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卧龙生《飘花令》——第四十九回 进入圣堂
第四十九回 进入圣堂

  云护法望了慕容云笙一眼,轻轻叹息一声,道:“既号圣主,自是超人……”

  突然放低了声音,接道:“如若公子愿留下有用的生命,还望能随机应变,须知大丈夫 能屈能伸……”

  慕容云笙点头一笑,接道:“多谢云老前辈的指教,晚辈早已想到了处境之险。”

  云护法道:“既是公子早已胸有成竹,老夫也不便再行多口了。”

  目光一掠郭雪君、杨凤吟等三人说道:“这三位女儿帮中弟子,似乎是用不着跟公子同 人圣堂了。”

  杨凤吟回顾了郭雪君一眼,道:“姊姊和小珍不用进圣堂了,由小妹陪慕容公子同去如 何?”

  郭雪君道:“似乎是咱们早有约言,既是圣堂有险,咱们自然应该一起去了。”

  云护法叹息一声,道:“好吧!既是诸位早有约言,老夫替诸位带路。”

  转自向前行去。

  慕容云笙回顾了杨凤吟一眼,只见她神情镇静,目光中一片柔和,毫无畏惧之情,不禁 豪气一振,大步向前行去。

  这是一片如茵草地,用白石成了三条小道,两侧小道,分别通往东北和西北,蜿蜒淤稀 疏的花木之中。

  正中一条,较为宽阔,但却极尽曲折之妙,丛花疏林,各尽其用,刚好阻挡了前面的视 线,使人无法瞧到五丈外的景物。

  慕容云笙和郭雪君。不懂五行奇术,还觉不出什么,只觉那栽花植树极擅心机,每丛 花,每棵树,似是都用来阻人视线,但杨凤吟却是瞧的暗暗惊心,明白这是一种暗布罡斗的 奇阵,只好全神目注,默查玄机。

  行约数十丈,曲转十余弯,耳际突闻得水声潺潺,抬头看一座九转朱桥,横跨溪流而 过。

  桥头处,凉亭下,坐一个秃头无发,身躯高大,身着红衣老人,头靠椅背,闭目假寐, 及胸白髯,在山风中微微拂动。

  云护法对那红衣老人,似是十分敬畏,行至桥头。停下脚步,抱拳说道:“天衡兄,小 弟奉命迎宾……”

  红衣老者睁开双目,接道:“云老弟不用多礼。”

  目光转到慕容云笙的身上,瞧了一眼,道:“这一位就是慕容公子吗?”

  云护法道:“不错,天衡兄可要搜查一下吗?”

  红衣老人双目微一眨动,突然暴射出两道威慑逼人的目光,盯注在慕容云笙的脸上, 道:“你虽是圣堂上指名请入的人,但也要遵宁老夫这九转桥上的规矩。”

  慕容云笙道:“什么规矩?”

  红衣老人道:“不能身带寸铁过桥,”慕容云笙拍拍双手,道:“在下未带兵刃,”那 红衣老者道:“连暗器也不许带。”

  慕容云笙道:“若是定的这等严格,在下不知是否可以不去?"红衣老者道:“孩子,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慕容云笙道:“晚辈知道。”

  红衣老人道:“识时务为俊杰,老夫守此桥十余年,从未对人这般客气过。”

  云护法低声接道:“慕容公子,如若你带有暗器,那就取出来吧?”

  红衣老人道:“就算你带着兵刃进去,那也不见得有什么作用。”

  云护法低声接道:“公子,听老夫的话,取出暗器。”

  慕容云笙缓缓从身上取出一把匕首,投掷地上,道:“可以了吧!”

  云护法目光一掠郭雪君道:“这三位也要和慕容公子同去。”

  红衣老人道;"圣堂有令吗?”

  云护法道:“圣堂虽然没有指定要三人同去,但也未交代不准带人同去。”

  红衣老人道:“这么说来,带他们同去,是云老弟的决定了。”

  云护法道:“他们四人相约有言,福祸同当,因此兄弟只好带他们同去了。还望天衡兄 能予放行。”

  红衣老人沉吟了一阵,道:“好吧!若非你云老弟,老夫决不通融。”

  云护法一抱拳,道:“兄弟这里谢过了。”

  红衣老人目光一掠杨凤吟等三人,道:“老夫不想再多说了,你们那个身上有兵刃,快 拿出来。”

  杨凤吟缓缓说道:“我带有暗器、兵刃,不过,我不想拿出来。”

  红衣老人道:“你说什么?”

