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祁钰《洞房花侠》——第 一 回 
第 一 回 

  哇!秦宝宝要结婚了!

  哈哈,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整个江湖,就像秦宝宝那些深入人心的传奇故 事一样,在江湖上掀起一阵旋风。

  近些日子以来,江湖上已很少听到有流血事件发生,因为人们谈论更多的是秦宝宝要结 婚的事。

  很多人都在为她(——从此部书起,秦宝宝该是“她”了)高兴,包括秦宝宝的朋友, 以及对她不知是恨还是爱的敌人。

  子午岭上,早已完全笼罩在一片喜庆气氛之中,由山脚通往山寨的道路两边,锦旗招展, 彩灯高挂,一派红红火火的景象。

  山寨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幼,个个都是笑逐颜开,喜形于色,为了可爱的、淘气的秦宝 宝,他们已连续好几天都激动得睡不着觉了。

  沈沉鱼、秋莫离与七双手等一班和秦宝宝要好年轻些的人,在得知这一喜讯后,全都赶 到了子午岭。

  他们来,自然是要为秦宝宝好好庆祝一番,为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人精”好好地办这件 人生大事。可是,他们全都扑了个空——因为,秦宝宝并不在子午岭上,她已和卫紫衣一道 下了山。

  众所周知,秦宝宝始终梦寐以求的是要嫁给卫紫衣,眼下她的心愿即将实现,她的心情 自然是好到了极点。

  所以兴奋中的秦宝宝要把婚事办得轰轰烈烈,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秦宝宝要结婚了!

  于是,秦宝宝做出了她有生以来最重大的决定,她要借自己结婚的事,最后一次在江湖 上大闹一番。

  以后,结婚了的她,就要一门心思地和卫紫衣在一起,生儿育女,享受二人世界的“乐 趣”了。

  “闹”,可从哪儿开始闹呢?

  少林寺、唐门、江南、大漠、关外等等地方,秦宝宝都想去,但她首先要大闹一场的地 方却是唐门。因为到了唐门,她觉着要比在少林寺自由自在得多。

  为什么呢?

  很简单,用秦宝宝的话来说,那就是“唐门没有和尚”。

  ——和尚整日念经吃素,循规蹈矩,太不好玩了。而在唐门,秦宝宝就可以毫无顾忌, 凭着和掌门唐雷和老掌门唐竹的特殊关系,她可以自由自在地闹腾一常所以,二人就下了山, 开始了轰动江湖的婚前之行。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刚刚下山快到唐门之前,二人就卷入了一场新的江湖纷 争之中……

  ※※ ※※ ※※

  这是一张小酒店里的桌子,桌面上十分肮脏。

  可肮脏的桌子上却放着一双洁净美丽的手,一双完美的女人的手。这双手非常漂亮,与 肮脏的桌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白嫩的手背,纤长的手指,动人而又充满了诱惑,使每一个见到这双手的男人都会为之 动心,也使每一个见到这双手的女人产生嫉妒。

  现在,在这个并不热闹的乡间小酒店里,一个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瞧着这双手。

  他瞧得那么仔细,那么专注,仿佛这双手已成了他的生命,他的一切。

  事实上,他看这双手已经有四十多年了。而且,从现在一直到他生命逝去的那一天,他 都会这样地看下去。

  因为,这双美丽的手就长在这个男人自己粗壮的手腕上。

  一个男人居然长了一双女人的手,而且这个男人居然还对这双手很满意,仿佛在这天底 下,一个男人长了一双女人的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真是世事难料,什么稀奇的事情都有。

  这个男人长得很威猛,全身上下充满了一股摄人心魄的,如山岳一般凝重的气质,让人 一见就情不自禁地肃然起敬。

  他就是唐雷,当今武林三大势力之一的蜀中唐门掌门人唐雷。

  唐雷对自己的这双手很满意,因为一个人如果长了一双完美无缺的手,那么他发出的暗 器就一定会很完美。

  而唐门的人,是以用毒和发暗器而著名江湖的。

  有了这样的一双手,唐雷打出的暗器永远都是那么的完美,无可挑剔。

  但越是完美的东西就越有人嫉妒,这是一条人人都知道的简单的道理。

  因此,就在这里,在这个很小很小的酒店里,有一个人正用一双嫉妒的眼神盯着这双手。

  他的目光好像在轻轻、细细地对唐雷说:“你何必这么爱惜你的这双手?你马上就要死 了……我将要剁烂你和你的这双手,让你不再因它而自豪……”

  他的目光很复杂,嫉妒中更有几分怨毒、仇恨。

  但他是谁?你却无法看到,因为他的头上有一顶斗笠。

  很大的一顶斗笠,不仅将他的脸挡住了,就连他面前的那张桌子,也有一大半被遮在笠 檐下。

  但是,从斗笠的缝隙中,他那一双可怕的目光时不时地闪现出来。

  唐雷并没有看到这目光,此刻,他正用他那双好美好美的手端起一杯酒。

  他正在喝酒!

