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墨余生-->海天情侣-->第三回
第三回   
强作解销人 巧酬宿愿

  投栖寻旅邸 竟遇新知
再说,场里那少年男女原已无法支持对方的猛攻,及至所听到于志敏在场外的批评,更惊得心胆俱裂。那少女更加暗恨于志敏光在旁边说风凉话,而不出手相救,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拚出最后一套剑术,以求转败为胜。那知对敌的时候,最忌心急气浮,那少女无缘无故地迁怒于志敏,手底自然一缓,就在这一瞬间,那妇人一招“追云刺月”,剑尖如电,已达眉目,要想收招回救,决来不及,“哎呀!”一声,身体往后一倾,一缕芳魂,已飞九霄云外。那知就在闭目等死的瞬间,耳边似乎听到一听娇叱,立刻就有一股潜力推了过来,自己竟身不由主,被抛得如断线风筝,跌在地上,急忙翻身而起,却见和自己对招的那位黄脸山娘解玉英,也是刚刚爬起,在三丈外,拍拍灰尘,在两人的中间,站立着一位风姿绝代的少女。回头一看,又见和自己同来的同伴,与及和他对招那老头,也是才爬起来,两人之中间,也站着骑在马上说风凉话的少年;另外就是那位名震江湖的金河老女侠樊小翠,倚着龙头拐杖,站在场上。

  原来,在王紫霜惊呼的同时,于志敏也看到那少年的剑尖已指着老者的胸坎,而老者的韦陀杵正使出“神雷下降”一手绝招,朝着那少年的头顶压下,如不及时解救,势必两人俱死,所以飞纵过去,一掌震开两人,挽救了这一次血溅当场的结局。

  老女侠也看出当时的形势不利,一展身形纵入场中,但是,究竟已迟了一步,双方的人都被新来的少年男女用内力震飞。起先还以为双方必然有人负伤,如果伤了对方,则武林中寻仇报复,在所难免,那知转眼之间,倒地的四人都一跃而起,才知道这两位少年男女的艺业,不但是登峰造极,而且已将臻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不由得又惊奇又佩服,立邬趋往王紫霜的跟前,微微躬身道:“小姑娘解救了老身一家危难,真不知怎样谢你……”

  王紫霜见那慈眉善目的老婆婆,向她客气,一时脸红红地,连呼:“不敢当婆婆大礼!”

  这时候,那少女也走上前来,朝王紫霜拱一拱手道:“有劳姐姐解救,小妹终生感佩,他日相逢再图报效了!”望那老妇人一眼,立刻一连两纵,到达那少年的旁边,叫一声:“师兄!快谢了人家,我们就走罢!”那少年原已谢过了,这时又朝着于志敏一揖,对那少女说声:“师妹!走罢!”展起身形一先一后,朝着山外飞奔而去。

  原先和那少年对招的老人,喝一声:“小子……”还想追去,老婆婆连忙叱道:“汉明!别追了,还不快点拜见小侠?”那老人果然扑地就拜,慌得于志敏连忙把他扶起来,道:“老丈!折杀晚辈了!”这时,王紫霜也过来凑在一起,于志敏见已经没有事了,也辞别要走。

  那老婆婆忙拦道:“你们两位解救我一家危难,连倒茶也不喝一杯,怎能就走!”原先站看观斗那三位中年人,听老婆婆这样说,已一路笑着跑去把马牵了。王紫霜觉得这老婆婆和霭可亲,自己也想多亲近一时,在旁帮腔道:“敏哥!既然婆婆留着我们,就坐上一会吧!反正担搁不了多少时间。”于志敏当然是百依百顺地答应了。

  老婆婆带着各人转过一个小树林,就见到几间茅屋,构成一座小小的庄院,院墙是用竹篱围成的,上面绕满了蔓草花藤,环境倒也十分优美。老婆婆引导于王两人进了一间宽广两丈左右的厅里坐下,立即唤一声:“三媳!有现成的茶么?”后面应了一声,就见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手里携着一个瓦壶,走了出来,笑道:“婆婆!那两人打发走了么?这两位是……”

  老婆婆笑道:“你且慢问着,我还没有请教两位仙侠的姓名哩!今天要不是他们两位援手,打发倒是容易,可说不定惹出灭门的大祸来!”

