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于东楼-->短刀行-->第五章 挥刀纵强敌
第五章 挥刀纵强敌

  船舱宽敞,装饰华丽,张帆司舵的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一路行来,果然舒适无比。河道虽不顺畅,但所经之处,其他船只无不退让闪避。只要在水上,太湖孙家似乎永远拥有无上的威仪,何况常年行驶在水上的人,几乎都可以认得出这是孙大少的座舫。服过汤药的沈玉门,睡得十分沉熟,这是他第一次将—切烦恼抛开,安心的躺在枕头上。水仙也已疲惫不堪的在床边打盹。只有秋海棠和紫丁香两入精神最好,不时偷瞄着正在舱尾饮酒的孙尚香,目光中充满了困惑的神色。因为她们实在搞不懂,此时此刻孙尚香怎么还有心情坐在那里喝酒?

  孙尚香却像没事人儿一般,举起酒杯朝对座的石宝山—晃,道:“来,干一杯!”

  不待石宝山举杯,他的酒早已倒进肚子里。

  石宝山忙道:“大少少喝一点吧!我总觉得情形不太对劲,说不定会有情况。”

  孙尚香摆手道:“安啦!在这条路上,绝对没有问题,你只管放心喝你的酒……”

  说着,身子往前凑了凑,低声道:“石总管,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丫头一直在盯着我?”

  石宝山点头。

  孙尚香道:“你猜为什么?”

  石宝山摇头。

  孙尚香道:“她们是在测览我最后的遗容,她们一定以为再也看不到我了。”

  石宝山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孙尚香笑道:“我跟水仙打了赌,只要走水路,路上一旦出了差错,我马上把脑袋割给她。”

  石宝山听得不禁一楞。

  孙尚香忽然脸色一冷,道:“如果她们认为我孙某只会吹大气,那就错了。我的脑袋也只有一个,若是没有十成把握,我敢跟她们赌么。”

  石宝山道:“那当然。”

  孙尚香道:“连我这个提着脑袋的人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喝,只管喝!”

  石宝山只好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虽然很了解五湖龙王的实力,但仍忍不住朝孙尚香的颈子扫了一眼。

  孙尚香冷笑道:“你一定担心水路不宽,怕有入从岸边纵上船来,对不对?”

  石宝山没有吭声。

  孙尚香立刻道:“但你莫忘了,两岸不但有我们两家的人跟随,而且还有随后赶来的绝命十八骑。育衣楼的人想冲破这道防卫网,恐怕比登天还难。”

  石宝山道:“万一有人从船上跳过来呢?”

  孙尚香道:“那就更不可能了。”

  石宝山道:“为什么?”

  孙尚香道:“老实告诉你,打从两个时辰之前,我的手下就已经开始查船。从嘉兴到苏州这段航程的三百三十七条船,我们都已查遍。凡是可疑的人物,早就被我们赶上岸去,否则我还哪有这种闲情逸致陪你在这里饮酒作乐?”

  说完,还冷笑着朝秋海棠和紫丁香横了一眼,那副神情已经得意到了极点。秋海棠和紫丁香急忙垂下了头,连看都不敢再看他一眼。

  倚在床边打盹的水仙突然含含糊糊道:“你们不要被他唬住,那家伙又在信口胡诌了。”

  孙尚香虽然已喝了不少酒,耳朵却还是灵敏得很,听得登时叫了起来,道:“你说什么?”

  水仙睁开惺忪的睡眼,伸着懒腰道:“我说大少又在跟她们开玩笑了。”

  孙尚香道:“我说得明明都是老实话,你怎么说我开玩笑?”

  水仙道:“真的都是老实话么?”

  孙尚香道:“当然是真的。像这种事,我根本就没有骗你们的必要,何况我还跟你打了赌。我总不会拿我自己的脑袋开玩笑,你说是不是?”

  石宝山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秋海棠和紫丁香也表现出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

  水仙却笑笑道:“好吧!那么我问你,你这次在嘉兴一共调动了多少人替你查船?不要忘了。你们孙家在嘉兴总共也不过百十来人而已。”

  孙尚香伸手一比,道:“六十个,不算少吧?”

  水仙道:“恩!不少,六个人一组,刚好可以分成十组。”

  孙尚香立刻道:“对,对,我就是叫他们这么分的。要想查得仔细,又要防人偷袭,每一组至少也得六个人才够。

  水仙道:“那么大少有没有算过,每一组人一个时辰可以查几条船?”

  孙尚香不假思索道:“我那批人手脚快得很,一个时辰少说也可以查个七八条船。”

  水仙道:“就以他们每个时辰每组人可以清查十条计算好了,两个时辰就是二十条,十组入加起来也不过才两百条,距离太少所说的数目还差得远。如果这条路上真有三百三十七条船的话,其他那一百三十七条船岂不成了漏网之鱼,那多危险?”

  孙尚香脸上再也没有一丝得意,咳咳道:“其他那一百多条,大部分都是我们自己的船。”

  水仙道:“你说你们孙家有个二三十条在这条路上走动,我还相信。着说一百三十七条都是你们自己的船……你孙大少自己相信么?”

  孙尚香结结巴巴道:“这……这……”

  水仙轻哼一声,道:“别遮了,再遮脑袋就不保了,还是赶紧想办法补洞吧!”

  孙尚香没再吭声,眉目间也浮现出一股难得一见的怒色。

  石宝山急忙道:“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孙家的地盘,龙王座下人才济济,纵然有些漏洞。我想也应该早就有人补起来了。”

  孙尚香竟然摇头道:“不可能,我老子养的那批老太爷,是绝对不能指望的。”

  石宝山停了停。忽然道:“按说大少身边的人才也不少。这两天怎么都没有见到?”

  孙尚香猛地一拍桌子,道:“我就是在气那几个王八蛋,每次放他们出去办事。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话刚说完,岸上陡然晌起了一声尖锐的呼哨。

  石宝山神情一振,道:“有消息了。”

  水仙笑道:“但不知是哪个王八蛋?”

  孙尚香登时笑口大开,道:“你的好朋友‘银蛇’崔玉贞回来了。”

  水仙脸上的笑容马上不见,秋海棠和紫丁香也同时皱起了眉头。

  孙尚香却兴高采烈的朝外喝道:“放她上来!”

  撑船的一名大汉立刻扬起了竹篙。但见岸边陡然弹起一条纤纤身影,凌空接连几个急翻,足尖刚好点在水淋淋的篙顶上,借着竹篙微挑之力,已然落在船板上,不但着地轻盈无声。而且姿态美妙之极。

  石宝山不住击掌喝采道:“崔姑娘好利落的身手!”

  来的果然是江南武林极有名气的“金银双蛇”之一的崔玉贞,也是孙大少手下最难缠的人物。

  只见她轻摆着水蛇腰。一步一步的走进舱中,一双眯眯眼紧瞅着石宝山,道:“石总管这一向可好?”

  石宝山哈哈一笑道:“托你的福,好得很。”

  崔玉贞朝床上的沈玉门瞄了一眼,道:“这么说,沈二公子的伤势也不要紧了?”

  石宝山道:“当然不要紧,只是一点外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了。”

  崔玉贞叹了口气,道:“我正有个重大的消息要告诉他,可惜他睡着了。”

  孙尚香这时才开口道:“他睡着了,我没睡着,难道你就不能先告诉我?”

  崔玉贞平坦的小腹几乎整个贴在孙尚香的背脊上,双手按摩着他的肩膀,道:“这个消息对你根本就没有用,我告诉你干什么?”

  孙尚香居然慌不迭的闪到一旁,苦笑连连道:“你们听听,这像不像我的手下讲的话?老实说,我现在实在搞不清她究竟吃的是我孙家的饭,还是你们沈家的饭?”

  石宝山笑道:“她吃的当然是你们孙家的饭,否则她怎么光替你按摩,不替我石宝山按摩?”

  孙尚香忙道:“如果你喜欢,我送给你好了。老实说,她这一套我实在消受不了。”

  石宝山摇头摆手道:“那怎么行。江湖上谁不知道‘银蛇’崔玉贞是你孙大少座下的五虎将之—,石某怎敢掠人之美呢!”

  孙尚香垂头丧气道:“什么五虎将?这几年我可被他们坑惨了。在家里受气不说,在外边还得经常为他们补纰漏,真是当年一念之差,惹下了无穷后患,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

  说完,还在唉声叹气不已。

  原来孙尚香手下的金银双蛇、秃鹰、血影人,以及乌鸦嘴五人,当年都是名声狼籍的黑道人物,后来因案避入太湖,为老于世故的五湖龙王所拒,却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大少爷给偷偷收留下来。这五人也居然被他的盛情所感,自此改邪归正,替他办了不少的事,却也为他惹下了一大堆纰漏。

  石宝山一旁听得哈哈大笑,水仙却只冷冷的哼了一声。

  崔玉贞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又把身子紧贴在孙尚香的背上,嗲声嗲气道:“大少,你真的后悔了?”

  孙尚香边躲边道:“后悔得不得了。”

  崔玉贞道:“你真的想把我们送出去?”

