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于东楼-->魔手飞环-->第十四章 浪子悲歌
第十四章 浪子悲歌

  叶天呆呆地望着他那双缠着的手。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正如萧红羽所担心的、他全身都已复元、唯有那双手依然麻痹不敏,一点都不听使唤。

  那六只得来不易的残月环,早在两天前就已全都交给丁长喜。现在他所等待的,就是王头负责寻找的那张古老的襄阳县治囹。

  只要有了那张图,就不难找出宝藏的准确方位,只要有了准确方位,就不难找出那扇门,只要找出那扇门、哪怕当年巧手赛鲁班公孙柳打造得再精密,他也非把它打开不可。

  如今他最期盼的,就是李老太太师徒能将他的双手医好,以及王头能顺利地把那张图带来。

  可是两天来,不但他的手毫无起色,王头的行踪也如石沉大海,消息全无。反而其他各种消息,却不断地从各种人口中传到他的耳朵里,例如李光斗的手下如何在搜索他的行踪、神卫营又有哪些人进城等等,不由使他更加心急。

  但此时此刻、他除了呆呆地望着他那双缠裹着的手出神之外,他还能做些什么?

  远处响起了更鼓之声,转眼又到了子夜时分。

  钱姐冷着脸孔,端着菜碗走了进来。

  叶天急忙站起来,口中称谢不已,他对这位钱姐的神态,显然比对李老太太还要客气几分。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欠人家的人情。

  当年如果没有面冷心慈的钱姐出钱出力,叶天想在襄阳找个立足之地,恐怕都很困难,她这么做,虽然是看在李老太的面子上,但李老太是他干娘,而她不是,所以叶天永远欠她的。

  正因为如此,叶天每次和她见面,都是客客气气,从来不敢怠慢。

  钱姐冷着脸孔,把茶碗往桌上一放,道:“这是今天最后的一剂,我在里边给你加了点料,有没有效就看你的运气了。”

  叶天神色一振,道:“有效的话,几天可以好?”

  钱姐沉吟着道:“我想总要个七八天吧!”

  叶天大失所望道:“这么慢?”

  钱姐冷冷道:“你还没有问我要是无效会怎么样?”

  叶天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说。”

  钱姐道:“如果无效的话,你这双手就完了。药我是端来了,喝不喝随你。”

  叶天似乎想都没有想,端起药碗,一口气便把大半碗药灌了下去。

  钱姐冷冷地望着他,道:“你倒豪爽得很,居然;连手都不要了!”

  叶天嘴巴一抹,道:“手我当然要,如果没有手,我魔手叶天还混什么?”

  钱姐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毫不考虑就敢把这碗药喝下去?”

  叶天笑眯眯道:“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害我,而且你的医道,我绝对信得过。”

  钱姐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道:“难道你就不怕我谋财害命,趁机把那一百两黄金吞掉?”

  叶天笑笑道:“那些金子我早就不想要了,你干脆拿它到衙门打点一下,别再叫吴大哥打官司了。”

  钱姐脸孔马上又冷下来,道:“我不要,这场官司我非打到底不可,我倒要看看他们黑到什么地步?”

  叶天忙道:“这种事可不能斗气,再打下去,吴大哥可是要坐牢的。”

  钱姐冷笑一声,道:“只要他们敢抓他去坐牢,我就把那些黑宜一个个统统毒死,然后远走高飞,到别的地方再去另谋出路。”

  叶天了解她的脾气,知道争下去也没用,只是做了无可奈何的表情,道:“好吧!那你就拿那些金子做跑路费吧!”

  钱姐冷冷道:“你不必贿赂我,我已经尽了全力,至少七天,少一天都不成。”

  叶天急急道:“如果我在这里再躲七天,我外面那群苦哈哈的朋友们就惨了。”

  钱姐道:“有什么惨?过去他们没有指望那批宝藏,也照样活到今天。”

  叶天忙道:“宝藏倒是小事,我就怕李光斗和曹刚那批家伙找不到我,会向我那群朋友们下手。”

  钱姐呆了呆,道:“不会吧?”

  叶天道:“谁说不会?那批家伙个个心狠手辣,什么卑鄙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如果我再不出面,他们一定会从我的朋友身上开刀,非把我逼出来不可产钱姐缓缓地点着头,道:“嗯,这倒有可能。”

  叶天又叹了口气,道:“所以我明明知道出去是白送,可是我总不能自己躲在这里养伤,而置外面那群朋友的生死于不顾啊!你说是不是?”