  唐雷这几天一直在外办事,连日的长途奔波使他已感到了疲惫。但当他得知秦宝宝要结 婚,并且还要来唐门送“请柬”,他立即日夜兼程地赶了回来。

  他喝酒的这间小酒店,离唐门已不太远了,故而他也不再担心什么。

  也许,明天一大早回到唐门,秦宝宝可人的小脸那时就会出现在他的眼前了。

  这间小酒店确实很小,小得只能容纳下四张并不很大的桌子。

  酒店内很脏,而且光线也很暗。掌柜的是一个驼背老人,并且,他还是小酒店里唯一的 伙计。

  但唐雷对这一切并不介意,因为他的脑海中始终浮现着秦宝宝讨人喜爱的身影。一想到 秦宝宝马上就要到唐门来,他就开心地笑了。不只他一人,恐怕整个唐门的人都要高兴得不 得了。

  因为唐竹老人虽然将掌门之位传给了儿子唐雷,但他却变得比以前更加威严,使得唐门 子弟在其面前不敢苟且言笑,只有秦宝宝在的时候,唐竹老人才会开心起来,他甚至还陪着 秦宝宝捉迷藏、逮蛐蛐、下围棋、捣鸟窝、捉萤火虫……这样的日子,是唐门弟子最快乐、 最欢喜的时候。

  所以唐雷一直在笑着喝酒,他平常是很少喝酒的,而且酒量非常小。可是今天,他却刚 刚将一壶酒喝了个精光。

  但是,他的酒兴马上就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打断了……

  因为小酒店里除了那个戴斗笠的人之外,还有四名劲装的黑衣大汉在喝酒。

  他们的酒已经喝得很多了,歪歪倒倒的,他们正在和那个酒店掌柜——驼背老人吵架。

  而且,其中一名矮个黑衣大汉此时正抓起一只酒碗砸在了驼背老人的身上,并且他又一 掌打中了驼背老人的脸,将驼背老人打翻在地。

  驼背老人用手捂着脸,哀哼连连,鲜红的血不断从他的指缝向外溢出,看来他的伤势还 不轻。

  唐雷扭头看到这一切,一股火气猛然冲将上来。

  这四名黑衣大汉每人都腰缠兵刃,一望就知是江湖中人,而那个驼背老人却猥猥琐琐, 样子可怜至极。

  唐雷身为一代掌门,很看不惯这种以强凌弱的事情,况且此处已离唐门不远,他们竟敢 在自己的眼皮下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动手。

  虽然唐雷不知此事的起因为何,但打人总是不对的,所以侠肝义胆的他再也坐不住了。 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此时,只见那名矮个黑衣大汉得势不饶人,又伸出右脚恨恨地踢向已躺在地上的驼背老 人。

  但是,他的脚刚至中途,却猛地停住了,因为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丁一个人,一个威猛凌 人的青衣人。

  唐雷横挡在驼背老人的身前,背负双手没有说话,只用一双冷冷的眸子盯着矮个黑衣人。

  矮个黑衣人微愣之后,怒声道:“你是什么人?”

  唐雷却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淡淡地反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打这位老人?”

  矮个黑衣大汉瞪着眼道:“老子高兴,你管得着吗?”

  “若是管不着,我又为何来管?”唐雷微笑道。

  “你……”

  他显然不愿正面回答唐雷的问题,可是驼背老人却帮他来解答了。

  驼背老人见有人来救自己,立即就躲在了唐雷的身后,并指着四名黑衣大汉,道: “他……他他他们喝酒不付钱。”

  唐雷闻言大怒,他本来还不明白双方之间的过节起因,所以只想上前劝架,使那驼背老 者少受些苦。

  但现下一听老头之言可不同了,直气得剑眉倒竖,虎目圆睁。

  是的嘛。

  在他唐门的地界,竟然有人不仅吃饭不付钱,而且还动手打人,这不是摆明了不将唐门 放在眼里吗?

  当下,他盯着矮个黑衣人厉声道:“看你们的样子也是武林中人,却一点江湖道义都不 讲,你们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

  “什么江湖道义不讲了?”

  “对不会武功的生意人,你怎么下得了手?”

