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金康-->不死天龙-->第五章
第五章

  玄衣人睁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眼邓三春,他看得出,眼前的这位老者,在武林中算得上是一位人物。

  邓三春接着说道:“朋友,真正的龙王印,邓某三天前才见过,你这只是假的!”

  立衣人轻蔑一笑,道:“你怎么知道这龙王印是假的?”

  “因为我相信另一只是真的!”

  “哼,真的!”玄衣人冷笑道:“见过真印的,只有三人!‘水上飞’霍老三,十七年前便被人杀死,另外两人是霍老三的堂弟霍展和他的至交古秋阳,霍展比霍老三平死一个半月,而古秋阳已近二十年没有消息,传说二十年前已死在大漠,请问,阁下又如何判断龙王印的真假呢?”

  邓三春一愣,一时竟是无言以对。

  一旁的蔡熊道:“朋友,那么你又如何能证明你这只印是真的呢?”

  玄衣人冷笑道:“我不能证明,也不想去证明。既然这世上已无人能辨别出真假,那么真就是假,假也是真,真假又有何妨?”

  蔡熊一下氅住了,退到一旁不语。

  人群中有人喊道:“这龙王印你准备卖多少钱?”

  玄衣人道:“此印乃是无价之物,岂能以钱量之。再说,即便我开出价码,恐怕诸位也付不起……”

  “那总得有个数吧?”

  “好,我要黄金一百万两!”

  众人“嗡”地一声炸开了锅。

  有人喊道:“你小子是不是疯了!就是皇上拿不拿得出这么多黄金……”

  “这家伙一定疯啦……”

  “八成是那六只鸟儿还没死.在他肚子里闹得……”

  大伙说什么的都有,归根结底就是四个字:“此人疯了。”

  邓三春沉声问道:“既然你无意出让此物,叫我等来此,莫非想耍笑不成?”

  玄衣人道:“绝无此意!此印原属中原,敝人也有心将它交还中原武林。不过,俗话说时好:“宝剑赠英雄,红粉配佳人’,久闻中原武林人才济济,新秀辈出,既然诸位有心得到这龙王印,总得让我知道谁配当它的新主人,这一要求,并不过份吧?”

  邓三春道:“听阁下的意思,是想将此印送给我们中间武功最高之人?”

  “此话只说对一半!”

  “那么另一半是什么?”

  “在场的诸位,也许谁都有资格获得此印,也许敞人看不中你们中的任何一人!”

  “我还是听不大懂!”

  玄衣人朝在场众人瞥了一眼,冲邓三春道:“很简单,无论是谁,只要能在敝人面前走上三招不败,此人便是这龙王印的主人!”

  众人又一次作了窝。

  三招之内?!这明明是小看中原无人!

  邓三春斜目打量了一下玄衣人,转身便走。

  “怎么,阁下不想试试?”玄衣人用略带挑衅的口气轻蔑问道。

  邓三春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返回到众人之中。他在江湖中混了三十多年,经验告诉他,此事绝没有那样简单。如果自己出手,不用说败阵如何,即便得到龙王印,也将是后患无穷,因为这样一来必然会得罪“白风帮”及来钦,他清楚凭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与“白风帮”抗衡。

  雷天风冷眼瞧着这一切,心中在揣测着玄衣人此举的真实用意。

  这时,一名二十出头的矮小汉子跳到了玄衣人面前,拱手洪声道:“敝人殷之孝,愿意在此领教!”

  杨思玉轻声对雷天风道:“这个段之孝乃是安阳人士,在本地小有名气,人称‘安阳滚地风’,听说……”

  “砰!”

  杨思玉语犹未完,只听一声闻响,殷之孝的躯体已然被台至半空,随着众人一声惊呼,殷红的鲜血漫天洒下,殷之孝的身子重重摔落在地上,七窍出血,早已绝气身亡!

  玄衣人一掌便将对手击毙,身子竟是纹丝未动,此刻依旧盘坐在树墩之上,双目微睁,两只手搭在膝盖上,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

  “殷壮士死啦!”有人喊道。

  众人一片叫骂之声。

  “嗖!”