  孙尚香道:“送,谁要谁带走。”

  崔玉贞瞟了水仙一眼,笑眯眯道:“别人我不管,大少若是真想把我送掉,最好是送给沈二分子。我跟水仙姑娘情同姐妹,在一起也有个伴。”

  水仙急忙叫道:“你少来,我跟你毫无交情可言,而且我们小朝也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你还是到别处去害别人吧!”

  她的话说得虽重,但崔玉贞好像—点也不生气,仍然笑眯眯道:“哟,你还在生我的气呀!”

  水仙又哼了一声,秋海棠和紫丁香也都嘟起了嘴,显然气她的还不止一个。

  崔玉贞忽然叹了口气。道:“其实唐三姑娘那件事也不能怪我。我当时也不过跟她开了个小玩笑,只轻轻抱了你们少爷一下而己。谁知道那位姑娘的心胸如此狭窄,竟然无端的吃起醋来。”

  水仙冷笑道:“这种玩笑也能乱开?你为什么不在你们少奶奶面前抱抱你们这位可爱的大少爷/

  崔玉贞道:“这可难说,说不定那天我高兴起来,就抱一抱给你们看。”

  孙尚香吓了一跳,登时指着她鼻子叫道:“你敢!如果你胆敢在我老婆面前失礼,看我不宰了你才怪。”

  石宝山哈哈笑遁:“崔姑娘,你那个玩笑一开不要紧,不但我们沈家对你感冒之至,连你们大少爷都对你倒了胃口,实在不划算。”

  崔玉贞愁眉苦脸道:“就是嘛,最要命的是唐三姑娘也恨我入骨,千方百计的想把我毒死,弄得我是猪八戒两面照镜子,三面部、都不是人,简直惨透了。”

  水仙恨恨道:“活该!”

  秋海棠和紫丁香也使劲的点了点头,好像都认为她骂得很有道理。

  石宝山笑笑道:“所以这种玩笑以后可千万乱开不得,否则你会更惨。”

  崔玉贞叹道:“我现在忙着跑东跑西,想办法讨好你们少爷都唯恐不及,哪还有闲情再开玩笑!”

  水仙紧张道:“你想办法讨好我们少爷干什么?”

  崔玉贞道:“只希望你们少爷能在唐三姑娘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免得我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水仙哼一声,道:“你想都甭想。”

  崔玉贞道:“为什么?”

  水仙道:“我们少爷被你害得自己都不敢再见唐三姑娘,怎么可能去为你讲好话?”

  秋海棠也忽然道:“就算见了面,我想他也不可能在她面前提起你的事。”

  紫丁香紧接道:“是啊!万一唐三姑娘会错了意思,再吃起醋来,你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崔玉贞听得猛一跺脚道:“早知如此,我就不必急着赶回来了。”

  水仙道:“对,你应该直接躲进太湖,以后再也不要出来害人了。”

  崔玉贞眼睛翻了翻,道:“我躲进太湖去干什么?我只要帮唐三始娘把那个姓解的女人抓住,还怕我们的仇恨解不开么?”

  众人一听,全都吓了一跳。

  孙尚香更是紧张得从椅子上弹起来,叫道:“崔玉贞,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那女人一根汗毛,我跟你的宾主关系就完了,以后你再也不要来见我。”

  崔玉贞怔怔道:“为……为什么?”

  孙尚香道:“因为那位解姑娘对沈玉门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崔玉贞道:“比唐三姑娘还要重要?”

  孙尚香道:“重要多了。”

  崔三贞咽了口唾沫,道:“原来朝代已经变了!”

  孙尚香道:“早就变了。”

  崔玉贞取出一条手帕,一面擦汗一面道:“幸亏我没有胡乱插手,否则麻倾可大了。”

  孙尚香道:“可不是吗?所以你今后在插手办事之前,最好先问问我,免得又替我找麻烦。”崔玉贞只有点头。

  石宝山突然咳了咳,道:“你几时遇到了那位解姑娘?”

  崔玉贞又道:“今天一早。那位始娘胆子倒也不小,各方面的人都在追她,她居然还敢不慌不忙的在大街上走。我看她迟早非出毛病不可。”

  石宝山皱眉道:“你说各方面的人都在追她?”

  崔玉贞道:“是啊!”

  石宝山道:“除了青衣楼之外,但不知还有什么人对她有兴趣?”

  崔玉贞道:“还有我们孙家的入,乌鸦嘴那批人不是也正在各处找她么?”

  孙尚香忙道:“那批人是我派出去救她的,并不是去抓她的。”

  崔玉贞嘴巴一撇,道:“那批笨乌鸦能办什么事,凭他们怎么救得了人?”

  孙尚香似乎很不开心的瞪着她,道:“你是在哪里碰到他们的?”

  崔玉贞道:“在桐乡。”

  孙尚香一怔,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崔玉贞道:“昨天夜里。”

  孙尚香变色道:“他们跑到桐乡去干什么?”

  崖玉贞道:“我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砸一间饭馆子的门,好像非要吃什么烤乳鸽不可。”

  孙尚香气得把酒杯都砸在地上,道:“这群王八蛋,我派他们出去救人,他们居然敢偷偷折回来去吃烤乳鸽,他们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崔玉贞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道:“是啊!这批人本事不大,胆子倒不小,明明知道那姓解的女人可能到了嘉兴,他们居然还一点都不着急,说什么也要吃了烤乳鸽再走,简直太不像话了。”

  孙尚香呆了呆,道:“你是说他们可能知道那女人已经去了嘉兴?”

  崔玉贞仍在拼命的扇火道:“不是可能知道,是已经知道了。他们还叫我带信给大少,叫大少留意那女人的行踪。你说好笑不好笑!”

  孙尚香一听,神色反而缓和下来,道:“他们有没有告诉你,吃过烤乳鸽之后,会到什么地方?”

  崔玉贞道:“当然是到嘉兴跟大少会合,不过大少这一走,他们又可以混水摸鱼了。如果我搞得不错,他们一定正躲在哪个堂子里在偷偷喝花酒呢!”

  孙尚香立刻道:“你赶快去送个信给他们,叫他们继续追踪解姑娘。并且要确保她的安全。如果她出了任何差错,他们三十几个人一个也休想活命。”

  崔玉贞道:“好,我马上去告诉他们,就说万一那位解姑娘有个三长两短,大少决定要他们三十几个陪葬。你看怎么样?”

  孙尚香指着她道:“也包括你在内。”

  崔玉贞惊道:“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孙尚香冷冷道:“你不是正想讨好沈二公子么?”

  崔玉贞道:“是啊!”

  孙尚香道:“你不是认为自己很能干吗?”

  崔玉贞迟迟疑疑道:“是啊……”

  孙尚香道:“这正是你一个大好机会,你好好把握吧!”

  崔玉贞满脸为难道:“可是这件差事叫我去办,恐怕有点不太合适。”

  孙尚香道:“为什么?”

  崔玉贞道:“因为我的目标太大。有我跟那位姑娘走在一起,只会更增加她的危险……

  孙尚香冷笑道:“你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青衣楼怎么会把你这号人物放在眼里?”

  崔玉贞忙道:“太少会错了我的意思。我担心的不是青衣楼,而是那位要命的唐三姑娘·……”

  说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道:“若是碰到青衣楼的人倒也好办,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可是万一遇到唐三姑娘怎么办?既不能杀,又不能打,想逃命恐怕都很困难,那女人的毒药暗器可厉害的很啊!”

  孙尚香冷哼一声,道:“那你就干脆死在她手上算了,也算对沈二公子有了交代。”

  崔玉贞沉默片刻,道:“我死掉不要紧,那位解姑娘岂不也完了?”

  孙尚香道:“你放心,人家解姑娘可不象你那么窝囊,几只毒药暗器还吓不死她。”

  崔玉贞一怔,道:“大少的意思是说,那女人的武功还过得去?”

  孙尚香道:“岂止过得去!老实告诉你,比你们五个加起来还高明,尤其是收发暗器的手法,更是精妙无比,绝对称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

  崔玉贞神情大振道:“真的?”

  孙尚香道:“这还假得了么?如果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角色,早就落在青衣楼手上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崔玉贞道:“如此说来,她岂不是比唐三姑娘还要高明?”

  孙尚香道:“至少也是半斤八两。”

  崔玉贞道:“那就难怪她敢大摇大摆地在大街上走了……”

  孙尚香截口道:“那也正是她的缺点。她唯一比不上你们的,就是江湖经验不够,所以我才会派你们这么多人去保护她。”

  崔玉贞道:“我们要负责保护她到几时?”

  孙尚香道:“只要把她平安地带到太湖,你们的任务就算完成。”

  石宝山忽然摇头道:“太湖只怕她不肯去,我看还莫如想办法把她送过江去。”

  孙尚香想了想,道:“也好,把她送到江北,也省了我许多麻烦。”

  崔玉贞仍然迟疑着道:“还有一个问题,尚请大少明示。”

  孙尚香道:“什么事,你说!”

  崔玉贞道:“万一跟唐三姑娘碰上,两个人动起手来,我们怎么办?是应该袖手旁观呢,还是干脆帮着解姑娘将唐三姑娘收拾掉?”