  大汉甩甩腿脚,反问道:“我是动手了吗?”

  唐雷火道:“你的智商太低,噢,动手打人,就不包括用脚踢人吗?”

  那四名黑衣大汉并不以为然,其中动腿的大汉还斜了斜眼晴,瞅着唐雷道:“哟嗬嗬, 口气倒真不小,敢来管大爷的事,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自己是秦宝宝,天不怕地不怕 呀?”

  唐雷闻言,不怒反笑,心道:“鬼丫头秦宝宝可真是个人物,不管什么人都惧她三分, 就连这四个江湖败类也是如此。”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一现即逝,跟着便正色道:“在下确实不是秦宝宝,而是唐门的 唐雷。”

  蜀中唐门如日中天,唐门唐雷,唐家掌门人的名头,更是名动江湖。平常,只要报出自 己的名字之后,武林中人任谁也得大吃一惊,惧怕七分——比秦宝宝的三分还多四分!

  依唐雷以往的脾气,早就出手将这四个吃饭不付钱的武林败类废在自己的暗器之下了。

  但是今天不同,因为秦宝宝就要结婚了,在这大喜临近之际,所以刚才报了自己的名头, 好让这四人知难而退。

  哪知,这四个家伙却不识抬举,而且他们反而大叫就是冲自己来的。这话,唐雷怎能不 怒?

  就见这四个黑衣大汉闻言反而仰头哈哈大笑起来。那矮个黑衣大汉笑起来,接着笑容一 敛,冷森森地道:“唐雷?原来你就是他妈的唐雷!”

  他接着道:“哈哈,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唐雷,我们此行到蜀中 来,正是为了你!”

  话音刚落,矮个黑衣人手一挥,另外三个黑衣大汉一并向唐雷扑了过来。

  唐雷站在那里晒然一笑,根本不把他们四人放在眼里。

  因为他已看出来,这四名黑衣大汉的武功并不高,自己只要用一只手,发出一枚唐门暗 器,就可一下杀了这四个人!

  所以他神定气沉,左手修长的中指已扣住了一枚唐门铁蒺藜,准备就此打发了这四个黑 衣大汉。

  然而就在此时,唐雷才知道自己错了,他已在这一刻无可救药地落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 之中。

  ※※ ※※ ※※

  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因为他身前的这四个人并不是真正的杀手,而冲自己而来的 那一记防不胜防的冷拳,却出自他身后的那驼背老人之手!

  原来,方才五人的吵架是假的,目的却是为了将唐雷的注意力引向四个黑衣人,从而对 驼背老人丝毫不加提防。

  是啊,方才还可怜至极,四处寻求保护的驼背老人此时已露出了狰狞面目,刹那间,他 那一双手紧握成可怕的拳头,离唐雷的后心仅差几寸了。

  拳风凌厉,骇人之级,这驼背老人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江湖高手!他们四个黑衣人加在 一起的一击,只怕也不及这老者可怕的一拳。

  在这前后夹击,险象陡生之际,唐雷纵有再高的武功,只怕也凶多吉少了。

  可是事情的结果却如那个驼背老者向唐雷动手一样的出人意料之外。

  电光火石之间,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已经破空响起。

  唐雷陡然仰身倒蹿,跃至一丈之外处,在他高举的左手上,已赫然多了一只血淋淋的膀 子!

  这个快速绝伦的举动,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事,对面那四个黑衣人尚未转过念头,那驼背 老人的膀子已到了唐雷的手中。

  四名黑衣大汉都为之一震,但仅微愣之后,登时又响起一阵暴喝,但见人影纷乱,他们 又一次扑向了唐雷。

  到这时候,方才听到“咚”的一声响,那驼背老人的身体才跌坐在地上,哀哼声连连不 断。

  跟着,只听小酒店内惨呼之声此起彼落,唐雷的身形未挪动一步,他只是用右手漂亮地 挥动了一个动作。

  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来得突然,结束得也很迅速,那四名黑衣大汉被唐雷发出的 一枚铁蒺藜贯穿了心胸之处,如一串糖葫芦一般地倒在了地上。

  小酒店的灯光仍是那么昏暗惨淡,酒店内又恢复到初时的安静。

  所不同的是,地上平添了四具尸体,四名黑衣大汉的尸体。

  唐雷的手法的确既快且准,这无愧于他的那一双完美的手。

  ※※ ※※ ※※

  唐雷细长的十指,此时已重新又舒缓地平放在身前,他缓步走向驼背老人,灯光照在他 那白净英朗的面孔上,依稀地可以看到他那矜持而又傲慢的笑容。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件赏心悦目的痛快事情,心里似有说不出的舒畅。 只不过在内心深处,他对秦宝宝却还有一丝负疚:“对不起,秦宝宝,如果我不杀他们,他 们就会杀了我,请你原谅我在你大喜日子前杀了人!”

