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祁钰《玉女顽客》——第 二十三 回 
第 二十三 回 

  第二天一早,东方泰出去买了六匹健马,六人骑着上路。

  唐竹和清风悄声道:“看样子又安排好了,咱们这一路又少不了热闹。道兄,你可别也 被缴了械。”

  清风微笑道:“那样最好,咱俩落个公平,也免得老弟你心里别扭。”

  二人现在心里没了包袱,倒显轻松自在。

  众人出了新野,一路扬鞭,飞马而驰。

  午后时分,已到了百里之外的泌阳县。

  东方泰道:“这一路急行,大伙也累了,咱们进城饱餐一顿歇歇脚。”

  秦宝宝道:“不行,兵贵神速!咱们只有快,才能逼得独孤元龙大乱阵局。”

  唐竹和清风也跟着附和道:“对,此计甚好!”

  于是众人找了个农家,买些干粮,随身带着,边吃边行。

  晚上到了驻马店,一路尽是荒漠穷乡,东方泰怕错过了宿头,说道:“今晚就在这儿住 一宿,明天再走吧!”

  秦宝宝正色道:“咱们现在是和独孤元龙比速度,决不能歇!”说完也不管众人同不同 意,在马上猛抽一顿,急驰而去。

  唐竹和清风跟着凑着热闹,道:“对对对,咱们不能歇!”打马跟去。

  东方泰脸上忽地闪过一丝凶光,随后回头看了看东方秋燕和东方春雨。

  二人会意地点点头,随后三人催马跟了上去。

  又行了二十多里,天已尽黑,一行人谁也不说话,紧催坐骑,沿大道急行。

  唐竹和清风心中犯疑,这是干什么?打算累死咱们?

  整整一天急行了三、四百里,两个老爷子真有些累了,可一想到大伙儿都一样,不由憋 足一口气——拼了老命也得跟你们斗上一斗!

  又行不远,忽听东方秋燕那马一声哀鸣,栽倒在地。

  东方秋燕“哎呀”一声惊呼,被甩出一丈开外。

  秦宝宝一惊,回马来看,却见东方秋燕的坐骑,口吐白沫,倒毙在地上。

  他“咦”了一声,跳下马来,上前察看。

  东方泰忙道:“咱们连续赶了几百里路,这马是累死的。”

  秦宝宝道:“这匹马是六匹中脚力最好的一匹,它怎么会最先累死?”

  东方泰一惊,脸色随之沉了下来。

  这时泰宝宝仔细地检查马的死因。

  唐竹和清风骑在马上没有动,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清风悄声道:“这马死得古怪。”

  唐竹道:“是中了毒。”

  清风一凛,他知道唐竹是用毒的大行家,说的话准没错。

  唐竹道:“这种毒是南疆百毒教的‘震功散’,中原极其少见。”

  清风微微一笑,道,“这事只怕又是冲着你来的。”

  这时秦宝宝果然走了过来,道:“干爹,这马死得蹊跷,你给看看它是不是中了什么 毒?”

  “什么?”东方泰惊呼道,“它怎么会中毒?”跳下马走了过来。

  秦宝宝道:“按理说咱们一路急行,这马绝不该中毒。伯伯,会不会是你今早买马时, 这匹马已给人做了手脚?”

  东方泰似乎颇为不解。

  秦宝宝又冲唐竹道:“干爹,你给看看它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

  唐竹“噢”了一声,来到死马前,装模作样地检查了半天,道:“不像是中毒死的。”

  说着话他偷眼去瞧东方泰,却见东方泰正神色紧张地盯着他,听了这话似乎松了口气。

  唐竹暗自忖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秦宝宝见干爹也没瞧出什么来,只道这马真的是累死的,忙过来看东方秋燕。

  东方秋燕脸色苍白,显是劳累过度。

  秦宝宝一看走不成了,见前面山丘下有一片小树林,说道:“咱们今晚就在这儿露宿。”

  众人将死马扔进道边乱草中,然后牵着坐骑进了林子。

  马不停蹄地赶了一天,众人歇下没一会,便进入了梦乡。

  睡得正熟,忽听道上蹄声骤急。

  秦宝宝一跃而起,透过林子,见大道上四骑飞驰而过。

  东方泰这时也被惊醒,过来悄声道:“这帮人连夜赶路,想必也有什么急事。”

  秦宝宝道:“我怀疑是独孤元龙的人手。”

  东方泰笑道:“宝宝,你不要草木皆兵好不好!那独孤元龙当真这么神?”