  杨凤吟道:“我也不想说第二遍,我想你应该听清楚了。”

  云护法急道:“姑娘。…”杨凤吟接道:“不关你的事,你奉命带我们来此,我们跟你 来了,别的事和你无关。”

  红衣老人突然纵声大笑,声如龙吟,直冲霄汉,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显然,他有着无比精深的内功。

  杨凤吟冷冷说道:“你笑什么?”

  红衣老人道:“小姑娘,老夫很佩服你。”

  杨凤吟道:“你佩服我什么?”

  红衣老人道:“老夫很佩服你的胆气。”

  杨凤吟道:“夸奖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不想和你动手,但也不想取出身上的暗器、兵刃。我想除此 之外,应该还有解决的办法?”

  红衣老人道:“姑娘有何高见呢?”

  杨凤吟道:“咱们想个法子赌一赌,我胜了,自然不用拿出暗器兵刃……”

  红衣老人道:“老夫胜了呢?”

  杨凤吟道:“悉听吩咐。”

  红衣老人道:“老夫一生习武,纵然打赌,也要和武功有关了。”

  杨凤吟道:“那是自然。”

  云护法急道:“这个赌打不得。”

  杨凤吟充耳不闻,却望着那红衣老人道;"咱们怎样一个赌法?”

  在云护法的想象之中,杨凤吟这等放肆,必然要激起那红衣老人的怒火,哪知事情竟然 大出了他的意外。

  只见那红衣老人微微一笑,道:“这么办吧!老夫站在桥头,你想法子冲过去,只要你 到了老夫的身后,那就算你胜了。”

  杨凤吟道:“好吧!这样虽然也难免动手,但不过三五招而已,只要有个节制,不用排 出生死就行了。”

  那红衣老人在桥头上,冷冷说道:“小姑娘,老夫只用一只左手,阻你冲过桥。”

  杨凤吟笑道:“不要太托大,也许我运气好,轻易闯过去。”

  红衣老人一变脸色,道:“老夫自信一只手,足可以阻止你了。”

  杨凤吟道:“那就试试看吧!”

  缓步向前行去,直待行到桥头两尺左右,才停下了脚步,道:"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先 作说明。”

  红衣老人道:“什么事?”

  杨凤吟道:“我同行四人,我如被你打伤,或是摔在桥下,他们或行再试,或是遵照阁 下的规戒办理,由他们决定。如是我侥幸的赢了你,他们三人是否还要比试?”

  红衣老人道;"姑娘之意呢?”

  杨凤吟道:“我觉着算在一起最好,我输了,他们就遵照规戒,我赢了,他们跟我一起 过桥,那也不用再作比试了。”

  红衣老人道:“好!就依你之意。”

  杨凤吟道:“你准备吧!我要开始了。”

  红衣老人耳闻杨凤吟的口气愈来愈大,心中不觉动疑,凝目瞧了杨凤吟一阵,道:“你 不是女儿帮中人?”

  杨凤吟道:“可惜事先没有加上说明身份一条,我也用不着通名报姓了。”

  语音落日人已飞跃而起,直向那红衣老人撞了过去。

  红衣老人原想她会施展轻功,从自己头顶飞过,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会直向自己硬撞过 来,不禁脸现怒容,左手一抬,推出一掌。

  杨凤吟只觉他推出掌力,力道强大,排山倒海般涌了过来,不禁心头微震。暗道:这老 人如此托大并非无因。

  心中忖思,右手已闪电而出,尖尖玉指,反找上对方的脉穴。

  红衣老人冷笑一声,道:“好。"健腕翻动,五指如钓,反向杨凤吟腕上扣出。

  两人是以攻对攻的手法,劈、拿、点、削,变化于一瞬之间。

  杨凤吟心中暗暗忖道:这老头子不但内力雄浑,而且招数变化,亦是玄妙难测,果然是 有着常人难及的武功,的确是不可轻视。

  心中念转,右手屈指一弹。

  几缕指风,破空击出。

  红衣老人似是未料到杨凤吟竟然有此能耐,急忙缩回手臂,道:“弹指神功!”

