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祁钰《七个面具》——第 十四 章
第 十四 章

  东望望西望望之时,不免瞄一眼自家的马,却见两个和尚,一人半卧在他的马上,一人 半趴在封九霄的马上,另一个靠着树干,都在打盹儿。﹝分别是明智、明理、明月。﹞

  封九霄也为之皱眉,道:

  “这些和尚太不象话了。”

  熊掌鱼骂道:

  “贼和尚,跟你们计较,不免显得小气,不跟你们计较,却愈发嚣张,真是不可理喻。”

  骂归骂,和尚照样午睡。

  熊掌鱼又骂了几句”贼和尚”,听得马车声隐隐传来,伸长了脖子等待,等马车奔近, 他和封九霄快步迎上,马车停住,两人和那车夫打了个照面,心中都打个突:

  “这样的丑八怪打那儿找来的,怎么派这样丑的人来?”

  但车上钉着一朵铁铸的兰花,更不迟疑,封九霄道:

  “贤昆仲请下车,封九霄、熊掌鱼恭候多时了。”

  一对模样相似的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下了车冲着封、熊二人微微一笑,道:

  “我们来迟了,勿怪。”

  封九霄道:

  “自己人不用客气。”

  熊掌鱼看他两人一付公子哥儿模样,蹙眉道:

  “你们真是王兰若、王兰生,王氏昆仲?”

  年纪大些的王兰若潇洒的以扇子一指车上的铁兰花道:

  “如假包换。”

  王兰生冷道:

  “如果你不怕,在下可以在你身上戳一指以资证明。”

  熊掌鱼脸色微变,尴尬笑道:

  “不用了,我是见这车夫面生的很,皇甫先生告诉我们说他会派个熟人当车夫。”

  王兰若道:”皇甫先生说他很有些用处,就派他来啦!”

  熊掌鱼越看那丑八怪愈觉讨厌,不掩鄙夷之色。

  王兰生冷道:

  “要一直站在大太阳下吃沙子么?”

  封九霄忙请他们入茶棚。谁都看得出来,弟弟王兰生比较难缠。

  那车夫拿了自备的肉脯、风鸡放在桌上,老李送上一盘馒头和一壶茶,王兰生道:

  “这种乡野地方不会有好东西吃,所以自己带吃的,各位不要客气。”

  熊掌鱼和封九霄早饿了,便享用肉脯、风鸡,难得王兰若还准备了一皮袋葡萄酒。

  车夫名叫饭一两,异样丑陋的长相使他不敢与他们共食,跟老李的女儿要了三个大馒头, 蹲在棚外角落默默吃着。

  熊掌鱼道:

  “皇甫先生和那三位大人物,什么时候到?”

  王兰若道:

  “再几天。”

  王兰生道:

  “你们事情探得怎么样了?”

  封九霄道:

  “山上的人还不知道我们来了。”

  王兰生道:

  “没给发现你们吧?”

  嘴角噙着冷笑。

  熊掌鱼道:

  “放心,路径我们都熟得很。”

  心中委实不满王兰生不信任的口气,暗骂:

  “什么东西,我们跟皇甫先生相识十多年,还要你这个新来的命令我?”

  王兰若道:

  “二弟,我听皇甫先生说过,山上那位连寨主年纪虽轻,却很有本领,怎么人家摸到他 们门前,还是一无所知?”

  王兰生冷道:

  “我也很怀疑。”

  封、熊都面色不豫,熊掌鱼怒道:

  “二位是取笑我们无能?”

  王兰若摇摇手,道:

  “别误会,我们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这件事关连重大,皇甫先生还特地请我们兄弟来助 阵,自然是只许胜不许败,你说是不是?”

  封九霄道:

  “请你把意思点明吧!”

  王兰若道:

  “今天………”

  突然不说下去,因为王兰生以眼色制止他,然后瞄向灶边的老李,但见老李靠在灶边, 眼睛望看他们,一脸茫然。

  王兰生道:

  “老丈,再送一壶茶过来。”

  老李漫应一声,以开水冲了一壶茶送过来,脚步缓慢,好比老牛在拖车,十分艰辛的样 子。

  王兰生提起茶壶为左手边的封九霄斟一杯茶,封九霄正要道谢,忽见茶壶嘴一斜,一注 冒烟的水线陡然射向老李的脚,老李不知有异,给热茶淋上,跳了起来,这一跳,跳出五步 远,众人都一怔,一个行动迟缓的老头居然如此灵活。

  王兰生起身冷笑道:

  “好啊,可露出狐狸尾巴来啦!”

