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于东楼-->铁剑流星-->第二章 名捕
第二章 名捕

—— 1 ——


  林外阳光普照,群峰耸立,视野非常辽阔,唯一缺少的是一条通往对崖的道路。

  玉流星干方百计的奔出树林,正想一展脚程,却意外的走上一条绝路。她站在崖边,心急如焚,一涧之隔,犹如阴阳两界,想要回头,林剑秋和两名侍卫已然赶来。

  三人成三角形状将她包围在中间。

  林剑秋得意的望着她,道:“玉流星,几个月不见,你长得更漂亮了。”

  玉流星恨恨道:“姑奶奶漂不漂亮,干你屁事?”

  林剑秋狞笑道:“死到临头,嘴还这么硬,大概这就叫做视此如归吧!”

  玉流星焦急回顾,觅寻活路。

  林剑秋却道:“玉流星,别打冤枉主意,这道山涧,你跳不过去的。”

  玉流星道:“你想怎么样?”

  林剑秋摸着寸草不生的下出想了想,道;“没见面之前,我本想杀掉你算了,现在我又有点舍不得了,像你这种万中选一的美人儿,我若糊里糊涂的将你杀掉,岂非暴殓天物。”

  玉流星道:“废话少说,你究竟要怎么样呢?”

  林剑秋道:“我看这样吧!你曾经废了我一条腿,你就还给我一条吧!”

  两名侍卫闻言忍俊不禁,玉流星俏脸胀得通红。

  林剑秋继续道:“是左腿,是右腿,随你选,你愿意送给我哪一条,我就要哪一条。”

  突然,对崖传来一阵婉转的黄莺啼声。

  寒山之中哪儿来的黄莺?林剑秋及两名侍卫警戒之心油然而生。

  玉流星神情稍定,拂首弄姿道:“我这两条腿生得又白又嫩,为什么要自白送给你?”

  林剑秋道:“难道你忘了?你欠我一条啊!”

  玉流星冷哼一声,道:“我欠你的既不是左腿,也不是右腿,如果你一定要我还给你,改天还你一条狗腿好了。”

  两侍卫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在林剑秋脸上,只要他下巴一歪,马上准备动手杀人。

  可是林剑秋就像没有听到了流星的话一样。眼睛不停的在对面断崖上搜索。

  婉转动听的黄莺啼声不断传来,玉流星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舞手蹈足。摇曳生姿。

  林剑秋冷笑道:“玉流星,省点精神吧!你的同党虽然到了,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纵然他长出翅膀,也救不了你的。”

  玉流星比手作势道:“如果我长出翅膀,从这儿飞出去呢?”

  林剑秋突然脸色大变,急忙下巴一歪,二人同向玉流星冲去。

  只可惜这时玉流星早已飞出断崖,站在对崖的秦官宝也同时将手中的绳索抛出。

  林剑秋立刻掏出暗器,连环打了出去。

  只听玉流星一声惊呼,身子在空中微微一顿,但最后还是勉强将秦官宝抛过来的绳头抓住,绳索凌空一抖,玉流星又已藉力腾起,直向对崖扑去。

  玉流星登上断崖,早已筋疲力尽,身子一阵摇晃,突然又失足翻落下去。

  秦官宝大吃一惊,急收绳索,终于将玉流星拉住。

  断崖下一片死寂,吊在绳索上的玉流星连一点声息都没有。

  秦官宝急忙喊;直:“玉流里,你怎么样?”

  玉流星竟在下面大喊道:“你他妈的穷喊什么,还不赶快往上拉!”

  秦官宝这才松了口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半死的玉流星拉上崖。

  玉流星满身污泥,灰头士脸,右胯上也已沁出血迹,显然已被林剑秋暗器所伤,她伏在崖边歇息了很久,突然跳起来破口大骂道:“你看,都是你这个王八蛋,害得人家这副横样!”

  秦官宝楞了楞,哭笑不得道:“姑奶奶,你有没有搞错?我是拼命才把你救出来的啊!”

  玉流星道:“救我出来又怎么样?”

  秦官宝道:“你就算不感谢我,也不应该怪我啊!”

  五流星道:“不怪你怪谁?你看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见人?”

  秦官宝不禁生气道:“好吧!就算我救错了你,总可以吧?”