  唐雷低头看着身受重伤的驼背老人,说道:“唉,没想到你也是一个杀手,而且是一个 很厉害的杀手,我差一点就中了你的计,死在了你手身上。”

  驼背老人身体微颤,极力地忍受着剧痛的煎熬。他没有说话,眼里却露出了绝望的目光。

  唐雷耸耸肩,又轻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卸了你的手膀?”

  驼背老人抬起头,疑问地看着唐雷。

  “在我唐门附近,出现一个开小店的掌柜我却不太熟识,这难道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吗?”

  驼背老人又重新躺下,如泄了气的皮球。

  唐雷又轻笑道:“现在,我知道你是谁了。”

  驼背老人蜷缩在地上,剧烈的痛苦使他脸上的肌肉在不停地抽搐。

  唐雷又道:“你是江湖上闻名的杀手——冷血神魔丁飘。我方才真是走了眼,差点没认 出你来。”

  驼背老人不再说话,只是微微地抬起身子,斜靠在墙角上,尽量使自己躺得舒服点。

  唐雷又道:“你是一个杀手,那么今天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指使你来干的。”

  驼背老人丁飘闭起了眼,杀手的职业道德不允许他多说话。

  唐雷道:“丁飘,只要你告诉我那个雇你来杀我的人是谁,我就放你一条生路,饶你不 死。”

  丁飘自然不会回答。但就在这个时候,唐雷的身后却有人说话了。

  “你不用问他了,那个花钱请他来杀你的人就是我!”

  这个声音又尖又细,说不出的难听刺耳。

  唐雷一惊,当即转过了身来。但见此时酒店里的那个头戴斗笠的白衣人缓缓地从桌边站 了起来。

  唐雷冷冷地盯着这个白衣人,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这人的那一双阴森可怕的眼睛。

  面对这种目光,唐雷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唐雷定了定神,沉声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 的?”

  白衣人冷冷地道:“不错。”

  唐雷不解地问道:“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杀你!”仍是冰冷的语气,“为了杀你!”

  唐雷冷笑道:“你什么要杀我?难道我与你有仇?”

  白衣人摇头道:“这些,你没有必要知道。”

  唐雷又笑了,道:“你以为你有把握把我杀死吗?”

  白衣人道:“在刚才之前也许不能,可现在就不同了。”

  唐雷笑容一敛,微愣道:“哦?为什么?”

  白衣人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因为你已中了毒!”

  唐雷闻言不惊反笑。

  唐门是江湖上用毒的祖宗。唐雷做为唐门的掌门,平常只有他去毒别人,还从来没有自 己中过毒。

  白衣人如果讲出另外的话来,唐雷也许倒要注意一下,可白衣人说唐雷自己中了毒,却 怎么也难以让唐雷相信。

  世界上的什么毒唐雷没见过?中没中毒唐雷再清楚不过了,就是现在真中了毒,唐雷也 不在乎,顶多抬一下手吃一粒解药就行了——无论任何毒,唐雷都有办法去解。

  白衣人似是看出了唐雷的不相信,只听他冷冷地道:“唐雷,你中没中毒不用我多讲, 只要你现在运一下真气就会明白了。”

  唐雷这下倒有些暗暗担心了,当下急忙暗运真气。果不其然,唐雷只感体内真气正在渐 渐地消散,而且胸口之下隐隐发痛……唐雷震惊了,他急忙由怀中取出一粒药丸放入了口中。

  白衣人见状冷笑道:“唐雷,没有用的,你中的毒是天下至毒‘断魂无常’,不要说你 唐雷不可能解去,就是你父亲唐竹老人在这儿也会无法可想的。”

  一听到“断魂无常”四个字,唐雷的头就“嗡”的一下大了十八圈。

  “断魂无常”、“白玉无瑕”、“腐尸泥”这三种毒药并称当今天下三大奇毒,无药可 治。

  而“断魂无常”在三毒中排列在首位,更是奇毒无比。中了这种毒的人就像体内突然爬 满了吸血虫一样,精力、体力、真气不断地散失,三天之后就全身干枯而死,只剩一副骨架 和一张人皮,惨烈无比。

  但“断魂无常”其味辛辣,颜色墨黑,所以很容易辨认发觉,唐雷弄不清楚自己是何时 中的毒。

  因为,平常就是那些无色无味的毒药都逃不过唐雷的眼睛,何况这一看就看出来、一闻 就可知的“断魂无常”?这人是怎么令自己这个用毒的大行家都没有丝毫的感觉,莫名其妙 地就入了瓮的?