  秦宝宝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明天咱们改道北上直奔少林。”

  “什么?”东方泰一凛,一双眼睛紧盯着秦宝宝。

  唐竹和清风虽未起来,却将二人的谈话听得真切。

  唐竹暗自忖道:“按这个速度,不几天就可到子午岭下,这时忽地改道少林,难道不去 子午岭了?”

  就听秦宝宝说道:“伯伯,我决不是有意作耍。”

  东方泰“哼”了一声,似乎极生气。

  秦宝宝又道:“道长和干爹自重身份,不愿易容,咱们人又多,所以很容易被独孤元龙 跟踪察觉,唯今之计只有以‘快’字,逼得独孤元龙来不及布置阴谋陷阱,咱们明天折道北 上去少林,半途再转向奔南阳湖,让他搞不清咱们到底去哪儿,跟着咱们圈子一兜,他的尾 还能藏得住?”

  东方泰赞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换旧人,看来我们真的老罗!”

  秦宝宝被他一夸,心中高兴,暗道:“只要你领这份情,到时候我干爹毁婚时,不难为 我就行了!”

  ※※

  ※※

  ※※

  按照秦宝宝的计划,众人马不停蹄,就像一群没头苍蝇一样,东奔西撞,虽然再未遇上 暗算陷阱,却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

  连着几天下来,一个个被折腾得疲惫不堪,坐在马背上都打瞌睡。

  东方兄妹俩更是叫苦不迭。

  唐竹和清风道长反正是拼着老命一条,看你们怎么折腾?

  这一日到了周口,东方泰忍不住道:“宝宝,咱们这招恐怕不行吧!”

  秦宝宝这几日情绪低落,总是闷口不乐,知道众人被折腾惨了。见东方泰开口动问,只 得默默地点点头。

  东方泰又道:“那你看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他居然还这么信任秦宝宝。

  秦宝宝暗自感激,道:“独孤元龙现在墒不清咱们的去向,所以按兵不动,我看咱们不 如也在这儿住下,先休养几日再说。”

  他的话一出口,东方兄妹登时齐声赞同。

  东方泰看看唐竹和清风,二人也连声道:“甚妙,甚妙!”反正秦宝宝拿的主意,二人 一概不反对,全是好!

  于是众人进了城,找了家客栈住下。

  周口地处淮河上游,离子午岭只有一日的路程。

  秦宝宝到了这儿,自免不了伤情动感,想起大哥卫紫衣。

  自己失踪了几个月,大哥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是在岭上,还是在外面四处找我?展熹、 张子丹、席如秀、阴离魂他们现在又在干什么?

  一想起那些一张张熟悉的脸,想起昔日子午岭上欢乐开怀的日子,秦宝宝不禁泪如泉捅, 真恨不得插翅飞上子午岭,向他们诉说自己这几个月的遭遇。

  他突然开始厌倦这个江湖,向往着过一种平常人的生活。

  他再次下决心,待这件事一了,便回到子午岭,再也不出江湖。

  下决心不难,要想真正做到可不那么容易。

  一到眼前这件事,他就感到头晕脑胀,这个独孤元龙简直就像鬼魂一样,来无踪去无影, 武功绝高,精明绝顶。

  一路上众人吃了他那么大的亏,竟连他的影子也没见着,他要比王福可怕得多。

  他现在不知该怎么办,对独孤元龙这个可怕的对手,他已是束手无策。

  整整一夜,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直到鸡鸣拂晓,才方睡去。

  睡梦中忽被一阵说话声吵醒,睁眼一看,已是日上三竿。

  穿了衣服出来,见东方泰屋内桌上摆着一个方木匣。上前一问,方知是刚才有入托店伙 计送来的。

  木匣上贴着一张封条,上面写着“唐竹先生亲启”的字样。

  唐竹冲着木匣看了半天,“呵呵”笑道:“我倒要看看这里面装着什么宝贝。”说着就 欲打开木匣。

  东方泰连忙止住,道:“唐兄,谨防有诈。”

  唐竹知道自己这条命“金贵”,有意想和东方泰较较劲,当下说道:“人家既然找到我 的头上,我岂能示弱?你们让开!”