  孙尚香不讲话了,只皱着眉头瞟着石宝山。

  石宝山也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最后又把目光转到了水仙脸上。

  水仙好像根本就没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淡淡道:“你想告诉我们少爷的,就是唐三姑娘这件事么?”

  崔玉贞道:“当然不止这一件,我还有更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他。”

  水仙道:“如果是孝丰秦府那件事,那就不必了,我们少爷早就知道了。”

  崔玉贞笑笑道:“还有一件事可比那件重要得多了,你们公子听了一定会很开心。”

  水仙道,“什么事?你且说来听听!”

  崔玉贞神秘兮兮道:“听说青衣楼第八楼的盛楼主忽然暴死长阳,好像是被人毒死的。”

  水仙道:“盛安被人毒死了又怎么样?对我们目前的处境也不会有任何帮助。”

  崔玉贞咯咯一笑,道:“我说大妹子,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也不想想,盛安号称‘百毒蜈蚣’,是使毒的绝顶高手,能够毒死他的,普天之下又能有几个人?”

  水仙不屑道:“他那点玩艺儿怎么称得上绝顶高手?蜀中唐门的老一辈人物,几乎每个人都比他高明。”

  崔玉贞即刻道:“不错,所以道上的人都说是唐大先生下的手。如果唐大先生真得已经离开四川,对沈二公子来说,是不是一个大好消息?”

  水仙变色道:“这算什么好消息?”

  崔玉贞道:“咦!唐大先生是唐三姑娘的亲爹,就等于是沈二公子末来的老丈人。有个厉害的老丈人替他撑腰,对他总不是一件坏事吧?”

  不待水仙答话,孙尚香已先叫起来。道:“好哇!你明明知道唐大先生已经出川,你居然还问我要不要把唐三姑娘收拾掉,你这不是在存心害我么?”

  崔玉贞不慌不忙道:“大少稍安勿躁,且听我慢慢道来。”

  孙尚香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崔玉贞道:“我方才也不过是随口问问,并没有存心除掉她的意思。如果我真的想宰掉她,早在去年就动手,哪里还会叫她活到今天。”

  孙尚香冷哼一声,道:“你少在这儿跟我吹大气。凭你这点本事,宰得了人家么?”

  崔玉贞道:“我一个人当然不行,不过若是有‘金蛇’潘凤帮着我,那就不同了。去年她还在问我,要不要把唐三姑娘做掉?我当时因为怕给大少惹祸,所以才没敢答应。n

  孙尚香道:“你总算做了一件聪明事,否则你就把我害惨了。”

  崔玉贞沉吟了一下,道:“可是现在的情况又有点不一样了。”

  孙尚香道:“有什么不一样?”

  崔玉贞道:“如果现在我们偷偷把她除掉,唐大先生一定以为是青衣楼下的手,非找他们拼命不可。如此一来,咱们这边的压力岂不是可以减轻不少……”

  水仙冷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道:“你说完了没有?”

  崔玉贞道:“说完了,不过你放心,沈二公子不点头,我是不会贸然采取行动的。”

  水仙冷冷道:“你最好安份一点。像这种暗箭伤人的事,就算对象不是唐三姑娘,我们少爷也不会答应的。”

  孙尚香急忙道:“我也绝不答应。万一风声走漏出去,那还得了?唐门的报复不说,今后我孙尚香还有什么脸在江湖上做人?”

  石宝山突然哈哈一笑,道:“你们把这件事搞得太复杂了。据我所知,那位解始娘只不过是我们二公子的救命恩人而已。唐三姑娘的心胸再狭窄,也不可能胡乱去吃她的醋。”

  崔玉贞急急道:“不不不,现在嘉兴的茶楼酒肆,都在盛传解姑娘是沈二公子的相好,还说这次二公子所以出事,都是为了去偷会那个女人……”

  孙尚香又是猛地一拳击在桌子上,截口叫道:“他妈的,这是哪个混帐东西造的谣?”

  石宝山立刻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水仙却在狠狠的瞪着他,目光中还充满了责怪的味道。孙尚香这才想起自己在“天香居”所说的话,不禁当场傻住了。

  崔玉贞却冷笑着道:“我想八成是萧锦堂那老王八蛋放出的风声。那老家伙诡计多端,一定是想借唐三姑娘之手把那位解姑娘除掉。”

  孙尚香急咳一阵,道:“你少在这儿饶舌,还不赶快去替我办事?”

  崔玉贞怔怔的望着他,道:“大少还没有答覆我的问题呢!”

  孙尚香道:“什么问题?”

  崔玉贞道:“万一她们两人动起手来,我们该怎么办?”

  孙尚香道:“那是你的事。总之,无论哪边出了差错,我都唯你是问。”

  崔玉贞皱起眉头,道:“这可难了。”

  孙尚香道:“你若怕伤脑筋,最好是想办法别叫她们两人照面。”

  崔玉贞道:“可是……唐三姑娘是个老江湖,想甩开她,恐怕不太容易。”

  水仙冷哼一声,接道:“那也并不困难。唐三姑娘不正在找你么?到时候你可以以身作饵,把她引开不就结了?”

  崔玉贞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也只有挺而走险了。万一我死在唐三姑娘手上,那也是命里该着,谁叫我欠沈二公子的呢?”

  说完,还眼眯眯的瞄了正在沉睡中的沈玉门一眼。

  孙尚香道,“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崔玉贞依然动也不动,道:“我还不能走,我还有很多事要向大少禀报。”

  孙尚香道,“你这次带回来的消息好像还真不少!”

  崔玉贞道:“是啊!大少也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很能干的人,除了功夫稍微比唐三姑娘差一点之外,其他样样都不输人。”

  孙尚香道:“好了,你也不必在这自吹自擂了。有话快说,说完了快滚。你再拖下去,乌鸦嘴那批混蛋恐怕都要醉死了。”

  崔玉贞满脸无奈道:‘好吧!大少是想先听好的,还是先听坏的?”

  孙尚香没好气道:“我只要听好的。你把坏的统统给我带回去。我不要听。”

  崔玉贞垂首思量了一会,才道:“青城的韩道长已经下了山。这件事不知能不能算好消息?”

  孙尚香精神一振,道,“说下去,”

  崔玉贞道:“据说他并不是来寻仇,只是赶来收尸而已。”

  孙尚香瞟着一旁的石宝山,道:“你说这算不算是个好消息?”

  石宝山道:“那就得看他赶来收谁的尸了。”

  崔玉贞道:“当然是来收青城四剑的尸。”

  石宝山道:“如果只是为了替那四个人收尸,他随便派几个门人下来就好了。又何必亲自赶了来?你不觉得有点奇怪么?”

  崔玉贞道:“我本来出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据说他只带了四名门徒下山,连‘七星剑阵’都凑不齐,怎么看都不像来找青衣楼算帐的。”

  石宝山笑道:“这可难说得很,说不定随后还有人赶下来。想凑足七个人,那还不简单?”

  水汕也悠悠接道:“何况青城俗家弟子遍及天下,何患凑不出两个人来充数?”

  崔玉贞猛一点头,道:“有道理。”

  石宝山道:“所以毫无疑问,我认为这绝对是好消息。”

  崔玉贞又迟迟疑疑道:“这么说,少林的大智和尚已在杭州出现,也应该不是坏消息了?”

  众人听得全都大吃一惊。

  过了许久,石宝山才苦笑道:“这些方外高人终于也沉不住气了。”

  孙尚香忽然道:“你有没有听到武当的消息?”

  崔玉贞摇头”

  孙尚香道:“奇怪,以金陵沈家和无为道长的交情,在这种紧要关头,他至少也应该派几个人出来露露脸才对。”

  水仙冷笑一声,道:“依我看武当那班杂毛老道也跟孝丰的秦家差不多,我们大少爷一死,彼此的交情也就全完了。”

  崔玉贞也冷笑道:“所以我认为‘绝命十八骑’这次干得对极了,这种不顾道义之徒不杀,武林中哪里还有公理……”

  孙尚香截口喝道:“住口,这种事要你来多什么嘴!”

  崔玉贞立刻闭上嘴巴,再出不敢吭声。

  石宝山咳了咳,道:“你还有没有其他的消息?”

  崔玉贞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石宝山道:“是不是好的已经说完了?”

  崔玉贞道:“差不多了。”

  石宝山道:“坏的呢?”

  崔玉贞道:“坏的我们大少不要听。”

  石宝山道:“他不听,我们听,你只管说!”

  崔玉贞瞟着闷声不响的孙尚香,颞颥着道:“我今天实在没有时间,我看还是改天吧!”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石宝山悠然一叹,道:“我本来还想告诉你一个对付唐三姑娘的妙法,既可以让她不跟解够娘照面,又可以叫她以后不再找你麻烦。既然你忙着要走,那就算了。”

  崔玉贞已走到舱外,又急急转回来,道:“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叫她以后不再找我?”

  石宝山道:“你有时间听么?”

  崔玉贞又朝孙尚香瞟了一眼,道:“我想稍微耽搁一会儿,或许还不要紧。”

  石宝山缓缓的摇着头,道:“一会儿恐怕解决不了问题。”

  崔玉贞道:“你想跟我交换?”