  说完,绳索往怀里一揣,回头就走。

  玉流星却冷哼一声,道:“本来我还想在胡欢面前替你求求情,叫他见到你十三叔的时候不要说你坏话,既然你这么不通情理,那就算了。”

  秦官宝听得立刻折回来,满脸赔笑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会真走,这样吧!我们找户人家,我替你买套衣服,就算我向你赔不是,你说够不够?”

  玉流星又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秦官宝道:“那么我们就赶紧走吧!从这儿到李老头茶棚的半路上,正好有几户人家,让你先换好衣服再去吃东西也不迟。”

  玉流星眼睛翻了翻,道:“为什么一定要到李老头的茶棚去吃东西?”

  秦官宝道:“浪千胡欢不是约好跟你在那儿见面吗?”

  玉流星叹道:“像你这钟毫无江胡经验的人,居然也能活到今天,真不简单。”

  秦官宝怔了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玉流星道:“胡欢的话能相信吗?”

  秦官宝道:“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听十三叔说过,那家伙毛病虽然几牛车,说话倒是一向很有信用。”

  玉流星笑笑道:“再有信用的人,如果让他怀里揣着一百万两黄金,也会变得一肚子鬼话,你信不信?”

  秦官宝想了想,道:“信。”

  玉流星道:“信的话,就跟我走。”

  秦官宝道:“到哪儿去?”

  玉流星道:“前面就有几户人家,我们到那儿打听—下,说不定能探出他的下落。”
—— 2 ——


  山脚下有几间农舍,有个农妇正在屋前喂鸡。

  玉流星伸手,秦官宝立刻将—锭银子交在她手上。

  直待两人走到跟前,农妇才抬起头。

  玉流星道:“这位大嫂,我想向你买点东西。”

  农妇瞄了那锭银子一眼,道:“你想买什么?”

  玉流星道:“一套衣服,两只鸡。”

  农妇这才吃惊的望着玉流星,道:“哎唷,这是在哪儿摔的,怎么全身都是泥巴?”

  玉流星道:“就在前面的山路上,一不小心,从上面滑下来。”

  农妇道:“这附近的路可难定得很,姑娘可得当心哪!”

  说着,目光匆匆朝后山坡的小路瞟了一眼。

  农妇打量着玉流星的身材,道:“幸亏我出嫁时的衣服还留着,姑娘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玉流星随农妇入房。

  秦官宝又像一条猎犬般地仔细查看那条通往后山坡的小路。

  过了很久,玉流星容光焕发的又跟随那农妇走出来。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

  玉流星道:“前面不远有个山神庙,你有没有去过?”

  秦官宝道:“去过,这附近我熟得很。”

  玉流星道:“你到那边先把这两只鸡做好,半个时辰之内,我们准到。”

  说完,飞快地朝后山坡奔去。

  胡欢舒舒服服的躺在斜坡上,嘴里啃着干馒头,二郎腿不停地在晃动。

  王流星悄悄地走到他头前,垂首默默的望着他。

  胡欢也翻着眼睛尴尬地望着玉流星。

  玉流星道:“你不是说在李老头的茶棚等我吗?怎么跑到这里来?”

  胡欢咽下嘴里的馒头.含含糊糊道:“迷路了。”

  玉流星道:“迷路的人通常都很惊慌,我看你逍遥得很嘛!”

  胡欢急忙坐起来,干笑道:“经常迷路,习惯了。”

  玉流星得意地笑笑,道:“三成不冤吧?”

  胡欢忙道:“不冤,不冤。”

  玉流星道:“半天没吃东西,却跑到荒山野地里来啃馒头,我看你真是大爷不当当孙子。”

  胡欢叹了口气,道:“没法子,恶鬼缠身,有馒头啃已经不错了。”

  玉流星冷笑道:“如果真是恶鬼,就不会赶来请你去吃花子鸡了。”

  胡欢怔了怔,道:“花子鸡?”

  玉流星点头道:“恩,天下一品的花子鸡。”

  胡欢道:“总不会比丐帮的简长老还高明吧?”

  玉流星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简花子那两手算什么,差远了!”

  胡欢咕的咽了口唾沫。

  玉流星道:“想不想吃?”