  杨凤吟嗯了一声,道:“老前辈果然见多识广。"左手一起,拍了过去,如点如劈,纤 纤玉指有伸有屈。

  红衣老人叫道:“兰花拂穴手。”

  左手疾起,准备拼受一击,也要挡开杨凤吟的兰花拂穴手。

  哪知杨凤吟早已防到此着,左手拍出的同时,右手玉指已经同时击出。

  红衣老人左臂刚刚抬起,杨凤吟食中二指一齐弹出击中红衣老人肘间"曲池穴"。

  杨凤吟弹出的指为量非极强,但因击中了对方的大穴所在,顿时那红衣老人一条左臂, 无法再抬起来。

  急切之间,红衣老人忘了自己许下的诺言,右手急出,推出一掌。

  杨凤吟飘身而退,笑道:“阁下败了,你用了右手。”

  红衣老人满脸黯然,向后退了两步,道:“老夫走了眼,未看出姑娘竟然是身负绝技的 高人。”

  杨凤吟道:“夸奖了。”

  红衣老人头一摆,道:“你们过去吧!"大步行回凉亭中在原位上坐下。

  云护法十分不安地道:“天衡兄,这-…”红衣老人举起右手一挥,道:“你们请过桥 去吧!”

  云护法道:“可是你……”

  红衣老人接道,"哈哈,我不能一辈子守着这座桥啊!今日他们闯不过,但还有明日, 一月后,一年后,总有一天,有人要闯过这座桥,老夫早晚要丢掉这守桥的差事。”

  慕容云笙看那红衣老人的神情,十分复杂,有些悲伤,也有些气怒,显然他内心中有着 很多的感慨。

  红衣老人似是尽量在保持着自己的平静,不让内心的感受露出来,闭上双日,端然而 坐。

  云护法目光转到了杨凤吟的脸上,道:“现在,老朽知晓姑娘,决不是女儿帮中人 了。”

  杨凤吟微微一笑,默不作答。

  云护法道:“老夫也相信姑娘带着人皮面具,我们看到的不是你的真正面目。”

  杨凤吟道:“就算你猜的很对吧!那似是也无关要紧。”

  云护法缓缓说道:“姑娘可否取下面具,让我们一睹庐山真面目。”

  杨凤吟摇摇头道:“不行,老前辈请带路吧!”

  云护法微微含首,举步向前行去。

  慕容云笙、杨凤吟、郭雪君等鱼贯追随在云护法的身后,行过九转朱桥。

  过了朱桥,沿自石小径而行,转过一个山角,景物突然一变。

  只见一座高大、奇怪的建,擅立在三山环绕的一片空地之上。

  那是一座全黑色的高大殿堂,一眼看去竟无法分辨出它是什么材料建而成。

  在那座高大的殿堂之上,有一块黑色的横匠,写着三圣堂三个大金宇。

  横匣下一对黑色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

  云护法缓步行到大门前面,肃然说道:“已到圣堂前面,诸位请自重一些。”

  慕容云笙道:“如何一个自重之法?”

  杨凤吟接道:“你们是圣堂中人,自然对圣堂之主,应该敬重一些,但我们和圣堂无 关,用不着小心应付。”

  云护法双眉耸动,欲言又止,却转身行近一个木架,拿起木槌,击动木架上的铜钟。

  慕容云笙凝目查看,才发觉那黑色的殿堂,竟是黑色的石头砌成,只是无法了解那黑色 的石头是天然生成,或是故意把它染成黑色。

  一阵嗡嗡的钟声响过,那关闭的两扇黑色大门,缓缓而开。

  只听一个沉重的声音,传了出来,道:“什么人?”

  云护法道:“堂前护法云子虚。”

  一面答话,一面神态恭谨的缓步向圣堂之内行去。

  杨凤吟一举步,就要追在那云子虚身后而去,却被慕容云笙伸手拦住,道:“慢一 点。”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怎么,咱们也要守规矩吗?”

  慕容云笙道:“咱们不能让别人受过。”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只见那云子虚缓步行了出来,神情肃然地说道:“圣主请诸位 进入圣堂一叙。”

  杨凤吟道:“阁下可要同往?”

  云子虚道:“恕老朽不能奉陪。”

  慕容云笙回顾了郭雪君、杨凤吟等一眼,低声道:“小心一些。”

  举步向圣堂行去。

  杨凤吟探手入怀;暗中取在手中一把菩提子,准备应急之需。

  一行人行入大殿,只见几只粗大的火烛,正自熊熊燃烧。

  大殿两侧,整齐排列着八尊高大的神像,分穿着各不相同的衣着。

  所有神像,都是坐在特制的金交椅中,每一个神像的手中,都执着一具兵刃。

  郭雪君见识广博,目睹那些神像,形貌极是博杂,既不是佛殿中的神像,也不是一般庙 宇中的神抵,这似乎是一座各神群集,非佛殿非道观的奇怪殿堂"。

  目光转动,只见正面供台之后,黄缎幔伟之下,并坐三个金身神像。

  三个神像,都很高大,下半身被供台遮去,单是上半身就足足有一人多高。

  只听居中的神像中,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道:“四位既见圣者,何以不拜?”