  石宝山道:“我不是你们孙家的总管,总不能让你白费口舌。为了公平起见,多少也得回敬你一点,这么说是不是比交换要中听得多?”

  崔玉贞道:“好,你先说!”

  石宝山道:“你不要先跟大少打个商量么?”

  崔玉贞道:“我看不必了,我们大少也正在为唐三姑娘的事大伤脑筋。如果石总管真能解决问题,我相信我们大少出一定会很高兴。”孙尚香只哼了一声,虽然没有一点高兴的表情,却也没有出言阻止。

  石宝山笑笑道:“其实这件事看起来困难,解决起来却容易的很,只要一句话,就不难把你们过去的仇恨一笔钩销。”

  崔玉贞迫不及待道:“什么话?”

  石宝山道:“只要你告诉她,你是受了沈二公子之托去保护她的,就行了。”

  崔玉贞怔了怔,道:“就这么简单?”

  石宝山道:“简单的方法往往最有效,你把不相信?”崔玉贞没有吭声。

  孙尚香却开口道:“我相信,那唐三姑娘听了,非把嘴巴乐歪不可……

  石宝山道:“而且再也不会计较过去那点小误会了。”

  崔玉贞道:“好吧!就算她肯跟我不计前仇,可是解姑娘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万一两人照了面,还是会有麻烦的。”

  石宝山道:“你带着她往南走,乌鸦嘴带着朋位解姑娘往北走,两个人根本就碰不到面,怎么会有麻烦?”

  崔玉贞急道:“把解姑娘交给乌鸦嘴那批人怎么行?那不等于在害她么?”

  石宝山道:“也不见得。你不要忘了解姑娘是在逃命。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跟乌鸦嘴那批人走在一起,反而比跟着你要安全得多。”

  崔玉贞无可奈何道:“既然石总管这么想,我也没话好说了。”

  石宝山道:“现在我只担心一件事情。”

  崔玉贞道:“是不是怕乌鸦嘴那批人半路开溜?”

  石宝山说道:“那倒不至于。老实说,我是在担心你的事情。”

  崔玉贞诧异道:“我有什么好让你担心的?”

  石宝山道:“我是怕你完成任务之后,甩不开那位唐三姑娘。”

  崔玉贞怔了怔。道:“对呀!我把她骗到南边去之后,我怎么脱身?”

  水仙一旁冷笑道:“你放心,也许她愈看你愈可爱,到时候自然会把你放走。”

  崔玉贞摇头道:“不可能。我唯一骗她跟我往南边的理由,就是去追赶解姑娘。找不到解姑娘,她怎么可能放我走路?”

  石宝山皱着眉头道:“这的确是个难题,不过再困难的问题,都该有办法解开。你不妨先说你的,我一边听着一边想。等你把消息都说完的时候,我也应该想得差不多了。”

  崔玉贞道:“好吧!不过你可不能骗我,你一定得替我想个脱身的方法才行。”

  石宝山道:“我现在已经想出了一大半,你赶紧说吧!”

  崔玉贞沉思片刻,道:“我带回来的消息多得很,应该先说哪件好呢……”

  孙尚香喝道:“你再跟我拖时间,我可真要把你轰下船了!”

  崔玉贞急忙道:“我想起来了,陈士元的消息比较重要,应该先说。”

  众人听得全都吓了一跳。

  孙尚香急忙道:“陈士元怎么样?”

  崔玉贞道:“听说他也赶下来了,说不定已经到了附近。”

  孙尚香骇然叫道:“混账东西!这么要命的消息,为什么不早说?”

  崔玉贞委委屈屈道:“我早就想说,可是大少不想听,我有什么办法?”

  孙尚香道:“我几时告诉过你不想听?”

  崔玉贞道:“你方才不是说不要听坏消息么?陈士元是青衣楼的总头头,又是武林中公认的第一高手。他亲自赶来追杀沈二公子的事,总不能说是好消息吧?”

  孙尚香闷哼一声,被她堵得半晌没说出话来。

  石宝山虽然一向都很沉得住气,这时也不禁惶惶朝两岸张望了一眼,道:“你说陈士元已经到了附近?”

  崔玉贞道:“很可能。”

  石宝山急忙道:“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崔玉贞道:“这我可不敢胡猜,秃鹰怎么说的,我怎么传,据他估计,这个时刻陈土元距离咱们应该不会太远了。”

  石宝山又匆匆朝岸上瞄了瞄,道:“既是秃鹰的消息,可靠性一定很大。”

  崔玉贞道,“我也这么想。”

  孙尚香又已叫起来,道:“这么重要的事,他自己怎么不赶来告诉我,为什么要让你传信?”

  崔玉贞道:“也许因为我的脚程比较快,他才把这件差事交给我……”

  孙尚香没等她说完,便已狠狠的呸了一口,道:“你也真敢吹牛,你居然敢说你的脚程比秃鹰快?”

  崔玉贞急咳几声,道:“当然。当时他也刚好无法分身,因为他好像正在盯着一个人。”

  孙尚香道:“他在盯着谁?”

  崔玉贞道:“他没有时间说,我也没来得及问。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否则他一定会告诉我。”

  孙尚香摇头,不停的摇头。

  石宝山也不以为然道:“能够让秃鹰看上的,铁定是个硬角色。”

  孙尚香道:“不错,而且我敢断言他追的一定是个危险人物,否则他绝对不会死盯着那个人不放。”

  水仙也沉吟着道:“可是放眼武林,还有什么人比陈士元更危险?”

  石宝山和孙尚香听得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崔玉贞也在不停的翻动着她那双眯眯眼,似乎每个人都在穷思苦想。就在这时,舱外忽然响起一遍惊呼,同时张满的船帆也轰然一声掉了下来,整个船舱被震得一阵摇晃,桌上的酒杯酒坛一齐滚落在地板上。

  紧接着一阵浓烟飘了进来,烟里充满了硫磺的气味。

  石宝山霍然叫道:“原来是他!”

  孙尚香愣愣道:“是谁?”

  石宝山道:“‘鬼火’刘灵。”

  孙尚香‘呛’的一声拔出了剑,恨恨骂道:“这个鬼东西,居然敢来烧老子的船……”一面骂着,一面已冲了出去。

  其他人也个个兵刃出鞘,一起拥上了中板。只有水仙动也没动,仍然紧守在沉睡中的沈玉门床边。片刻间浓烟巳变成了火光。救火的救火,找人的找人,舱外整个乱成了一团。舱里的水仙也在这时陡然发出一声惊叫。原来沈玉门突然睁开眼睛,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水仙惊慌失色道:“你……你是什么时候醒的?也不招呼一声,可吓死我了。”

  沈玉门松开了手,道:“你的胆子不是很大么?”

  水仙抚胸道:“有的时候也小得很,我最伯人家吓我。有一次你在我被子里摆了条蛇,把我吓得当场昏了过去……那件事……难道你已经……忘了?”

  她的语声愈来愈小,脸上也忽然流露出一股悲伤的味道。

  沈玉门轻叹一声,道:“我并不是有意要吓你,我只是想趁着没人的时候问你一句话。”

  水仙道:“什么话?你尽管问,只要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

  沈玉门道:“唐三姑娘是谁?”

  水仙道:“是你的女人。”

  沈玉门骇然叫道:“是我的女人?”

  水仙急忙捂住他的嘴,神色惶惶的四下看了看,才道:“不错,别的女人你可以忘掉,这个女人你可一定要好好记住。”

  沈玉门推开她的手道,“为什么?”

  水仙道:“因为她是唐大先生的掌上明珠,也是蜀中唐门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人物,不但武功好,人也长得漂亮极了,待人接物嘛……也不算坏,唯一的缺点就是爱吃醋……”

  沈玉门忙道:“等一等,等一等,你最好说得清楚一点,她究竟是我的女人,还是我的朋友?”

  水仙俏脸一红,道:“这我可不敢说,这种事恐怕也只有你自己才明白。”

  沈玉门呆了呆,道:“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家伙一共有多少个女人?”

  水仙道:“哪个家伙?”

  沈玉门叹道:“那个家伙指的当然就是我,”

  水仙笑道:“不多,好像也不太少。”

  沈玉门道:“除了唐三姑娘之外,还有谁?”

  水仙道:“还有那位解姑娘。”

  沈玉门摇头摆手道:“她不算,其他的呢?”

  水仙道:“听说你跟‘紫凤旗’的秦姑娘也很要好。”

  沈玉门皱眉道:“什么‘紫凤旗’?”

  水仙一怔道:“‘紫凤旗’是武林中十分有名的帮派。也等于是我们沈家的一个支柱,龙头老大就是太原的颜老爷子。你怎么连这个组织都没听说过?”

  沈玉门道:“原来是颜宝凤的靠山。”

  水仙道:“也可以这么说。那位秦姑娘也正是大少奶奶的小师妹,人也挺不错的……”

  沈玉门截口道:“还有呢?”

  水仙想了想,道:“还有京里的骆大小姐,好像跟你也有一腿。”

  沈玉门一惊,道:“有一腿?”