  他说得慷慨激昂,眼睛却一直偷瞄着钱姐。

  钱姐里首思考了半晌,忽然道:“好吧!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只好冒险帮你这个忙了,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让师父知道。”

  叶天大喜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

  钱姐立刻沉着脸道:“你不要搞错,我只是帮你想个自卫的方法,至于手伤,我实在无能为力,你就是逼死我也没用。”

  叶天只得退而求其次,道:“也好,你快告诉我,什么自卫的方法?”

  钱姐回首朝房里瞄了一眼,才从怀里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白布口袋,轻声道:“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可以把里边的药粉扑在双手的白布上、记住,千万不能碰到皮肤上,当然也不能去抱女人,万一沾在她们身上,那可不是好玩的。”

  叶天急忙把布袋接过来,道;“总之,这种药份碰上谁,谁倒楣,对不对?”

  钱姐点头道:“不错。”

  叶天开口道:“有这种好东西,你为什么不早一点给我?”

  钱姐横眉竖眼道:“早给你干什么?叫你拿去害人?”

  叶天干笑两声,刚想抬手摸摸鼻子,门外忽然响起一声轻咳,吓得他几乎把药袋掉在地上。

  只见李老太太走进来,先瞪了钱姐一眼,才道;“我警告你,手上扑了这种药粉之后,千万别摸鼻子,否则你纵然不被人杀死,自己也要笑死。”

  叶天怔了一下,大失所望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法宝,原来只是……”

  李老太太冷哼了一声,道:“如果你知道这种药的名字,你就不敢再轻视它了。”

  叶天瞧着那袋药粉,笑笑道:“哦?这东西居然还有名字?

  但不知叫什么,能不能说来听听,也好让我长点见识……”

  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陡然一变,道:“‘满堂皆醉汉,一笑解干愁’。这种药,莫非就是你老人家当年毒遍武林的‘一笑解千愁’?”

  李老太太哼哼着道:“看起来,你的学问好像还不小嘛!”

  叶天愣了一阵,突然往前凑了凑,嬉皮笑脸道:“你老人家可否把‘满堂皆醉汉’也赐下少许,以备不时之需?”

  李老太太寒着脸道:“你想都不要想。”

  叶天忙道:“干娘,不要小气嘛!一点点就行了。”

  李老太太冷冷道:“你叫我亲娘也没用,我说不给就是不给。”

  钱姐急忙道:“小叶,算了吧!你能够拿到一样已经不错了。”

  叶天眼睛一瞪,理直气壮道:“那怎么可以?我是她的干儿子,我连她当年威震武林的两大法定是啥东西都不知道,像话吗?起码她也得让我见识见识才行!”

  钱姐给他顶得哑口无言,只好默默地望着李老太太。

  李老太太眉尖忽然控动了一下,道:“这么晚了,还有哪个会来?”说话间,只听“叭”的一声,一块小石头之类的东西砸在墙上,刚刚好反弹在窗前。

  叶天稍微思索了一下,道:“我看八成是鬼捕罗方那家伙。”

  钱姐道:“你的朋友怎么都是夜猫子?专门半夜三更的往人家家里跑。”

  叶天道:“罗头不是莽理之人,他来找我一定有急事。”

  李老太太忽然道:“你方才说,你想见识见识我的‘满堂皆醉汉’?”

  叶天迟迟疑疑道;“是啊!不过……”

  李老太太不等他说完,便朝钱姐使了个眼色,道:“你去把那个叫什么鬼捕罗方的请进时顺便到后面替他们准备两碗热茶,越滚越好。”

  钱姐答应一声,一步一回头地走了出去,临出房门还冲着叶天叹了口气。

  叶天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只紧盯着李老太太的双手,硬是想瞧瞧这位施毒名家的施毒手法。

  但李老太太却一直站在他旁边,从头到脚连动都没动过一下。

  罗方轻快的脚步声转眼已到了门外,先轻轻地咳了两声,才撩起门审,慢慢地走进来。一进门便先向李老太太注了一礼,道:“深夜打扰,情非得已,还请老人家多多包涵。”

  李老太太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客套免了,谈正经事要紧。”

  罗方目光立刻转到叶天脸上,紧紧张张道:“叶大侠,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申公泰己经进了城。”

  叶天顿时吓了一跳,道:“你有没有先去通知韩光一声?”