  这座殿堂上,自有着一种慑人心神的恐怖气氛。那声音又有着巨石下压的感觉,四个人 都不由自主向供台前蒲团之上跪去。

  杨凤吟首先一挺柳腰,收住下跪之势,冷冷说道:“我们不是三圣门中人,自是用不着 跪拜了。”

  她这一叫,慕容云笙、郭雪君、小珍等,全都收住了向下跪拜之势。

  慕容云笙轻轻咳了一声,道:“不错,我等用不着跪拜阁下。”

  语声甫落,突闻一声碰然大震,那大开的殿门,忽的自动关上。

  慕容云笙暗暗吁一口气,道:“阁下既能说话,显然是人,似是用不着扮神作鬼的排场 了。”

  那居中神像冷笑一声,道:“你就是慕容云笙吗?”

  慕容云笙道:“正是区区在下,请教阁下的身份?”

  那居中神像突发出一种冷漠无此的声音,道:“已进圣堂;还敢如此无礼,定是不想活 了。”

  字字如寒冰地狱中吹出来的阴风,听得人毛骨悚然。

  慕容云笙打了一个冷颤,回目望去,只见郭雪君和小珍,都自以手理发,显是藉机以壮 胆气。

  只有杨凤吟肃立未动。

  郭雪君暗暗一提真气,道:“我们既然来了,早已把生死事置之度外,阁下用不着再施 恐吓了。”

  但见烛影摇动,大殿中八支火烛,突然间熄了四支。

  原来一片明亮的大殿,也忽的为之阴暗下来。

  变化突然,光亮大减,使得原本就充满阴森气氛的大殿,更增加不少恐怖。

  慕容云笙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发觉这大殿灯光的设置,也经过一番心机,八双巨烛 齐燃,可照亮整个大殿上的景物,每一支火烛光亮,似是都有一处作用,照亮了一块地方, 四支烛火熄去,使整个大殿中阴影交错,明暗显然。

  但闻那居中的神像口内,又传出那冷肃的声音。道:“进我圣堂之人,只有两个结 果…”慕容云笙接道:“一个投入三圣门中,一个是死亡之路,这个你们已经说过很多次 了。”

  那居中神像道:“那很好,四位应该在两条中选择一条了。”

  慕容云笙道:“如若圣堂之中,只有两条路走,我们纵然不思选择,也是不成,阁下似 是用不着太急了……”

  语音微微一顿,接道:“在下的身份,想必圣主早已知晓了。”

  居中神像道:“你自号慕容公子,自称为慕容长青之子。”

  慕容云笙笑道:“圣主这自号三字,用的很妙,但在没有证明区区是伪冒之前,那要请 圣主暂时认定在下的身份。”

  居中神像道:“嗯!世事真真假假,本也很难辨分清楚,不论你身份真假,与他人并无 不同。"。"'"“慕容云笙道:“圣主既然认定了在下的身份,可知道在下的来意吗?”

  居中神像道:“姑念你们具有闯我圣堂的勇气,本座破例和你们多谈几句。”

  语声一停,接道:“你们来意何在?”

  慕容云笙道:“在下想求证一件事。”

  居中神像道:“冒死千里而来,必然是一桩大事。”

  慕赁云笙道:“就区区而言,自然是一桩大事,但别人却未必肯作此想。”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在下想求证先父的死亡原因。”

  那居中神像突然传出一阵阴森的笑声,道:“二十多年的事了,江湖上很多人,都已对 此事淡忘了。”

  慕容云笙道:“但在下不能忘。”

  居中神像道:“你找上圣堂,想是对我三圣门怀疑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如若不用激将之法,只怕他不肯说出。当下说道:“不错,守护先 父阴阳双宅的武林高手,已被在下查明为贵门中人,目下江湖上势力最大,迫使九大门派弟 子敛迹者,亦是贵门中人。蛛丝马迹,综合一处,贵门似是脱不了关系。在下冒险来此,面 见圣主,只是求证一言。”

  那居中神像道:“你说的话,本座都听到了。现在你们可以决定自己应走的路了。本门 正值用人之际,对尔等特加宽大,如若你们答允入我三圣门,既往之事,一概不咎。”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道:“阁下还没有回答在下请教之言。”

  那居中神像道:“我看不用回答了。”

  慕容云笙道:“为什么?”

