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卧龙生《飞铃》——第三十八回 真相大白 罪魁伏诛
第三十八回 真相大白 罪魁伏诛

  袁道嗯了一声,道:“这怎么可能呢!”

  白天平道:“平儿和申帮上相处很久,对他表现忧心江湖事务,感佩至极,但实未想到 他竟然是一个内藏巨恶的大奸,他不但隐藏自己的真正身份,而且,连武功也藏了不少,他 本身具有的成功,只怕要比他平常高出效倍之多。”

  无名子怔声道:“袁兄,他不是真的申三峰……”

  袁道道:“真的申三峰呢?”

  无名子道:“早已被囚了起来。”

  袁道似是逐渐又对无名子恢复了信任:“老道士,这究竟怎么回事,你好像已经很清楚 了?”

  无名子道:“我已经知晓了十之七八,只想向你老叫化求证一两件事,就可以全盘了解 了。”

  袁道道:“你想知道什么?老叫化知无不言。”

  无名子道:“听说你和当今九大门派掌门人的交情都不错。”

  无名子道:“除了昆仑、崆峒之外,老叫化都有点交情。”

  无名子回顾了一眼,道:“老叫化,你和他们的交情,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袁道道:“这个么?很难说了,至少在表面上,他们都对我很敬重。”

  无名子道:“如是你邀请他们来此一行,他们是否会答允?”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那要看为什么事?如是江湖上的大事,老叫化相信他们会来。”

  无名子道:“那你就出具名柬,由武当派掌门人和你联署,请他们来此一行如何?”

  袁道道:“这又为什么?”

  无名子道:“你招请他们来此,贫道自会给你一个交代,保证他们有不虚此行之感。”

  袁道道:“有这等事?”

  无名子道:“这一生中,贫道从没有骗过你袁兄,对吗?”

  袁道道:“骗是没有骗过,不过,老叫化越思越想,越觉着你这个人隐藏秘密太多,无 法了解。”

  无名子道:“袁兄,你请是不请?”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请是可以请了,不过,师出无名。”

  无名子道:“他们知不知道天皇教肆虐江湖的事?”

  袁道道:“这等大事,岂有不知之理。”

  无名子道:“那就好,你请他们来这里,揭穿天皇教的隐秘。”

  袁道道:“老道士,你可是要老叫化拿一生的名誉,去骗他们吗?”

  无名子道:“不是骗他们,我说的很真实。”

  袁道道:“很真实?”

  无名子道:“不错,你请他们来此就是,不过,要他们会齐之后,再来揭开此中的隐 秘。”

  袁道一怔神,道:“隐秘在哪里?”

  无名子一指身后的山洞,道:“就在这山洞中。”

  袁道道:“好!老叫化先去瞧瞧。”

  无名子道:“现在还没有。”

  袁道大声喝道:“老道士,你在搞什么鬼。”

  无名子道:“我们师徒三人,都在此地,准备彻底的找出天皇教隐秘,等你老叫化邀集 他们会集之后,贫道自会有一个交代。”

  袁道道:“你是说,你们师徒三人,暂时住在此地?”

  无名子道:“是!可以要武当门下派人监视,贫道等决不逃走。”

  袁道道:“老道士,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名子道:“袁兄,你相不相信贫道?”

  袁道道:“到目前为止,老叫化还是很相信你的。”

  无名子道:“好!你相信我就好!贫道希望你能邀请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来,贫道自信会 有个交待。”

  袁道道:“你交代什么?”

  无名子道:“至少二十年江湖平安。”

  袁道道:“老道士,老叫化是越听越糊涂了。” 

  无名子道:“怎么说?”

  袁道道:“我想不出,当今武林之中的掌门人,怎会和这些事扯上关系?”

  无名子道:“没有关系,但有一个事实是,目下武林大局,还控制在这些人的手中,如 若他们肯尽些心力,至少可以使江湖上大部分的混乱局面,为之消除。”

  袁道皱皱眉头,道:“老道士,你想过没有,把各大掌门人找来此地,不是容易的事。”

  无名子道:“我知道,所以,要你再出一次面了。”

  袁道吁一口气,道:“好吧!我去试试看,我会尽力而为。”

  无名子道:“那就重托你了。”

  袁道回顾了一眼,道:“老道士,你知道,邀请他们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无名子道:“我知道。”

  袁道道:“那可能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无名子道:“我们师徒会很耐心的在此等候。”

  袁道道:“好,老叫化试试看,三个月内,我帮你邀请他们,但能来多少,老叫化子就 不知道了。”

  无名子一合掌,道:“你去吧!”

  袁道轻轻咳一声,道:“我要带一个人同走。”

  无名子道:“什么人?”