  诸般念头纷至沓来,但唐雷明白自己既然中的是“断魂无常”之毒,那么现在唯一能做 的就是只有等死了。

  断魂无常无药可解,中者必死无疑,就是唐门的掌门唐雷也不例外。

  白衣人看着脸上神色微变的唐雷,不由冷冷说道:“唐雷,你一定在奇怪你是怎么会中 了‘断魂无常’之毒吧?”

  唐雷说道:“不错。”

  白衣人道:“‘断魂无常’又辛辣颜色又黑,但我只要在你喝的那壶酒中加上一样东西, 就不仅可以使它无色无味,而且你就是用银针也探不出来了。”

  唐雷一愣,道:“你加了什么?”

  白衣人冷冷地—字一顿地道:“我加的东西就是你们唐门所独有的迷离草。”

  唐雷听完了这话就明白了一切,迷离草是唐门经过九十年才培制出来的一种怪草。

  这种草本身并没有丝毫的毒性,而且毫不起眼,但是这种草只要加入任何一种毒药之中, 就会起到一种漂白作用,将毒药的气味和颜色消除,使人无法察觉。所以唐雷就这样在不知 不觉中中了‘断魂无常’的。

  唐雷又问道:“迷离草只有我们唐门才有,你又是怎么会有它的?”

  白衣人道:“这个你就不用多问了,其实你知道了也没有用,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唐雷的心中隐隐觉得不大对头,一种可怕的想法冲上了他的大脑,他问道:“你到底是 谁?在我死之前,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直到现在,唐雷除了对方的那双眸子外,对这个人的长相就一点都不知道了,因为唐雷 根本就看不到白衣人的脸,他头上戴的斗笠确实太大了。

  “哈……”白衣人得意地发出一阵狂笑。笑得斗笠在他的头上直抖动。

  笑声一止,白衣人已阴声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谁的,你到阴曹地府问阎王爷去 吧。”

  说完,白衣人的手一扬,数枚暗器疾速地飞向了唐雷,使人看得眼花缭乱。

  但,唐雷却看清楚了,他不禁心头一震,内心那种可怕的感觉更加深了。

  原来,白衣人发出的并非是普通的暗器,而是唐门所独有的唐门暗器。

  就在唐雷一愣神的功夫,那八枚暗器已然扑面而至。

  他这时再想躲闪已来不及了,但他还是本能地一侧身,总算过了前面几枚致命的暗器, 不过最后一枚还是深深嵌入了他的右肩窝之中。

  一阵钻心的疼痛,使唐雷猛地皱了皱眉头。

  对于唐雷来说,平时面对这几枚暗器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一来他已中了毒,而且现在毒 性已经发作,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唐雷根本摸不透这个白衣人的身份。

  这个白衣人太奇怪的了,他不敢用面目示人。同时显示也是一个用毒的高手,不然他不 会有“断魂无常”这种天下第一毒了,更让唐雷觉得不对头的是这个人有迷离草。

  迷离草只有唐门中才有,且迷离草作为唐门之宝只有门中的几个核心人物才知道它的用 处,平常就连自己也因为门规而不能带这种草出来。

  可是,这个人竟然会有,还用迷离草加在了“断魂无常”之中。现在,这个人又打出了 唐门的独门暗器,那么此人的身份就不用猜了。

  —一他不是唐门中的人,也定和唐门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这个人是唐门的人,那他是谁呢?他连唐雷都想杀,那他的野心就可想而知了,同 时,唐门也将遇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可怕的浩劫!

  这正是唐雷最觉得可怕的地方。所以正因为有了这个想法,唐雷才愣住的,这才无意间 中了对方的一枚暗器。

  白衣人眼见唐雷并没有被暗器所杀,冷哼了一声,缓步向唐雷走去,而他的手中又握着 一枚形状奇特的暗器。

  “你是大哥!”唐雷惊叫道。

  ※※ ※※ ※※

  原来,白衣人手中所拿的这枚暗器唐雷再熟悉不过了。这种暗器只有唐大公子唐情才有, 它的名字就叫多情刺。

  唐情多情,世人皆知,而唐情的多情刺却无情,这更是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的,难怪唐雷 吃惊不小。

  但,唐雷很快地又认为自己错了,他相信这个白衣人肯定不是大哥唐情。

  因为大哥唐情不可能会来杀自己,如果唐情要想当唐门掌门,他完全不用来杀自己,他 是唐门中的老大,当年是他自己不想当掌门,唐雷才接位的,就是现在他想回来当掌门人, 唐雷也得让给他。这就是唐门的规矩——长幼有序,嫡传正统。

  可是,这个白衣人又是谁呢?他怎么会有唐情的多情刺?