  居中神像道:“如若你们选择了入我门下,用不着知晓这些江湖中恩怨往事,如是你们 不肯入我三圣门,立时将横于此,知晓了也是无用。”

  久未开口的杨凤吟突然接道:“阁下怎知我们一定要死?”

  居中神像道:“好多年来,从未一次破例,进入圣堂,不是入我门下,就是横此地。”

  杨凤吟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又瞧瞧自己停身之地,低声说道:“咱们已面临生死关 头,小心机关变化,暗器施袭。”

  语声甫落,大殿中高燃的另四支火烛,也突然熄去,整个大殿,突然间黑暗下来。

  杨凤吟低声说道:“靠近供台。"当先举步行去。

  慕容云笙、郭雪君、小珍等,都暗中运气,准备应变,依照杨凤吟的吩咐,行近供台。

  慕容云笙伸出左手,抓住供台一角,冷冷说道:“我们已选择了要走之路……”

  居中神像接道:“投入本门求生,还是拒入本门求死?”

  募容云笙道,"我们主张己定,但还有一桩心愿未了,阁下如肯助我完成心愿,在下也 立刻可以奉告我选择之路。”

  居中神像道:“又是关于那慕容长青之死?”

  募容云笙道,"不错,在下希望阁下能够说明内情,也不虚在下到此一行。”

  那居神像不再回答。大殿中突然静寂下来,静得落针可闻。

  慕容云笙忍了又忍,仍是忍耐不住,大声喝道:“阁下怎的不讲话了?”

  他一连喝问了数声,仍不闻回答之言。

  杨凤吟低声说道:“不用喝问了,他人已经离开了神像,那神像之下,必然有一条通往 别处的秘道。”

  慕容云笙道:“此刻,咱们要怎么办?”

  郭雪君道:“此刻,咱们不能一步有错,愈是沉着愈好,凡事想清楚再行动。”

  杨凤吟道:“这座大殿,密不透风,咱们得早些设法出去,不能守在此地。”

  郭雪君缓步行了过来,低声说道:“那圣主虽已遁走,但我相信他在大殿之中,仍然有 着耳目。”

  杨凤吟道:“不错,这中间三座高大的金身法像,定然是那三位圣主了,已无可疑,就 是那两侧的神像,都有些可疑。”

  郭雪君道:“此刻殿中一片漆黑,咱们无法瞧到他们,他们也无法瞧清楚咱们,此刻, 斗智尤过斗力,咱们要设法施展声东击西之计,使他们无法预测咱们的行踪。”

  杨凤吟道:“郭姊姊高见,不过,小妹认为这圣堂之中;定然有着甚多的埋伏,咱们不 能不防。”

  郭雪君道:“听姑娘口气,似乎你已经胸有成竹了,杨凤吟道:“胸有成竹倒不敢当, 不过小妹想设法试验一下这大殿中的埋伏。”

  慕容云笙急道:“如是这大殿中真有埋伏,岂不是太危险吗?”

  杨凤吟道:“这大殿中纵然真有埋伏,也未必能伤得了我,你适才单身涉险,独入铁人 阵,现在该轮到我了。”

  慕容云笙叹道:“是为父报仇;虽死无撼,可是你--”杨凤吟握紧慕容云笙的手,接 道“不要这样,我跟你到这地方来,就是不放心你的安危,你如真有了不幸,难道我一个人 还能活得下去么?唉!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此景此情,死亡环绕,生死见真情,两人都不觉的说出了心中之言。

  两人说话声音虽低.但郭雪君相距甚近,任然听得清楚,心中突然一种黯然之感,冷笑 一声,道:“我的公子、小姐,此刻此时,大敌当前,你们还有此兴致--”杨凤吟一挺娇 躯,只觉粉脸上热辣辣的难过,幸好殿中黑如暗夜,别人也无法瞧到她羞怩之情。

  慕容云笙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身遭凶险,也还罢了,但郭姑娘和小珍姑娘,如若 陪我们葬身淤此…-”郭雪君道:“已经进了圣堂,为时已晚,此刻就算我们想退出去,也 已经来不及了…¨”但闻一句清冷酌声音,接道:“来得及,你两人只要肯入我们三圣门, 就可免去死亡。”