  水仙干笑道:“我的意思是说,那位骆大小姐跟你的交情好像也蛮不错。”

  沈宝门道:“骆大小姐又是何许人也?”

  水仙道:“她是九城大豪骆燕北的女儿,也是大小姐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大小姐好像还正在为这件事为难呢。”

  沈玉门道:“哪个大小姐?”

  水仙道:“就是你的姐姐沈玉仙啊!”

  沈玉门皱眉道:“她为难什么?”

  水汕道:“因为……骆大小姐自小便已订了亲,听说对方的门第也不错,可是她自从认识你以后,整个人都变了,说什么也不肯嫁过去。你想站在大小姐的立场,她能不为难么?”

  沈玉门恨恨道:“这个该死的东西,他可把我坑渗了!”

  水仙道:“可……可……可不是嘛!”

  沈玉门沉叹一声,道:“你说!以后的日子,你叫我怎么过?”

  水仙道:“不要紧。有我在你身边,我会慢慢替你想办法。”

  沈玉门道:“这种事你有什么办法可想?你倒说说看!”

  水仙嗫嚅了半晌。结果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沈玉门不禁又叹了口气,道:“好吧!你继续说下去。”

  水仙道:“说什么?”

  沈玉门道:“当然是其他的女人。”

  水仙道:“好……好象没有了。”

  沈玉门道:“真的没有了?”

  水仙道:“其他那些风花雪月的女人,恐怕就得问孙大少了”

  沈玉门立科道:“好。你去把他叫来!”

  水仙迟疑道:“你何必现在就急着问他?他正在忙着救火,等忙过了再问他也不迟呀!”

  沈玉门道:“你不要搞错,我叫他来并不想再追问这些无聊的事,我只想请他赶快把船靠岸。”

  水仙一怔。道:“靠岸干什么?”

  沈玉门道:“好放我跑路。”

  水仙大吃一惊,道:“这可不能开玩笑。岸上比水里危险得多,何况你身上还带着伤,上去岂不等于白白送死!”

  沈玉门道:“我不怕死。与其痛苦的活在世上,还不如干脆死在青衣楼手上的好!”

  水仙登时叫起来,道:“那怎么行!你死了,沈府怎么办?我们三个怎么办?”

  沈玉门道:“那是你们家的事,与我无关。”

  水仙急急道:“为你死掉的青城四剑和解大侠总不能说与你无关吧?你死了怎么对得起他们?”

  沈玉门不讲话了。

  这时舱外的孙尚香忽然大声喊道:“靠岸,赶快靠岸!“

  水仙慌里慌张的扑到窗口,叫道:“不要靠岸,千万不要靠岸!”

  孙尚香愕然回首道:“为什么?”

  水仙急不择言道,“绝命老么就跟在上面,我们少爷不想见他。”

  孙尚香为难道:“可是刘灵的鬼火邪门得很,舱板上的火虽已扑灭,水里却还在烧,救都设法救。”

  水仙道:“何不派人下去看看?”

  孙尚香道:“我本来是想下去的,但是石总管硬是不让我去,他说刘灵那鬼东西在水里比在陆上还神。他怕我一去不回,沈玉门又少了一个好朋友。”

  水仙道:“听说秃鹰水里的功夫不错,何不让他下去跟那姓刘的斗斗?”

  孙尚香摊手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直到现在还不见他的人影,你叫我有什么办法可想?”

  石宝山一旁沉吟着说:“秃鹰盯人一向很少盯丢的,如果他盯的真是‘鬼火’刘灵,他的人应该就在附近才对。”

  接连呼唤了几声,结果一声回音都没有。

  正在众人大失所望之际,水里忽然有了动静。但见波浪翻滚,水花四溅,显然水中已有人在搏斗。

  孙尚香大喜道:“秃鹰就是秃鹰,可比什么蛇、什么嘴的管用多了。”

  崔玉贞轻哼一声,满不开心的走近船舷,朝水中观望了一阵,忽然道:“好像不是秃鹰。”

  孙尚香愕然道:“不是秃鹰是哪个?”

  崔玉贞道:“我看八成是……”

  她的话尚未说完,只听‘唰’地一声,一个白衣人影已自水中蹿起,带着一身淡红色的血水,刚好落在孙尚香的面前。血水由淡转深,很快的便将船舱染红了一大片。

  孙尚香咧嘴笑道:“原来是你。”

  那人显然已负了伤,但仍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傲然道:“秃鹰在水里只会喝水,不会杀人。在水里能够杀死刘灵的,只有我血影人。”

  崔玉贞冷笑道:“每次见面身上总要带着血的,也只有你血影人。”

  血影人也冷笑一声道:“要想杀人,就不能怕流血。像那种生怕被血弄脏衣服的人。能办得了什么事!太少你说对不对?”

  孙尚香急忙咳了咳,道:“你真的把‘鬼火’刘灵给解决掉了?”

  血影人道:“人是解决了,火却救不灭。他那鬼火邪得很,刮都刮不掉,太少还是赶紧想办法吧!”

  孙尚香道:“好,你先去疗伤,我跟石宝山商量一下再说。”

  血影人道,“我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我还有很多事要办。在这种节骨眼,我可不敢像别人一样,躲在这里愉懒。”

  说完,斜瞥了崔玉贞一眼,转身又已蹿入水中。崔玉贞吭也没吭一声,身形陡然跃起,足尖向停在岸边的船顶一点,便已消失在岸上。

  石宝山摇头苦笑道:“这女人倒也糊涂得可以,她居然连摆脱唐三姑娘的方法都忘了问就走了。”

  站在他身后的紫丁香道:“她已被血影人气昏了头,哪还记得那么多。”

  秋海棠也悠悠接道:“但愿那两人在岸上不要碰面,否则非先干一场不可。”

  孙尚香叹道:“奇怪,我这群人为什么见了面就吵?像你们这样和和气气的,日子岂不好过得多?”

  石宝山笑道:“吵也并不一定是坏事,只要大家能忠心为大少办事就好了。”

  孙尚香听得只摇头,秋海棠和紫丁香也连连撇嘴,显然都不同意他的说法。

  但水里边却忽然有人接道:“石总管不愧是读过书的人,说起话来也比一般人有道理。”

  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刚才跳下水不久的血影人。

  孙尚香愕然叫道:“咳,你还没有走?”

  血影人双手搭上船舷,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爬上了船,再也没有方才那副矫捷的身手,同时脸色也很坏,肩上的伤处虽已扎起,却仍在淌血。但起话来却依然中气十足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向大少禀报,怎么能走?”

  孙尚香道:“那你刚才在搞什么鬼?”

  血影人道:“我只想把那个鬼搞走而已,有她在旁边不好说话。”

  孙尚香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道:“现在她已经走了,你有话就赶紧说吧!”

  血影人道:“我最急着向大少禀报的,就是陈士元那老魔头可能就在附近。”

  孙尚香道:“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说别的!”

  血影人道:“蜀中的唐大先生、青城的韩道长、少林的大智和尚都已经露面,我想不久也会赶上来……”

  孙尚香满脸不耐的打断他的话,道:“说别的,说别的!”

  血影人恨恨道:“这个臭女人,仗着她那两条腿有劲儿,专门抢我的功劳。”

  孙尚香道:“你还有没有比较新鲜的消息?”

  血影人道:“有,多得很。”

  孙尚香道:“快说!”

  血影人道:“那女人有没有告诉你秃鹰在干什么?”

  孙尚香道:“好像在跟踪一个人。”

  血影人道:“她有没有说跟的那个人是谁?”

  孙尚香摇头。

  血影人嘴角掀起一抹轻蔑的冷笑,道:“我就知道那女人办不了什么大事,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没有摸清楚就敢跑回来,倒也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孙尚香截口道:“废话少说,只要告诉我秃鹰跟的是哪一个就行了。”

  血影人道:“我也认不出那个人是谁,我只知道是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如非他一身道士装扮,我还以为是丐帮里的人物呢!”

  水仙突然惊叫道:“无心道长!”

  众人听得同时吓丁一跳,但脸上也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股兴奋的神色。

  只有血影人楞头楞脑道:“你说的可是无为道长的那个疯师兄?”

  没等水仙回答,紫丁香已抢着道:“他一点都不疯,当年跟我家大少爷下起棋来,脑筋灵光得不得了,一步都不会走错。”

  秋海棠也紧接道:“而且武功也高深得不得了,据说绝不在当今掌门的无为道长之下。”

  血影人道:“这么说,那个老道应该算是自己人了?”

  秋海棠犹豫了一下,才道:“以前是。”

  紫丁香却毫不迟疑道:“现在也是。”

  血影人道:“那就怪了。如今有这么多强敌环伺在旁,他死盯着一个自己人干什么?他这不是成心偷懒么?”

  孙尚香立刻皱起眉头,道:“对啊!这是怎么回事?”

  水仙忽然道:“大少且莫为这件事伤脑晋,血影人的精神好像差不多了,还是先问其他的事吧!”

  血影人道:“我的精神还好得很……”

  孙尚香道:“精神好就赶快说别的。”

  血影人道:“还有一件事,我若说出来,非把你们笑死不可。”

  孙尚香道:“什么事?”