  于志敏的目光锐敏,趁着她们婆媳问答的时候,已把厅里的陈设浏览一遍,发现厅上的陈设,也还简朴古雅,尤其壁上悬着一幅中堂,上面写着:“呼龙耕烟种瑶草”字迹龙蛇飞舞,豪劲非凡,及至看到上下款,更是一惊,原来上款署有:“纲伦姨父指正”六个字,下款署上:“姻侄王千之沐书”七个字,每字都有三寸以上见方,分明不会是眼花看错。这时,老婆婆的三媳已替他两人各斟上一杯茶,于志敏也不待老婆婆开口,立刻站了起来,指着那幅中堂道:“婆婆!请问这个王千之,是不是已故的谨身殿大学士,姓王讳文的?”此话出口,在座各人都同时大愕,尤其是王紫霜更觉稀奇。

  原来王文的别号千之,是于志敏从骆中明口中听来的。王紫霜的年纪小,并不知道祖父的讳号,也难怪她愕然。那老婆婆被问得怔了一怔,望望于志敏的脸上,有点怆然道:“千之正是王文,小侠在那里听说过?”

  于志敏迫不及待地,又问道:“请问婆婆和王学士是怎样的称呼,事关重大,小子不能先说!”

  那老婆婆默然一想,终于惨然道:“千之的母亲,是我的胞姊,算起来我应该是他的姨妈……”一语未毕,王紫霜已扑往老婆婆的怀里,仅喊得一声:“曾……”就痛哭了起来,老婆婆不禁愕然。

  于志敏眼圈一红道:“婆婆!她正是你老人家的外曾孙女,她的祖父就是王大学士……”想起自己的身世,眼泪也簌簌地流下。

  老婆婆听了于志敏的解释,不由得一把搂起王紫霜,揽在怀里,老泪纵横,呜呜咽咽地,迸出一个“儿啊!”也就说不下去,三媳妇站在一旁,也是惨然垂泪。

  经过这样一鬨,所有的人全都知道老祖母认了亲,一窝蜂似的涌进厅里,大人、小孩、乱鬨鬨挤做一团。这时,原先和那少女对招的解玉英,走往婆婆的跟前,笑道:“婆婆!你真是!今天见到小妹子应该是喜事才对,为什么哭了起来了?还让那小侠也跟着哭,怎么好意思?”

  老婆婆被她这大儿媳一语提醒,也破涕为笑道:“你不说,我倒真忘了!”拍拍王紫霜的肩背道:“好孩子!不要哭了,苍天叫我们能够在这里相会,而且你又学到一身的艺业,你爹娘在地下有知,也当含笑九泉了!”怜恤地抚摸着王紫霜的美发,王紫霜睁大了一双眼睛,注视老婆婆祥和的脸孔,老婆婆一双慈目里,泛着无限慈爱的光辉。这一种光辉,王紫霜在若干年前,曾在妈妈的眼睛里找到,但是,现在,妈妈呢?她一想到妈,更是“哇!”

  一声,嚎啕大哭起来,把厅里各人哭得无不伤心掉泪。

  约莫有一顿饭的时光,王紫霜才抽抽噎噎,渐止悲声,却伏在老婆婆的膝上沉沉睡去。

  老婆婆凄然一笑道:“这孩子确也太苦!”把自己一家人略略向于志敏介绍,然后问起于志敏的姓名,家世和师承,与及王紫霜学艺、行事的经过。

  于志敏此时已知这一家并非外人,也尽其所知道,一一照实说了,各人又免不了一番咨嗟赞叹。

  老婆婆长叹一声道:“想不到你两人都是一般命苦的孩子,却又有同样美满的遭遇!”

  唤了大媳妇去准备菜饭,然后回顾大儿道:“汉明!你去对你爹说,家里来了贵客和亲眷,他如果想来相见,你就揹他出来好了!”

  于志敏忙道:“怎敢劳动公公,只不知道公公是什么病,晚辈颇知医理,烦大伯引路,一同去才好!”

  王紫霜原是静静地伏着,这时却翻了一个身,仰起脸来道:“你别丢脸了,几时见你会治病来?”

  于志敏笑道:“不但是别人的病,我能够治,连到你的病,我也同样能治!”

  王紫霜一跃而起,指着道:“我有什么病?快说!”

  于志敏笑了一笑,慢吞吞道:“我已经把你撒赖病治好了哩!”惹得一屋鬨然。

  王紫霜“啐!”了口,扬掌要打,蓦然记起一屋子的亲人,急又缩手回来,粉脸羞得红红地又连啐几口,更惹得那些女眷,把腰都笑得弯了。连到她自己,也禁不住“噗哧!”一笑。

  于志敏把握机会又道:“可不是把你的哭,也治成笑了?”气得王紫霜一瞪星目,于志敏吃她这一吓,才噤不做声。老婆婆把他俩的情形,看在眼里,连心花都开了,笑道:“你两口子别闹了!于小侠说能治病,到底是真?是假?”