  郭雪君低声说道:“咱们将计就计,两位仔细查看一下,看看能否找出一点可乘之 机。”

  也不待两人答话,突然提高了声音,道:“慕容公子是英雄人物,你们不用妄想他投入 贵门,至淤我们两个女流之辈么?那就有些不同了"""“她希望那人再行回答,以便那慕容 云笙、杨凤吟找出那人存身之地。

  哪知对方似早已警觉,竟是不再回答。

  郭雷君轻轻汉息一声道"我们如若答应了投入三圣门,但不知身授何职?受何待遇?”

  这几句话问的那人无法不答,只好应道:“两位投入本门,可以破例优待,任职护法, 日后再行论功行赏,护法职位很高,可以不问事情,坐享清福,但也可身系巨务,担当大 任。”

  郭雪君道:“不知要经过什么手续?”

  杨凤吟听那说话之声,原本在东南角处,忽然间转到了西北方向,心中暗道:“就算他 停身是道夹壁,行道宽阔,也不会这样奔走答话,何况,他们快步奔行,岂有全无声息之 理,看起来,定然是两个不同的人了。”

  但闻那冷漠的声音,又行传来,道“手续极为简单,两位面对三圣立下誓言,再饮下一 杯圣水,就算本门中弟子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关键就在那一杯圣水了。

  郭雪君暗中一皱眉头,低声对杨凤吟道:”是两个不同声音,但却极为相似,如若不用 心很难听得出来。”

  杨凤吟也用极为低沉声音答道,"故弄玄虚。"。

  郭雪君又提高声音,道:“那杯圣水之中,是否有毒呢?”

  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两位既入本门,那就永远献身三圣,圣水中是否有毒,何必计 较?”

  郭雪君暗施传音之术,道:“兵不厌诈,愈诈愈好,彼此既是为敌斗智,那也用不着讲 什么仁义道德了。”

  杨凤吟也施传音之术,道:”姊姊尽管施展。”

  郭雪君道:“好!我诱使他们现身……”

  语声一顿,提高了声音道,"我们四个人,意见虽然不同,但却有了协议。”

  那冷漠的声音道:“什么协议?”

  郭雪君道:“我们四个人,有着两种绝不相同的决定,我和敝帮中一位弟子小珍姑娘, 自知既入圣堂,难再有生离此地之望,但慕容公子和另一位同伴,却不甘束手就缚。”

  那冷冷的声音应道:“他们准备怎么样?”

  郭雪君道:“他们准备见识诸位的武功,再作决定。”

  那冷漠的声音道:“两位呢?”

  郭雪君道:“我们已决心投入三圣门下了。”

  那冷漠的声音道:“好!两位既已决心投入我三圣门下,此刻就要听在下之言了。”

  郭雪君道:“阁下是何身份?”

  那冷漠的声音道:“区区乃圣主首座护卫,十二飞环连玉笙。”

  郭雪君低声对杨凤吟道:“杨姑娘,这十二飞环,武功非同小可,你如和他动手,要千 万小心一些。”

  慕容云笙道:“你认识他?”

  郭雪君道:“不认识,但我听到过他的大名,十二飞环,绝代奇技,想不到他竟甘委身 圣堂;作一个首座护卫。”

  只听一阵啪啪轻响,似是有什么重物移动一般,紧接着亮起了一道火光。“慕容云笙、 郭雪君等,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头戴方巾,身着蓝衫的中年文士,站在一丈开外之处,左手 高举火折子,背上却插着一柄长创。只见方面长髯,剑盾朗目,气度清华,飘飘出尘,令人 不觉间生出敬意。

  慕容云笙拱手一礼,缓缓说道:“十二飞环连玉笙,在下久仰了。”

  连玉笙淡淡一笑、道:“你是慕容公子?”