  胡欢道:“当然想。”

  玉流星道:“想吃就跟我走。”

  两人匆匆走下山坡。

  农妇仍在喂鸡。

  胡欢看看那农妇,又看看玉流星,道:“你这身衣服,八成是那位大嫂出嫁的时候穿的。”

  玉流星道:“你这个人有时候还真的有点小聪明。”

  胡欢含笑不语,低首前行。

  玉流星道:“方向走错了,是这边。”

  胡欢却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愈走愈快。

  玉流星微微楞了一下,突然飞身扑向农舍,胡欢也闪电般冲入房门。

  那几件沾满污泥的旧衣服正堆在墙角上。

  两人同时抓到那件红花棉袄,同时用力—挣,棉袄登时撕成两半。

  胡欢从棉絮中取出—样东西,飞快的往怀里一揣,若无其事道:“花子鸡在哪儿?走啊!”

  玉流星什么话也没说,只将半截棉袄狠狠的朝地上一摔,扭身冲了出去,
—— 3 ——


  山神庙的庙门刚好挤在两棵老树中间,庙堂的后半段也整个隐藏在山壁中,从外面看上去面积很小,里面却极宽敞。

  三入席地而坐,当中摆着两只香喷喷的花子鸡。

  胡欢撕下个鸡腿拿给玉流星,道:“你先尝尝看,味道好像还不错。”

  玉流星头一甩,给他个不理不睬。

  胡欢也不介意,老实不客气地咬了一口,边嚼边道:“恩,果然不坏,想不到秦官宝还有这一手!”

  秦官宝腆着脸道:“这两只鸡,就算我向胡叔叔赔罪的吧!”

  胡欢道:“不敢当,不敢当。”

  秦官宝道:“大人不记小人过,方才在树林里的那些话,只当我放屁,您可千万不能记在心上。”

  胡欢道:“你放心,我跟你十三叔是好朋友,那点小事,我怎会放在心上?”

  秦官宝松了口气,道:“谢谢,谢谢。”

  胡炊沉吟着道:“不过有两件事情,我倒很想郑重的拜托你一下。”

  秦官宝忙道:“拜托可不敢当,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胡欢道:“第一,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出息,却还不想攀龙附凤,江家的事,以后不对乱说,万一她师徒找起麻烦来,我可实在惹她们不起。”

  秦官宝道:“是,是。”

  胡欢又道:“第二,我贪酒好色,见到漂亮女人就没命……”

  说到这里,忽然斜瞟了玉流星一眼。

  玉流星立刻横目回视。

  胡欢笑笑,小声接道:“这是我最大的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官宝尴尬道:“那是我为了想说动王流星,临时胡诌的。”

  胡欢道:“这种事平时说说倒也无妨,只是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今后最好不要再提。”

  秦官宝又道:“是,是。”

  玉流星却大声道:“为什么不能提?我偏要替你宣扬一下。”

  胡欢色眯眯笑道:“如果人家问你玉流星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说?”

  玉流星瞪目相向,一时无言以对。

  胡欢道:“你玉流星虽然浪迹江湖,却一向洁身自爱,所以道上对你的口脾还不坏,假使我真是那种人,你整天跟我泡在一起,岂不坏了你大好的名声?”

  秦官宝道:“对,对。”

  胡欢道:“我这样做,也全是为你设想,如果你喜欢,你只管宣扬去吧!”

  玉流星冷哼一声,道:“你少跟我卖交情,姑娘不承你这份情。”

  秦官宝迷惑道:“奇怪,今天玉流星的火气怎么特别大?”

  胡欢笑笑道:“这女人气量狭得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玉流星却气得几乎哭出来,道:“人家被你耍得团团转.连命都差点丢掉.你居然说是开玩笑?”

  胡欢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动了半天脑筋,也只是想保护那件东西,因为那件东西很怕水,渡江的时候,摆在你身上总比摆在我身上安全得多。”

  玉流星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掉在水里?说不定我比那件东西更怕水。”

  胡欢道:“但那段距离却绝对难不倒你,否则你还有什么资格叫玉流星?”

  玉流星道:“你当时又怎能断定我会在江边等你?万一错过了,你的安排岂不完全落空?”

  胡欢道:“如果你连我要走的路线都估不准,你还有什么资格拿我三成?”

  玉流星哼了一声,又道:“那么过江之后呢?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追得上你?万一走失了.岂不要落个人财……”

  说到这里,突然收口。

  秦官宝却在一旁接道:“人财两空。”

  玉流星狠狠地瞪他一眼.秦官宝急忙低下头去。

  胡欢笑了笑,道:“我这人最大的长处,就是还有点自知之明,江湖上让我甩不脱的人并不太多,你玉流星绝对是其个一个。”

  玉流星这才撕了个鸡翅膀,得意地咬了一口。

  胡欢继续道:“更何况那时我要躲的根本就不是你。”

  玉流星诧异道:“哦?你在躲谁?”