  血影人道:“最好笑的就是潘凤,她放着正事不干,竟然跟‘绝命十八骑’和在一起。我看这娘儿们八成是打算吃嫩草……”

  孙尚香喝道:“你除了搬弄是非之外,究竟还有没有正经事?”

  血影人道:“有。”

  孙尚香道:“说!”

  血影人道:“我看咱们还是赶紧靠岸吧!这条船只伯撑不了多久了。”

  孙尚香道:“你怎么知道撑不了多久?”

  血影人道:“因为……‘鬼火’刘灵还在下面。”

  孙尚香骇然叫道:“你不是已经把他给宰了么?”

  血影人道:“我不过是在崔玉贞面前信口吹吹,刘灵哪里是那么好宰的!我能够让他陪着我流点血,已经算不容易了……”

  话刚说完,还没等孙尚香开口骂人,身子便已直挺挺的摔在舱板上。

  孙尚香匆匆出手先封住了他的穴道,又看了看他的伤口,然后治起头来,望着默默不语的石宝山道:“石总管,你看看应该怎么办?”

  石宝山道:“那就得看水仙姑娘的意思了。”

  水仙满脸无奈的样子,道:“人都已躺下了,我还有什么话说。你们两位看着办吧!”

  石宝山道:“依我看,还是先上去找个大夫替他治伤要紧。”

  紫丁香却轻轻摇摇头道:“恐怕不太好。”

  石宝山道:“为什么?”

  秋海棠又在一旁悠悠接道:“如果一上去,孙大少这场赌不就输了么?”

  孙尚香似乎早就忘了与水仙的赌约,猛然拍手朝岸边一指,大喝一声:“靠岸!”

  船已缓缓的靠近岸边,船身出开始逐渐倾斜。船底有几处已被‘鬼火’烧穿,河水从被烧破的地方不断的涌入舱中。沈玉门早被水仙搀上了甲板,四周虽已乱成一团,而他却宛如老僧人定般的坐在软椅上,好像身边一切事物都与他无关。身旁的水仙却有些紧张,目光不时四下搜索,一副生怕有人出手行刺的模样。停泊在附近的船只均已远远避开,岸上也没有外人,只有几个孙尚香的手下在忙着打桩,正在准备迎接座舫靠岸。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个黑衣人影自水中跃起,直向岸上蹿去。

  孙尚香登时大吼道:“他是‘鬼火’刘灵,赶快把他截住!”

  岸上那几个人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已有一名老者陡然冲了出来,对准那黑衣人就是一掌,硬将那人又逼回水中。

  紧跟着水中又翻起了一片浪花,浪花尚未平息,一条窈窕的金色身影已自浪中蹿起,水淋淋的落在倾斜的船舸上。

  只见那人一手提着短剑,一手拎着一个人头,清瘦的脸孔上充满了得色。

  孙尚香仔细看了看那人头,不由挑起大拇指道:“‘金蛇’潘凤,这回你可露脸了。杀死‘鬼火’刘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沈玉门一听是‘金蛇’潘凤。忍不住瞟了她一眼,一看她手上那颗人头,又急忙将头转开。

  潘凤得意洋洋道:“我杀他是给大少办事,不是为了自己露脸。”

  孙尚香哈哈大笑道:“说得好,你们五个人之中,数你最能办事。“

  这时那名老者也已跃上船头,听得连秃秃的头顶都已胀红,冷哼一声,道:“这女人倒会邀功,如果没有我那一掌,她杀得了人家么?”

  一瞧他那副长相,连沈玉门都不难认出这入正是死盯着无心道长不放的‘秃鹰’。

  孙尚香又是哈哈一笑,道:“你也不错,你也不错。”

  潘凤笑道:“你也用不着吃醋。如果你想插—脚,这件功劳算我们两个的好了。”

  秃鹰冷冷道:“我不要什么功劳,我只想为沈二公子办点事。沈二公子是大少的好朋友,平日咱们难得有机会能替他效劳,这姓刘的既敢来打他的主意,咱们不把他留下怎么行!”

  潘凤立刻道:“你既然这么说,咱们也不必争功了,索性把这个人头献给沈二公子,岂不更好?”

  她一面说着,一面已捧着人头向沈玉门走去。

  沈玉门骇然摇手道:“我不要,我不要……”

  水仙忙拦在潘凤面前,道:“盛情领了,这东西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们少爷不感兴趣。”

  只听岸上忽然有人笑呵呵接道:“那种血淋淋的东西怎么能当礼物?我带来几个活的,我想二哥一定很有兴趣。”

  沈玉门听得又是一惊。他这才发现岸边已多了一列人马。每匹马都很健壮,马上的人都很精悍,每个人的右肩上都露着一把刀柄,只刀柄就有一尺多长,看上去十分刺眼。

  这时候船已开始靠岸。方才说话的那个人不待放下跳板,便由马上直接跃上了船。只见那人年纪轻轻,最多只有二十出头,一面黑里透红的脸膛准满了微笑,一上船就向众人连连抱拳,好像跟每个人都熟得不得了。沈玉门匆匆瞟了身边的水仙一眼,似乎在探问这个人的来历。

  水仙没有吭声,只悄悄的伸出了一根小手指在腰间比了比。

  沈玉门脸色一沉,道:“绝命老么?”

  水仙轻声道:“不错,他是你的结拜兄弟,你平常都叫他卢九。”

  卢九立刻闻声赶出来,道:“小弟护驾来迟,还请二哥不要见怪才好。”

  沈玉门冷冷道:“不敢当。”

  卢九道:“二哥的伤势如何?要不要紧?”

  沈玉门道:“不劳动问,我好得很。”

  卢九道:“那太好了。其实我在嘉兴已听到了二哥的情况。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才急着赶来看看。”

  沈玉门道:“你现在已经看过了,可以走了。”

  卢九怔住了。

  水仙一旁咳了咳,道:“九爷方才不是说带来几个活的么?但不知是什么东西?”

  卢九道:“不是东西。是人。”

  水仙忙道:“是什么人?”

  卢九抬手一招。即刻有捆细长的东西从岸上抛了过来,刚好落在他扬起的手掌上。那东西当然是个活人,不过全身已被麻绳一条条的捆绑住,捆绑得像个湖州粽子一般。卢九只在那人腰上一托,顺手扔在沈玉门脚下。虽然摔下的力道不轻,但那人却吭也没吭一声。

  沈玉门一看那人,不禁惊叫起来,道:“‘飞天鹞子’洪涛!”

  卢九道:“正是。”

  水仙变色道:“还有他那六个弟兄呢?”

  卢九道:“都在马上,要不要一起送上来?”

  水仙摇手道:“我看不用了……”

  沈玉门不等她说完,便已直瞪着卢九道,“你把他们绑来干什么?”

  卢九道:“送给二哥的。这几个居然敢对二哥不敬,实在可恶至极。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日后咱们弟兄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沈玉门苦苦一笑道:“看不出你年纪轻轻,倒是很能办事!”

  卢九面露得意。道:“二哥过奖!”

  沈玉门道:“你说这几个人是送给我的?”

  卢九道:“不错。是杀是剐,任凭二哥裁夺。”

  沈玉门二话不说,猛然抽出短刀,扑到洪涛身前,扬起刀来就砍。

  旁边的水仙吓了一跳,想去扶他,却又忍住。

  但见刀光闪闪,接连砍了七八刀,才‘笃’的一声,将短刀剁在舱板上,人也气喘喘的跌坐在那里,好像体力全已用尽。

  水仙急忙赶上去,本想将他搀回座位,可是一看洪涛身上,不禁整个傻住了。

  原来捆绑着拱涛的绳索,已全被砍断,身上的衣服却连一丝破损都没有。如非刀法极其高明,力道不可能拿捏得如此准确,就连她也未必做得到。

  所有的目光也全都落在沈玉门脸上,似乎每道目光中都充满了敬佩又讶异的神色。

  沈玉门喘息良久,才朝洪涛一指,道:“帮我把他扶起来……”

  洪涛没等人动手,已从地上弹起,道:“你……你为什么不杀我?”

  沈玉门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洪涛叫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一再放我,究竟是何居心?”

  沈玉门道:“我侮辱过你么?”

  洪涛没有出声。

  沈玉门道:“我也没有任何居心。我没有杀你的理由,只好放你走。”

  洪涛忽然长叹一声,道:“沈二公子,这一套对我是没有用的。你就算放我一百次,一有机会我还是要杀你的。”

  沈玉门似乎连理也懒得再理他,只回首喊了声:“石宝山!”

  石宝山慌忙道:“属下在!”

  沈玉门道:“替我把他送下船,顺便帮我把他那六个弟兄也放了!”

  洪涛立刻道:“不必送,我自己会走,不过在我走之前,你们最好想想清楚,你们放了我,等于纵虎归山,万一将来你们落在我手上,我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到时候你们可不能怪我忘恩负义。”

  众人听得个个面泛冷笑,似乎每个人都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石宝山淡淡道:“洪舵主,请吧!”