  人群中跳出一位身材魁伟的中年汉子,青面黄发,一身短打棕农。

  “朋友!说是以武会友,你为何要出手杀人?!”中年汉子厉声问道。

  玄衣人头也不抬地说道:“真是怪事!难道你们中原比武,就不许死人!”

  依树而立的陈江月道:“雷大哥,这个黄发人我曾在会友接见过的。”

  “他叫彭为强,是开封‘棋圣镖局’的镖头。”杨思玉补充道。

  雷天风微微点首,他已看出,杨思玉年纪不算大,但对中原武林的人物却知道的极清楚,由此可见杨思玉是一个着交之人。

  就在这时,只听彭为强高声道:“既然阁下一意孤行,彭某甘愿奉陪!”

  “呼!”

  彭为强“陪”字刚出,一记挺身,右拳直捣对手的面门。

  玄衣人未动,双眼却紧盯着对手的拳头。

  眼看彭为强拳到,玄衣人突地一抬左手,像是要挡开对手的一击。

  彭为强似乎早已料到对方这一手,身子陡然一记斜倾,左掌五指并拢,闪电般刺向对方的右助!

  这一虚一实变幻突然,“出手迅捷,火候也恰到好处,玄衣人若想避开这凶狠的一击,几乎已不可能!

  然而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玄衣人右手突地一抬,彭为强巨大的身躯猛地向左倾去,本来刺向对手右助的左拿在半空滑出一条弧线,竟擦着对手的助下刺空,古农人的左掌顺势向前一迎,刚好拍在跌扑上来的彭为强面门上,只听“啪”他一声脆响,彭为强被打了个满脸花,翻身仰倒在地,其状惨不忍睹。

  玄衣人鼻孔中轻轻“哼”了一声,道:“既然你提出让我不杀你,怎么样,我还是讲信义的!”

  彭为强闻听,怒不可遏,“呼”。地一下挺身而起,还想冲上去,被手下的两个镖师拦腰抱住,硬拉了下去。

  “我不服!”彭为强挣扎喊道:“你他姐的使神弄鬼!胜之不武!我不服……”

  杨思玉转首向雷天风:“雷大侠,刚才那玄衣人所使的一招,莫非就是‘龙凤引’?”

  “不错,正是‘龙风引’!”雷天风道:“此功虽说有些玄奇,其实也并不可怕,彭镖头之所以着了道,一是因对方出奇本意,二来彭镖头定力不足……”

  二人说话之间,只听一声闷响,又有一人被玄衣人一掌击飞出去。败阵之人叫霍廷森,乃是郑州“霍家拳”一门的掌门。“霍家拳”在河南一带颇具威名,霍廷森身为掌门,在中原武林中也算得上是位人物,却不想被对方坐姿击翻在地!

  众人已不像刚才那般喧闹激昂,大家已然看出,眼前这位怪异的玄衣人绝非坐在这吹牛,就凭他一招之内用坐姿连败三位高手,在武林中便足以传为奇谈!既然连霍廷森这样的人物都远非玄衣人的对手,其他会个三拳两脚之人,谁也不会去以命相试。

  玄衣人冷笑扫视了一眼众人,道:“原来,这话大的中原武林,就出了这么几个不中用的三流人物!嘿嘿……”

  杨思玉轻声道:“雷大侠,这小子欺人太甚!我杨思玉倒要会会他!”

  “稍等一下!”雷天风抬手道:“依我看此事并非简单,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

  这时,人群中一声娇叱,一位二十多岁的白衣姑娘纵身掠出,站到玄衣人的面前。

  “是‘红玉门’掌门柳春莲!”有人低声道。

  玄衣人瞧了一眼柳春莲,突然仰面哈哈一笑,道:“看来中原是真的没人了!一百多位六尺汉子站在这里,却叫一个女流之辈前来送死……”

  “呸!”柳春莲哼道:“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说完举掌便要动手。

  “柳掌门且慢!”’人群中传出一人浑厚的话声,随着声音,一个二十多岁的黑衣青年一记提气纵跃,竟从众人的头顶上飞跃过去,稳稳飘落在柳春莲面前。

  人群—陈骚动,凭这一记纵跃,便可看出这黑衣青年的武功远在彭为强和霍廷森之上。

  “他是谁?怎么从未见过?!”众人纷纷议论道。

  柳春莲一见来人,道:“原来是宗壮士,但不知有何吩咐?”