  慕容云笙道:“区区正是慕容云笙。”

  连玉笙道:“如若我记忆不错,我在江湖上走动之时,你还没有出世。”

  慕容云笙道:“老前辈威名赫赫,江湖上有谁不知,晚辈没有拜见之前,已久闻大名 了。”

  连玉笙点头一笑,道:“原来如比。”

  语声一顿,声音突转冷漠,接道:“令尊生前,和在下交谊颇深,念在死去故交的份 上,老夫破例优容。”

  慕容云笙道:“请教详情。”

  连玉笙道:“没有人能够在进圣堂之后,生离此地,除非他投入我三圣门中;但对你, 老夫可让你自作了断,落个全。”

  幕容云笙仰天打个哈哈,道:“好一个破例优容,原来是逼我自绝。

  连玉笙冷冷说道:”老夫能够帮你的,只能如此,这已经是老夫权力极限了。”

  杨凤吟突然接口说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慕容公子如若是一定要死,那也不 在乎全分了。”

  这时,连玉笙手中的火折子已经燃尽,光焰一闪而息。

  但闻连玉笙高声喝道:“燃起四烛。”

  只见火光连闪,片刻间,大殿上光明重现,四支巨烛,熊熊燃烧起来。

  连玉笙道:“姑娘和慕容公子是何关系?”

  杨凤吟道:“这和你无关吧?”

  连玉笙道:“好!姑娘是死定了。慕容公子准备如何,希望他,自己对老夫说明。”

  慕容云笙轻轻咳了一声,道:“老前辈盛情心领,晚辈还不想这样死去。”

  连玉笙点点头,道:“要我成全你吗?”

  慕容云笙道:“不论那一位成全我,我都该说明一件事,我不想束手待毙。”

  连玉笙似是突然间想起了另一件事,道:“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云笙道:“我叫慕容云笙。”

  连玉笙道:“哪一个笙字?”

  慕容云笙奇道:“有什么不同?”

  连玉笙道:“可是竹头加上的笙?”

  慕容云笙道,"不错。”

  连玉笙自言自语的道:“那是和我这个笙字一样了。”

  慕容云笙嗯了一声,道:“难道你用了笙字,别人就不能用了么?“连玉笙道:“老觉 着很奇怪,慕容长青为什么给你取了云笙这个名字。”

  募容云笙心中暗道:这有什么奇怪,就算是我们名字中一个相同的字,那也谈不上什么 奇怪啊?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老前辈既和家父相识,而且交谊颇深,想必对晚辈急淤了然 家父死因一事,能予关注,不论晚辈是否能够离开圣堂,但晚辈却急淤知晓内情,死也死的 瞑目了。”

  连玉笙轻轻叹息一声,道:“要老夫告诉令尊死亡的内情之后,再行设法把你杀死,是 吗?”

  慕容云笙道:“老前辈如若一定杀死晚辈,那也是老前辈职司有关,晚辈并无怨恨之 意,但如老前辈不肯告诉晚辈家父死因,晚辈内心之中,却是不安的很。”

  连玉笙沉吟了一阵,突然抬头望了大殿正中黄幔下三座神像一眼,低声说道:“孩子, 你没有机会离开这里,不如答允投入三圣门吧!”

  慕容云笙道:“老前辈答非所问,那是不愿说出晚辈求问之事了。”

  杨凤吟侧身两步,拦在慕容云笙的身前,接道:“他迟迟不肯说明,内心必有苦衷,也 许他也是当年参与杀令尊的凶手之一。”

  连玉笙双目一瞪,神光暴射,冷冷的看了杨凤吟一眼,道:“你很想和老夫动手?”

  杨凤吟道:“因为我不甘束手就戮,早晚都难免和你打一场了。”

  连玉笙道:“好吧!老夫成全你这个心愿就是。",杨凤吟道:“如是你不幸打败了, 一定要说出那慕容长青死亡的内情。”

  连玉笙道:“好,你如真能胜得老夫,老夫这首座护卫,也无法再做下去。”

  杨凤吟踏前两步,正想出手,却听郭雪君大声喝道:“慢着!”

  杨凤吟道:“什么事?”

  郭雪君道:“有些人豪气干云,视死如归,有些人贪生畏死,不愿冒险,你是前者我和 小珍都属淤后者了。"目光转到连玉笙的脸上,接道:“我们已决定投入三圣门下。”

  连玉笙道:“那很好。”

  郭雪君道:“不过,我们不愿目睹你们搏杀,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我无法眼看他们落 败或死亡时不加援手…¨”连玉笙冷冷说道:“两位请稍候片刻不迟,你们既然决心加入我 三圣门,就该先行听后令谕。”

  郭雪群道:“我们未入三圣门前,还是客卿地位,似是用不着听你的命令了。”

  连玉笙怒道:“就凭这一句话,你们就该身受责罚了。”

  郭雪君突然提高了声音,道:“你身为首座护卫,竟然不从三圣之命。”

  她这么一吼,连玉笙心中还真的有些害怕,轻轻咳了一声,道:“什么事啊?”