  罗方道:“去过了,可是他不在家,只有索命金钱彭光在那里养伤。”

  叶天道:“赌场呢?你有没有去看看?”

  罗方道:“有,彭光一告诉我,我马上赶了去,结果也没找到他,只看到梅花老九正在赔钱……”

  说着,身体忽然摇晃了一阵,酒意盎然道:“他奶奶的!那女人坐在赌台上……长得像二五八万似的,居然……连理都不理我。”

  只一会工夫,他说话的神态完全变了,语气也显得粗俗不堪,与先前判若两人。

  叶天大吃一惊,道:一罗头,你方才有没有喝过酒?”

  罗方连连摇头道:“没有,如果我喝过酒……我非好好揍她……一顿……不可……”

  他越说语声越含糊,说到后来,舌头也短了,脚也软了,却突然醉态可掬地指着叶天,笑嘻嘻道:“呼呀!你……醉啦!你看……你连站都……站不稳了,没关系……我扶你……”

  他一面说着,一面竟然摇摇摆摆地往叶天身上扑了过去。

  叶天双手负伤,无法扶他,只好用肩膀将他顶住,慢慢把他顶到一张靠椅上,自己也在旁边坐下,急急问道:“你赶快告诉我,那个女人有没有说出韩光的下落?”

  罗方两眼翻了翻,道:“哪个……女人?”

  叶天急道:“当然是梅花老九。”

  罗方敲着脑袋,道:“梅花……老九……咦?这个名字……

  熟得很,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叶天苦笑着摇摇头,无可奈何地抬眼望着李老太太,道:

  “干娘,看来你的‘满堂皆醉’好像还真有点门道。”

  李老太太冷笑道:“岂止是一点门道,厉害的还在后面,你等着瞧吧!”

  叶天笑笑,但笑容却很快就不见了,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道:“咦?我的头怎么有点……昏昏沉沉的?”

  这时罗方陡然大叫一声,道:“我想起来了……梅花……

  老九。……是个女人……”

  叶天神情骇然地跳了起来,两腿一软,又跌回在椅子上,急忙喊道:“钱姐,快!解药……”

  “噗”的一声,门帘整个被人扯下来,钱姐的冷面孔又出现在门口,手上端着一只托盘,盘中两只碗里还在冒着热气。

  叶天招手道:“快点,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钱姐冷笑道:“真不中用,只一下子就醉成了这到德性。”

  叶天迫不及待道:“废话少说……个拿来,我跟他……还有重要的事……要谈。”

  钱姐这才慢条斯理地走过来,刚刚将药碗递到叶天手上,另外一碗已被罗方抢了过去。

  只见他喊了一声:“干杯!”脖子一仰,竟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一口气灌下肚去,然后张着嘴巴,不断地呵气道:“哇!

  这酒……真他奶奶的够劲……”

  说完,“当嘟”一响,药碗掉在地上,人也好在椅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叶天也小小心心地将解药喝了下去,调息片刻,才站起来,望着依然动也没动的李老太太,笑道:“原来方才不是你亲手施的毒。”

  李老太太道:“事事都要我亲手做。我收徒弟还有什么用?”

  叶天连道:“是,是。”涎着脸往前凑了凑,又道:“你老人家要不要再收一个徒弟?”

  李老太太脸孔一绷,道:“你少来打我的主意!我没把钱大头给你的‘一笑解千愁’收回来,已经对你不错了。”

  钱姐连忙道:“小叶,你不是跟罗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吗?还不赶快把他叫醒!”

  叶天这才想起事关韩光的安危,急忙在罗方椅子上端了两脚,道:“罗头,醒醒!”

  罗方一副好梦乍醒的样子,揉揉眼睛,道:“这是怎么搞的?我好像忽然睡着了。”

  叶天忙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梅花老九跟你说了些什么?”

  罗方想了想,才道:“她什么都没说,只顾专心赌钱,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叶天恨恨道:“这个该死的梅花老九,我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

  罗方道:“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她是雪刀浪子的女人,我不能那么做,所以才赶来找你。”

  叶天叹了口气,道;“你找我有什么用?我又不知道他会去什么地方?”