  胡欢道:“这附近有多少人在追踪我们。难道你不知道?”

  秦官宝又已接道:“没有一百,起码也有个八九十人。”

  胡欢道:“所以现在李老头的茶棚铁定已挤满了人,我们去了,八成又是一场铁公鸡,哪有在这儿吃花子鸡来得舒服?”

  秦官宝立刻道:“对,对。我曾听十三叔说,这种躲躲藏藏,避重就轻的本事,胡叔叔—向都极高明,连我十三叔都对你无可奈何。”

  玉流星叹道:“连九城名捕秦十三都将你无可奈何,想来你这个人必定狡诈得很。”

  胡欢笑眯眯道:“心地也善良得很,否则秦十三的脑袋早就不见了,”

  玉流星讶然道:“你还救过秦十三的命?”

  胡欢道:“救命倒谈不上,只不过放了他一马而已。”

  玉流星看看胡欢,又看看正在狼吞虎咽的秦官宝,不向兴趣盎然道:“我倒很想了解一下你跟秦十三的交情是怎么来的?能不能说来听听?”

  胡欢道:“当然可以,你要听哪—段?”

  玉流星道:“又不是听说书,怎么还分段?”

  胡欢道:“我跟秦十三结识六年,发生过不少事情,每件事都极有趣,每件事也都使我们的交情更深一层,如果不分段,只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玉流星笑笑道:“好吧!你就先说第一段吧!”

  秦官宝也停住嘴,聚精会神的望着胡欢,好像对胡欢和他十三叔的事也极感兴趣。

  胡欢清理了一下喉咙,道:“我跟秦十三第一次打交道,是在六年之前的春天,那时他是九城总捕贺天保最倚重的助手之一,在京城附近已经有了点小名气。”

  玉流星截口道:“那时你在于什么?”

  胡欢道:“我在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大内正好遗失了—串价值连城的明珠,而那串明珠又正好落在我的手里。”

  玉流星失笑道:“如果你没去拿,那串明珠又怎会无缘无故的落在你的手里呢?”

  胡欢也不理她,继续道:“这件案子也正好交在秦十三手上,于是我就跟他捉起迷藏来,我东躲西藏的整整跟他斗了三个月,硬是无法将他甩掉。”

  玉流星道:“后来呢?”

  胡欢道:“后来我被他逼得实在无路可走,只好躲进一个县城的大牢里。”

  秦官宝立刻接道:“于是我十三叔也追进大牢,把你堵在里面。”

  胡欢道:“对。”

  玉流星道:“那串明珠呢?”

  胡欢得意的笑笑,道:“其实那串明珠根本就不在我身上,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已藏在秦十二的行囊中,只是他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玉流星怔了怔,道:“后来他有没有发现?”

  胡欢道:“他自己当然不会发现,后来我看他实在可怜,而我也不愿为了区区一串明珠,将保定秦家祖孙三代都得罪光,我才老老实实的告诉了他。当时那家伙简直把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感动的差点跪下去亲我的脚……”

  秦官宝已忍不住截口道:“可是我十三叔却说,当时你被他逼得连滚带爬,连尿都几乎尿在裤档里,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胡欢瞪眼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秦官宝也回瞪了他一眼,满不情愿的低下头。

  玉流星笑道:“后来呢?”

  胡欢道:“后来我把那串明珠卖掉了。”

  玉流星愕然道:“你不是还给他了吗?”

  胡欢道:“不错,当时我是还给他了,他也拿回去销案了,可是经过二个月的相处,我跟秦十三和那串明珠都有了情感,有一天,一不小心,那串明珠又正好糊里糊涂的落在我的手里。”

  玉流星听得哈哈大笑,秦官宝却极不开心,保定秦家是驰名武林的名捕世家,秦十三又是当代的精英人物,如今被胡欢一阵胡诌,秦家的人听起来当然很不是味道。

  胡次却得意洋洋的继续道:“这只是第—段的前半段,精彩的还在后面。”

  玉流星道:“还没有完?”

  胡欢道:“早得很呢!”

  玉流星道:“后来又怎么样了?”