  王紫霜听老婆婆说“两口子”,羞得连颈子都红了,心里暗骂糊涂,可是另一股甜味却钻进她的心坎里,这时听到老婆婆问于志敏会不会治病,不由得吃吃笑道:“听他哩!他那懂得治什么病?只是仗着师公给他那几颗归元丹来卖关子!”扬着脸对于志敏道:“快点把归元丹拿出来罢!别假充什么内行了!”

  于志敏一面取出一个小瓶,一面正色道:“你说我仗着归元丹,只是一部份的事实,难道你忘了我曾学过瑜迦法门里面,治病和传艺这两门?而且归元丹虽然灵验,但是遇上五脉一断,地无能为力,仍得仗瑜迦术推动药力哩!”经过这一说明,各人都恍然大悟,老婆婆更是喜得笑颜逐开,仅说一句:“我们现在就去!”站起身来,一手拉着于志敏,一手挽着王紫霜,直往后院。各人从来没有见过瑜迦术治病的奇迹,也都蜂拥地跟在后面,走过了三层院子,快要到达一间小巧的茅舍,忽然柴门一开,冲出一位满面泪痕的妇人,老婆婆忙喝道:“兰珠!怎么了?”

  那叫做“兰珠”的妇人,仅喊一声:“阿婆!……”立即大哭起来。这时,于志敏也意会到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只说了一声:“不要哭!”微一用劲,已摔开老婆婆牵他的手,一步就跨进门去,却见一张竹榻上笔直地仰卧着一位白发老人,榻旁也跪着一位长者,另有一位十来岁的小孩,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于志敏迫不及待,脚尖一点,就飞身上榻,伸出右手中指,往那白发老人印堂上心经总穴一点;一翻手掌,又朝那白发老人的天灵盖一拍。这时,跪伏榻旁那位长者已觉得榻上有异,猛一抬头,陡见一位陌生的少年人,一掌拍上已经死去的老父天灵盖,不由得大惊,一时急痛攻心,不暇站起,大喝一声,一掌朝那少年的右胁打去,只听得擂鼓似的一声巨响,那少年动也不动。这长者站了起来再喝一声:“死了的人,你还要来加害?”又是一掌擂在那少年的背上,忽然门外喝一声:“住手!”

  原来躺在床上这老人姓黄名纲伦,年轻时,也学得一身软硬的武功,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因为他的内力雄厚,所以江湖上的朋友赠给他一个“虎力大王”的名号,几十年来,倒做了不少的事业。七年前,王文、于谦的冤案骤发,官家查悉他和王文有姻亲的关系,而且身怀绝技,深恐他图谋不轨,所以也就严令追缉归案,以除祸根。黄纲伦吃这一迫,只得携家带眷,远走苗疆,藏身到这穷山绝水的地方。但是,不幸在路上染了半身不遂的怪病,来到黑龙山之后,遣了汉明夫妇回到故里,打探消息,获知留守祖茔的胞弟黄纲常一家人,统统被曹吉祥、石亨,的党徒捕去,并已处决。黄纲伦想起他的胞弟手无缚鸡之力,也要受此酷刑,心里痛悔非常,更加重了他的病势。几年来,都由四对贤孝的子媳,每天轮流服侍着,虽然苟延残喘,却也去死无几了。

  这一天,因为那两个少年到来一闹,除了老伴樊小翠带了大儿汉明、大媳解玉英、三儿汉教、四儿汉华、和长孙士材出门应敌之外;二儿汉国和二媳麦兰珠,就守在他的面前,其馀的儿媳、护庄院的护庄院,卫弱小的卫弱小,喧喧嚷嚷,黄纲伦虽然躺在床上,也闻到多少风声。但是,汉国恐怕这位重病的老父,会急出事来,所以不敢将实情告知,那知这样一来,反而加剧了黄纲伦的病势。

  黄纲伦身体虽然静静地躺着,但一双眼珠却凝神注视着窗外,一颗未死的雄心,已经飞进了斗场。等到消息传来,说起少年却敌,婆婆认亲的经过,他的心里一喜,就好像油尽灯枯的时候,骤然加进大量清油,反促使它迅速熄去一样,哈哈一声长笑,真气一散,双脚一伸,竟然撒手西归。