  罗方眠了李老太太和钱姐一眼,道:“至少你比我了解他多一点,你也许知道除了梅花老九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户头?”

  叶天皱眉道:“什么其他户头?”

  罗方又扫了李老太太师徒一眼,低声道:“户头就是相好的。就像你除了萧姑娘之外,还有个什么小玉、小桃红等等。”

  叶天急咳一阵,道:“你胡扯什么?我哪有那么多的等等!”

  李老太太哼了一声,道;“你的本事倒不小,来襄阳不到几年工夫,居然被你骗上这么多女人。”

  钱姐也接腔道:“是啊:我一直觉得奇怪,像他这种人,既没有人才,也没有钱财,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喜欢上他?”

  叶天忍不住用袖管在鼻子上擦了擦,道:“其实也没有几个,小桃红是老朋友不算,在襄阳结识的,也只有萧红羽和聂小玉两个而已。”

  钱姐“噗嗤”笑道:“听你的口气,好像两个还嫌不够似的?”

  叶天忙道:“够了,够了!太多了。”

  李老太太又哼了一声道:“我倒要看看,将来你用什么方法把这几个女人摆平。”

  罗方想起那天小玉醋劲十足的模样,不禁摇着头道:“难!

  难!难!”

  叶天瞪眼道:“你说什么难?”

  罗方咳咳道:“我是说……现在想找到雪刀浪子,恐怕很难。”

  叶天道:“难也要找。事到如今,咱们只有去拜托丁长喜,叫他发动龙府的弟兄,无论如何要在天亮之前把他找出来。”

  罗方立刻站起来,道:“好,我这就去找丁长喜。你安心在这里养伤,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话没说完,叶天身形猛地往前一撞,罗方一时站立不稳。

  重又坐回原处。

  只听“呼”的一声,一个沉甸甸的东西破窗而入,刚好嵌进罗方顶的墙壁上。

  那东西金光闪闪,嵌进墙壁仍在“嗡嗡”作响。

  罗方倒抽了一口气,惊叫道:“好家伙,它差点要了我的命!”

  原来嵌在壁上的,竟是一只纯金打造的金钱镖。

  钱姐叹了口气,道:“人在走运的时候真没办法,半夜三更,都有人赶着来送金子。”

  叶天微微怔了一阵,才道:“钱姐快去开门,这是我的朋友索命金钱彭光。”

  李老太太道:“就是在韩光家里养伤的那个人?”

  叶天道:“不错,他的伤势不轻,你们可千万不能在他身上动手脚!”

  钱姐转身走了出去,边走边道:“那就得看他顺不顺眼了!”

  过了不久,彭光在钱姐的搀扶之下走了进来,一进门就靠在椅子上,虽然朝李老太太直拱手,却连话都已讲不出来。

  钱姐摇着头道:“看来梅花老九的医道也有限得很。”

  李老太太喝道:“胡说!这种伤势本来就不宜挪动,怎么能怪人家梅姑娘?”

  钱姐脸孔一红,道:“我去弄副药,先把他的伤势稳一稳,您看如何?”

  李老太太沉吟了一下,道:“也好,下药小心一点,可不要替我丢人。”

  钱姐一笑出房,神态间充满了自信。

  彭光好像这时才转过气来,道:“不要紧,我还撑得住。”

  叶天瞟着壁上那只金钱镖,笑笑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使用这种东西,而且威力丝毫不减,倒也真不简单。”

  彭光嘴巴咧了咧,道;“只要我的手还能动,功夫就不会走样。”

  叶天目光闪动推:“你有没有打过残月环?”

  彭光没有出声,只愣愣地望着他。

  叶天道:“你不必担心,我只想借用你的手,替我把残月环打进钥匙孔里面已。”

  彭光怔怔道:“什么钥匙孔?”

  叶天道:“当然是‘宝藏之门’上面的钥匙孔.巧手赛鲁班公孙前辈以残月环这种难以控制的暗器作钥匙,我想这其中必定自藏着一般人难以办到的玄机,所以我才不得不找你帮忙。”

  彭光忙道:“可是叶大侠施放暗器的手法,江湖上无出其右,仍需我帮忙……”

  叶天不待他说完,已将那双勒裹着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彭光傻住了,过了半晌才道:“我行吗?”