  胡欢道:“后来案子自然又落在秦十三手上,可是这次他却作梦也没想到那串明珠早就被我喝光。转眼限期己到、秦十三以办事不力的罪名锒铛入狱,眼看着脑袋就要搬家,我的心又软了。”

  玉流星道:“东西已经被你卖掉,你心软也来不及了。”

  胡欢道:“我当时也只有死马当着活马医,把朋友和仇人的钱通通凑在一起,干方百计的终于把那串明珠给买回来,连夜送回原来的地方。”

  玉流星又道:“原来的地方是不是宫里?”

  胡欢点点头,道:“那些宫女太监突然发现明珠失而复返,不兔疑神疑鬼,有个太监头头更说是狐仙作祟,不过无论如何,秦十三的脑袋总算保住了。”

  玉流星含笑膘着他,道:“想不到你这个人有的时候还蛮够朋友?”

  胡欢忽然叹了口气,道:“可是有的时候乱交朋友也并不一定是好事,像那次我虽然救了他的命,却也毁了他大好的前程。”

  玉流星道:“哦?为什么?”

  胡欢道:“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秦十三个性大变,开始广交武林人物,在江湖上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后来弄得不仅在京城无法容身,连各大城镇也都对他畏之如虎,最后才逼得他不得不跑到崇阳来。”

  玉流星恍然道:“难怪名满天下的秦十三肯屈就一个边陲小县的捕头,原来是被逼来的。”

  胡欢道:“所以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如果当年不是我一念之贪,也就不会害他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了。”

  就在这时,门外已有个人大笑道:“好小子,你终于说实话了。”

  玉流星神色一变,秦官宝也霍然跳了起来。
—— 4 ——


  敞笑声中,一个身形微胖,唇上留着两撇八字小胡子的人已昂然而入。

  只见他龙骤虎步,神气十足,衣着也显得十分考究,不仅剪裁缝制得非常合身,质料也极高贵,腰畔刀鞘上镶着的几颗宝石,颗颗俱是上品,相信任何人见到他都一定以为他是哪家大镖局的大老板,但他的身份,却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捕头而己,

  秦官宝忽然变得就像只碰到猫的老鼠一般,畏畏缩缩的叫了一声:“十三叔。”连声音都走了样。

  玉流星也已紧握住刀柄,将半个身子藏在胡欢背后,只因为秦十三的出鞘一刀,在武林中是很有点名气的。

  可是秦十三的双手却一直背在身后,既没有拔刀的意思,也没看秦官宝一眼,只挺着肚子,翘着小胡子望着胡欢,那副神情,好像得意的不得了。

  胡欢张口结舌地愣了半晌,才道:“胖猴子,你跑来干什么?”

  秦十三道:“来听你忏悔的。”

  胡欢干笑两声,道:“有的时候朋友为你奔波办事,你总得说两句好听的让他开开心,你说对不对?”

  秦十三笑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为你办事?”

  胡欢道:“你总不会是专程跑来拜山神的吧?”

  秦十三满脸的笑容立刻变成了苦笑,从怀里取出一条雪白的手帕,小心的铺在地上,一屁股坐在胡欢对面,不断摇着头道:“小狐狸,你的胆子愈来愈大了,外面已被你搞得天翻地覆,你还有心情抱着妞儿在这儿吹牛,我真服了你!”

  胡欢忙道:“秦兄,当心祸从口出,这女人气量狭得很,一点玩笑都开不得。”

  玉流星果脸孔已经胀红,眼睛也瞪起来,一副随时都可能拔刀的样子。

  秦十三急忙往后闪了闪,满脸赔笑道:“你……就是玉流星?”

  玉流星凶巴巴道:“是又怎么样?”

  秦十三道:“恩,江湖上传言倒也不假,长得果然不赖,只可惜太凶了点儿。”

  玉流星冷冷道:“你这人嘴巴虽然不干不净,眼光倒还不差。”

  秦十三昂首一阵大笑,突然伸手—拨,秦官宝已跌坐在他身旁,同时秦官宝怀里一团零乱的绳索也已落在他手上。

  秦官宝整个人都吓呆了,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秦十三脸孔一板,恶声道:“这是什么?”

  秦官宝嗫嚅着道:“这……这是绳索。”

  秦十三点头不迭道:“哦?原来这是绳索,如果你不告诉我,我还当它是—条死蛇呢!”