  “他就是宗昆!”有人高喊道。

  “哦!原来宗昆也在这!”

  “这下可好啦,总算有人替咱们出出这口恶气!”

  众人的情绪一下子又高昂起来。

  自从红花谷的两场恶战,宗昆的名字早已传遍武林,虽说还不如雷天风叫得那么响,但提起宗昆,连前几年已然成名的“中原三秀”都会黯然失色。不过,虽然雷天风与宗昆的名字无人不知,但真正认识这二人的却是寥寥无几,难怪他们俩儿置身于人群中却一直未被众人发现。

  宗见冷冷春了吉衣人一眼,冲柳春莲道:“柳掌门,他说的话我看有些道理!收拾这种人,还是由我宗某去作更为合适!”

  “宗壮士,你……”

  “不必多言,我不会给中原武林丢脸!”

  柳春莲知道宗昆武功的份量,信任地点了点头,遇到一旁。

  玄衣人也曾听说过宗昆,冲宗昆淡淡一笑,道:“好,等到现在,敞人终于看到了一个值得我动手之人!——

  宗昆冷笑一声,轻蔑道:“你恐怕太乐观了!中原武林,藏龙卧虎,像你这详二流货色,有些人根本就不耻与你交手罢了!”谈到这里,宗昆的目光落在了人群角落里的雷天风身上。

  雷天风冲宗昆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宗昆这一微妙的动作,并未弓!起众人的注意,因为没有人吃透宗昆话中的含意。

  玄衣人并未因宗昆贬低自己而愤怒,冷笑道:“看来,中原人的嘴要比手厉害得多!这一点,敝人刚才已有领教!”

  宗昆轻哼一声,道:“阁下有两条腿,为何老是跪着,我家昆不想欺负一个残废!你还是起来吧!”

  玄衣人突然变得面无表情,道:“宗昆,废话少说;你出手吧!”

  宗昆冷笑道:“既然阁下自己不愿动,家某便请你站起来!”

  “来”字出口,家昆的身于突地一转,飞起一脚,朝对手的下盘扫去。

  这一脚看上去极为平常,与街头上卖艺人所用来哗众取宠的花架子“凌空飞脚”并无两样。

  交衣人一见,冷每一笑,左手“唰”地飞出,以为一掌便可将对手指开。然而他大大低估了对手的实力!

  掌与脚相交,只听“砰”地一声闷响,玄衣人只觉一段极强的力道自掌心传来,身子向右一倾,急忙丹田提气,一记平身侧飘,飞出五尺,双脚一展落在地上,总算没有当众出丑。

  就是这样,众人也立刻爆出一阵喝彩。

  “踢得好!”

  “宗壮士旗开得胜!”

  “看看这小子屎踹出来没有……”

  雷天风看得出,宗昆这一路看上去平常,其实已使出七分真力,对手根本低估了宗昆,才落了下风。不过,下一回合,玄衣人肯定会拿出浑身的解数与宗昆一搏。

  果然,玄衣人此刻脸色变得阴冷,目光中流露出一缕杀机,森然道:“宗昆,敝人道才小看了你!来吧,你我放手一搏,总会分个高低!”

  宗昆毫不客气,双拿一分,十指并拢,随后两臂一舒,以掌代到,格“残阳剑法”展开,一招“落日金辉”,“唰!”地一下,满天拿彩纷飞,扫向对手。

  “残阳剑法”乃是紫员真人名冠武林的独门绝技,一经使出,变化万千、神鬼莫测,连雷天风都感到难以应付,当初在红花谷竹林中,血魔武圣天在七人招内也难以从中找到破绽。眼下虽说是以掌代到,威力大打折扣,不过宗昆确实得其精髓,一旦使出,也使玄衣人大吃一惊!