  叶天道:“只要你能保持方才施放那枚金铁镖的火候,就没有问题。”

  彭光道:“既然叶大侠这么说,我也只好试上一试了。”

  叶天道:“不能试,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所有过去的人就再也别想出来了。”

  彭光听得不但脸色大变,连一向沉稳的双手都紧张得颤抖起来。

  罗方不安地咳了咳,道:“叶大侠,看清形,咱们还是再等几天吧!”

  叶天摇头道:“越等对咱们越不利,再等下去,咱们的人只怕都要被他们杀光了。”

  李老太太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看你们这班人都疯了,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

  叶天苦笑道;“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就算我们决定就此罢手,李光斗和曹刚那批人也绝对不可能放过我们的。”

  罗方也急急接道:“不错,回头路是万万走不得的。事到如今,咱们也只有跟他们拼了!”

  李老太太一胜无可奈何的样子,道:“好吧!就算你要拼命,也是后话。彭大侠负伤赶来,一定有很重要的事,你们何不先给他一个开口的机会?”

  叶天和罗方这才往口,目光同时转到彭光脸上。

  彭光神情突然一紧,道:“对了,有件事我非要马上告诉你们不可。”

  叶天道:“什么事?”

  彭光道:“方才梅花老九突然赶回来,拿了一瓶药又匆匆走了。”

  叶天一怔,道:“你有没有问问她拿走的是什么药?”

  彭光道:“我没问,按说她回来拿药,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她临走留下几句话,我觉得很反常,所以才急忙赶来告诉你一声。”

  叶天紧张地道:“她留的是什么话?”

  彭光道:“她叫我转告笑脸金平,说对他的约束到此为止,叫他尽快离开襄阳;并且将所有的钱都留下来,叫我统统转交给他。你瞧这件事是否有点不太对劲?”

  叶天征了征,道:“这简直是在做最后交代嘛!”

  彭光道:“是啊!我也觉得有点诀别的味道。”

  叶天猛一顿足道:“糟了:我看她人成是在赌场里听到韩光负伤的消息,才跑回家取药,准备去替他疗伤的。”

  罗方立即适:“嗯,有此可能。”

  李老太太却幽幽地道:“也可能她听到的是韩光被杀的消息,跑回去拿药,是为了要自杀。”

  罗方干笑两声,道:“那是你老人家太不了解韩光,想杀死他谈何容易?”

  叶天也笑笑,道:“不错。前两天丁长喜还谈到,除非他自己想死,否则……”

  说到这里,忽然把话顿位,慌不迭地转向彭光,道:“那女人有没有说要到什么地方?”

  彭光摇头道:“没有。等我想起要问她的时候,她的车子已经去远了。”

  叶天皱眉道:“什么车子?”

  彭光道:“赌场里接送她的专开双套马车,快得不得了,想追都追不上。”

  叶天道:“那你也总该听出车子是朝哪个方向走的吧?”

  彭光想了想,道:“好像朝北。”

  罗方道:“那就不会错了。申公泰一定从北边进城,韩光想拦他,极可能等在渡口附近。”

  叶天道:“走!咱们去找找看。”

  说完,连招呼都没打一声,两人便已冲出房门。

  彭光赶紧站起来,朝李老太太拱了拱手,又将嵌在壁上的金钱镖收起,也慌里慌张地跟了出去。

  这时候钱姐刚好端著托盘走出来,一见到彭光要走,急忙追在后面喊道:“彭大侠!你的药……”

  彭光过了声:“谢附!”回手抄起药碗,边喝边走,边走边喝,一直奔出大门。

  钱姐怔怔地站在那里.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听得“嗡”的一声,一只空碗已落在她的托盘中。

  那辆双套马车正停在江边的一座残破的小庙前。

  庙堂中间燃着一堆火,韩光就躺在火堆旁边。覆盖在他身上一条雪白的毛毯已被染红了一大半,但他脸上却一丝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梅花老九也一点都不悲伤,只紧紧地拥着韩光,嘴里还在哼着小曲。倒是站在门外毫不相干的车夫,反而满面泪痕,伤心得犹如死了亲人一般。

  叶天一冲进去,就不禁愣住了。

  韩光居然对他笑笑,道:“我早就猜着了,第一个赶来的一定是你。”

  叶天急忙走上去,道:“你伤得怎么样?”

  韩光惨笑道:“这次真的要完蛋了。”

  叶天忙将目光闪开,道:“那个姓申的呢?”