  郭雪君道:“三圣有命,要我等入圣门,但你却拖延不肯,不知是何用心?”

  连玉笙道:“你们进入三圣门,在下极为欢迎;岂有拖延之理,只是要你稍候片刻,等 我收拾他们之后,再为两位主持入门仪式不迟。”

  郭雪君又提高了声杳,道:“我等一刻也等不得了,非要现在不可。”

  连玉笙无可奈何,回颧了慕容云笙一眼,道:“不知你们两位同伴是否能等?”

  慕容云笙道:“人各有志,勉强不得,尤其是生死光头之时,她们两位,既是看准了我 们必败。投入三圣门,也不能算是有错。”

  连玉笙道:“但本门中仪式,乃是一大隐密,非本门中人,如何能见?”

  杨凤吟道:“你不能开了大门,放我们离开,只有让我们观赏一途了。”

  连玉笙一皱眉头,道:“两位可否用黑布蒙上眼睛。”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阁下别忘了,我们不是你三圣门弟子,而且,也永远不会投入 你三圣门;我说你自己打上十个耳光,你肯吗?”

  连玉笙气的脸色大变,冷冷说道:“等一会,我要打落你满口牙齿。”

  杨凤吟怒道:“希望你讲的话能够实现,要不然.我就要打落你满口牙齿。”

  连玉笙冷笑一声,道:“好吧!你先准备一下,等一会单打独斗,看看谁能打落谁满口 牙齿?”

  慕容云笙眼看双方都动了杀机,心中暗暗担忧,忖道:“等一会,两人这一场搏斗,定 然是凶猛绝伦。”

  连玉笙强自忍下心中怒火,目光转到郭雪君和小珍的身上,道:“两位一定要现在投入 三圣门么?”

  郭雪君微微一笑,道:“不错啊!我看今日这番博斗,一定十分凶险,明哲保身,因 此,我想早些投人三圣门,以求保命。”

  连玉笙哼一声,道:“希望你是由衷之言。”

  郭雪君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连玉笙高声说道:“开坛。”

  但闻当的一声锺鸣,那供桌后三座高大的金像,六只巨目,一齐亮了起来,六道强光, 直照过来。

  连玉笙冷冷说道:“三圣神目所见,两位还不跪下。”

  郭雪君道:“好吧!跪下就跪下。”缓缓跪了下去。

  小珍目睹郭雪君跪了下去,也只好跟着跪了下去。

  连玉笙道:“奉圣水。”

  但闻轻微的轧轧之声,那供案之内,缓缓伸出一个木盘,盘内放着两个茶杯。

  郭雪君缓缓伸出手,端起一杯圣水,凝目望去,只见那杯中圣水,色呈碧绿,端在手中 就有一股清香之气,扑入鼻中。

  连玉笙道:“杯中圣水,乃天下美味,入口甜香无比。”

  郭雪君道:“良药苦口,这杯中圣水,如此清杳,只怕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

  口中说话,却又把手中的茶杯,放回到原来的木盘上。

  连玉笙一皱眉,道:“郭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郭雪君道:“我怕这圣水之中有毒。”

  连玉笙皱眉道:“两位既然是想入三圣门,饮此圣水,乃必要之举。”

  郭雪君道:“如是水中有毒,把我们毒死了,那将如何是好?”

  连玉笙道:“三圣门中弟子,何止千万人,每人都饮过圣水,但都好好的活着。”

  癖雪君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如若你肯饮下一杯给我瞧瞧,我就也饮下一杯。”

  连玉笙一皱眉头,道:“看来两位是诚心捉弄老夫了。”

  一面说话;目光却望着那三具高大神像上亮起的六道强烈目光。

  只见那伸出的木盘,缓缓的收了回去,六道目光也突然熄去。

  郭雪君心知事情有了变化,立时暗中提气戒备,一面回过头来,笑道:“老前辈,这是 怎么回事啊!圣水收回,灯火熄去,那是诚心把我们屏弃三圣门外了。”

  连玉笙心中知晓,熄去神目,收回圣水,那就把圣堂中的事务,全交由连玉笙自行处理 了,这四人杀剐存留之权,已完全操诸己手,心里怒火平熄了不少,微微一笑道:“姑娘请 起来,你装作够了,再装下去,岂不是无味的很。”郭雪君挺身而起,道:“三圣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