  白衣人听到唐雷的惊叫声,毫无反应,他已缓步走到唐雷身前丈许处停了下来,并缓缓 地抬起了手中的多情剑!

  这一刹那间,空气好像都凝结在了一起。

  唐雷未再作声,他知道再问也是毫无结果,他唯一的选择,就是静待噩运临头。

  死神的脚步缓缓向他移动,那本已昏暗的灯光,此刻愈加阴沉,唐雷神情凝重,用灼灼 的目光,眨也不眨地注视着白衣人……

  白衣人终于出手了,他的动作既快又狠。

  唐雷深深地叹了口气,死,他并不害怕,重要的是死得要有所值,像眼前这样不明不白 地死去,他实在是不甘心。

  唐雷无奈地闭上了双眼。

  然而就在这刻不容缓之时,只听“咚!”的一声,小酒店的大门突然被人撞了开来。白 衣人一惊,转身回望,但见门外树影摇动,哪里有半条人影?

  大奇之中,白衣人再定睛细看,却见酒店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头小小的驴子。

  这驴子一摇三摆,呆兮兮地立在那儿。在乡下,毛驴随处可见,所以白衣人长出了一口 气,便准备重新转过身来完成他刚才未完成的任务——杀死唐雷。

  但是奇怪的事情就在他将要出手的时候发生了。

  那个憨态可掬的毛驴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驴子是用四条腿走路的动物,所以它绝不可能像人一样地坐在地上!

  白衣人的脸色变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头很可爱的小毛驴。

  奇妙的事情在继续不断地进行,但见这头小毛驴的肚子居然开了个口子,而从里面露出 的并不是血淋淋的肝肠之类的东西,而是一个人的小脑袋,并且这个有小脑袋的人还从驴肚 中走了出来!

  白衣人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是真的,直到他看清那个人时,他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不仅仅是白,而且是震惊!

  而此时,唐雷也看到了这一切,他在想,如果秦宝宝在这里,看到这一件奇事,她是不 是也会大吃一惊?

  可一念甫毕,唐雷已经看清了那个驴肚子中走出来的人,而且一望之下,他也和那白衣 人一样呆若木鸡。

  因为,从驴肚子里钻出来的人竟然正是秦宝宝!

  秦宝宝!

  哈哈,来的人竟是秦宝宝!

  白衣人的身体也僵直了,可以想象得出,现在在他那张被斗笠所遮盖的脸上,是一种什 么样的表情。

  秦宝宝站在店堂中央,眨着她那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看看白衣人又看看唐雷,看看唐雷 又看看白衣人。

  过了一会,当她看到地上的几具尸体时,她立即走到唐雷身前,指着白衣人向唐雷道: “要不要我帮你杀了他?”

  未待唐雷开口,白衣人已冷笑道:“秦宝宝,你来得正好,我这就让你和唐雷一道去 死!”

  说完,他一仰头,斗笠向上抬了抬,发出了很得意的笑声。

  谁都知道,秦宝宝的轻功非常的好,但她的武功却很一般,绝非白衣人的对手,所以白 衣人说的绝不是大话。

  但是,奇怪的事情并未就此结束——而是层出不穷。

  这时,从小小酒店的门外,又缓缓走进来一头毛驴。而且,跟着从毛驴的肚子里又钻出 了一个人来!

  一见这人,白衣人就再也笑不出声了。他的身体猛地一震,扭头便往酒店门外跑去,险 些和驴肚子里的人撞在了一起……

  哈哈,只转眼的工夫,白衣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也不能怪他,从第二头毛驴的肚子里钻出来的人,名头太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可 怕了。

  ——因为这个人就是子午岭的大当家卫紫衣。

  也就在这时,只见一点寒星闪过,冷血神魔丁飘已被白衣人回身所发的一枚暗器贯穿了 头颅。

  秦宝宝眼见白衣人仓皇而逃,开心地大笑起来。

  唐雷此刻是惊喜交加,他原本还想和卫紫衣打个招呼,甚至说—番祝福的话——感谢救 命之恩的话自然不需要说。但他的伤势实在太重,终于支持不住,眼一发黑,身体立时向前 栽去。