  韩光道:“走了,被他那两个侍卫抬走了。”

  叶天神情一振,道:“你是说……那家伙也负了伤?”

  韩光笑笑,道:“任何人想要我雪刀浪子的命,多少都得付出点代价。”

  叶天连连点头道:“那当保,我相信他的伤势也一定轻不了。”

  韩光似乎想了想,才道;“嗯,的确很严重,比我的还严重,不过我的伤会死人,他的伤却还可以活下去。”

  旁边的梅花老九突然“吃吃”他笑了起来,笑得好像还蛮开心。

  叶天不禁又愣住了。

  这时罗方也赶过来,紧紧张张道:“那姓申的走了多久?”

  梅花老九抢着道:“已经有一会了,不过他们走不快,你要想追还来得及。”

  韩光忙道:“不要追,让他走吧!他是堂堂正正赢我的,不要为难他。”

  罗方急道:“可是这个人是个祸害,无论如何留他不得!”

  韩光道:“你放心,他这趟是日来了,对你们已经不会构成任何威胁……”

  说到这里,忽然一阵急咳,鲜血也不断地喷在覆盖着的那块毛毯上。

  叶天、罗方以及刚刚走进来的彭光,不禁相顾变色,都不知该当如何是好。

  梅花老九却不慌不忙地取出一只酒坛,灌了韩光几口,自己也喝了几口,又将坛塞盖紧,小心地收在身边。

  彭光眼睛眨也不眨地瞪着那坛酒,道:“梅姑娘,你方才带出来的那瓶药呢?”

  梅花老九面泛红霞道:“已经放在酒里了。如果没有这瓶东西,他疼也疼死了,还哪里可能像没事人儿一样,跟你们在这聊天呢?”

  彭光松了口气,道:“原来是止痛药,那我就放心了。”

  韩光几口酒下肚,立刻又回复了原状,笑眯眯地望着彭光,道:“你也跑来了,那太好了,我刚好有句话要问你。”

  彭光急忙往前凑了凑,道:“韩兄有活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韩光道:“那天你答应我的事,算不算数?”

  彭光怔了征,忽然在自己脸上打了一记耳光,道:“那天是我胡说八道,韩兄你千万不能当真。”

  韩光脸色一沉,道:“什么?你想赖帐?”

  彭光嗫嚅道:“我……我当然不敢赖帐,不过……诚如韩兄所知,我现在百伤在身,实在无力挖坑。如果韩兄想死,也等我伤势痊愈之后再死也不迟。”

  韩光轻轻一咳,道:“等不及了,你随便把我理掉算了。如果没有力气,可以挖得浅一点,好在我身上油水不多,野狗也不会有胃口……”

  彭光没等他说完,便已扑倒在地,放声痛哭起来。

  叶天和罗方也不禁垂首一旁,恻然无语。

  韩光又开始咳嗽,咳得比以前更厉害。

  梅花老九又取过酒坛,灌了他几口,自己也喝了几口,然后在耳边摇晃了一下,发觉坛中余酒无多,索性统统给他灌了下去。

  叶天微微征了征,道:“梅姑娘,你说这坛酒是止痛的?”

  梅花老九道:“是啊!”

  叶天道:“韩光喝这种酒可以止痛,你喝这种酒有什么用?”

  梅花老九道:“那是因为我比韩光更怕痛。”

  叶天道:“可是你并没有受伤啊?”

  彭光也忽然止住悲声,抬眼望着她,脸上充满了疑问的表情。

  梅花老九什么话都没说,只淡淡地笑了笑,目光在三人脸上缓缓掠过,猛地将身子往前一扑,整个压倒在韩光的胸膛上。

  叶夭立刻发觉情况不对,大喊一声:“使不得!”想要冲上去抢救,已经来不及了。

  但见一截雪亮的刀光已白梅花老九背部透穿而出。显然是她的死意已坚,早将雪刀浪子视若生命的那柄钢刀隐藏在毛毯中。

  鲜血不停地自刀口处沁出,刹那间已将梅花老九雪白的一衣裳染红。

  三人全部骇然地傻在那里,每个人都是一脸惊煌失措的神色。

  韩光也怔住了,看看那雪亮的刀尖,又看着梅花老九那张扭曲的脸庞,好像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咦?你这是干什么?”