  再说,老婆婆一进门来,就见汉国一拳打在于志敏的身上,连忙喝止。但是,于志敏像丝毫不觉,仍然运指如飞,顷刻之间,把黄纲伦周身六百六十六处穴道点匀,然后把一颗归元丹纳入黄纲伦的嘴里,并且嘴合嘴度了一口真气进去;接着盘膝枯坐,右掌按在黄纲伦的天灵盖,左手中指顶着他的巨阙穴。

  这时,这一间小屋里已挤满了人,但是,谁都不敢轻声说一句话,反而显得异常沉寂。

  每一个人都溜着一对眼睛,望望床上死了的老公公,又溜着回来注视于志敏那尊庄严的法像,无不暗暗称奇。

  过了一顿饭的时光,黄纲伦的头顶上,冒起一缕白烟,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可是,王紫霜一看到于志敏的脸色,却惊得她芳魂无主,芳心卜卜地剧跳。原来于志敏一张白里透红的脸孔,此时已是白里透青,形如槁木。但王紫霜也知道这是紧急关头,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所以任凭心里如何焦急,也不敢惊动一下。又过了半个时辰,黄纲伦头上的白烟渐佥,周身上下汗如泉涌,骨节格格一响,忽然“哎呀!”了一声,但是于志敏却倒了下地。

  王紫霜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一握于志敏的手,只觉缩手冰冷,手脚僵直。这时,她也顾不得有无人在旁边,往地上一坐,把于志敏揽入怀里就哭。老婆婆见状也是大惊,各人见于志敏居然舍己救人,无不悲声四起。

  这一闹,却把床上的黄纲伦闹醒了,他双手一撑,一跃而起道:“你们哭哭嚷嚷地,闹些什么?”

  老婆婆见她的老伴居然能够起来说话,真是一个奇迹,仔细看他的脸色,发觉他病容尽褪,不由得又哭又骂道:“老死鬼!你不死?你看人家于公子把你救活了,他自己却死了,好好赔人家的命来!”

  黄纲伦愕然道:“我有什么病?那来的于公子救我?”老婆婆见他连到自己病了几年,都不自知,认为他的记忆全失,忙道:“你认不认得我?”黄纲伦哈哈笑道:“你是我几十年的老伴,怎不认识你?”

  老婆婆奇道:“那么你病了几年,为什么不记得?”

  黄纲伦仍然笑道:“我并没有病啊!”一眼看到王紫霜抱着于志敏在哭,愕然问道:“老婆子!这两人是谁?”老婆婆嗔骂道:“还不是你这老不死害人?那男的就是于公子,费了许久的时间把你救活,他却变成这个样子。那女娃娃是我的外曾孙女,你还好意思问哩!”黄纲伦“哦──”了一声,似乎有点恍然,急道:“等我来替他看看!”立刻就要下床。

  老婆婆骂道:“你下来干什么?”

  黄纲伦笑道:“替他诊病啊!”停一停又道:“你说我是他治好的,那末,为什么不把治我的药给他吃?”

  王紫霜一听,心想:“你这办法倒是不错!”这时于志敏的身体已渐渐僵冷,更不敢耽误时刻,立即从于志敏身上取出原先救人用的归元丹,以最迅速的手法,擘开他的嘴巴,把一颗归元丹纳入于志敏的喉里,然后替他把嘴唇合拢起来。果然灵丹神妙,过了片刻,于志敏的身子渐渐和暖,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各人知是大事无碍,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但是,王紫霜在芳心大慰之下,却骤然一惊,忙道:“曾祖姨,让我抱他起来!”

  老婆婆笑道:“你现在不是抱着?”

  王紫霜急得满脸通红道:“不!要找个地方给他憩啊!”

  老婆婆笑着道:“傻丫头!先安顿在床上罢!过一会再给你们收拾地方。”王紫霜应了一声,把于志敏紧紧一揽,正待站起,那知于志敏猛然一挣,反而先站了起来,一张嘴唇却无意中碰上王紫霜的脸颊。羞得王紫霜脸红红地骂道:“谁叫你起来的?”此话一出,惹得老老小小哈哈大笑,那笑声几乎把屋面震飞。

  于志敏虽然是醒了过来,但是一语不发,朝着床上指指,扶着王紫霜的肩头,爬上床去,立刻盘膝闭目。王紫霜一看他坐的姿势,知道他因为内气损耗太甚,必需休息一阵子,挥手示意各人离开。

  各人见状,也都悄悄地退出门外,惟剩老婆婆和王紫霜,坐在榻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于志敏脸色的变化。过了一顿饭的时光,于志敏睁开眼睛,微微“吁!”了一声道:“霜妹!请你找一大缸水来,让我泡一个澡!”