  卫紫衣见状大惊,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唐雷的身体。

  唐雷躺在卫紫衣的怀中,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他的头猛地一歪,立时昏迷了过去。

  酒店内灯光忽明忽暗,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 ※※ ※※

  唐门的大厅,是一间很宽大、很干净的大厅。

  大厅的左右两侧,井然有序地陈列着两排桌椅,而在正上方,则摆着一张很大、很沉重 的太师椅。

  每一张椅子上都雕刻着不同的图案,图案看上去栩栩如生,形象逼真。

  可以说,整座大厅挑不出一丝毛病,看不到一点灰尘。

  无论任何人,只要一踏入唐门的大厅,就会感觉得到有一股威严之气扑面而至,使人肃 然起敬。

  此时此刻,大厅里正聚集着一群唐门弟子,有十多个之多。他们正围在一张红木方桌旁 议论纷纷。

  几乎所有的人都站着,只有一个人坐着。

  她就是秦宝宝。

  她的目光也和众人一样,紧盯着桌面,很专注地看着,好像桌子上有什么特别好玩的东 西。

  其实,这张很干净的桌子上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东西,只有一根糖葫芦孤零零地 竖在那儿。

  虽然这是一根上好的糖葫芦,每一粒山楂都红得似火一样,表层的糖衣浓浓的、脆脆的, 闪亮得几乎要透明,但却也不至于要引得这许多人来围观呀!

  难道说,这么多人都要抢着吃一串糖葫芦?

  不可能!

  因为既然有秦宝宝在场,就绝对没有人敢打这串糖葫芦半点主意。若在平时,这串糖葫 芦早就进入秦宝宝的肚子里去了。

  可是现在,秦宝宝却坐着未动,一点要吃的意思都没有。她一直在看着这串糖葫芦,粉 白秀美的脸上透出了一片迷茫神色。

  很显然,她在竭力地想着什么。

  难道一根虽然做工不错,但实际上极其普通的小小糖葫芦,也会让秦宝宝如此煞费心机?

  当然不是。

  秦宝宝并不是在看糖葫芦,而是在看糖葫芦上写的字。

  恰恰是这根糖葫芦上的两行黑字,才是引得秦宝宝及众人围观的“罪魁祸首”。

  从众人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对有人竟然会在这样一根上好的糖葫芦上写两行漆黑的 字感到莫名其妙,百思不解。

  不过,当他们看清楚这两行字写的是什么的时候,多的是感到震惊和意外。

  因为糖葫芦上的两行字写的是:“爹,我要你喂我吃糖葫芦。儿,唐葫芦。”

  秦宝宝当然也看清楚了,照她往日的脾气,早就一蹦老高,大肆喧哗一番了。

  难道不是吗?唐门中根本就没有唐葫芦这号人,可是既然这个人用糖葫芦传信至唐门大 厅,又自称作是儿子,那么必然在唐门中有人是他的父亲,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当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胡乱猜测时,秦宝宝却一直未吱声。她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 绪。

  她毕竟已经长大了,而且又快要做新娘子了,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十三、四岁的小调皮了。

  秦宝宝竭力地在开动着她的智慧才思,但依旧是一无所获,毫无结果。

  到了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这件事的答案看来只有去问唐竹老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众人中有人低声惊道:“老爷子来了!”

  刹那间,刚才还人声纷杂的大厅立刻变得安静了起来,那十几名唐门弟子噤若寒蝉,他 们已不敢再议论下去。

  无论在何种场合,只要唐竹老人一出现,唐门的人立即都毕恭毕敬,不敢放肆。

  不过,秦宝宝是唯一的例外,她的脸上绽开了动人的笑容,站起身来用一种期待的目光 问门口望去,因为她相信唐竹老人能帮她解开这根糖葫芦之谜。

  唐竹老人果然由大厅外阔步走了进来,他今天穿的是一件酱色长衫,使他愈发显得沉稳、 威严,从他的脸上找不出一丝笑意。

  在唐竹老人的身后,还有一个人。

  卫紫衣不紧不慢地紧跟着走了进来。他的神情永远都是那么的镇定,他所做的一举一动 都是很随意,很自然,毫无可挑剔之处。

  卫紫衣就是卫紫衣,他是独一无二的,要不然秦宝宝怎么会喜欢他这个大哥,又怎么会 嫁给他?