  由于一时找不到破解的办法,玄衣人只得以守为攻,两手一阵忙活,稍慢了一点,只闻“嘶”地一声帛裂,玄衣人左助被划出一道三寸血口!

  “打得好!切了这小子!”有人喝彩道。

  突然,玄衣人身于一树,“呼”地一声冲天飞起,像是在躲闪对手凶狠的一掌。

  宗昆丝毫不让,双足一点,有如一只黑雕,两臂一展,追了上去。

  玄衣人扑向一棵古柏,宗昆随后追到,抡起右掌,劈向对方的肩骨!

  这一掌凶狠至极,只要击中,玄衣人即便不死,也得落个全残!

  “宰了这小子!”宗昆还未击中对手,已有人急不可待地喊了出来,可见人们对宝衣人已根之入骨。

  眼看宗昆就要得手,岂料,直衣人疾飞的身子陡地凌空一转,一记漂亮的倒翻,双足刚好落在一根碗口粗的树叉上,随势一蹬,“嗖”地一声,朝两丈之外的另一棵大树跃去,敏捷地宛如一只松鼠。

  “咔嚓!”

  玄衣人的双足刚刚离开,巨大的树叉被宗昆一掌斩为两段。

  “好……”又是一阵狂热的喝彩声。

  可宗昆心里却不觉得好!这一掌看上去极具威力,可自己终究扑了空,宗昆双足则一着地,又突地身子一转,凌空飞起,再次扑向对手!

  然而此刻,玄衣人是自天而落,宗昆却是自下面上,在位置上已然处于不利。

  玄衣人大吼一声,双掌齐出,一股白茫茫的劲气自掌中飞时而出!

  “宗兄小心!”雷天风急喊道。

  宗昆已然意识到危险,双掌急出,竟用出十成力道!

  “轰!”

  一声巨响,宗昆的身子被反弹回来,跌落在地上,随即“呼”地一下翻身跃起。

  玄衣人被震得倒翻出去,这一次可没刚才那般从容,身子在地上倒滚了三圈,方自站起,已是浑身是土。这副灰头上脸的模样,看上去比宗昆要狼狈的多。

  “好!宗壮士胜了!”人群中一片欢呼。

  杨思玉喜道:“没料到家昆能在劣势下如此取胜,可见其功力要强于对手!”

  雷天风点首道:“玄衣人刚才所用脚一招叫‘迷风掌’,能练成此功,内力必然深厚,可宗兄的内力比对方至少高出两成,因此才能身处劣势,却占了上风!”

  玄衣人用手掸了掉身上的灰土,冲宗昆道:“宗昆,敝人说话绝不食言!”用手一指地上的木盒,道:“这只龙王印,现在归你了!”

  宗昆并不客气,转身将龙王印拿出,托在手掌心,面带得意之色。

  柳春莲一见,急忙上前道:“宗昆!这只印你不能要!”

  宗见一愣,道:“柳掌门,比武夺印,是他自己说的,又不是我抢他的,怎么就要不得?!”

  有几个年轻的汉子随声随和道:“是啊!宗壮士武功盖世,龙王印就该归他!”

  但也有许多人此刻已不像刚才。宗昆刚才是为中原武林争面子,在场之人,无一不为之雀跃。可眼下一涉及龙王印,许多人的心态立即发生变化。在这个问题上,各派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打算。

  柳春莲见宗昆不肯放手,索性一把夺过龙王印,嗔叱道:“宗昆!这印你不能要!”

  “柳掌门,你……你这是干什么?!”

  “哼,干什么!我柳春莲本以为你的脑子同你的武功一样好使,却不想你竟是如此愚蠢!”

  宗昆胜一流,道:“请柳掌门把话说清楚!”

  柳春莲冷笑道:“说清楚?其实连傻瓜都可能看出,这是一个圈套!”