  胡欢、玉流星不禁相顾你莞尔。

  秦官宝急声辩解道:“这是刚刚才用过,还没来得及收。”

  秦十三将绳索朝他脸上—丢,道:“你离家不满一年,就把家规全忘了,这种吃饭的家伙居然收也懒得收,你还算是秦家的子弟吗?”

  秦官宝急忙将绳索收成一个整整齐齐的小圈圈,手法灵巧熟练已极。

  秦十三斜瞥了玉流星一眼,冷哼—声,道:“转眼就能收好的东西,你竟说来不及,你究竟在搞什么鬼?你在打什么糊涂主意哦?”

  秦官宝垂着头,哭丧着脸,—句话也不敢说。

  秦十三忽然一叹,道:“平时你跟胡叔叔跑跑,我并不反对.起码也可以学点江湖经验,不过现在时机不同,你跟他泡在一起,不但帮不上他的忙,反而会影响他的脚程,他现在正是逃命的时候,假如再要他回头照顾你,岂不等于害了他?”

  秦官宝忙道:“是,是。”

  胡欢突然道:“难道我除了逃命之外,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秦十三道:“有。”

  胡欢振奋道:“哪条路?你说!”

  秦十三道:“你跟谁有仇,就把那件东西送给他。”

  胡欢叫道:“这叫什么路?”

  玉流星道:“就是嘛!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凭什么白白送掉?”

  秦十三道:“那么就赶紧逃吧!逃得越快越好。”

  胡欢沉默了一阵,道:“外面的情况真的那么严重吗?”

  秦十三叹道:“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

  胡欢道:“严重到什么程度?”

  秦十三道:“如今不仅神刀侯调兵遣将,对那件东西势在必得,其他像大风堂、万剑帮、锦衣楼、曰月会等有实力的大帮派几乎全都出动,最要命的是神卫营也已派出大批高手,据说他们的统领申公泰昨夜已赶下来,你说情况够不够严重?”

  胡欢道:“够。”

  秦十三道:“那你还等什么?再迟想走也走不成了。”

  胡欢沉默了一阵,忽然道:“秦兄,依你看我这次成功的机会占几成?”

  秦十三道:“一成都没有。”

  胡欢双手一摊,道:“既然如此,我还逃什么?来!吃鸡!”

  说着,抓起大半只花子鸡,撕了个鸡腿往秦十三手中一塞,便大啃大嚼起来。

  不但玉流星和秦官宝看了傻了眼,连秦十三也楞住了,手上拿着个鸡腿,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胡欢边吃边道:“咦?你们为什么不吃?”

  秦十三哭笑不得地望着他,道:“小狐狸,你究竟有几条命?”

  胡欢含含手,道:“一条。”

  秦十三道:“你只有一条命,你还有胆子在这儿吃花子鸡,我看你是活腻了。”

  胡欢道:“放心,有你这种好朋友保驾,我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秦十三着急道:“小胡,你可不要搞错,我并不是不想帮你忙,而是这次事情太大,我无能为力啊!”

  胡欢道:“哦。”

  秦十三稍许迟疑了一下,道:“不过如果你不太贪心的话,我倒可以给你一个建议。”

  胡欢道:“请说。”

  秦十三道:“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在这段期间,绝对不能出错,否则神仙无救。”

  胡欢道:“要躲多久?”

  秦十三想了想,道:“最少也得五天。”

  胡欢道:“五天以后呢?”

  秦十三道,“五天以后你就有机会了。”

  胡欢道:“什么机会?”

  秦十三道:“当然是成功的机会。”

  胡欢精神一振,道:“说下去!”

  秦十三道:“到时候各帮各派都已赶到,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去找神刀侯了。”

  胡欢吃惊道:“你叫我去找神刀候?那不等于自投罗网吗?”

  秦十三得意地笑笑道:“也不见得,神刀侯一向以侠义自居,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能把你怎么样?杀你,他立刻会变成众矢之的;放你,他又不放心。唯一的方法就是全力保护你,于是最危险的地方,也就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胡欢道:“可是神刀侯为什么要保护我?”

  秦十三道、“因为他怕你落在别人手上!”

  胡欢想了想,道:“恩,有道理。”

  秦十三道:“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谈谈了。”

  胡欢道:“谈什么?”