  洪涛冷笑一声,转身就想纵上岸去,谁知由于捆绑过久,双腿无力,险些栽进河里,幸亏石宝山在旁帮了他一把,才没有当场出丑。

  卢九狠狠的哼了一声,道:“大哥的心肠也太软了。像这种人留着也是个祸害,干脆杀掉他算了。”

  沈玉门冷冷的凝视着他,道:“你好像很喜欢杀人?”

  卢九咳了咳,道:“那也不见得,不过该杀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沈玉门道:“哦?你倒说说看,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

  卢九道:“像‘一剑穿心’秦冈那种出卖朋友的人就该杀。”

  沈玉门道:“谁告诉你秦冈是出卖朋友的人?”

  卢九道:“他公然把你们撵出秦府,公然派人在后面追杀。这件事哪个不知道,还要人告诉我么?”

  沈玉门道:“如果他真的要杀我们,大可在家里就地解决,何必把我们撵出来,然后再派人在后面追杀,难道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卢九道:“那有什么奇怪?秦冈的剑法纵然不错,但想拦住石总管这种高手,只怕还未必办得到。”

  沈玉门道:“就算他拦不住石宝山,难道还拦不住我么?”

  卢九道:“你虽然负了伤,但身旁有水仙姑娘在,他能将你奈亲何?”

  沈玉门道:“水仙再厉害,也不过一人一刀而已。如果他们真想留下我。她一口刀又能撑多久?”

  卢九原来说得理直气壮,这时突然收住了口,沉吟良久,才道,“这么说,他把你们撵出来,再在后面追杀,莫非只是做给青衣楼看的?”

  沈玉门沉叹一声,道:“你现在明白了,可惜已经太晚了。”

  卢九忽又挺起胸膛,道:“就算他是做给青衣楼看的,也不应该。他是你的朋友。在你重伤之际,就该拼命保护你才对,怎么可以趁机向青衣楼讨好?”

  沈玉门道:“谁说他没有拼命保护我?他为了放我离开秦府,不惜与秦夫人反目,不借杀死伺候他多年的婢女,你知道么?”

  卢九呆了呆,道:“原来想卖友求荣的是不秦冈,是秦夫人!”

  沈玉门道:“秦夫人只是一个女流,她为了保护家小,不敢得罪青衣楼,也是情有可原,怎么可以说她卖友求荣?”

  卢九脸色登时变了,那股精悍的神情也不见了,垂头丧气的瞧了马上的弟兄们一眼,道:“看来我们这次好像杀错人了。”

  沈玉门也有气无力道:“你杀错了秦冈,我不怪你。你杀错了秦夫人,我也不怪你。那女人的菜做的不错,杀了纵然可惜,但无论如何她也曾经跟沈家相交一场,为沈家而死也不算冤枉……”

  说到这里,语调陡然一变,疾声厉色道:“可是那一家老小又怎么说?他们跟沈家素无交情可言,他们死得冤不冤枉?你能说他们也是该杀的么?”

  卢九吭也没吭一声,岸上他那批弟兄也都垂了头,每个人都出现了悔恨之色。

  沈玉门继续道:“你们号称‘绝命十八骑’,个个英雄了得,动不动就绝别人的命,你们有没有想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你们难道就没有年迈的父图你们难道就没有幼小的弟妹?你们面对那些毫无抵抗能力的人,如何下得了手?”

  卢九的脸色由红转白,声音也有些颤抖,道:“我错了……

  沈玉门道:“你难道不晓得这种事错不得么?事关几十条人命,你在下手之前,为什么不先问问清楚?”

  卢九道:“我问了,可是他一句也不肯说,而且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甚至连看也不看我一眼……”

  沈玉门道:“你说他一句话都没有辩白?”

  卢九道:“没有。”

  沈玉门道:“也没有出剑抵抗?””

  卢九道:“没有。”

  沈玉门道:“既然如此,你怎么还下得了刀?”

  卢九道:“我还以为他做了亏心事,没有脸出手抵抗,而且我又在气头上,所以才忍不住给了他一刀。”

  沈玉门道:“就因为你不能多忍一下。才造成了难以弥补的大错。”

  卢九垂首道:“是。”

  沈玉门道:“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出手抵抗么?”

  卢九摇摇头。

  沈玉门道:“那是因为他已经料定青衣楼不会放过他。他认为与其被青衣楼毁家灭门,还莫如死在你们‘绝命十八骑’手上的好。”

  卢九想了想,道:“可能。”

  沈玉门道:“你知道他为什么选择你们么?”

  卢九又摇摇头。

  沈玉门道,“那是因为他把你们当成了朋友。”

  卢九又想了想,道:“可能。”

  沈玉门猛地一捶舱板,嘶吼道:“他把你们当成了朋友,而你们却把他全家老小当成了青菜萝卜,杀得一个不剩,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卢九嗫嚅道:“我……我……”

  沈玉门更加激动道:“人家至死还当你们是好朋友,而你们却灭了他的门。你们怎么对得起那一家善良的老小?你们怎么对得起‘一剑穿心’这种光明磊落的好朋友?你说!你说……”

  他愈说愈沉痛,说到后来,吼声已变成了哭声,眼泪也已夺眶而出。卢九的脸孔垂得几乎贴在胸口,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吭声,也没有一个人挪动一下,只有河水不停的渗入船舱。初时大家还忙着注外舀水,这时也全都停了下来,四周登时变得死一般的沉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卢九忽然‘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上,道:“二哥,我错了,你杀了我吧!”

  沈玉门摇着头,道:“我可不敢杀你。我骂了你半天,你能不‘绝’我的命,我已经很感激了……而且你也不要再叫我二哥,老实说,我实在不敢跟你们这群大英雄称兄道弟。”

  卢丸惨然一笑,道:“好,好,既然二哥不屑动手,我自己来……”说着,‘卿呛’一声拔出了刀。

  沈玉门一声不响的瞪着他,连动也没动一下,

  一旁的水仙却骇然叫道:“九爷,使不得!”

  岸上也有人大声喊道:“等一等,要死大家一起死!”

  呼喊声中,但见卢九那十七名弟兄同时翻下马鞍,争先恐后的扑上船来,一起跪倒在他的身后,一起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船上原有的人全部紧张起来,所有的目光全都紧盯着沈玉门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沈玉门不慌不忙的扫视了那十八人一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想集体自杀?”

  卢九道:“不错,我们杀错了人,自己了断,免得教二哥为难。”

  沈玉门这才叹了口气,道:“卢九,你好糊涂。你已经错杀了几十条人命,你的罪孽还嫌不够么?”

  卢九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是因为杀错了人,所以我才自杀偿命。”

  沈玉门道:“你们现在死了又有什么用?对秦家没有一点好处,实际受惠的反而是青衣楼,我想秦大侠也一定不会赞成你们这种愚蠢的做法。”

  石宝山忽然接道:“二公子说得不错。秦大侠虽然死在九爷刀下,但实际逼他走上死路的却是青衣楼。如果‘绝命十八骑’真的为秦家自杀偿命,我想秦大侠在九泉之下也一定遗憾得很。”

  水仙也急忙道:“就算你们把十八个脑袋割下来,这笔债也偿不清啊!以一命抵一命计算,数目还差得远。剩下的那笔烂账。你打算叫哪个替你们还?”

  卢九楞了一下,道:“那么依二哥之见,我们应该怎么办?”

  沈玉门蹙眉道:“这个嘛……我得好好想一想。”

  石宝山一旁道:“我看九爷还是叫你这批弟兄赶快把刀收起来,安心的坐在一边等。这种样子万一被外人瞧见了,可不太好看。”

  水仙也紧接道:“对,听说陈士元那老贼就在附近,万一被他看见,他一定以为我们少爷正在传授你们什么可怕的刀法呢!以后对你们就会更加小心了。”

  卢九就像没听到两个人的话一般,金刀依然紧贴在自己的脖子上,身后那十七把刀当然也没有动弹一下。

  过了许久,沈玉门才沉吟道:“我看这样吧!你们这笔帐不妨先欠一欠。等有一天你们能把陈士元的脑袋捧到秦大侠的墓前,你们这笔帐就算两清,你认为如何?”

  卢九吓了一跳,道:“你叫我们把陈士元的脑袋砍下来?”

  沈玉门道:“不错。这件差事在你们说来,应该不会太难才对?”

  卢九愁眉苦脸道:“二哥真会开玩笑。以我弟兄目前的实力,莫说是砍他的脑袋,连想近他的身只怕也办不到,怎么能说不难?”

  沈玉门道:“你们现在或许办不到,不过你们都还年轻,可以回去埋头苦练,等到有把握的时候再动手也不迟。”

  卢九叹道:“那得练多久?”

  沈玉门道:“那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石宝山忙道:“如果有程总和我们二公子从旁指点,我想也不会太久。”

  水仙也紧接道:“只要各位肯下苦功,有个三五年也就差不多了。”

  卢九神情一振,道:“二哥真的肯来指点我们?”

  沈玉门道:“我……我……”

  水仙急忙道:“我们少爷当然肯。主意是他出的,他还会不希望你们早一点把这笔债偿清么?”

  说完,又忙向沈玉门打了个眼色,道:“少爷,你说是不是?”