  老婆婆忙吩咐家人准备去了,又带同黄纲伦进来。那黄纲伦走到榻前,深深一揖道:“叨蒙于公子救老朽一命……”原来他已经向汉国问个清楚,又在外面试试运气,竟发觉自己一身武功不但还在,而且似乎还强了几分,所以特意随着老伴进来申谢。那知一语未毕,于志敏已截住他的话头道:“老前辈不可如此,小于此时功力未复,不便动弹,还请宥谅!”

  王紫霜看他果然除了说话嘴动之外,周身都没有颤动,惊道:“小心点啊!别搞成走火入魔,就费事了!”

  于志敏苦笑一声道:“那倒不会,只要把水拿来就成了!”老婆婆待去催要水,却见汉明托了一个大缸进来道:“请问这缸放在那里?”于志敏皱一皱眉头道:“放在外面很好,但是;我却走不动,谁能抬我出去?”

  黄纲伦矍然道:“老朽功力已复,可以抱你出去!”他以为自己力大如虎,岂有抱不动一个人之理。那知于志敏却摇摇头道:“晚辈此时重逾千斤,恐非一人之力可以抱得动。但是放在床而罢,不过要把房里怕水的物件,收拾到另一处。并且川流不息地,替晚辈送一百担水!”

  老婆婆笑道:“我以为你怕什么?原来是恐怕水湿了东西,试问这些东西值得几值钱吗?汉明!就把缸放在床前罢!”黄汉明把缸放下,出去接两桶水进来,倒在缸里,一连四次,倒满一缸。

  于志敏笑道:“霜妹!请替我把身旁那装鳗珠和灵药的袋子,解下来,再把我推进缸里罢,小心别把缸砸破了!”王紫霜只得含羞地替他解下袋子。

  黄纲伦笑道:“让老朽先来试试看!”走往土榻的另一边,站定桩子,双手贴着于志敏的腰际,用尽平生之力去推,搞得自己周身大汗,于志敏仍然纹风未动。老婆婆笑骂道:“你这虎力天王别丢脸了,快点让霜儿来罢!”

  王紫霜笑着过去,也是用足功力,才推得于志敏一寸一寸地往前移,快到床沿,于志敏忙叫道:“婆婆和黄老前辈挽着我的双臂,轻轻放进水里,免得砸破缸,并且叫准备天量的水,一见缸里冒出白气,就陆续地加水,加到没有白气的时候为止。”各人都依照他吩咐的办了。

  于志敏身躯一离开黄纲伦和老婆婆的挟持,就一直沉到缸底,缸里面的水,已没过他的头顶。黄纲伦担心道:“水里面没有气,怎么能行?”王紫霜吃吃笑道:“你老不必为他担心,他的鬼把戏多着哩!他能够在水底泡土七八个昼夜不出水面,在水底捕鱼吃,从水里面取气……”就在这几句话的时间里,缸里上上一阵水泡上升,接着就见满缸白雾,渐渐白雾弥漫了一室,热气迫人。

  王紫霜忙呼:“水来!”外面立刻就把一桶一桶满满的水,传递进来,最后传到王紫霜倒进缸里,把空桶给老婆婆递出窗外。可是,雾气越来越浓,水一进缸,就被迫成水气,永远无法注满。室里的人固然被窒得透不过气来,而室外的三十多值壮年人也忙个不亦乐乎。

  经过了大半个时辰,雾气才渐渐淡下来,红水也因满而流了一地,又过了半顿饭时,缸面的雾气才全部隐去。王紫霜还恐怕不够,又接连倒好几桶,然后喊停止送水。片刻,桶里“哗啦”一声,水花四溅,于志敏已跳出屋外,笑道:“这回好了!只是这满屋子水,又该怎么办?”

  黄纲伦挽着他的手笑道:“于公于别挤我老朽了!这点点小事算得什么?我们往前厅喝酒去!”

  王紫霜看于志敏这次泡水出来,精神奕奕,目射光芒,脸上白里透红,皮肤似乎蒙上一层薄薄云彩,心里暗自喜欢,嘴里却嗔道:“像你这样洗澡,可要把人累死!”

  于志敏笑道:“我本来好好的,你却给我吃归元丹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