  梅花老九眉尖紧锁,喘吁吁道;“你死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还不如陪你一道走,也免得你一个人在阴间寂寞。”

  韩光顿时叫起来,道:“你胡来!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为什么不先跟我商量一下?”

  梅花老九状极痛苦地呻吟着,道:“我才不会那么傻,我跟你商量,你还肯让我死吗?”

  韩光怔怔地望了她一阵,突然疯狂般的喊道:“魔手叶天,快!快帮我救救她,我不能让她死,我不准她死,我一定得叫她活下去!”

  叶天急忙走上去,蹲在他的面前,道:“韩光,你冷静一点。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我想她一定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韩光一把抓住叶天的衣襟,道。“你是说她没救了?”

  叶天黯然地点点头。

  韩光颓丧地松开手。目光呆滞地又转回到梅花老九的脸上。

  梅花老龙也正望着他,眼中充满了柔情蜜意,道;”你知道吗?当年我一遇上你。我就知道我完了。”

  韩光呆呆道:“为……为什么?”

  梅花老九道。“因为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一个长命的人。

  那个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你死,我就死,你活一天,我就陪你一天。”

  韩光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如果你早说,也许我们可以活得久一点。”

  梅花老九摇摇头道;“十几年已经不算短了。比我估计的已长出很多,我已经很满足了。”

  韩光直到这时才开始伤心,眼泪才一颗颗地掉下来。

  梅花老九依然面带微笑,一面怜惜地替他拭泪,一面附在他耳边道:“韩光,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

  韩光呜咽着道;“什么事?你说,就是一百件我也答应。”

  梅花老九道:“我不要一百件,我只要一件。”

  韩光道:“好,一件就一件,你说!”

  梅花老九声音小得几不可闻,道:“你能不能答应我,下辈子一定娶我?”

  韩光忙道:“我答应,我当然答应。只要你肯嫁给我,我发誓我一定娶你。”

  梅花老九的手指渐渐自韩光脸上滑落,身子也完全瘫款在韩光的手臂上、她似乎松了一口气,也是最后的一口气,正如韩光所说,她至死都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韩光却已像泪人儿一般,不断地大喊着:“梅花老九……

  梅花老九……”

  可是梅花老龙却再也没有一点反应,再也不会答应他一声。

  韩光终于紧紧地抱住她,放声大哭起来。

  一旁的叶天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彭光更是早已泣不成声,连一向面冷情绝的鬼捕罗方,也转过身去在不断地拭泪。

  韩光的哭声愈来愈小,脸色也愈来愈苍白,苍白得已近于死灰色……

  身旁的火堆将成灰烬,地上的鲜血也逐渐凝固,断垣残壁间已微微透进曙光,天就快克了。

  韩光的哭声终于静止下来,双眼也已合起,连控在眼角的泪珠也完全停顿在脸颊上。

  三人不禁同时感到一股寒意,每个人都默默地盯着他的脸,都以为他已跟随着梅花老九走了。

  谁知这时韩光却忽然又睁开眼睛,望着三人幽幽诡笑起来,边笑边道:“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很想向三位请教一下再走。”

  叶天愣愣道:“什么问题?你说!”

  韩光道:“如果一个男人,那活儿只剩下了一半,你们说他还能不能讨老婆生孩子?”

  三人听得全都傻住了,过了许久才想通是怎么回事,忍不住齐声大笑起来,但也仅笑了几声,便又不约而同地停住。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悲伤气氛。

  因为韩光就在这转眼工夫,已面带着得意的微笑,手拥着梅花老九,走完了他短暂而又灿烂的一生。

  门外人声嘈杂,似乎已将这座小庙整个围住。

  庙中的三人却宛若不闻,依然蹲跪在韩光身旁动也不动。

  首先冲八庙堂的,是靠江水吃饭的龙头孙涛,消息特别灵通的曹老板也紧跟着赶到。

  每个人一走进庙中,都不免被这片悲伤气氛感染得难过不已,个个垂首呆立一套,默然不语。

  距离韩光最近的叶天好像哭得最伤心,一直不断地用衣袖拭泪,泪水却又不断地涌出。

  也不知哭了多久,突然有个手掌搭在他肩上,同时一块充满汗酸味的手巾也递到他面前。

  叶天一嗅那股味道,就是一怔,急忙拭干眼泪,回首一瞧,赫然是久候不至的王头。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