  东方泰道:“唐兄,还是让我来。”

  秦宝宝心想:“干爹怎的如些不冷静?”一想起他和清风道长这几日确实有些反常,莫 不是因为汉江上受挫,失了理智?

  唐竹与东方泰为开一个匣子争执不休,看来一路上众人都憋了股闷气。

  人在心情不愉快的时候,自免不了心烦意乱,发生争吵。

  秦宝宝也有些不耐烦,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别争了,让我来!”

  说着他取了根绳子,拴在匣绊上,又抱来被褥蒙在木匣子,说了声:“大家留神!”用 手一拉绳子。

  “嗒!”的一声过后,紧接着“噗噗噗……”乱响,那床被褥一阵蠕动,居然有数枚透 骨钉穿透了被褥射出来,挟着劲风钉在墙上。

  好险啊!众人一个个惊心不已。

  秦宝宝将绳子又扯了几扯,见没动静,这才上前掀去被褥,翻开一看,上面密密麻麻钉 满了暗器。

  再看木匣内竟然放着一个人头——游迅的头。

  众人齐声惊呼。

  匣盖的反面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游迅冒犯各位,特让他前来赔罪!代言——有 空请各位务必来南阳览湖楼小叙。”下面署名“独孤元龙。”

  东方泰怒火中烧,一掌拍碎了桌子,喝道:“独孤元龙,你欺人太甚!”

  正这时,店伙计慌慌张张跑进来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各位客官,马棚里的马全都 不行了!”

  众人一愣,今天哪来这么多事?连忙出来察看。

  刚走出小院门,忽地瞥见客栈大门外有两个青衣汉子,正在同一个伙计说话,地上放着 一个大木箱子。

  那两人一看见东方泰等人,连忙掉头就走。

  秦宝宝纵身跃起,说道:“快追!”率先扑了出去。

  东方泰随后而至。

  两上青衣人一见有人追来,撒腿就跑,一东一西,背道而驰。

  秦宝宝心说:“你们总算露面了!”哪肯罢休,紧盯着西边一人追去。

  东方泰略一迟疑,为防秦宝宝出事,也跟着追向西边。

  青衣人轻功不弱,见秦宝宝追得紧,忙纵身跃上屋脊,直奔城外而去。

  秦宝宝和东方泰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城外,青衣人轻功略逊一筹,双方距离渐渐拉近。

  秦宝宝暗道:“我看你往哪儿逃!”

  正这时,忽听客栈那边传来一阵长啸。

  东方泰惊呼道:“是雨儿的啸声,听声音似乎遇上了强敌。”

  秦宝宝大惊,说道:“不好,咱们上当了!”舍了青衣人,转身回奔客栈。

  东方泰脸上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意。

  ※※

  ※※

  ※※

  清风道长和唐竹以为这又是什么圈套,所以根本就没打算追人。

  出了客栈,见门口那个大木箱上也贴了张封条,上面写着“清风道长亲启”的字样。

  清风冲唐竹微微一笑,好像在说:“这回轮到我头上了。”

  东方兄妹见这二人没有追人的意思,愣在一旁,不知所措。

  清风冲站在箱子边上呆若木鸡的伙计道:“这箱子是给我的么?”

  伙计似乎回过神来,连声道:“是啊!是啊!刚才……是怎么回事?”

  清风摆摆手,道:“没什么事,把箱子抬进来吧!”

  伙计连忙找来同伙,二人摇摇晃晃地将箱子抬进了他们的小院。

  唐竹悄声道:“道兄,这箱子还怪沉的,看来定是份厚礼。”

  清风笑道:“怎么,你妒嫉了?”

  拿些零钱,打发了伙计,东方秋燕忙着找来绳索,学着秦宝宝的样儿。拉开了箱盖。

  这回没有动静。

  清风道长和唐竹相视一笑,走上前来,一看之下,竟是大惊失色。

  原来箱子里竟装着两个死人,“武当四侠”中的杨弃和周小宇。

  清风道长一看爱徒被杀,“哎呀!”一阵,晕倒下去。

  唐竹连忙伸手去扶。

  突然间箱内的两个“死人”动了,一跃而起,两道剑光直奔二人刺来。

  唐竹和清风哪料到敌人还有这一手,百忙中就地一滚,却仍慢得半拍,唐竹右臂中剑, 清风腿上挂彩。

  这边东方兄妹见状急纵土前,挡住杨弃和周小宇,喝道:“你们干什么?”