  “就算是圈套,我宗昆也不惧怕!”

  两人吵了起来,玄衣人在一旁冷眼观望,不动声色。

  江月担心道:“雷大哥,他们俩儿会不会自己打起来?”

  “我看不会。”雷天风道。

  杨思玉微微一笑,十分老到地说道:“不但不会打起来,而且我敢打赌,柳春莲已然喜欢上宗昆,另外我还看出,宗见须柳春莲是色厉而内惧!”

  江月不解道:“你凭什么这样说?”

  杨忠玉笑道:“陈小姐,杨某武功不及雷大侠的一成,但在这件事上,我相信雷大侠远不如杨某。陈小姐,我们打个赌,如果家昆半年之内不成为‘红玉门’的佳婿,杨某甘愿输给你十万两银子!”

  雷天风笑道:“江月,这个赌最好别同他打,否则你难输。”

  “哦,原来雷大侠也是这样认为……”

  语犹未了,只听“啪”地一声,柳春莲已将手中的龙王印摔在一块石头上,碰了个粉碎。

  宗昆急道:“你……你活可以讲,为何要摔印……”

  “好!好……”玄衣人一旁拍手道:“看来,如今的中原武林是阴盛阳衰啦……”

  “你住口!”柳春莲娇叱道:“这种几两银子便可做出的东西,十天内我可以赔你一筐!”

  玄衣人阴阳一笑,刚要再开口,突然听到人群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

  “是来帮主来啦!”有人高声道。

  “呼啦!”

  人群间开一条通道,几匹俊马扬首挺胸,来到玄衣人面前。当首一匹白马,马上之人正是宋钦,身后是胡岳、宋姣姣和宋子玉。

  四人翻身下马,宋钦瞅了一眼玄衣人,又看看地上摔碎的龙王印,冲宗昆道:“宗壮士,这里的事情由你费心啦。”

  玄衣人冲来钦道:“只可惜来帮主晚来了一步,不然,也许这龙王印便属于‘白凤帮’了!”

  胡岳沉声道:“你是何人?敢在这里搬弄是非!”

  立衣人嘴角一撇,道:“阁下恐怕便是人称的‘胡赛狐’先生吧?”

  “不错,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只是……凭你一个来府的吃客,还不配知道故人的名字?”

  胡岳微微一笑,道:“你敢来中原捣乱,当然是有恃无恐,但这幕后之人……”

  “你胡说!”玄衣人有些沉不住气,道:“敝人从不受他人指使,向来是独往独来!”

  胡岳一阵冷笑,道:“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只要你将左臂露出来,一切都会清楚!”

  玄衣人一愕,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左扭了一下,那样子像是生怕别人看见自己的左臂,随后两眼盯着胡岳道:“既然各位不欢迎我,我这就告辞!”

  胡岳道:“想走?哼,听说你打死了人,我们中原武林有我们的规矩,眼一产恐怕要委屈你一下!”

  众人此刻想起段之孝的惨死,齐声喊道:“对!不能让这小子走……”

  玄衣人的心“呼”地一沉,已意识到情况不妙。眼下一百多人将自己围住,再加上来钦.与宗昆已然盯上了自己,此翔着想靠武功脱身,纯届妄想,可一旦自已被擒,结果会是怎样,连想都不敢想……

  正在他盼顾付思之际,突听人群中有人喊道:“看!那是什么?!”

  众人的目光一同射向关林大殿前的柏林中,只见四个黄脸黑衣大汉,肩扛一口巨大的黑色木棺,缓缓前这边走来。这四人目光呆滞,步履艰难,看样子肩上的木格份量极重。

  玄衣人一见,脸上立即流露出欣喜之色。

  此刻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木棺上,唯独胡岳的眼睛没有放过玄衣人脸上的变化。

  江月轻声道:“雷大哥,这关林圣地,怎么会无故冒出一口棺材?”

  杨思玉道:“哼,谁知道这棺材里是什么东西!”