  袁道道:“白天平。”

  无名子沉吟了一阵,道:“好……”

  白天平道:“义父,家父也在此地,平儿也该和他见个面。”

  袁道道:“可以,明日中午时分,我来接你。”

  白天平望了无名子一眼,道:“好吧!明日中午,平儿去不去,都会有一个决定。”

  这时,玄支剑士已制服了大部分丐帮弟子,在闻钟率领之下离去。

  山谷中,只余下了无名子、田无畏、白天平、何玉霜和洪承志。

  白天平轻轻吁一口气,道:“师父,也许是弟子真是少不更事,我对师父这些作法,确 是越看越湖涂了。”

  无名子道:“立刻你就会明白了……”

  目光一掠洪承志和何玉霜,道:“两位,是否要先走一步?”

  何玉霜道:“我不走!”

  无名子道:“哦!”

  何玉霜道:“我内心之中,已自承认是天平的妻子,除非他不要我了,我就立刻离去, 我身世凄凉,这世间,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 

  无名子轻轻吁一口气,道:“洪少兄,你准备作如何打算?”

  洪承志道:“道长这是下逐客下了。”

  无名子道:“说不上逐客令,贫道只是想先了解一下,洪少兄的用心。”

  洪承志道:“在下对先祖之死,虽有悲痛,但如他真是罪有应得,那就算了,所以,我 想查个明白。”

  无名子道:“我们要留此一段时间,而且,还要处理这些尸体。”

  洪承志道:“这个在下倒可以帮忙。”

  无名子道:“洪少兄,如此决心留此,贫道极为欢迎,不过贫道有一件事相求。”

  洪承志道:“不敢当,道长只管吩咐。”

  无名子道:“希望洪少兄能多增一些耐性,未完全了解事实真相之前,不可轻易发作。”

  洪承志道:“哦!”

  无名子道:“如是洪少兄自己没有这份修养,那就请便,反正,真相很快会大白江湖。”

  洪承志道:“好吧!在下答允道长就是。”

  无名子抱起了申三峰的尸体,道:“那就请诸位动手,先把这些尸体除去。”

  自己却当先行入山洞之中。田无畏、白天平、洪承志等一齐动手,很快的清除了余下的 尸体。

  只见无名子把申三峰的尸体,摆在一处阴暗所在,双目凝注在尸体之上,似是在找寻什 么。

  白天平瞧的十分奇怪,低声道:“师兄,师父在瞧什么?”

  田无畏道:“师父不相信他真的死了。”

  无名子点点头,道:“据说有一种药物,服用之后,可以使一个人,几个时辰内停止呼 吸。”

  田无畏双目神凝,盯注在申三峰的脸上瞧着。一个时辰过去了,仍不见有什么反应。

  白天平道:“我看他是死了,不会再活了。”

  无名子道:“天平耐心一些。”

  又等了大半个时展之久,仍无反应。

  田无畏道:“师父,他会不会服药过量,不再醒转?”

  无名子微微一笑,道:“他已经醒过来多时了。”语声一顿,道:“申三峰,你不用装 作了,如是拖延太久,我们会认为你真的死了,入土为安,只好把你活埋了。”

  申三峰突然睁动了一下双目,道:“老道士,你怎么会知道我没有死?”

  无名子道:“第一,你不是肯以死谢罪的人;第二,你不是轻易认输的人。”

  白天平冷笑一声,道:“申帮主,你不怕我们把你活埋了吗?”

  申三峰道:“不要紧,你们把我活埋了,那就算我的运气坏了。”

  无名子道:“事至如今,你是否可以把内幕完全说出来呢?”

  申三峰笑一笑,道:“其实也不用说什么了。”

  无名子道:“我不明白,你究竟希望些什么?”

  申三峰道:‘我希望霸主天下武林,你们能允诺吗?”

  白天平道:“不能允诺,你现在已经被我们困住了,我们可以杀了你。”

  申三峰笑一笑,道:“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知道自己无法胜过诸位时,只好一死了 之。”

  白天平道:“但你没有死。”

  申三峰道:“如不是无名子这个牛鼻子老道士,你们决不会发现我是伪装的。”

  白天平道:“不错。”

  无名子吁了一口气,道:“取下你头上的伪装吧。”

  申三峰怔了一怔,道:“你……’

  无名子道:“你觉着奇怪是吧?”

  申三峰道:“无名子,我早该杀死你的,我有很多次机会。”

  无名子道:“一个人,一生中都有些错误,只看这些错误的大小,当年如非贫道犯有错 误,怎会有今日之局。”

  田无畏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抓下了申三峰的头发。

  无名子叹息一声,道:“果然是你!”

  申三峰并不是一个光头,而是生的有发,只是头发生的很稀疏,看起来,有如光头一般。 谈淡一笑,无名子缓缓说道:“你这个缺陷永远无法使它改好。”

  申三峰道:“所以,我造一顶假发戴上。”

  无名子道:“不过,这件事总有被人揭露的一天。”

  申三峰笑一笑,道:“这件事,已经多少人知道了?”

  无名子道:“目下,就是咱们这些在场之人知道。”

  申三峰道:“那很好,咱们可不可以说说条件?”

  无名子道:“你先说说看吧!” 