  唐竹老人一踏入厅堂,就看到了秦宝宝那张可人的笑脸,远远的,他就听到了秦宝宝甜 甜的声音:“义父!”。

  唐竹老人顿时笑了,他开心地答应着,很快就和卫紫衣来到了 那张红木方桌旁。

  那十几名唐门弟子立即都散了开来,彼此与唐竹老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们都低着头 保持着沉默。

  秦宝宝可就不同了,她—扭身偎在了唐竹老人的怀里,撒娇道:“义父,你老人家来得 正好,宝宝一到唐门就遇上一件奇事,你一定要好好解释一下,否则宝宝就会生气的。”

  唐竹老人爱怜地抚着秦宝宝的头发,笑道:“宝宝放心,你的事义父当然会尽力尽心去 做的。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样烦心,累坏了身子我老头子可不好向卫大当家交待 呀。”

  卫紫衣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只笑了笑,他知道唐竹老人与秦宝宝在一起就会像个老顽童, 特别喜欢开玩笑。

  秦宝宝脸微微一红,不再偎在唐竹老人怀里,嗔道:“义父真坏,总是拿宝宝寻开心, 不和你玩了。”

  唐竹老人哈哈大笑起来,一伸手由桌子上拿起了那根糖葫芦。可当他看到糖葫芦上的两 行字时,他却笑不起来了。

  唐竹老人已经七十开外了,说他老一点都不过分,他脸上那些纵横交错的皱纹足以证明 他是一个地道的老者。

  在江湖中,老人、女人、小孩这三种人最难对付,也最使人捉摸不透,从他们口中说出 的话,往往会大大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现在,唐竹老人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

  只见唐竹老人紧紧地抓着那串糖葫芦,神情专注地久久地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未说一句话,好似已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之中。

  但从他的眼神之中已能明显地看到欣喜之光。

  大厅内很安静,没有人再出声,只能听到粗重急促的喘气声,所有的人都在默默地等待 着。

  秦宝宝兴奋地看着唐竹老人,因为她已从唐竹老人的表情中看出,这个让她头疼的难题 很快就要有答案了。

  过了片刻之后,唐竹老人终于开口了,他问道:“宝宝,你是不是一直在想这个唐葫芦 是什么人?”

  秦宝宝连忙点头道:“是!”

  唐竹老人缓缓道:“现在我就告诉你他是谁,但你可不要太吃惊。”

  秦宝宝坚定地点点头,好像已做好了一切思想准备。

  顿了顿,唐竹老人才道:“这个唐葫芦不是外人,他是我的儿子:”

  “啊?”那十几名沉默良久的唐门弟子忍不住地都惊呼出来。

  秦宝宝与卫紫衣同样也大吃一惊,他们没料到从糖葫芦身上引出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虽说唐竹老人已事先打过了招呼,但秦宝宝依然还是吃惊不小!

  她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唐竹老人,仿佛有千万个为什么要问。

  唐竹老人的几个儿子秦宝宝不但全都认识,还非常熟悉,怎么突然间又冒出了一个叫唐 葫芦的儿子,这件事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唐竹老人微笑地看着秦宝宝,他此刻的心情好像特别好,他笑着问秦宝宝道:“宝宝, 你是不是感到很奇怪?”

  秦宝宝正等着这句话,故而忙道:“是呀,义父,你怎么有个儿子叫唐葫芦,我怎么从 未见到过?”

  唐竹老人道:“不要着急,今天晚上你就能见到他了。”

  秦宝宝不解地道:“你是怎么知道他今晚会来的?”

  唐竹老人神秘地笑了笑,摇了摇手中的糖葫芦,道:“这上面不是写着的吗?”

  秦宝宝更加奇怪了,这串糖葫芦她已反复仔细地看了许多遍,为什么自己就没看出什么 名堂来?

  秦宝宝不服气地道:“义父骗人,那上面根本就没写他今晚要来。”

  唐竹老人笑了笑,道:“这只能怪你脑筋动得还不够,当然看不出来。”

  说完,他一转身,便向大厅外走去,他的手中仍然牢牢地抓着那串糖葫芦,像是拿着一 件宝贝似的。

  在他的身后,紧跟着一语未发的卫紫衣。

  这一来,秦宝宝可就不乐意了,因为越是奇怪的事情她就越感兴趣,就越要弄个明白不 可。今天,她非要让唐竹老人解释清楚才行。

  可当她追到大厅门口时,唐竹老人与卫紫衣已经不见了,他们走得很快,秦宝宝想追也 来不及了。

  秦宝宝独自一人站在大厅门口,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喃喃道:“这个唐葫芦会是 怎样的一个人呢?”

  在她身后的大厅之中,早已是议论纷纷、人声鼎沸了。

  那十几名唐门弟子正在热火朝天地谈论着这件唐门从未发生过的奇事。他们的声音很大, 因为唐竹老人已不在场了,他们便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

  其中有一人竟然说道:“这个唐葫芦在掌门人受重伤之际出现,会不会是为了掌门之位 而来的?”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