  杨弃“嘿嘿”冷笑。道:“来超度你们。”

  东方兄妹见过杨弃和周小宇,听这人声音不对,东方春雨喝道:“你不是杨弃!”

  那人“嘿嘿”一笑,道:“两只菜鸟!”也不答应,与同伴扬剑攻来。

  东方兄妹一诧,什么“两只莱鸟”?忽地想起若真是杨弃和周小宇,怎会刺杀唐竹和清 风,对方是在骂自己。

  他们虽不懂“菜鸟”是什么意思。却知道决不是好词。

  见对方双双攻到,二人忙举剑相迎,这一动上手,才知对方使的是《五岳剑谱》上的功 夫。

  东方春雨疾呼道:“道长,唐伯伯,快来合力擒贼!”

  “周小宇”冷笑道:“他们只有等死的份了!”连环三剑,紧逼不放。

  东方春雨“左右逢源”接架相还,一剑刺出,迫对方退守,借机回头来看,却见二老躺 在地上呆呆发愣。

  东方春雨急掠过来,呼道:“唐伯伯,道长,你们怎么啦?”

  看这东方春雨一脸焦急神色,二老颇为不解,他们有心暗算我们,既是一伙,现在目的 已经达到,何以还在“演戏”?

  这时“周小宇”已扑了上来,剑带寒风,刺向东方春雨后心。

  唐竹喝了声:“雨儿小心!”

  东方春雨听风辨位,就地滚开。

  “周小宇”招式不变,竟一剑刺伺唐竹。

  唐竹手脚不能动,瘫软无力,只有听天由命,脑子里还在想:“我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完 了?”

  敌剑刚刚刺及胸前,就见东方春雨暴吼一声,手中剑急甩而出。

  “嗤!”剑泛寒光,带着破空声,直射“周小宇”腰胁。

  “周小宇”被迫撤剑回救。

  “当”的一声,来剑被击落,“周小宇”被震得“噔噔”倒退两步。

  东方春雨心急而发,孤注一掷,这一剑力道奇大。

  “周小宇”冷笑道:“小麻雀,想跟老子玩命?”

  东方春雨也不答言,身形一展,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与“周小宇”力拼。

  那边东方秋燕与“杨弃”剑光耀眼,打在一处,难分难舍。

  清风和唐竹被搞得一头雾水,不知究竟谁是谁非。

  唐竹刚才差一点儿去了鬼门关,心说:“他们这是真的要我们的老命啊!”

  不管是否“演戏”,先保住这条命再说。

  想到这儿,他冲东方春雨喝道:“雨儿,那剑上有毒,你可要小心!”

  东方春雨正施展拳脚与对方互攻,不听这话还好,一听反到有些心虚,未免有些缩手缩 脚。

  “周小宇”登时占尽上风,剑气大炽,直迫得东方春雨忙于招架。

  清风忽地对唐竹道:“你看东方泰和宝宝现在何处?”

  唐竹一凛,忙喝道:“雨儿,快叫你爹!”

  东方春雨就像个算盘珠子,不经点拨,是不会动的,他连忙引吭长啸。

  “周小宇”嘿嘿”笑道:“小乌龟,你晚了!”

  东方春雨被他“小麻雀”、“小乌龟”地喊得心中火起,骂道:“老子撕烂你这臭嘴!” 不顾一切地猛冲猛打。

  唐竹一看知道要糟,忙道:“雨儿,不可蛮来。”

  东方春雨哪里听得进去,见对方一剑当胸刺到,竟然不避不让,抬腿一脚,奔对方下腹 踹去。

  这叫“你刺我一剑,我踹你一脚”,咱俩谁也好不了。

  “周小宇”可不愿跟他玩命,横剑来削东方春雨的腿。

  东方春雨劈面又是一拳,这招是“我断一条腿,打你脸开花。”

  “周小宇”无奈,只得退后一步。

  东方春雨见这种打法挺实用,“哈哈”笑道:“小乌龟,你再来呀!”他倒真是学得快, 用得快。

  “周小宇”把眼一瞪,目露凶光。

  就听那边与东方秋燕对阵的“杨弃”喝道:“四弟,你还磨蹭什么?”