  老李的女儿囡囡已奔到父亲身旁,问道:

  “爹,你有没有怎么样?”

  她长得普通,眼睛却十分明亮,瞪向王兰生。

  老李面有不忿之色道:

  “这位爷连倒茶也不会,真是!”

  王兰生冷笑道:

  “老头子,不用再装了,你明明身负武功,却故意装作行动不便,不知什么道理?”

  囡囡道:

  “我爹确实有武功,连我都学过几年拳脚,要在九迷山下讨生活,没有一点防卫本领成 么?”

  王兰生原以为他们会矢口否认,早已打算要以武力逼他们现形,没想到这年轻姑娘一口 承认,不由得一怔。

  囡囡又道:

  “爹近年来脚患风湿,行动不便,这位爷就只为了瞧不惯家父动作缓慢,故意以热水烫 他,请问这是什么道理?”

  王兰生在她咄咄逼问之下,居然口拙。

  老李道:

  “囡囡,算了,这位爷也不是故意的。”

  囡囡道:

  “爹,你看他精神饱满,分明是习武之人,那会不小心溢出茶水,定然闲着无聊,故意 拿穷人消遣。”

  王兰若起身笑道:

  “老丈、姑娘,舍弟鲁莽,在下代他陪罪。”

  说着拱手一揖。

  囡囡道:

  “大丈夫敢做敢当,要人代替陪罪,真是可笑!”

  老李看了女儿一眼,不说什么,显然平常听惯了女儿的话。

  王兰生此人冷傲,却服有主见的人,微微一笑道:

  “姑娘,你很有骨气,我十分欣赏。”

  向老李拱手道:

  “老丈,是我不对,你别见怪。”

  老李受宠若惊,忙道:

  “不敢,不敢。”

  囡囡扶了老李回灶边道:

  “爹,我来看看你的脚。”

  那王兰生赞叹的看了囡囡一会,向兄长低声道:

  “可惜她身世不好,不然我倒很喜欢她的性情,她很有勇气。”

  他今年廿七岁,王兰若廿九岁,都尚未成家。

  王兰若听了他的话,只是一笑。

  封九霄凑趣道:

  “她容貌也配不上你。”

  王兰生道:

  “说得也是,但是性情比容貌重要。”

  四人回同座默默吃饭,都有默契似的不再说什么?

  吃完付帐,王兰生特地多给了好些小费,老李笑着道谢,囡囡自去收拾他们的残食,显 然对他们毫不关心。

  出得店外,来到车前,王兰若忍不住道:

  “二弟,方才你真做得鲁莽,那对父女平常得紧。”

  王兰生道:

  “那老头行动迟缓,却落地无声,我才试他一试。”

  王兰若道:

  “且不去管他,也许他是个落魄江湖人。”

  向封、熊二人道:

  “二位可探得山上多了那些扎手人物?”

  熊掌鱼道:

  “连寨主的师娘听说在山上享福。”

  王兰若道:

  “是谁?”

  熊掌鱼道:

  “你们打关外来的,或许没听说过,连寨主的师娘叫朱世娇,天生一张大嘴巴,所以外 号便叫‘大茶壶’。”

  王兰若微微一笑,道:

  “那他师父呢?”

  熊掌鱼道:

  “在扬州卖鸭蛋。”

  王兰芳奇道:

  “他怎么让师父去卖鸭蛋?”

  封九霄解释道:

  “熊大哥的意思是他师父死了。”

  王兰若点点头,王兰生道:

  “别说这些土话,我们听不懂。”

  熊掌鱼冷道:

  “可以学。”

  王兰生冷笑道:

  “没的辱没身份。”

  封九霄忙打圆场道:

  “这里不方便,咱们找处地方,再好好谈谈。”

  王兰若道:

  “这马车很隐蔽,驶到没人之处,在车里可以畅谈一番。”

  车夫饭一两上了马夫座,把马车驶了开去。

  封九霄、熊掌鱼走到系马的树下,才发现那三个和尚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熊掌鱼道:

  “算他们还识相。”

  封九霄道:”走吧!”

  饭一两把车子驶到荒山野外。王兰若请封、熊两人入车,并吩咐饭一两在四周巡视,不 许有外人接近。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