  秦十三道:“当然是谈生意。”

  胡欢喜形于色道:“好,好,想不到我浪子胡欢居然有机会跟神刀候谈生意,这倒有意思得很。”

  秦十三道:“但你可千万不能大意。神刀侯好应付,他身边的金玉堂却很难缠,一个小心,就会落进他的圈套里。”

  胡欢道:“这你倒个必担心,只要那件东西不露相,他再难缠,也将我无可奈何。”

  秦十三猛地一拍大腿,道:“对,这就是你的王牌,你善加利用吧!”

  胡欢把鸡骨一扔,笑道:“我就知道你这胖猴子的胖脑袋里,一定有点鬼名堂!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方法还真不错。”

  秦十三也笑呵呵道:“还有件事情,你也千万不可忘记。”

  胡欢道:“什么事?你说。”

  秦十三道,“如果这笔生意侥幸谈成,可不能忘了我这一份。”

  胡欢哈哈一笑,道:“你放心,只要金子到手,不但你的少不了,连秦官宝也有一份给他。”

  秦官宝大喜过望道:“真的?”

  胡欢道:“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得替我办件事。”

  秦官宝道:“什么事?请胡叔叔吩咐。”

  胡欢道:“想办法替我把蛇鞭马五和神手叶晓岚找来。”

  秦十三怪声叫道:“找他们来干什么?”

  胡欢道:“人多好办事。”

  秦十三道:“他们能帮你什么忙?神手叶晓岚那两套只能骗骗小孩子,蛇鞭马五更没用,他娘那间客栈目标太大,你不能住,他那条鞭子也只能赶赶马匹,至于他手下那百十辆马车,更是派不上用场,你找他们来,岂不是糟蹋粮食?”

  胡欢笑嘻嘻道:“如果是拉金子呢?”

  秦十三哈哈大笑道:“拉金子?你别逗了。八字还没一撇,你就准备车子了,我看你还不如干脆准备几块尿布算了。”

  胡欢怔了怔,道:“准备尿布干什么?”

  秦十三道:“等你跟玉流星生下孩子的时候用啊!”

  话刚说完,只见寒光一闪,玉流星的短刀已然横削过来。

  秦十三体型虽胖,动作却灵敏无比,“呼”地一声.人已翻了出去,凌空—个筋斗,不但将整个身子贴在墙壁上,同时也把被玉流星短刀削断的一块鸡腿咬在嘴里。

  身体缓缓出壁上滑落,口中的鸡腿也吞了下去。

  突然,他的脸色变了变,道:“玉流显,你能不能告诉我—句老实话?”

  王流星横刀而立,怒目不语。

  秦十三道:“你自从赏了林剑秋那一下之后,你有没有洗过刀?”

  胡欢听得哈哈大笑,秦官宝也在一旁偷笑不已,最后连玉流星也忍不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秦十三连连接头道:“这女贼实在厉害,说干就干,连招呼都不打—声。”

  胡欢笑道:“这次你可不能怪我,我可是早就跟你打过招呼。”

  玉流星冷哼一声,横眉竖眼道:“秦十三.我警告你,下次你再敢出言无状,就没这么便宜了。”

  秦十三忙道,“好吧!算我怕了你,总可以吧?”

  玉流星还刀入鞘,临坐下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秦十三在他昂贵的衣服上打理一番,道:“我们要先定了,你们也赶快准备开溜吧!”

  秦官宝最怕跟秦十三走在一起,闻言不禁大吃一惊,道:“我……我们?”

  秦十三横眼道:“对,我们的意思就是我和你。

  秦官宝急道:“可是……我还要替胡叔叔办事!”

  秦十三道:“既然要办事,就该早点走,还泡在这里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秦官宝已窜出庙门。

  秦十三手凌空一抓,铺在地上那块雪白的手帕己飞起来,缓缓飞入他的手里。

  玉流星骇然望着胡欢,道:“这是什么功夫?”

  胡欢淡淡—笑,道:“八成是从神手叶晓岚那儿偷学来的戏法。”

  秦十三嗤之以鼻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你错了,老实告诉你,这是我苦练半年才体会出来的,小叶那两手算什么?差远了!”说完,胖头一甩,昂然阔步而去。

  胡欢一面笑着,—面伸出了五个手指,道:“五天,有没有地方躲一躲?”

  玉流星道,“有。”

  胡欢立刻道:“什么地方?”

  玉流星什么话也没有,只朝后上方指了指。

-------------

中国周易研究会 邵伟华 顾问


Top  返回