  “周小宇”“噢”了一声,同伴久战不下,指望自己建功,此刻东方春雨手上无剑,正 是制胜的时机,若被他拿剑在手,胜负可就难说了。

  东方春雨又道:“小麻雀,你还磨蹭什么?”

  “周小宇”怒喝:“你找死!”手中剑舞作一道光圈,卷了过来。

  东方春雨对敌方剑法了如指掌,当然知道如何对付,不退反进,双手突破剑幕,当胸刺 去。

  “周小宇”早有防备,双脚猛一蹬地,身形向后射去,长剑回拖,在东方春雨右臂上拉 了道血槽。

  东方春雨怒喝道:“你想跑!”

  弯腰捡起地上的剑,刚追去两步,忽地脚下一软,栽倒在地。

  “周小宇“哈哈”一笑,道:“说你是只菜鸟,你还不信。现在知道厉害了吧!”说完 急纵而上,杨剑斩向东方春雨的颈项。

  东方秋燕大急,舍了“杨弃”,飞身来救,却又哪里来得及。

  眼看东方春雨就要命丧剑下,忽听屋顶上有人暴喝一声,“打!”

  一件黑乎乎的东西,直奔“周小宇”面门飞来。

  “周小宇”拿剑一挡,“哗”的一声,那物碎成数块,原来是个瓦片。

  “周小宇”手中剑被这瓦片一击,竟是拿捏不住,“当啷”掉在地上,身子“噔噔 噔……”倒退了七八步,方才站稳。

  他慌忙抬头去看,却见东方泰和秦宝宝正站在屋顶上。

  “啊”他惊呼一声,道:“二哥,扯呼!”

  二人转身纵上院墙,向外逃去。

  东方泰大喝道:“还想走么?”身形一展,宛若一只大鸟一般凭空掠去。

  刚追上院墙,就见眼前寒光闪烁,一阵暗器,带着破空声,向他射来,原来外面还有人 接应。

  东方泰惊呼一声,身子向后一仰,翻落院中。

  待得再纵上院墙,二人已不见踪迹。

  东方泰恨恨不已,回来一问详情,气得破口大骂。

  唐竹和清风反倒显得极为平静,只要自己没死,就可说明东方泰这是在“演戏”可是这 戏又是演给谁看呢?

  二人想不通,反正现在三个人都中了毒,只要不让咱们死,总得给解药才行。

  他们知道游迅一死“蚀骨腐尸泥”的解药肯定到了东方泰的手里。

  秦宝宝心急如焚,他来到唐竹近前,问道:“干爹,那解药如何配制?”

  噢!原来他们这场戏是为了骗取唐老爷子解药的配方。

  唐竹见秦宝宝双目含泪,面带焦色,心中暗道:“你装得倒真感人!”一想既然你们演 戏,那我也陪你们玩玩。

  想到这儿,他强忍住心中的怒火,长叹一声道:“那解药无法配啊!”

  秦宝宝惊道:“怎么没法配?”

  唐竹道:“这药是我兄长出门时,匆匆忙忙给我的,我一时也没顾上问。”

  秦宝宝听了这话,仿佛也中了毒似的瘫软在地。

  东方泰和东方秋燕也失了魂般地呆立在那里。

  正这时,忽听城外一声厉啸,紧接着四方啸声大作,似乎有七八个人手同时呼应。

  秦宝宝一下子蹦了起来,惊道:“不好,他们大举攻来;咱们快跑。”

  东方秋燕喝道:“我不走,等他们来,跟他拼了!”

  秦宝宝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敌强我弱,咱们拼不过他们。快走!”说完背 起地上的唐竹,就往外跑。

  到了这关键的时刻,他还是向着干爹唐老爷子。

  唐竹却不领这份情,暗自忖道:“你别假惺惺的,想骗我?你还早着呢!”

  东方泰这时也跟着将东方春雨和清风道长挟在腋下,冲东方秋燕喝道:“燕儿,帮着宝 宝,速离此地!”