  申三峰道:“我有能力控制丐帮,你只要设法对付闻钟道长,控制玄支剑士,咱们就算 完成了大半霸业。”

  无名子道:“只怕少林和其他七大门派会出面干涉。”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这件事容易得很,咱们以闻钟道长之名,发出大破天皇教后庆 功宴的请柬,请各大门派中的掌门人来此庆功,然后,一网打尽,那时时,他们身入牢笼, 不同意也不行了。”

  田无畏道:“如是他们不同意,那又如何?”

  申三峰道:“老办法,取而代之,这是一个很古老,但却很实用的办法。”

  白天平听得瞠目结舌,呆在一侧。洪承志只觉热直沸腾,几乎忍不住要发作出来,但他 还是忍住了。

  无名子点点头,申三峰又道:“老道士,你余下的祸害,那一批黑、白两道中的高手, 元老,都被我精密的计划下,利用杀手,明搏暗杀,除去了十之八九,余下的,只有一个袁 道和几个大门派的掌门人,老实说,咱们如能合作,有如顺风行舟,很快能完成江湖霸业。”

  无名子道:“可惜的是,你杀的不彻底,咱们几乎也没有一点实力了。”

  申三峰道:“有!我还保有一部份最好的杀手,如再加上玄支剑士,可当得天下无敌。”

  白天平忍不住接道:“但你双腕已断,还能做得什么大事?”

  申三峰冷笑一声,道:“老夫这一双手,岂是容易断的吗?”

  一面举起了双腕,轻轻摇动,那证明了他一双手腕,完好无损。

  白天平有些震骇地道:“我看到你双手互击,两腕软软垂了下去。”

  无名子道:“世上有一种武功,叫作软骨功,练到了相当的火候之后,手骨可以垂了下 来。”

  白天平道:“原来如此。”

  申三峰笑一笑道:“年轻人,你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对江湖中的事务,你了解得太少, 以后,最好是多听少讲。”

  白天平想反唇相讥,但话到口边又停了下来。原来,他忽然发觉无名子似乎也有些问题。

  但听申三峰接道:“老道士,现在的局面很恶劣,但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究竟作何 打算?”

  无名子微微一笑,道:“你敢和贫道合作吗?”

  申三峰道:“为什么不敢?”

  无名子道:“好!要合作,就要说个明明白白,你究竟有些什么实力?”

  申三峰道:“我还有四十八位一流的剑手,绝对听从我的命令。”

  无名子道:“还有吗?”

  申三峰道:“丐帮弟子,我可以指挥十之五六。”

  无名子道:“还有吗?”

  申三峰道:“少林派中,也有我的人手。”

  无名子道:“哦!你在少林寺中,有多少人手?”

  申三峰道:“大概几十个吧!老道士,你应该知道我,对于属下的选择,我是个求质不 求量的人。”

  无名子道:“除了少林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申三峰道:“老道士,你不觉着自己问得太多吗?”

  无名子笑一笑,道:“玄支剑士,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如若咱们无能抗拒玄支剑士,那 就很难有成功之望了。”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牛鼻子,你只要肯和我合作,我相信在三个月之内,咱们就可 以造出一番新局面来。”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见过玄支剑士的厉害,也想出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无名子道:“什么办法?”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老道士,我怎能相信你真的和我合作呢?”

  无名道:“如何你才相信?” 

  申三峰道:“很容易,目下这群人中,白天平满腔仁义,决难和咱们合作,最好是把他 杀了。”

  无名子回顾了白天平一眼,道:“你可知道,杀了白天平的后果吗?”

  中三峰道:“什么后果?”

  何玉霜疾快的向后退了三步,双手各握两枚飞铃。

  洪承志也手握刀柄,朗朗说道:“白兄,咱们联手一战如何?

  这种江湖上超级高手,打起来,定然是凶象百出。”

  白天平右手也握了住剑柄,冷冷说道:“大是大非之前,在下也顾不得师伦大道了。”

  无名子淡淡一笑道:“申三峰,看到了没有?”

  申三峰打量了四周形势一眼,道:“老道士,田无畏肯不肯听你的?”

  无名子道:“这时刻,很难预料了。”

  田无畏笑一笑,道:“如若没有何玉霜的飞铃,我相信咱们可以对付他们三个。” 

  无名子道:“多了何玉霜的飞铃呢?”

  田无畏道:“咱们准败无胜。”

  申三峰道:“那是反对我们了?”

  田无畏笑一笑,不再作答。

  申三峰突然间一挺而起,直向无名子扑了过来。无名子道袍拂动,击出了两掌。

  但见人影交错,眨眼之间,两人已交手十招。这变化,大出意外,看得白天平瞠目结舌, 呆在一侧。

  申三峰攻出五拳,无名子还了五拳。两人平分秋色。

  申三峰突然后退了两步,道:“老道士,我想请教一件事。”

  无名子道:“请说。”

  申三峰道:“咱们两人的武功,究竟是何人高强一些?”

  无名子道:“贫道自信,剑法上比你高明。”

  申三峰道:“剑法之外呢?” 

  无名子道:“也不会输给你。”

  申三峰道:“我就是不服这个气。”大喝一声,又向无名子扑了过去。

  场中人,大都被他这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