维护武林正义之道!”

  宋钦微微欠身,谢道:“多谢大师为我。‘白凤帮’主持公道。有大师在,有众多的武林同道在,宋钦坚信,凶手的阴谋绝不会得逞!”

  了尚道:“宋帮主此话,似乎已知道凶手是谁?”

  宋钦略思片刻,轻轻摇首道:“眼下没有充足的证据,宋钦不敢断言。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凶手此举,必定与龙王印有关。另外,‘十六白骑’的武功我心里有数,对方只有七人,却全数杀死‘十六白骑’和我洛南分堂的二十四名高手,找遍中原黑白两道,我还想象不出有这样的人物!”

  了尚沉吟一声,道:“宋帮主是说,凶手有可能来自关外!”

  宋钦点了点头。

  半天没作声的胡岳冲了尚道:“近几天,从关外来洛阳的各派人物并不算少,不过,真正有实力的不多,而其中有能力全歼‘十六白骑’的恐怕……”

  说到这里,其实已把话挑明,不过胡岳自己不说,他知道会有人替他说。

  崔四杀听了半晌,一直插不上嘴,此刻总算是来了机会,瞪眼道:“关外来的这帮家伙,数小万子最凶,这么说是这小子?!”

  了尚听不懂他讲的是谁,问道:“崔老施主,这个小万子是何人物,怎么贫僧从未听说过?”

  一旁的胡岳微笑道:“崔老前辈身为万松白万掌门的前辈,因此叫他小万子。”

  崔四杀闻听此话,高兴得手捋胡须,真地摆出一副老前辈的架势,摇头晃脑道:“若说起小万子那小兔子,不是吹,老夫让他趴下,他小子就不敢……”

  “三叔!”陈江月嗔道:“这句话您都说过多少遍了,大家背都背下来啦!”

  崔四杀嘿嘿一乐,面带得意,转脸瞥了一眼了尚大师。

  了尚很不自在,他还是头一次听人叫赫赫有名的长白掌门“小万子”,连胡子一大把的自己在崔四杀的口里都成了“小沙弥”。不管怎么说,他了尚和尚也是名冠武林的少林派掌门人!

  此时来钦道:“刚才宋某说过,目下还缺乏证据,恐怕还不能断言到底谁是凶手。但钦回到座位,半晌无语。

  雷天风深知,宋钦乃是重情之人,“十六白骑”本是他一手培养,如今突然全数离去,给他心灵带来的创伤有多深,可想而知。但他也知道,在目前这种场合下,还轮不到自己去安慰来钦。

  了尚大师望了一眼众人,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自然明白这目光中的含意,于是合什领道:“阿弥阳佛,太平世界,乾坤朗朗,‘十六白骑’无端被害,我少林寺与‘白风帮’情同手足,岂能坐视!不管凶手是谁,贫增愿与武林同道携手,追出元凶,为‘白风帮’讨还公道,也算是维护武林正义之道!”

  宋钦微微欠身,谢道:“多谢大师为我。‘白凤帮’主持公道。有大师在,有众多的武林同道在,宋钦坚信,凶手的阴谋绝不会得逞!”

  了尚道:“宋帮主此话,似乎已知道凶手是谁?”

  宋钦略思片刻,轻轻摇首道:“眼下没有充足的证据,宋钦不敢断言。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凶手此举,必定与龙王印有关。另外,‘十六白骑’的武功我心里有数,对方只有七人,却全数杀死‘十六白骑’和我洛南分堂的二十四名高手,找遍中原黑白两道,我还想象不出有这样的人物!”

  了尚沉吟一声,道:“宋帮主是说,凶手有可能来自关外!”

  宋钦点了点头。

  半天没作声的胡岳冲了尚道:“近几天,从关外来洛阳的各派人物并不算少,不过,真正有实力的不多,而其中有能力全歼‘十六白骑’的恐怕……”

  说到这里,其实已把话挑明,不过胡岳自己不说,他知道会有人替他说。

  崔四杀听了半晌,一直插不上嘴,此刻总算是来了机会,瞪眼道:“关外来的这帮家伙,数小万子最凶,这么说是这小子?!”

  了尚听不懂他讲的是谁,问道:“崔老施主,这个小万子是何人物,怎么贫僧从未听说过?”

  一旁的胡岳微笑道:“崔老前辈身为万松白万掌门的前辈,因此叫他小万子。”

  崔四杀闻听。不过就胡某看,武林中有此实力的门派虽说极少,但毕竟也能数出几个,少林、武当自不必说,就拿眼前的‘长白门’来说,便有‘三等’、‘七豪’和‘十二怪杰’,实力不能说不强。至于为何不直接来来家花园打劫,我看也不难解释。雷大侠身为宋帮主的知己,‘十六白骑’意在保卫来府,对手欲在龙王印,第一件事当然是除掉来帮主的左膀右臂!”

  这-席话讲的句句是实,分析得合情合理。众人频频点首,表示赞许。

  看来,施白,也只有万松白才是这场阴谋的主谋!

  唯一对此表示怀疑的只有雷天风。他不相信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万松白一人干的,有心对宋钦讲述自己在辛家镇遇到的怪事,但不知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

  正当众人纷纷议论之际,打门外走进一个宋府家人,冲来钦躬身道:“启禀帮主,门外有容求见。”

  “哦?是什么人?”宋铁道。

  “来人自称是长白掌门万松白。”

  “什么?!”宋钦一愣。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