  出了客栈,来到大街上,秦宝宝扯着嗓子喊道:“不好啦!杀人啦……抢劫啦……杀人 啦……”

  他这一喊,街上登时大乱,人们惊呼叫喊,四散逃命。

  他们乘着大乱之际,钻进一条小胡同,拐了几个弯,寻一个僻静的所在,藏了起来。

  不一会,城里笛声大作,想是惊动了衙门里的巡捕。

  秦宝宝一想,差不多没事了,忙冲东方泰道:“伯伯,你这儿还有多少银两?”

  东方泰在怀里一掏,掏出一张银票和几两碎银。

  秦宝宝一看银票是一百两的,点点头道:“估计差不多了!”

  东方泰道:“咱们得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去请救兵,回来找他们算帐!”

  东方泰诧道:“救兵?”

  秦宝宝点点头,道:“你们在这儿别走开,我去去就来!”说完飘身去了。

  东方泰诧异地看了看唐竹和清风道长问道:“他上哪儿去请救兵?”

  唐竹心中恼火:到这时候还把咱俩当傻子?

  清风道长缓声道:“这一带要论有势力能与独孤元龙抗衡的人,恐怕只有金龙社的金童 阎罗了。”

  “金童阎罗?”

  “是的。”

  “我怎么听这名字有点邪气?”

  “金龙社乃北方第一大帮,声名极盛,帮中高手如林。金童阎罗为人亦正亦邪,我也说 不上来他究竟是好是坏,只知道此人凭一柄软银剑叱咤江湖骁勇异常,被人誉为‘江湖第一 名剑’”

  “你说这金龙社在北方最大,可咱们这几日在道上怎的没瞧见?”

  “像咱们这样急奔快行,又怎么能够发现呢?”

  口中这么说,清风心里却也有些疑虑,金龙社难道出什么事了?

  唐竹见清风道长不动声色地与东方泰对答如流,心中暗自佩服。

  东方秋燕这会儿问道:“宝宝能请来金童阎罗?”

  东方泰道:“请来了又待怎样?”

  东方秋燕一愣,诧道:“独孤元龙想必就在这一带活动,咱们有金龙社做帮手,定能查 出他们的踪迹,到时候大伙儿合力,不就可报仇了么?”

  东方泰叹道:“独孤元龙又哪儿那么容易对付,咱可不能再拖累别人了!”

  东方秋燕急道:“爹,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难道这仇就不报了?”

  东方泰目射怒火,咬牙道:“仇一定要报,我也决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东方秋燕看了看中毒的三位,道:“那他们……”

  东方泰道:“独孤元龙正在这一带活动,报仇一事刻不容缓,此刻若将他们送往唐门解 毒一路上也难免遭到暗算。”

  “那怎么办?”

  “宝宝说得对,先离开这儿,找个安全的地方,先把他们安置下来,然后我再回头与独 孤元龙独自较量。”

  “啊!”东方秋燕惊呼一声。

  唐竹见父女俩一惊一诧地说看这些话,忖道:“不知他们又想干什么?”

  东方秋燕愣了半晌,道:“爹爹,你不能去!”

  东方泰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挺着一条老命不要,也要去会会这个独孤元龙!”

  唐竹暗自冷笑道:“好一句豪言壮语!”

  东方秋燕想了想,又道,“爹爹,若不能及时解毒,他们三人岂不要被耽误了?”说着 竟凄然泪下。

  东方泰长叹一声,转向二人,甚是为难地道:“唐兄,道兄,这次连累二位受此大难, 我无颜以对二位家人,只有以死相报……”

  唐竹听得心中厌烦,忖道:“这些感人的话你说给谁听?”

  清风也觉得肉麻,忙打断他的话,道:“东方大侠何出此言,我等同仇敌忾,肝胆相照, 恨只恨那独孤狗儿阴险毒辣,诡计害人,东方老弟切不可意气用事!”

  唐竹暗自惊叹,清风道长在两个爱徒惨遭不测的情况下,竟还能面对仇人如此镇静,说 出这番感人的套交情的话,其心机之深,唐竹自愧不如。

  外面有脚步声响,东方秋燕喜道:“宝宝回来了!”

  果然是秦宝宝,他面带疲惫神色,喘息道:“我……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咱们立 即动身。”东方秋燕道:“去哪里?”

  秦宝宝道:“子午岭!”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