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卧龙生《七绝剑》——第七六章 临别一握
第七六章 临别一握

  两人在金陵郊外,找了一处农家,休息两日,约期之夜,适时赶往那山中精舍。

  果然,娟儿早已在室外等候。

  李寒秋除了伪装,行向前去,抱拳说道:“有劳姑娘久候了。”

  娟儿微微一笑,道:“李兄很守信诺,两位请入室坐吧!”

  李寒秋、雷飞紧随娟儿行入精舍。

  娟儿回身掩上室门,才晃燃火摺子,点起火烛。

  李寒秋目光转动,只见室中方桌上,放着一个包裹,一柄长剑。

  娟儿不待李寒秋多问,抢先解说,道:“贱妾原想与李兄通宵长谈,但现在不得不改变 一下计划了。”

  李寒秋道:“姑娘可是有急事要走么?”

  娟儿点点头,黯然说道:“我爷爷病势垂危,神医束手,遣人相告要我早日赶回。”

  李寒秋道:“此事重大,姑娘理该早日赶回才是。”

  娟儿叹道:“只是这一变,将打破了贱妾所有计划了。”

  李寒秋道:“事出突然,如何能怪姑娘。”

  娟儿一对清澈的眼神,溜了李寒秋一眼,道:“贱妾自幼早丧父母,在爷爷扶养之下长 大,他老人家兼代严父、慈母之责,我们祖孙相依为命,因此,凶讯传来,贱妾一直是惶惶 难安。”

  李寒秋接道:“这个在下可以想到,姑娘早些上路吧!”

  娟儿道:“你和丁佩订有会晤之约,是么?”

  李寒秋道:“是的,姑娘怎生知晓?”

  娟儿道:“丁佩今宵要和我回去,和公子之约,只怕也难实现了。”

  李寒秋道:“既得姑娘相告,自然不算失约,但愿日后,还有重晤的机缘。”

  娟儿凝目沉思片刻,道:“贱妾混迹江湖,旨在求药,以疗活爷爷的恶疾,好不容易, 觅得需求之物,爷爷的病势,却又起了变化,此番重归故里,但望能医好爷爷之病,从此承 欢爷爷膝下,不再涉足江湖凶险是非。”

  李寒秋心中一急,接道:“听姑娘言下之意,咱们似是从此无会面之机了?”

  娟儿长长叹息一声,道:“如是我爷爷病势能好,贱妾不愿再远离他老人家了,如是贱 妾爷爷之病不幸有了变故,贱妾也没再涉足江湖的理由了。”仰起脸来,长长吁一口气,接 道:“我一个女孩子,难道还要和人家争雄于江湖不成?”

  李寒秋点点头,道:“姑娘说得有理,不过……”黯然垂下头去,住口不言。

  娟儿柔声说道:“李兄,不过什么?只管请说。”

  李寒秋道:“唉!如是我等想见姑娘呢?”

  娟儿道:“可以到我居住之地访晤。”

  李寒秋道:“住在何处?”

  娟儿探手入怀,摸出一个封好的白简,道:“贱妾的住处,已详记函中,李兄有空,请 到寒舍中坐坐吧!”

  李寒秋接过封简,低声说道:“多谢姑娘。”

  娟儿略一沉吟,道:“李兄,贱妾有几句话奉告,希望你能够听信。”

  李寒秋道:“好,姑娘请说吧!”

  娟儿道:“江南双侠,举行这一次秦淮花会,十分成功。又被他们罗致了很多高手。”

  李寒秋叹息一声,道:“在下看江南双侠,并无什么惊人之处,但他们却事事都做得很 圆满。”

  娟儿道:“不错,江南双侠,并无任何才气,但他们背后,却另有人主持大局。”

  李寒秋道:“紫薇宫主,是么?”

  娟儿点点头,道:“不错,除了紫薇宫主外,据说江南双侠已和西北的张公子,谈妥了 合作之法。”

  一直未开口的雷飞,突然接口说道:“他们谈什么?”

  娟儿道:“详细的内情,贱妾并不知晓,但贱妾看得出他们是在策划一件惊天动地的大 事。”目光一掠李寒秋,接道:“贱妾走后,多则三日,少则两日,江南双侠定然会发觉他 们短少了些东西,自然也会想到,那是为我偷去,届时,必将尽其所能,到处追查我的下 落。”

  李寒秋点点头道:“我明白,如是事情需要,在下会毁去姑娘交下的住址。”

  娟儿点点头,道:“不过,你要记在心中。”

  李寒秋道:“不劳嘱咐。”

  娟儿稍一沉思,低声道:“据贱妾所知,方家大院的地下密室之中,关了很多人。”

  李寒秋道:“关的是些什么人?”

  娟儿道:“详细内情,我亦不知晓,不过,关的人数很多。”

  雷飞道:“自然是九大门派中人为主了。”

  娟儿道:“雷兄,何以断作此言?”

  雷飞道:“秦淮花会之中,不见九大门派中人,在下甚感奇怪。”

  娟儿点点头,道:“贱妾听得的一点消息,那地牢之中,有少林和武当派中人,其他门 派,是否也有,贱妾就不太明白了。”

  雷飞道:“自然会有,看情形,江南双侠早已有了预谋,凡是九大门派中人,都列入暗 算之内,不待他们参与花会,人已被擒入地牢。”

  李寒秋道:“那江南双侠这等做法,是何用心呢?难道他真要和所有的武林同道作对不 成?”

  娟儿道:“凭江南双侠,加上紫薇宫主,也不致有这样大的胆子,因此,贱妾推想他们 可能还有联手之人。”

  李寒秋道:“使在下想不通的是,他们的用心何在呢?”

  娟儿道:“这个么?贱妾也不大明白。”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这几日,江南双侠府 中,凶煞恶神云集,两位最好是暂时离开金陵,以避锐锋。”目光一掠李寒秋,接道:“我 知道李兄心切父仇,恨不得一下手刃江南双侠,但此刻情势不佳,李兄要多多忍耐一二,你 已经等了很久,为什么不能多等上三五个月呢?”

  李寒秋道:“多谢指教。”

  娟儿取过包裹、长剑,接道:“我要去了,希望两位能到寒舍一游。”

  雷飞低声说道:“李兄弟,送娟姑娘一程。”

  李寒秋知他用心,使自己和娟姑娘有一个谈话的机会,当下举步行出室外。

  娟儿果然停下了脚步,回头说道:“李兄,记着去看我。”

  李寒秋道:“两个月之后,在下定然会登府造访。”

  娟儿稍一沉思,低声说道:“有一个人,托我带信给你,我倒忘怀了。”

  李寒秋道:“什么人?”

  娟儿道:“苹儿姑娘。”

  李寒秋道:“她怎知你会见到我呢?”

  娟儿道:“那丫头很聪明,她似是瞧出了我们相识的事,托我带个口信给你。”

  李寒秋道:“她说些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