  沈玉门只得点点头,道:“不过我有条件。”

  卢九道:“什么条件?”

  沈玉门道:“在你们把陈士元的脑袋砍下来之前,你们绝对不可再杀人。”

  卢九一怔,道:“青衣楼的人能不能杀?”

  沈玉门断然摇首道:“青衣楼的人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不能杀。”

  卢九道:“这么说,二哥岂不等于把我们这十八把刀都封起来了?”

  沈玉门道:“我只是叫你们少造一点杀孽。如果你们答应,就赶快收起刀来。如果不答应……好在刀还在你们的脖子上。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他一面说着,一面已坐回软榻上,两眼一闭,再也不理他们。

  卢九回头看了一眼,猛地收起了刀,身后那十七名弟兄也同时将金刀还人鞘中。

  久末开口的孙尚香,这时忽然嗤嗤笑道:“这可好玩了,‘绝命十八骑’封起了刀,那不等于婊子松了裤带,就等着人家来宰了?”

  “轰”地一声,十八个人痛时自舱板上跳起,同时怒目的瞪着她。有的人甚至已抓住了刀柄,又慌不迭的松开来。

  水仙急得跺着脚道:“大少,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孙尚香脸色一整,道:“我还有一件事,说完了就封嘴,你看怎么样?”

  水仙道:“好,你说!”

  孙尚香道:“就算他们真能把陈士元的脑袋砍下来,也没有办法捧到秦大侠的墓前。”

  水仙道:“为什么?”

  孙尚香道:“因为秦大侠没有墓。连人带房子全被人烧光了,还哪里来的坟墓?”

  水仙道:“那好办,咱们可以把骨灰捡起来,替他们修一座。”

  孙尚香道:“谁去修?”

  卢九挺胸道:“我们去。”

  孙尚香冷笑道:“你们怎么去?衙门正在捉拿杀人纵火的凶犯不说,青衣楼的主力也都聚集在那一带。你们这一去,还想回来么?”

  沈玉门眼睛一睁,道:“他们不能去,你可以去。”

  水仙即刻接道:“对,这件事交给大少去做,最适合不过,不但青衣楼不敢找你麻烦,就连官面上多少也要买你几分交情,”

  孙尚香迟疑会儿,道:“可是我去了,谁来保护你们少爷?”

  水仙道:“大少只管放心,青衣楼的人虽已到了附近,我们沈府的人也该不会太远,何况有石总管和我们姐妹三个在,就算碰上硬点子,我想也不至于出什么差错。”

  孙尚香道:“万一碰到陈士元呢?”

  水仙道:“那也不要紧。有一位于他不相上下的高人刚好就在我们身边,有他老人家在场,陈士元那批人根本就不足为惧。”

  孙尚香一怔,道:“你说的那个高人,指的莫非是无心道长?”

  水仙道:“不错,正是他老人家……

  孙尚香嘴巴一撇,语调充满不屑道:“水仙姑娘,你好糊涂。武当那群杂毛老道都是浪得虚名之辈,你怎么能指望他们?如果他们的武功真如传说中那么高明,还会躲在山上当缩头乌龟,一任青衣楼在武林中横行么?”

  他一面说着,秃鹰一面在后边拉他,他却理也不理,将秃鹰的手甩开,继续道:“至于那个疯疯颠颠的无心老道,你们说他武功如何如何了得,那更靠不住。如果他武功真的高过他那群师弟,武当掌门的位子,还轮得到无为去坐?”

  秃鹰急急在后面低喊道:“大少,太少……”

  孙尚香满脸不耐道:“什么事?”

  秃鹰没有吭声,只朝船舱里努了努嘴。孙尚香回首一瞧,不禁双腿都吓软了,差点就当场摔倒。原来舱里也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个老道士,只见那老道正闭目宁神的盘坐在沈玉门刚刚睡过的床铺上。一瞧他那身邋遢打扮,便不难猜出准是无心道长无疑。

  孙尚香急忙干咳两声,道:“当然,这些话也是我听来的,信不信就由你了。”

  水仙嗤嗤笑道:“我信不信都不要紧,问题是你肯不肯跑这一趟?”

  孙尚香忙道:“肯,当然肯。替人捡骨修坟,也算是一件功德,就算你们少爷不求我,我也要去。”话刚说完,人已跃上了岸。潘风匆匆朝众人招呼一声,也忙不迭的跟了下去。

  只剩下秃鹰略略迟疑了一下,才将血影人扶起来,往肩上一扛,道:“石总管,要不要我再替你们安排一条船?”

  石宝山道:“不必了,在这种节骨眼上,我们何必再给龙王找麻烦。”

  秃鹰道,“可是走旱路可比水路危险多了。”

  石宝山道:“不要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真跟青衣楼的人碰上,放手拼一拼也好,总比在水里挨打来得痛快多了,你说是不是?”

  秃鹰无可奈何的走上了跳板。跳板在摇晃,秃鹰也不断的在摇头,直到踏上岸边,还又回头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关切之色。

  沈玉门遥望他远去的背影,道:“这个秃鹰看起来人还不错。”

  水仙嘴巴张了张,又闭起来,一旁的‘绝命十八骑”却同时发出了一声冷笑。

  石宝山忙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愿他将来有个善终。”

  静坐在舱里的无心道长忽然走了出来,一面打着哈欠,一面道:“难,难,难。”

  水仙一惊,道:“道长指的是什么事难?”

  无心道长笑嘻嘻的指着沈玉门,道:“我说我想不佩服他都很难。”

  水仙诧异道:“我们少爷有什么值得你老人家佩服的事?”

  无心道长道:“他到现在居然还能活着,简直是个异数,我真想不通他是怎么闹过的这一劫。”

  水仙愕然道:“什么劫?”

  无心道长道:“死劫。”

  水仙呆了呆,道:“你老人家莫非早就算出我们少爷当有此劫?”

  无心道长道:“不是算出来的,是看出来的。”

  说着,两道炯炯有神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沈玉门的脸上。

  沈玉门又将脸孔往前凑了凑,似乎有意让他瞧个清楚。

  无心道长端详他好一阵子,忽然奇声怪调道:“咦?怎么变了?”

  水仙听得神情一紧,道:“什么变了?”

  无心道长道:“他的相貌……原来他脸孔上那股凶杀之气,怎么全都不见了?”

  水仙紧紧张张道:“有道是相随心转。我们少爷这几年少杀生,多行善,心性跟过去完全不同了,相貌当然也会随着改变。”

  无心道长道:“就算改变,也不可能这么快,而且他前些日子还杀了二十几个,你居然说他少杀生。如果多杀的话,那岂不是血流成河了?”

  水仙道:“那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手的。像方才那七个曾经向他行刺过的人,分明该杀,但他还是把他们放了,你老人家不是亲眼看到了么?”

  无心道长连连点着头道:“不论他过去的作风如何,就凭他方才处理事情的心地,我老道就不得不打心里佩服他。”

  水仙忙道:“其实我们少爷对你老人家也一向佩服得很。”

  无心道长立刻眯起眼睛,轻声细语道:“哦,你倒说说看,你们少爷都佩服我什么?”

  水仙眸子一转,道:‘他对你老人家任何事情都很佩服……除了下棋之外。”

  一旁的秋海棠和紫丁香已忍不住同声笑了出来,石宝山也急忙垂下头去,拼命捏着自己的鼻子。

  无心道长脸色—沉,道:“你们少爷的棋力总不会高出他哥哥吧?”

  水仙道:“那可高多了。”

  无心道长道:“比石宝山如何?”

  水仙翻着眼睛想了想,道:“至少可以让他三先。”

  无心道长迫不及待的叫了声:“石宝山!”

  石宝山慌忙应道:“晚辈在。”

  无心道长道:“替我找副围棋来,快!”

  水仙忙道:“等一等!”

  无心道长道:“还等什么?”

  水仙道:“你老人家就算想下棋,至少也得等我们少爷身体复元啊!”

  无心道长道:“我是跟他下棋,又不是找他打架,跟他身上的伤有什么关系?”

  水仙道:“关系可大了。高手对弈,要靠精力。我们少爷不但身负重伤,而且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在这种时候你老人家硬逼他下棋,这不是欺侮人么?”

  紫丁香立刻接道:“是啊!就算你老人家赢了,也胜之不武啊!”

  秋海棠也悠悠道:“万一输了,那你老人家的脸可就丢大喽”

  无心道长怔了一会,忽然凑到沈玉门面前,道:“小家伙,说实话,你的棋力究竟怎么样?”

  沈玉门沉吟着道:“这可难说得很,有的时候好,有的时候坏……你听过黄月天这个人吗?”

  无心道长道:“当然听说过啊!他是江南第一高手,下棋的哪有不知道这个人的?”

  沈玉门叹了口气,道:“我去年就曾经输给他一盘,输了整整十二个子,直到现在想起来还窝囊得很。”

  无心道长呆了尿,道:“他让你几先?”

  沈玉门道:“我倒希望他让我几先,可惜他不肯。”

  无心道长立刻神色肃然,道:“好,我等,等你有精神的时候,我再向你……讨教讨教。”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