  雷天风两眼不动地盯着植树,道:“我有一种预感,真正的较量,恐怕要从这棺材开始!”

  杨思玉道:“雷大侠何出此言?”

  陈江月道:“你不用问,他也说不清楚。”

  雷天风微微一笑,道:“不错,眼下我确实说不清楚。至于这感觉是否灵验,马上便可知道。”

  “雷大侠是说这谊村里藏着活人?”杨思玉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

  “也许是空的呢?”

  “那倒不会,如果是空的,那个玄衣人便不会空等在这里,因为此时不跑,他便再没机会。”

  “雷大佚是说,那玄衣人之所以没跑,是因为那口棺材

  杨思玉语犹未了,只听“通”的一声,四个黑衣汉子将木棺放在了宋钦命前。

  宋钦沉声问道:“你们是何人?这是什么意思?!”

  四个大汉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宋钦的问活,俯身符棺盖缓缓揭开。

  宋钦低首看去,只见棺内横躺着一具尸体,一张黄夜色的脸皮紧紧裹着头骨、几乎已经没有一丝肉,看来是尸体久在棺内,肌肉已然萎缩风干。从死者的头发和外形估计,年纪在六旬开外。

  许多好奇之人此刻纷纷围拢过来,对死者议论纷纷。

  “嘿,这家伙像是死了有两年了!”一人说道。

  “瞎说!两年早烂霉啦,我看这家伙最多死了一年,你看,这小子眼睛还没烂呢!”另一人懂行地道。

  宋钦侧目瞅了四个黑衣大汉一眼,只见这四人面孔呆板,垂立在棺材的四周。

  胡岳本来一直盯着玄衣人,听众人在议论一个死人,心中觉得蹊跷,无意中朝格内瞥了一眼,不由毛发皆坚,惊呼道:“快闪开!他是‘大漠干尸’……”

  “呼!”

  棺木中的“尸体”突然一下直立而起,随后便是“轰”地一声,棺材四周围观的人“呼啦啦”被震倒一片。宋钦总算躲闪及时,没有被伤着,再看倒地之人,皆在痛苦挣扎,身子蟋作一团,令人惨不忍睹。

  “嘎嘎嘎……”“死尸”发出一阵怪异的狂笑声,有如鸭叫,每笑一声,僵硬的身躯便前后科动一下。不用说其他,就是他这两下怪笑,胆小的人也得吓出病来。

  仍活着的人一听“大漠干尸”四个字,早已魂飞魄散,“呼啦啦”四下逃命。

  “大漠干尸”原名黄风笑,据说练就一身“腐气蚀体功”。修炼此功之人,成功者极少,十有八九在练至一半时便自残身亡,而修成此功者也无不形如干尸,放在棺木之中,与久死之八一般无二。

  黄风笑一阵狂笑过后,柏林中只剩下宋钦四人以及宗昆。柳春莲和雪天风。

  宋钦此刻才发现雷天风也在这儿,心中立即坦然了许多。

  玄衣人扫了一眼地上的十几个将死之人,又轻蔑地瞥了一眼宋钦和胡岳,拍腿朝黄风笑走了过去。

  蓦然,玄衣人发现有什么不对头,刚要转身逃走,只见黄风笑右手一伸,突地平空长出五只,将玄衣人脖子一把抓住。

  玄衣人一声惊叫,回身望着对方,目光中充满恐惧,道:“你……你要……”

  话说到这里,玄衣人喉管中发出一种怪异的“咕噜”声,随即皮肤开始由白变青,由青变紫,最后又由紫变黑,眼、鼻、耳、口中淌出了黄中带黑的浓液。

  江月吓得躲到了雷天风身后,小红早就躲到了树后,宋姣姣紧闭双眼,不敢再看。

  雷天风暗惊道:“人言‘腐气蚀体功’阴毒绝顶,看来果然如此!”

  黄风笑见玄衣人已死,阴阳一阵怪笑,右手一措,像老鹰抓小鸡般将玄衣人拎起,甩到棺里,冲四个大汉道:“抬走!”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